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章
    与萧龙战斗,煞需毫无保留,全力以赴。但面对这不知深浅的家伙,却又不得不展露身影,以示尊重。



    “朋友,我们处理些家事,若有所打扰,还望海涵,来日定亲自登门道歉。”



    男人充耳不闻,悠然迈动着脚步。



    那身影渐行渐近,煞脸色也愈发难堪,明知这人不好惹,可又甘心简单放过萧龙等人“朋友。。”



    当临近煞身前,男子终是按耐不住,一拳挥出“聒噪!”



    如此,倒也挺合煞的胃口,索性不闪不避,迎面挥出一拳。



    初次试探,两人皆一击即退,煞的手臂不知因痛苦还是力竭,颤抖不已。男子却好似做完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从容收起攻势,来到萧龙三人面前。



    “小家伙们,没事吧?”



    曾经的光明消耗殆尽,近处也无半点光源,借黑暗所掩,萧龙只能看清那人模糊的轮廓。正是因为看不清相貌,再加上朦胧的感觉,才让他颇为熟悉,似乎,在哪儿见过这男人一般。



    这男子的进攻方式虽不如萧龙诡异,但强势到过分,煞掩饰着心中怒火,沉声问道“你是谁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?!”



    男子迷茫的看了眼周围“你不会在问我吧?”



    那环顾四周,无所事事的模样,再配合着好奇的声音,怕是连神仙都忍不了,若非没有把握,煞早已冲上前去,把男子撕成碎片。



    沉默,竟变成了最后的较量,煞紧握双拳,不曾回应,男子似乎也不需要这份回答,脚步连动,摆出个自认潇洒,实则羞耻的动作,连声音都被压的过度低沉“既然你诚心诚意发问了,我便大发慈悲的告诉你。”



    闹剧般的表现上演眼前,最先紧张的并非是煞,而是萧龙。这种种作态与那人无异,但,萧龙却不想现在就见到那人,尤其还是以这么狼狈的状态。



    一言过后,声音戛然而止,男子似乎等待着众人惊讶的反应,可不仅是煞,连萧龙都好似被吓傻了,不敢吱声。



    急忙收回奇怪的动作,男子尴尬的笑着“怎么这点面子都不给,早知道,我就不来管这闲事儿了。”



    没错,这绝对是那家伙。萧龙苦不堪言。



    放开红儿,不怀好意的打量着不知所云的张悦,萧龙突然感觉还是先把这家伙弄晕过去比较好,省的接下来再有什么动人心魄的画面。



    也许是心有灵犀,红儿悄悄绕过张悦身后,蹑手蹑脚的偷偷捣鼓了些什么,可怜的张悦便双眼一闭,再次不明不白的昏了过去。



    面对红儿那邀功似得笑脸,萧龙默默伸出了大拇指。



    煞不曾理会几人的闹剧,揉着微疼的手臂,目光直面男子。没办法,这人看起来脑袋不算灵光,但实力的确不弱“你确定要蹚这浑水。”



    **裸的威胁,丝毫不能让男子退却,反而更加兴奋,把身后背包随手丢在一旁,迫不及待的模样比煞还要急上几分“怎么能说是浑水呢,我这人生来正义,最看不得别人欺负弱小。”



    两人皆无路可退,更无和谈的可能,既然男子不知死活,煞便只好将其送下地狱!



    双拳紧握,直袭而去。



    硬碰硬的较量,让男子差点笑出声来。扎下马步,气沉丹田,右拳划过优雅而凶悍的弧度,目标并非要害,而是煞那来势汹汹的拳头。



    争锋相对的两人不曾有认怂的打算,近乎全力以赴的一拳,立分高下。



   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,男子这一拳不仅带来了力量的碾压,更有些奇怪的东西沿着两拳交接处,侵入到煞的体内。



    毫无悬念,煞的手臂经不住猛烈的撞击,轻易折断,甚至来不及仔细品味断臂之痛,侵入身体的东西猛然发难。瞬间,炙热的感觉掩盖了疼痛,不仅手臂,连半个身子都滚烫的吓人。



    “怎么?可能??”煞痛苦不堪的连连后退,即使有黑暗相掩,手臂乃至半边身子仍亮起耀眼的火红“你竟然暗算我!!”



    男子有着绝对的优势,却不曾想过追击,缓慢的收回拳头,宛如块磐石,纹丝不动“说你见识少,还真不是冤枉你,这明显是暗劲怎么能说是暗算呢,只能怪你自己技不如人。”



    暗劲?



    谁家暗劲如此霸道,这分明是。灵力。



    萧龙在旁观察着两人一举一动,当男子挥拳时,本无灵力支撑的灵瞳竟突然睁开,把看似惊艳的一拳丝毫不差的记录下来,逐一分解后,投射在脑海。



    侵入体内的东西,比萧龙困人的手法还要古怪,只能被血肉磨合。可怕的东西终将消失,但代价太过庞大,庞大到足以让煞失去战斗能力。



    强忍身体刺痛,吹出一声尖锐的声调。



    顿时,虫翼扇动的声音自四面八方席卷而来。



    望了眼身周成千上万,模样怪异的漆黑身影,男子终收起嬉笑“我劝你放弃,因为。。”



    只可惜,煞面露狰狞,忘却其他,只想狠狠撕碎面前这可恨的嘴脸“你现在才知道后悔,太晚了,我要你死,要你死!!”



    劝说既已无用。



    “好吧,原本遇到这种情况,我该逃的,但是,如果没记错的话,应该是最后。。”男人深感惋惜的吐出一口浊气“没办法,怪你自己倒霉吧!”



    努力从口袋里找出个近乎被揉烂的烟盒,从中依依不舍的抽出最后一根香烟,如对待情人般放置嘴中,搜便全身,才寻得根古朴的火柴。



    在众人注视下,那近乎折断的火柴竟在男子手中诡异的自燃,恐怖的事情远远没有结束,柴火并非为了点燃香烟,而是引燃了破旧的烟盒。



    火焰灵巧的跳动,脆弱的烟盒却经受不住考验,没一会儿便烧掉大半,男子沉醉其中无法自拔,迟迟没有丢掉烟盒。



    烟盒终将会烧完,火花却不会熄灭,沿手臂蔓延而上,轻易席卷了半个身子。火焰安然停留在腰部以上,不曾向下扩散,宛如个听话的孩子。



    宽松的运动衫在火焰中化作清烟,炙热的感觉愈演愈烈,相比,这男子似乎才是个易燃物。



    被火焰包围后,嘴边的香烟终被点燃,男子未能吸上一口。不知是无意还是刻意为之,能让衣物化作青烟的温度,不过是加快了香烟的燃烧。



    烟草湮,烟嘴焦。



    一切归于无,融于火焰。



    可怜,男子自始至终都不曾品尝香烟的味道。



    “吾名吴炎。你可记下了。”



    凶狠的模样,伴随着汹涌的火焰,仿佛来自地狱的魔神。



    煞眼寒心冷,本以为这男子有些非人的力量,如今看来,根本就是个非人类。



    可惜,两人之间的矛盾无法调和。



    虫群飞袭而来,好似漆黑的子弹。



    群起而攻之的做法,惹得吴炎很是兴奋“看来,你不打算留情,那我也只好赌上性命,陪你玩玩了!”



    话音将落,周身火焰宛如取之不尽的海水,连绵不绝。



    虫群虽无惧火光,短时间内也难以突破火焰组成的屏障,火光虽凶猛,但也无法将满天虫群一口吞下。两者久久僵持不下,难分胜负。



    明亮的光芒,映衬着萧龙苦涩的脸庞,果然,战斗对于现在的他来说,还是太勉强了,想达到跟吴炎同样的效果,他需要多付出十倍的消耗才行。



    无聊的胶着没能持续多久,虫群注定无法与火焰相争,即使经过特殊方式饲养,也难逃宿命。



    收回为数不多的虫群,煞死死盯着吴炎,不敢妄动。近战交手打不了,虫群又近不了身,这一战根本没法打!



    似乎吴炎字典里从未出现过追击二字,在煞收手后,本汹涌的火焰变得极为内敛“怎么,我还没玩够呢。”



    生死搏杀岂是玩乐,竟被如此小瞧,神仙都压不住火气。煞紧咬牙根,拳头捏的作响,不知是多强的求生**,才将那种上前死磕的冲动压下。



    嘶哑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,却有着些许绝望“我一定会让你后悔,我发誓!!”



    鸣叫再响,这次,虫群攻势比以往更加凶猛,再无章法可言,比起攻破火焰的威胁,虫子们更像是去送死。



   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煞不变,吴炎也未变。



    火焰逆风而长,席卷而去。



    虫群的攻势虽无畏,毕竟数量太少,火焰不过翻滚几圈后,便将虫群焚烧的一干二净。不得不说,两人还真是默契,一个没了踪影,一个从未想过追击,反而故作深沉的摆起pose。



    即使完胜,萧龙还不忘赏给吴炎一个大大的白眼“好了,我知道你很厉害,可他人都跑了,你还打算保持多久。”



    “什么,跑了。”



    吴炎尖叫着回头望去,却见煞出现在百米开外,只留下道萧条的背影。



    “这可不怪我,看来追不上喽。”



    吴炎耸耸肩,正欲放弃。



    也许是了解吴炎的想法,煞顿时停下匆忙的脚步,大声宣泄着心中愤怒“来啊,你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废物,有本事来追我啊!”



    “他?刚才?叫我废物。”吴炎满脸呆滞,自言自语“对,没错,他刚才真的叫我废物!”



    仿佛听到个并不好笑的笑话,却仍要挤出张开心的笑脸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