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章
    别听声音格外严肃,却没有一点杀意或者怪罪。



    “老人家真是说笑了,您跟我们近乎逛遍了整个雷山,也没见落下一步,这身子骨连我们年轻人都自愧不如。”



    “老了就是老了,走的再快也活不了多久,怎比得上你们年轻人。”老人在灯光下,佝偻着身子,缓慢的向前挪步,虚弱的模样,仿佛随时都会跌倒在地。其身后的影子被拉扯的长而巨大,宛如只嗜人的野兽。



    面对如古井般,深不见底的老人,萧龙不敢有半点顶撞。脸庞上写满了警惕与尊敬“老人家,你看,时候也不早了,您是不是该回去休息,不知,还有什么要交代的?”

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轻人还挺懂得礼貌,让我这老妇人有些难以启齿。”老人的脚步越行越缓“没什么大事,我只想知道,蛊石是否在你们身上?”



    蛊石?



    萧龙二人急忙对视一眼,脸上满是疑问。



    鬼知道蛊石是什么东西!!



    明明没有结果,萧龙只能硬着头皮微微弯身,尊敬的鞠上一躬,也算给足了老人面子“真不好意思,我等寒腹短识之人未曾听过您想要的东西,白麻烦您跑一趟了。”



    “这下,可就不好办了。”老人在不远处停下脚步,枯瘦的手掌捂着干裂的嘴唇,发出阵阵咳嗽声。也许,这并不遥远的路程,对于这白发苍苍的老人来说,还是太勉强了。



    萧龙羞涩一笑,正欲带上张悦溜之大吉。



    却见,老者边敲击着古朴的墙面,边再次迈动步伐。本佝偻的身子在这过程中逐渐笔挺,气若游丝的模样变得威严恐怖,宛如座无法翻越的高山,浑浊的眼睛因逆着光芒而赤红,凌厉的杀意不需酝酿,四散而出“真是没办法,我这老骨头只能麻烦一下,把你们统统送去地狱!”



    当老人转变的那一刻起,萧龙自觉停下了后退的步伐,他与张悦早已被老人锁定,稍有一丝异动,那苍老的身影便会如猎豹一般,扑过来。



    就是这样一位似乎随时都会入土的老人,却给萧龙一种可怕到极致的感觉,似乎比荒都要危险几分,不到万不得已,他不想与之交手。



    让萧龙最不能理解的是,自己身为三级灵使,在这世界不应该是近乎无敌的存在吗?为何现在没有半点无敌的感觉,反而要东躲西藏,连点最基本的尊严都没有。



    “老人家还是别开玩笑了,我们不过是游客而已,怎会有您想要的东西。”



    “没办法,你们既然知道了蛊石的存在,还拿不出蛊石,唯有死路一条!”老人的脚步失去了蹒跚的模样,沉着而稳健,宛如踏在两人心头之上。



    见过不讲理的,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。萧龙不再打量来者不善的老人,而是仔细观察着周围布局。战斗还未开始,他便已经在计划逃跑路线,跟这种不讲理的主儿,可没有半点战斗的**。



    借着昏暗的灯光,张悦可以清晰的看到萧龙脸颊的凝重,与额头上豆大的汗珠,在面对荒时,都不曾如此紧张。而那陌生的名字,让张悦想起一个可能,急忙从口袋里取出颗乳白色的石子,问道“你找的,可是这个?”



    见到想要的东西,老人的气势瞬间崩塌,宛如高山化作一抷黄土,剧烈的反差,让萧龙险些窒息。

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轻人太不诚实了,早点拿出来不就好了,你我皆大欢喜。不过,既然真在你们手上,无碍,跟我走吧。”老人颤巍巍的拄上拐棍,率先离开巷口。只是,最后还不忘看了眼那蓄势待发的萧龙“可要记得跟上,否则,走丢了就再也见不到了。”



    直面那远去的佝偻背影,萧龙紧握的双拳僵硬的松开,再次徒然紧握,依次往复,明明知道老人是在试探,但面对那不设防的后背,他难免会心动。



    张悦扭头讪笑一声“萧龙,我也不知道这东西是蛊石,现在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多亏被从中打断,萧龙才能放下心中诡异的遐想。苦笑着摇摇头,怎么回事,感觉现在跟上去不对,逃走也不行,怎么选择都是最愚蠢的决定。

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。可我们人生地不熟,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占,连逃跑都没把握。”萧龙望向所谓的蛊石,灵瞳悄悄睁开,却看不透这平平无奇的事物“这东西有什么用?”

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她说是蛊石就是喽。”感受到萧龙的目光,再回味着手中冰冷滑腻的触感,张悦似乎想到些不好的往事,不由打了个冷颤“我只是来碰运气而已,这东西到底叫什么名字,有什么用,谁说的清呢?”



    把蛊石随手丢给萧龙,张悦快步跟上前去,毕竟两人已经没有其他选择,不是吗?“这东西,还是送给你了,我可不喜欢空手套白狼,只想早点回家。”



    空手套白狼?萧龙苦笑连连,猛然感觉自己二人才是狼,而且已经落套了!



    眼看张悦与老人即将消失在夜幕,萧龙毫无办法,默默收起蛊石,追上前去。



    仔细思索,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。按照老人赶尽杀绝的做法,蛊石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才对,为何老人仅仅确认蛊石的存在,并未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,事到如今,所谓的交易还有存在的必要吗?!



    萧龙把自己想象成老者,他一定会在这时候杀人夺货,如此不需要付出太多便能得到所谓的蛊石,更能省下交易时浪费的口舌。而且,贪婪不正是人类最野蛮的本性吗!



    疑点越想越多,可萧龙不敢提起,谁让他是弱势一方。



    逃,虽有一线生机,萧龙从不天真的认为自己能安稳逃出雷山。现在若逃,先不提张悦生死,单单那被夜幕吞噬的老人,都是道无法逾越的鸿沟。



    似乎真如张悦所说,两人别无他选!



    不善言辞的老者带着两人来到一处舒适的客房中,不过说上一句,你们今晚好好注意明早有人想见你们,便推门离去。



    反观萧龙二人哪有半点睡意,借着屋内忽明忽暗的烛光相互对视,却找不出个老少咸宜的话题。



    在无聊的对峙中,倦意渐渐袭来。



    黑暗落幕,光明复苏。



    紧闭的大门被一把推开,柔和的亮光,唤醒了昏昏欲睡的人儿。



    “两位,请吧。”



    这声音与昨晚如出一辙,



    萧龙急忙抬眼望去,见位全身挂满银饰的老妪恭恭敬敬候在门外,随身体流畅的动作,满身银饰却未因碰撞而发出声音。



    急忙拉起张悦,来到老人面前。



    “老人家好。”



    对于问候,老妪听而不语,细心的关上房门后,转身离开,两人紧跟其后。



    一路无话,直到临近一栋大宅院前,老人才停下脚步,恭敬的退过一旁“两位客人,请吧。”



    宅子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会太小,令萧龙倍感古怪。



    这家主人也太爱干净了些,即使用灵瞳也找不到一丝灰尘,甚至连房梁屋顶的蜘蛛网都被收拾的干干净净,已经不能说是整洁,而像是那个东西。



    迈过门坎儿时,步伐放低,萧龙故意绊上一脚,带起一抛沙土。



    身后的张悦赶紧上前扶起这冒失的人儿“萧龙,你没事吧。”



    这场闹剧被老妪看在眼里,并未点破,也不曾呵斥二人不懂礼数,只是微微弯下腰,悄然退去。



    借此机会,萧龙偷偷瞄上一眼身后。这下,万万不得了,被刻意带入宅院的沙土不翼而飞,干净如初。



    绝对是那东西没错!



    “小女子有失远迎,还望见谅。”



    这声音不似邀请,而是警告,告诫这两只到手的猎物,你们还是别逃了,逃不掉的!



    萧龙满脸难堪,为什么自己又要乖乖送上门去。



    进屋,见一张十人围坐都略显宽裕的圆桌



    前仅坐了位女子,桌上摆着几盘精致的小菜与三碗白饭“两位,不介意陪小女子吃顿早饭吧。”



    边说,边夹起道爽口的小菜,细细品味。



    优雅的模样,让萧龙恨的牙痒痒,将面前白饭扣在地上,精美的瓷碗随着粗暴的动作,碎成数片。



    这一幕,把张悦吓得不轻,不是说做交易吗,怎么从开始就杠上了?



    女子不悦的皱起眉头“小女子好心待你,你为何如此对我?”



    一脚踩在洁白的饭粒上,萧龙面色狰狞“好心?我可受不起,想谈可以,先把那东西收起来!” 



    灵动的目光突然愣住,女子开心的笑了,好似找到个好玩的玩具“听说他们没有干掉你,以为是他们退步了,没想到你还有点见识,不错,很不错。”



    芊芊挥过,一团金色雾气落于女子肩头。



    “金蚕蛊?”萧龙心中尽是无奈,果然,在这地方,没有一个正常人。那团雾气即使用灵瞳,也看不透。



    玩味的托着下巴,女子来回打量着客人们“如你所愿,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。”



    此刻,不用张悦催促,萧龙也不想再多待。急忙拿出蛊石“这东西有什么用?还有,所谓的交易是什么?”



    “一个不知道其中利害的人,竟带着蛊石,活着到了我雷山??!”



    女子仿佛听到个天大的笑话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