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章
    枯坐草地中央,背依大树,任灵力自身边徘徊,萧龙也不曾理会。



    不远处,司马冰推开面前过膝的绿草“龙,怎么了,这么着急。”



    那黑色身影足以使萧龙动容,但,某些话到了嘴边,反而变得犹豫起来。毕竟,两人从未真正了解对方的身份与相貌,也从未许下过承诺,也许这一切不过是萧龙自己一厢情愿。他也不知道,自己在司马冰眼中到底扮演着怎样的角色,也许,只是个被迫合作的过客而已。



    有些话说出口,就算被拒绝,最多后悔十年,若是不说,定会后悔一辈子!



    所以,萧龙不知廉耻的开了口。



    “冰儿,两个月后我会去京华久居,你。。我。。我们能见一面吗?”



    京华?



    抬手抚摸着面前冰冷的白纹面具,司马冰希望可以借此感受萧龙的哀求。萧龙的确想为自己的冲动找个借口,哪怕两人只是单纯见过一面,了结心中念想也好。



    其实,萧龙很清楚,两人的关系格外玄妙,以至于他无权提出奇怪的要求。但可悲的是,那些不敢提起的话题,正是他的奢望。



    良久良久,司马冰仍未能给出自己的回答,连轻抚面具的手掌都僵硬的放过一旁。萧龙宁愿被光明正大的拒绝,也不愿再面对这无端的沉默,任性的把司马冰紧搂怀中“冰儿,我知道是我太冲动了,可是。可是。。”



    肆意展露的脆弱,让司马冰觉得好笑,心中的迟疑并非因为萧龙,而是因为那所谓的目的地,京华!



    这熟悉的名字,代表着司马冰的过去,也代表着一段曲折迷离的故事。



    未曾挣脱萧龙的怀抱,司马冰双手攀上他的腰肢“放心好了,我已经被世界所抛弃,即使你也被这世界所厌恶,别忘了,还有我!”



    “真的?”萧龙眼中焦虑褪去,化作欣喜。



    娇嗔的目光透过面具,狠狠白了萧龙一眼,也算给出了答案。司马冰多希望自己可以体会到萧龙的悲伤,但注视只是遐想,因为每个人都有着各不相同的故事。



    温馨的气氛即将变得炙热,一位不速之客却悄然到来“额,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。”



    司马冰娇羞的推开萧龙。回首,见吴炎尴尬的站在不远处,进退两难。



    面对两人幽怨的目光,吴炎白眼一翻,自认倒霉“我也不想这样,能怪我吗?”



    不等二人挽留,司马冰便整理好情绪,只留下道优雅的背影,不管是朝思暮想的人儿,而是美丽的景色,都不值得多加留念“没事的话,我先走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冰儿。”



    “答案我已经给过你,无需再问。”



    回眸展颜一笑,即使有面具相隔,萧龙也能感受到属于司马冰的温暖。



    没了琐碎事牵绊,司马冰毅然决然离去,身后两位观众都没能发现,司马冰的拳头早已因长时间紧握而僵硬。



    默不作声,孤身而行,直到眼前的世界漆黑一片,仿佛只有影子存在。至此,司马才敢展露那份苦涩,既然不想为难萧龙,便只能委屈自己了。



    这次的目的地可是京华,即便有灵石存在,自己的实力依旧远远不够。认命似得紧闭双眼,堕入这诡异的世界,相信只要不是被逼无奈,没人会喜欢待在这种鬼地方!



    萧龙,若不是为了你,我终生都不会再踏入京华半步。多说无益,既然命数已定,何需迟疑,最多也不过是万劫不复而已!



    此时的司马冰,已让这奇怪的世界都感到一丝惧意,漆黑的色彩竟为那玲珑的身躯留下一寸光明。



    女主角不辞而别,萧龙也没了再出演独角戏的**,疲惫的倒在大树下。



    “别这么看着我,你以为我想来?好歹我是客,怎么你也该客气一下。”吴炎坐在萧龙身旁,舒适的依靠在树根上,仔细寻找着从树叶间遗漏的阳光“若不是为了所谓的进步,谁愿每天来这儿。”



    没了司马冰在旁,两人之间的确少了些拘谨。

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很辛苦,可以了吧。”萧龙无奈的摇摇头“希望你不是因为所谓的进步,才找上我。先说好,我可没办法,那时我不过是单纯模仿你的进攻方式而已,本质还是光灵力。”



    只可惜,没了司马冰,萧龙难免患得患失,不愿再修炼,也就没心思继续待在这个世界,索性还吴炎清净。



    回到家,仔细打量一番身旁熟睡的红儿,萧龙暗下决心,我的东西始终是我的,谁也夺不走!



    次日,一阵刺耳的铃声打乱了两人悠闲的生活。



    坐上柔软的坐垫,萧龙脸上写满不可耐烦“说吧,什么事,非要在车里谈,搞得跟地下交易一样。先说好,我没心情再跟你去散心。”

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不散心,也没交易。”张悦坐在副驾驶上不停摆弄着后视镜,直到正好可以看到萧龙时,才满意的点点头“别贫嘴了,那种散心不用你提醒,我也不想再去第二次。这次来,只是我老爹想请你吃顿饭而已,我知道你受不了管束不想去,但就当可怜可怜我呗,我可不想再挨骂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哇,你难得办件好事,这饭管饱吗?”



    “你就担心这些?这是你该担心的吗?”

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萧龙老脸一红“好不容易有傻瓜愿意请客,不吃饱怎么行。”



    眼前景色不断交替,一座座豪华的别墅鳞次栉比。



    张家正坐落其中。



    经张悦带领,三人终停在座别墅前。



    安静的环境与豪华的装饰形成了鲜明对比,绿意下隐藏着各种精美的物件,而周围又不见半个人影,若非花花草草被打理的整齐而又枝叶繁茂,萧龙甚至恶意的怀疑,这里是不是没个活人了。



    初来乍到,小心一点总没错,萧龙悄悄把红儿护在身后。



    也许,是感受到身后脚步的迟疑,张悦率先来了口“放心,这里是我家,没什么能伤到你跟那小丫头。我老爹喜欢安静,所以家里从不会出现闲杂人等。伙食的话,有时会自己动手,有时会请外面的厨师,我老爹的兴趣爱好正如你所见,打理这些不知名的花草。”



    萧龙默默跟上前,仍若有若无把红儿挡在身后。



    直到推开别墅大门,萧龙才发现,张悦老爹还真是个怪人,从外看起来挺豪华,但内部构造却比萧龙的家还要简单,一目了然。



    一中年人围着围裙,坐在餐桌前“萧龙?”



    “幸会。。”



    借着尴尬的功夫,萧龙急忙以灵瞳望一眼四周。偌大的别墅里,竟真如张悦所说,除了在场四人外,再无他人,冷清的可怕。这人还真耐得住寂寞。



    虽说不需要,但好歹雇个漂亮佣人来养养眼,也挺不错的。



    “坐吧,鄙人张庄,其他的就不用再多做介绍,请。”



    萧龙又怎知客气,随便找个位置坐下,绿油油的目光盯着满桌佳肴“喂,我们吃什么。”



    盯着桌上的美食,还要惦记着吃不到的,饿死鬼般的作态让人难以抱有好感。张庄心生疑惑,这种家伙,竟能安然出入雷山?不禁责怪的看上张悦一眼。



    没办法,这家伙不去当演员都屈才了,否则,怎能把朝夕相处的同学“骗”过两年。张悦还真不知该如何点醒他,面前虽炊金馔玉,但此行绝不是单纯来吃饭,萧龙假装不明不白,谁拿他也没办法。



    张悦只能硬着头皮,点点头。



    回想起从前的传闻,张庄顿时明白个大半,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。既然萧龙不想说,便没人会逼迫他说!



    “你是客人,想吃什么尽管开口,我张家虽不大富大贵,区区一顿便餐,还不在话下。”



    两人的表演,连张悦都差点信以为真,明明饭菜就摆在眼前,还客气什么?!



    “都说客随主便,你这么客气,我怎么好意思呢。”萧龙扭捏的模样的确磕碜,不过他倒有自知自明,下一秒立刻打回了原型“其实我这人嘴也不挑,有什么山珍海味随便上,吃的完。”



    张悦欲哭无泪,这都什么奇葩。刚才傻,现在倒突然聪明了,什么叫山珍海味随便上?!还吃的完?!



    反观,张庄丝毫不觉得奇怪,豪放的指着桌上略显豪华的家常菜“不瞒你说,我张家住所是不错,但绝非富甲一方,家中更无山珍海味。你既然是小悦的朋友,我们便是一家人,今日何不借天公之美,叙叙旧,尝尝我的手艺,如何?”



    这份面子给的可谓不小,让人无法拒绝。



    萧龙却并不想领情的撇撇嘴,心中默默嘀咕着,果然,有钱人都小气。



    借口虽是叙旧,却无人敢多言,诡异的气氛一直在酝酿,庆幸的是没能爆发。相比可口的饭菜,张庄明显对萧龙比较感兴趣,但萧龙明显对饭菜比较感兴趣。



    饭后,不等他人开口,萧龙便坦言自己想回家,带着红儿离去,张庄也不曾挽留。



    惊讶的打量着各怀鬼胎的两人,张悦突然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太多,今天真的只是来吃饭的?



    可张庄心中清楚的很,今天当然不是为了吃饭,只是萧龙不想说,那索性什么都不问,省的伤了和气。



    这种人,不是区区张家可以驾驭的!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