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5章
    窗外景色渺小而梦幻,萧龙瘫软在飞机舒适的坐垫上,忍不住一阵后怕,若非刚才有孟曲婷阻拦,刘晓燕兴许就跟了上来,其后果不堪设想。



    若真是散心,带上那小麻烦也没什么,可谁也不敢保证这一程是福还是祸,照顾张悦已经够辛苦的了,千万别再惹上什么甩不掉的大麻烦。



    反观张悦一脸轻松,对接下来的旅程并无半点担忧,顺带调侃着“怎么,你这狼狈的模样可不多见,被人追杀了?”



    努力把某些奇怪的想法甩出脑海,注视着窗外梦幻般的白云,萧龙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“我倒没什么,只是我们现在要去哪儿?”



    提起目的地,张悦轻松的神态一凝,可又在瞬间化作一种淡然与漫不经心“没什么大不了,雷山而已,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雷山,雷山。。



    心中默默嘀咕着这陌生而熟悉的名字,萧龙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东西,被自己遗忘。突然,脑海深处的记忆总算被翻出,萧龙赤目圆瞪“你说的雷山,可是那处圣地?!”



    惊呼的声音太过响亮,惹得机舱里尽是白眼,众人只顾嫌弃萧龙没礼貌,也就忽视了其口中的雷山。



    一秀丽空姐踩着双恨天低,优雅的来到萧龙面前,嘴角永远挂着招牌似的笑容“先生您好,请您保持安静,不要打扰他人休息。”



    刹那之间,宛如变脸一般,萧龙上一刻的惊讶不复存在,目不斜视的端详着那玲珑的身躯。边吞咽着口水,边模糊不清的回应道“没,没,没问题,我一定不会打扰姐姐你休息的。” 



    空姐礼貌的微笑颔首“麻烦您了。”



    笑容的确不曾中断,只是眼中却有种不想待见的厌恶。也许,空姐已经习惯把这种情绪隐藏在最深处,但如今所要面对的,是位拥有灵瞳的妖孽。



    那双并不明亮的眼睛把一切尽收眼底,萧龙从未想过主动点破,毕竟两人只有一面之缘,强行计较,对谁也没好处。



    既然从萧龙身边经过,目光便避无可避与张悦来了次接触。一眼略过,空姐不忍住又多看了几眼,毕竟这一身着装在偌大的经济舱里着实少见。



    不过,却有道毫不掩饰的隐晦目光望着空姐,迟迟不肯移开。直到那身影消失在转角处,萧龙的眼神才恢复清明,与上一秒有着云泥之别。



    假意打量窗外,口中轻声说道“你是有多想不开,那里可不是个好地方,比不上老老实实回家待着。”



    “实话说,我也不想去。”张悦无奈一笑“你总不会怕那些苗人跟蛊吧,拜托,那些东西不过是传说而已,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

    萧龙的反应在张悦看来,跟自己老爹相差无几,自从提起雷山后,这两人便没了往时的淡然,连那紧张的模样平日里都很是少见。



    心中顾虑,萧龙还真说不出口,毕竟灵使这种连传说都没有的东西,也能自己找上门来,何况区区雷山与蛊。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

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,小心一点总没错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这理论有点奇怪,没有就是没有,干嘛跟我那古板老爹一样,害怕些虚无缥缈的东西。”张悦轻蔑的喝光手中饮料,继续盯着窗外。



    真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,既然张悦不相信,萧龙也不能解释太多。



    一路相安无事,逃出拥挤的机场,面前绿意盎然的世界让张悦放下了心中担忧,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“这里空气挺不错,是不是萧龙?”



    可惜,萧龙没有如此高尚的觉悟,双手怀抱胸前,对于某人的感慨,不理不睬。



    “又有小情绪了是不是。”那小气的模样差点把张悦逗笑,却又不敢笑出声,生怕惹得某人不开心“既然这么想要,送你好了。”



    说罢,便把手中纸条塞给萧龙。



    随手拍掉张悦的好意,萧龙楞是没看上一眼,不是不想要,而是丢不起那个人。现在年轻人怎么这么没眼光。



    好意被拒绝,张悦随意把纸条丢进垃圾桶。过客一个而已,怎值得留念“走吧,我们的目的地可是雷山,而且,我怎么知道她最后给我留了电话。”



    不提这茬儿还好,一说起来,萧龙好生委屈,为什么那空姐最后只给张悦留了电话,倒不是说他嫉妒,而是那女人仅用下巴看了萧龙一眼,连招呼都没打。



    张悦边询问着方向,边确认自己的行程,可一回头,见萧龙赌气的背上背包,反方向而去,为了照顾某人的小脾气,张悦也只能默默跟在身后。



    不知不觉,一个小时过去,两人之间没有任何交流,只有枯燥的前进。



    眼前景色来回交替,张悦不只一次觉得周围景色很是眼熟,但出于信任,不好去过问。直到,萧龙似乎发现了什么,脚步越行越缓,越走越是犹豫。张悦再也按耐不住,小心翼翼的问“萧龙有没有觉得这地方有些眼熟?”



    萧龙终于停下脚步,宛如个做错事的孩子,连声音都有一丝委屈“说实话,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


    你也?这么觉得?张悦瞠目结舌,有点不敢相信这份无理取闹的任性“你千万别告诉我,你不认路。”



    被说中心事,萧龙羞涩一笑“我第一次来,当然不认识路,都怪你,直接去目的地不就好了,干嘛要绕路。”



    种种解释,让张悦差点哭出声来,这家伙难道只知道捣乱吗?若没有这场好戏,两人早已坐上去往雷山的客车,哪儿会如此被动“能怪我吗,主要还不是因为去雷山太明显,我才。。”



    当雷山二字响彻耳边,萧龙的委屈之色消失全无,只有化不开的凝重,张悦也知趣的停下了口中抱怨。



    也许,这两个字对本地人来说,是不能提起的禁忌。从张悦口中说出的瞬间,原本热闹的街道顿时冷清无比,众人停下吆喝,连货物都不再买卖,甚至不曾理会多事的游客,接连站起身来,把萧龙二人包围其中。皆是一言不发,死死盯着这两个勇敢的家伙。



    正当不知该如何收场时,突然响起声清脆的呼唤“雷山,雷山,我也要去。”



    虽打破了众人的尴尬,但也让气氛坠入冰点。



    萧龙倍感绝望,怎么去哪儿都能遇见白痴!



    拥挤的人群为这送上门来的猎物让出一条无比宽敞的路,通通来者不拒。



    望见那人模样,萧龙本就糟糕的心态更为焦灼,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,怎么又碰上了。不禁开口呵斥道“你干嘛来了,空姐是不是都很闲?!”



    两人不过仅有几面之缘,但此时萧龙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,没了初次见面时的流氓气息,反而有种沉稳的魅力。



    不过,张悦与萧龙站姿却出卖了两人的关系。那种永远把身后之人挡住半个身子的作态,不正是保镖所为。空姐很没自觉心的绕过萧龙,一把搂住张悦胳膊,甜腻腻的撒起娇来“你看,人家都主动给你电话了,你也不联系人家,害得人家还要来找你。”



    初见时,空姐便几乎确认了目标,并非芳心暗许,而是张悦给出的条件值得一见钟情,只要抱好这公子哥的大腿,一群刁民又能算什么呢。



    被突然袭击,制住胳膊,张悦有些无从适应,想从中挣脱,又不好大庭广众之下推开女子,最后不了了之“刚才太忙,没来得及,你不是赶着回去吗?”



    其实,张悦很想甩开这碍事的人儿,然后大声说,你的电话被我丢在机场旁的垃圾桶里,现在回去找,说不定还来得及。只是看在那张精致的面孔上,换了个说法而已。



    哪知空姐粘的更紧了,恨不得把自己揉进张悦怀中,一脸天真的说道“今天航班不是很忙,人家正巧有时间出来逛逛,然后我们就偶遇了。我叫瑶瑶,你呢?”



    对此,张悦实在无福消受,想避却又避不开这自找麻烦的女人,赶紧求饶“不用这么客气,叫我张悦吧。”



    萧龙的五指在不知不觉中悄然紧握,脑海里有张天真无邪的笑脸,仿佛在用那动听的声音,轻声呼唤着,哥哥。。。



    忘?忘记?如何能忘?!



    罢了,看在这名字的份儿上,过会儿若有危险,救你一命?!



    狗血的邂逅临近尾声,在场所有人都觉得很是无趣,这不,一和蔼的中年人走上前,操着一口并不熟练的普通话“几位?可是要去雷山。”



    抢在两人之前,萧龙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这份好意“没有没有,你听错了,我们不去雷山。”



    “是吗。”似乎听不出拒绝,那人反手直指东方“那,便是雷山方向。”



    “我说过,你听错了。”



    萧龙脸上挂满笑容,心中暗自叫苦,还没动身就被盯上了,真够倒霉。急忙拉上两人,逃离人群,向西方大步而去。



    看似拥挤的人海宛如摆设,未能阻拦三人脚步。



    直到萧龙等人的身影消失,围观的人儿才肯拥上前来,那中年人的和蔼不见了踪影,猩红的舌头,舔过黝黑的嘴唇。



    “动手,宁杀错,不放过。”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