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章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,我的赌注可是自己的性命,怎能说一点也没付出呢。”



    自始至终,萧龙不曾有过紧张焦虑,平淡的遭人记恨,仿佛为了红儿赌上性命之人并非是他。清心寡欲的模样让蛮触目惊心,明明拿着自己的性命,做着最愚蠢的赌博,为何萧龙没有半点后悔的模样。



    “你有把握完成这契约?”



    “我可从未说过这些话,也从没有这种把握?”



    时间,在沉默中流逝。萧龙心态逐渐平稳,不急不躁,蛮则有些按耐不住,甚至一度怀疑,这契约是否已经完成。



    擦去额头豆大的汗珠,来回打量着萧龙,企图找到契约失败的蛛丝马迹“你有没有感觉到不舒服。”

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萧龙饶有兴趣“怎么开始关心起我来,你是不是怀疑这契约已经完成了?”



    “没有,绝对没有。”被猜出心中所想,蛮慌张的扭过头去,脸色羞红。



    从未有人可以完成所谓的契约,蛮也就无从得知契约完成后的表现。关于这点,祖籍中只有些朦胧到极致的记载,无法以此为根据。别看现在相安无事,若就此放过萧龙,等哪一天契约突然发难,萧龙暴毙,红儿失落于这个世界,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。



    “我觉得,你应该不知如何断定契约成立与否,否则又何必苦苦守着呢,你总不能把我留在雷山一辈子。”



    无心之言,让蛮难得眼前一亮。萧龙不禁苦笑连连,留在雷山一辈子,不得不说,这想法很大胆。不等蛮主动提起,他便否定了这奇怪的打算“你还是消停会儿吧,区区雷山困不住我,也留不住我。若以后有什么问题,我会经常带红儿回来,总行了吧?”



    回来?开玩笑!你以为这是电冰箱呢,还可以回厂维修!蛮不以为然,若意外发生,萧龙必死无疑,到时,谁能带红儿回来呢。



    两人再次陷入沉默,正当僵持不下之际,红儿额头突然亮起道鲜红的光晕,浮现出奇怪的印记,萧龙左臂也出现了点点红纹,不过图案并不完整。



    红纹开始向前缓慢的勾勒,随红纹前进,萧龙体内的血液被飞速抽离,即使有灵石作为后盾,也经不住如此大量的挥霍。反观红儿一脸恬静,似乎很享受这过程。



    红纹图案逐渐完整,勾勒的速度缓缓降低,只是所需的血液却成倍增长。



    直到手臂的图案与红儿额头的印记终是吻合,这痛苦的过程才算完结,不仅流逝了数不清的鲜血,甚至,连萧龙都感觉自己被强行一分为二,一部分留在自己的身躯里,另一部分毫无保留的交给了红儿。他也终于明白为何没人能成功了,如此巨量的血液消耗,常人如何撑得住,怕是早已被吸成人干,即使身为灵使,都被折腾的半死不活。



    他终于知道为何没人成功了,如此巨额的血液消耗,正常人哪儿能撑得住,就算身为灵使,都被折腾的半死不活。



    手臂红纹融入血肉,消失不见,红儿额头的印记不断缩小,凝于眉心。



    “竟然。。成了。。怎么。。可能。。。”



    揉着眼睛,蛮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难道说契约成立了?这男人真的是红儿命中注定之人?



    失魂落魄的来到两人面前,一把抓住那恢复如初的左臂,正欲一口咬下。



    萧龙匆忙收回手臂,躲过那无妄之灾,还不忘调侃道“怎么,你也有契约是不是,这么迫不及待把自己送出去?”



    蛮转而盯着红儿眉心处的标记,仿佛丢了魂一般“怎么可能,为什么你是契约的主导,这不可能!!”



    “什么主导?”



    “契约的存在并非平等,也就是所谓的主次之分。”蛮从未感觉到如此绝望,把红儿的命运交给这家伙,很难让人放心。而且,这人的血脉为何比红儿还要高贵,他到底是什么人?!



    “还真是无聊,我可不想知道这些。”萧龙挑逗着怀中的女孩,对那怨妇模样的女人视若无睹“你如果想说,我也不会拦着你,不过,我比较想知道红儿的过去,这小丫头绝对没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。”

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红儿注定要跟随你离去,告诉你也无妨。”蛮低头注视着自己洁白的手掌,陷入沉思“你,相信那些虚无缥缈甚至无法被证实的传说吗?”



    “信!”



    “那你,相信有人可以活上千年吗?”



    “信!为何不信!”



    痛苦不堪的望了眼萧龙,蛮此时的笑容是那么勉强。为何这男人敢回答的如此果断。到底是个疯子,还是他曾见过相似的经历,或者说,他仅仅是在捣乱。



    “你既然如此信任我,我便告诉你关于红儿的一切!”



    绝望,忧伤,疯狂,共同组成了一张癫狂的表情。圆桌被掀翻,倒向一旁,青菜碗碟零落满地,摔得粉碎。没了碍事的东西,蛮横刀立马坐于萧龙面前,骨子里的豪放与野蛮展露无疑。



    “明人不说暗话,你,应该对吾族有些了解,也该知道我们女子善于练蛊。可,蛊终究是个外物,何况还是这种随身携带的毒物,先不提所谓的失误,单说那些因反噬而死之人,不计其数。”



    “这份死亡名单,在吾族创立之处,更是多的可怕。若性柔则难练成蛊,若性烈则易反噬养蛊之人,不知多少前辈穷其一生都找不到合适的方法。”



    “直到某一天,有位先辈从外带回个小女孩,吾族以此为参考,才得出与蛊虫共存的方式,至此,练蛊之术层出不穷。”



    听闻这柔情的诉说,萧龙愈发觉得有趣,这故事的发展还真是精彩万分“我如果没猜错,那个女孩应该就是红儿。”



    “的确,就是红儿。但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。”蛮眉头悄然紧皱,似乎很不喜欢自己的故事与情感被从中打断“红儿初来吾族便是垂死之躯,她体内的那个东西,比你想象中任何一种蛊都要可怕,我们也只能将其称之心魂蛊,此蛊一动,心魂不留。那东西,早已超越了蛊的定义。”



    “可,如此强大的事物,怎会甘心驻于凡人之躯,吾族族长不想悲剧发生,不忍眼睁睁看着恩人死去,只得拿出吾族传世之宝,五彩补天石给红儿服下,她才得以生存。”



    这故事的确离奇的超出萧龙想象,怪笑一声“补天石?!那东西真的存在?”



    狠狠白了这不解风情的男人一眼,蛮没能停下口中的故事。



    “单单一块补天石不足以镇压心魂蛊,红儿每出世十年,便需回祖地冰封百年,以此获得喘息的机会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们回到你的问题,若问事情真假,只能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我所说的这些不过只是族中记载罢了。我只知道,自从八年前初次见到红儿后,她便一直是这个模样,从我的红儿姐姐,变成了红儿妹妹。”话语略微停顿,蛮脸上浮现起难得的温馨“知道为什么不舍得让你带走她吗?因为她可以自由活动的时间仅剩两年。两年后,不管结果如何,对红儿来说,最好的结局便是回到族地,接受冰封,乖乖等待着再次苏醒。也许,我就再也见不到她了。”



    “这些本是传世之秘,你没资格知道,也不配知道。但契约已成,她必须要跟你离开,我不不管现在如何,也不想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,我只要红儿两年后,回到这里,延续她的生命!!”



    不管过去多少年,蛮还是忘不掉红儿刚出世时那笨笨的模样,忘不掉那什么也不懂的红儿姐姐。怀念的泪水与悲伤的笑容,杂糅成一张精彩的表情“对不起,我舍不得,舍不得让她离开。外面的世界,对她来说太危险,即使有心魂蛊护身又如何。没人敢保证,当红儿再次动用心魂蛊时,心魂蛊不会失控先吞噬了她!也许,继续留在这儿,安静等待冰封才是最好的选择,真是可笑,当初我怎会让你进我雷山,怎能让你见到红儿!!”



    蛮低声哽咽,不管表面如何强硬,依旧是个多愁善感的女人。



    安静的看着面前的人儿泪水绝堤,萧龙没有安慰的勇气。这些,通通是蛮的心结,若现在不尝试解开,那一生则都解不开!



    红儿来到蛮面前,白皙的小手擦拭着晶莹的泪珠,透亮的眼睛里闪烁着让人心疼的元素。



    “萧龙,答应我!”紧搂着红儿,蛮目中含泪,煞气不减“不要欺负红儿,也不要让她伤心,更不要负了她。否则,我即使丢掉性命,万劫不复,也要让你付出代价,让你后悔终生!”



    萧龙本最讨厌威胁,但蛮的话,让他实在讨厌不起来,相反,他却需要这些话来证明自己。

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。”起身,萧龙温柔的把这两姐妹拥入怀中“只要我还在,就没人能伤害她,只要我还活着,就不会让她伤心。”



    激荡的呼吸声逐渐平稳,三人仿佛受伤的野兽,找到了可以相互取暖的同伴。



    可惜,张悦不合时宜的醒来,望着融洽相拥的三人,再次犯了嘀咕。



    “你们,这是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声音,可把萧龙跟蛮吓的不轻。



    蛮急忙从中挣脱,偷偷擦拭着泪水。



    萧龙却满脸难堪。



    好死不死,这电灯泡怎么突然就醒了呢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