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7章
    反常的举动,换来荒阵阵刺耳的嘲笑。难道这小混蛋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两人便可以冰释前嫌吗?!



    黑压压的虫群环绕身周,萧龙视若无睹,也不能理解面前这家伙为何老是副苦大仇深的表情,轻佻的撇撇嘴“你谁啊?是不是神经了?”



    别看荒自始至终没能较真,可断腿之仇怎能不报,萧龙早已是位杀之而后快的敌人,荒不过是想尽情玩弄猎物罢了。可惜,这猎物却不识好歹,自讨没趣,岂不是在自寻死路!



    口型一变,尖锐的鸣叫再响“本想让你说句遗言,是你自己不开眼!”



    此刻,萧龙仿佛被蜂拥而至的虫群吓破了胆,没来得及逃跑,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化,那颗颗锋利的獠牙轻易刺穿血肉,透体而过。



    荒咧开的大嘴还未发出刺耳的笑声,便戛然而止。



    萧龙低头看着自己被洞穿,却没有鲜血流出的身躯,绝望而痛苦的一拍额头,呻吟道“我就知道,那家伙让我出来,绝对没好事!”



    重伤的身体再也经不起摧残,化作一阵烟尘,消失在天地之间。



    诡异的画面,可不多见。荒呆滞的望着萧龙消失的方位,脸色阴沉无比,哪怕是个傻子,也知道自己被人耍了!



    发指眦裂又无处发泄,荒回身来到瑶瑶面前,只手扼住雪白的脖颈,不费吹灰之力把那苗条的身影提在半空,整张面孔因愤怒而扭曲“告诉我,那个男人的名字!!”



    瑶瑶竭力挣脱手掌的挟制,却发现自己的力量微不足道,无法撼动男子分毫。心中求生的**,促使瑶瑶屈服在这男人脚下。



    “萧。。萧。龙。”



    如同对待垃圾般,瑶瑶被随意丢弃一旁,荒宛如受伤的野兽,昂首,直面那高悬空中的太阳,嘶吼道“萧龙,你给我记好了,这笔帐,我一定千倍万倍的还给你!!”



    再说萧龙二人跌跌撞撞不知逃出多远,直到筋疲力尽,才依依不舍的停下脚步。瘫软在地上,迎着火红的太阳,大口喘息。



    刚才,萧龙不过是先放出幻像,混淆视听,而后用折光改变荒眼前的景色,隐去身形。虽知这粗糙的手法并非万全之策,但单单一个幻像就榨干了近半的灵力,再加上折光与开始的消耗,萧龙体内灵力早已空空如也,身体也在逃命中变得极为疲惫。若荒再追过来,除了坐以待毙,便只能动用幻,或者让小金来救场。



    庆幸的是,那可恨的身影久久未出现。



    张悦努力平复着急促的呼吸,开口第一句,就是抱怨“萧龙,为什么不救她。”



    “救?”萧龙坐起身子,冷笑不止“她是谁,我为何要救?”



    毕竟,瑶瑶只是个外人,可救,也可不闻不问,萧龙不过单纯觉得自己没必要为了个初识的家伙而赌命。



    “对你来说,不过是抬抬手。。”



    “打住,打住。抬抬手?笑话,你怎么不抬一下,面对那种非人的家伙,我可没有半点胜算,能逃出来都算老天保佑。难不成,要我为了个只知道姓名的家伙去打一场没有胜算的仗?她,配吗?我可从不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!”



    话虽绝情,但也不能怪萧龙,他毕竟只是个凡夫俗子,市井小民,那些舍己为人的英雄故事,还是留给伟人们去做比较好。



    心中虽认可这卑微的说法,张悦仍有些许失落“不试试怎么知道,那毕竟是一条人命。”



    刺骨的冰冷逐渐爬上萧龙脸颊,起身,狠狠给了张悦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

    “小圣人,你给我记好了,当你走下飞机的那一刻起,所要面对的,已经不是你熟知的那个世界!此地,天高皇帝远,高官,权贵,不如一块板砖来的实在。你曾经在意的东西,不足以再庇护你,也不是你生存的资本,所以,好好收起你那无聊的慈悲之心吧!”



    “你现在所遇见的,是个最简单,也是最有趣,更是最残忍的世界!你若想逃回家,还来得及,若想继续走下去,就给我听好了!这里,只有强者才配活下去,倘若有一天,你变成个累赘,一个拖不走带不动的累赘,我同样会毫不留情的抛下你!”



    “如果,你还想用自己的善心去救那个女人,就请回头吧,我不会再阻拦,因为,我已经救过你一次!”



    话了,好似真把张悦当成累赘,萧龙扭头便走,不愿再管。张悦是个聪明人,怎能看不出萧龙的好意,只是有些不愿服输,脸色一阵红,一阵白,煞是精彩。



    转眼间,数天过去,两位衣衫褴褛的男子躲在大树后,借机观察着面前宁静的村庄。



    一身狼狈的张悦把额前糟乱的头发捋过一旁“这里就是雷山?所谓的山呢?”



    “叫雷山就一定是山吗,不过是个镇子而已。”



    打量一眼身旁这糟心的男人,萧龙有种不祥的预感,看来张悦对雷山的认识仅限于名字。



    张悦小心翼翼缩回身子,疲惫的依靠在树干上,再也没了刚下飞机时的意气风发“萧龙,不管怎么说,这些天,谢谢你。”



    “闭嘴吧,别再说这些没用的,若真心疼我,就赶紧跟我回家,别再管什么雷山,这里可不是个好地方。”



    嘴中轻描淡写,但这一程早已变成段不堪回首的往事,一般人还真享受不了这种待遇。那些黑车司机们,你给钱,他们都不把你当人待,若不是看在张悦那可怜兮兮的模样,萧龙早就回家睡觉去了。



    眼前的村庄安静祥和,但张悦已经不愿相信这份宁静,曾经那些不被认可,甚至嗤之以鼻的事情频频发生在眼前,让张悦总算认清这世界的可怕。



    “萧龙,我们怎么办。”



    “鬼知道,我又没来过雷山,只是听说过而已。”萧龙抽回身来,无聊的剔着指甲里的灰尘。此行的目的地明明近在眼前,他却不想踏出这最后一步。濒临终点,心中的危机感不但没有消失,反而愈演愈烈“对了,只顾跟你跑路,忘了问你为什么非来雷山不可?”



    “如果说,我也不清楚,你信吗?”



    无辜的表情,让萧龙目瞪口呆,怎么也猜不到,到头来竟是这种结果,无名之火顿时涌上心头“你是不是逗我玩,临门一脚前才告诉我,你什么也不知道,那还来干嘛,旅游吗?!”



    “别急,老爹让我来雷山做笔交易,不过。。”张悦边说,边羞涩的低下头。



    古怪的模样,萧龙不忍直视“有话直说!”

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说的,我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,老爹也说不清,让我能换什么,便换什么,没什么其他要求。”



    这种解释,还真是不负责到可笑。



    萧龙身子一软,倒在碧绿的草地上,这倒霉孩子还真让人没脾气“说了跟没说一样。不过,好歹算是个好消息,最少不用再提心吊胆。东西肯定是要换的,否则怎对得起这一程辛劳,走,入!雷!山!”



    都到这儿了,萧龙也不能再去计较那些奇怪的得失,早说来做交易,这一声不吭,一路躲躲藏藏,不知道,还以为要来做贼呢。



    虽说两人的神态与周围游客无异,但那一身跨时代的装扮实在太吸引眼球。在萧龙的带领下,张悦变得毫无自知自明,宛如泥鳅般,融入人群后,便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

    夕阳西下,萧龙从柔软的大床上弹起身子,慵懒的伸了个懒腰。



    两人闯入雷山后,眼前没了荒野,尽是安逸的画面,心中警惕不禁褪去些许,随之而来的是种莫名的疲惫。两人默契的放缓脚步,随便找间旅馆,安然睡去。



    听到响动,张悦才推门而入“萧龙,可算醒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我,下次能不能先敲门,我都快被你看光了!”萧龙满脸厌恶。短暂的舒适睡眠,虽没能将灵力恢复,但也让疲劳的神经轻松不少。



    而张悦充耳不闻,把手中的新衣服丢在床上“放心,新的。我们是不是该去吃点东西?”



    “当然,我可要吃顿饱的。不过,先出去逛一圈。”



    “出去?”张悦显然有些迟疑“不太好吧。”



    毕竟,经历千辛万苦才到达目的地,张悦不想因一时松懈,前功尽弃。



    “废话,这鬼地方打死我都不想来第二次,不趁机会品尝一下特色,这一趟岂不是白来了!”



    换好新买的衣物,张悦与萧龙离开热情洋溢的旅馆,顺人群而行。



    光明褪去,夜幕降临。



    当两人打着饱隔,闲逛的时候,周围街道上已冷冷清清。



    来到个陌生而幽暗的小巷子里,萧龙终肯停下脚步,扶着年岁古老的土墙,任由昏暗的灯光撒在脸上。



    注视着那诡异的笑脸,张悦有些莫名的慌张“萧龙,该不会又迷路了吧,这可不是回旅馆的路。”

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可我们没必要再回去了。”萧龙故作轻松的摇摇头,目光一转,凝望着漆黑的巷口“老人家,跟在我们身后走了这么长时间,不累吗?还是说,您也找不到回旅馆的路了?”



    “那家旅馆不回也罢,我这老胳膊老腿多不容易,你们年轻人也不知道心疼一下我这快生锈的老骨头。”



    苍老的声音不复萧龙所望,从容响起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