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章
    时间,转瞬即逝,短短两个月实在经不起挥霍。



    三人踏上京华,感慨万分。



    萧龙背着自己全部家当,牵着红儿小手,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,只有那身被洗的略显泛白的衣物太过碍眼。



    在其身后,张悦深感痛苦的摇摇头,跟这两家伙一同来京华,绝对是个天大的错误,萧龙那身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翻出来的破旧衣裳,再加上红儿的模样,可以轻易吸引整条街的目光。



    三人也就变成了众人焦点。



    “萧龙,背这么多行李干嘛,不累吗?”



    “知道我累还不帮忙,我可不像你,两手空空多轻松。”



    新奇的眼神肆意打量着四周,惹得周围阵阵白眼。相比萧龙那毫无自知自明的模样,张悦可不想再出风头,顶着整条街诧异的目光,一把抢过萧龙肩上的行李,不由分说的带上二人,逃离这喧闹的大街。



    “萧龙,我倒是挺好奇,你学习成绩不从来都是马马虎虎,怎么突然临场发挥这么好,考入了京华大学。”



    “喂,好不容易出来一趟,能不能别讨论这么倒胃口的话题。我是来享受生活的,提什么学习。”萧龙嘴边的笑容从未消失,但对于某些繁琐事,闭口不谈“对了,让你找的房子呢?”



    “房子当然没问题,但你不是说过要低调吗?”



    “我才没那么奢侈,当然因为红儿,我这人合群,住宿舍都行,总不能把她丢在大街上。”



    厚颜无耻的模样,还真让张悦找不出嘲笑的方式。其实,把家当都带上并不算件坏事,毕竟曾经的家对萧龙来说,只是段悲伤的回忆而已,能就此忘掉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

    不过,世事无常,某些事情不是想丢掉,便能置之不理。



    安顿好红儿,两人几经周折,总算来到学校门外,没了红儿在旁,萧龙不再收敛,那可笑的表演,遭人记恨。



    “哇,这里真漂亮。”



    “哇,这里真大,人好多啊。”



    张悦急忙拉开距离,不再为萧龙推辞,而是与众人一同赏给他个大大的白眼。这家伙到底是谁教出来的妖孽,怎么学什么像什么,怎么学,怎么讨人嫌。



   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低调,现在也算低调?这奇葩模样让人过目难忘!



    张悦还未说出句抱怨,萧龙便一把抢回其背后的行李,迫不及待的闯入这万紫千红的校园,惹得阵阵惊呼“我跟你不是一个专业,所以先撤了,你千万别再迷路了。”



    看着萧龙与数个巨大的背包,滑稽的消失在转角处时,张悦一脸茫然的在风中凌乱。此时,不是应该自己嫌弃萧龙吗,怎么感觉反倒被他嫌弃了。



    眼前的世界多彩多姿,连那不知姓名的过客们都朝气蓬勃。只可惜,萧龙明白,在那70年走完后,自己已经享受够了安逸,也不会再适应这种生活。胸前晃动的灵石,更是时刻告诫着他,你的生活永远不可能如此美好,还是乖乖认清现实吧!



    不过,某人至今还没意识到,自己不仅仅是个路痴,在这初来乍到的地方,很快便被人群冲散了方向,只能迷茫的观望着陌生的景色。



    随便抓到一人,萧龙脸上堆满了笑容“学长,你好。”



    而这倒霉鬼对萧龙的第一印象简直差到极致,一身穷酸相,再加上四处乱瞄的眼睛,实在很难让人生出好感。若非有女朋友在旁,那人早已装作什么都没听到,溜之大吉。可现在说什么也无济于事,只能挤出张明显的假笑“学弟好,有什么事吗?”



    对于那几乎写在脸上的厌恶,萧龙怎么都看不到。反倒手掌攀上那人左肩,一脸真诚“学长,我不小心迷了路,机电工程的报道点,怎么走。”



    听到萧龙此行目的地,那人不愿再假装认真“一直往前走,然后右转,自己找找看。”



    说罢,不等萧龙言语,匆忙收回手臂,潇洒的搂着女朋友,逃的不见踪影。



    近乎慌不择路的背影,换来萧龙咧嘴一笑。看来,自己的形象很讨人厌,不过,讨别人厌又如何,自己喜欢便好。



    不过,倒有件事情挺有趣。自从提起机电工程后,那人曾经的伪装竟毫不避讳的撕开,怎能不让萧龙兴趣倍增。他本意就不是来上学,更不是所谓的享受生活,只有故事够离奇,事情才会够好玩,不是吗!



    背上行李,无视众人好奇的目光,终于在转角处找到了目的地,但此行的惊喜,远远没有结束。



    先不提所谓的人设,单说招生环境,大家应殊途同归,差不了多少。先要有张像样的桌子,头顶再有个“xxx专业欢迎您”的横幅。当然,这些可不是萧龙无聊时的遐想,而是附近其他专业都如此,唯传说中的机电工程除外。



    这运气,感觉去买彩票都能中大奖。



    简陋而破旧的木桌,努力支撑起看似隆重的场景,白纸上歪歪扭扭写着机电工程四个大字,挂在一旁的树干上,若非有其他专业作为陪衬,萧龙一定会认为这是个恶作剧。



    周围怪异的目光接连不断,萧龙视若无睹,来至桌前,轻轻敲了敲“学长好。”



    “同学,报道?”



    两人对视过一眼,萧龙大吃一惊,不仅摆设,连人设都那么让人过目不忘。



    虽不知面前这人姓名,却见长着张毛脸雷公嘴,瘦高的身材配合着几天未曾打理的络腮胡,活脱一只大马猴。



    “猴哥。。呸。似的,学长。”



    萧龙急忙改口,但那奇怪的称呼一经出口,便扎根脑海,怎么也忘不掉。



    别说,还越看越像。



    周围突然出现阵窃窃私语与鄙夷的目光,当然,这一切通通发生在萧龙身后,他本应什么也看不到。但,这好歹是位光灵使,战斗虽不行,眼睛却看的够宽。



    接连奇怪的画面不足以使萧龙退缩,反而跃跃欲试。



    那人并不嫌弃萧龙无心给出的称呼,急忙叫醒身旁两人,心急的模样活像几年没开过荤的人,虽不贪婪,但也馋。

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没点正行,别睡了,好不容易有人来,别再把人吓跑了!”



    其中有个胖乎乎的身影努力伸个懒腰,发出声舒适的鼻鼾,只是身下褪色的木椅不堪重负,响起阵阵痛苦的哀嚎“干嘛呢,昨天忙了一晚,才刚睡着,也不让我多睡会儿,有什么事儿自己解决。”



    望见那人相貌,萧龙才发现这份惊喜难以接受。其憨厚的模样的确很容易引起他人好感,只是一个朝天鼻将这份美好破坏的一塌糊涂。



    目光再转,最后这位可正常太多,蓬松的短发,明亮的眼睛,不黑不红的脸庞,只是严肃的有些过分。



    三人同框出现,萧龙差点忍不住心中激荡,这三位哥哥是刚从西天回来,打算重新进修?!



    大师兄一把抓住那胖乎乎的身躯,狠狠摇晃着“喂,悟能,快醒醒,今天我们是来接待新生的!”



    正当萧龙为那可怜的木椅担忧时,突然听到个熟悉的名字,顿时,一种名为惊讶的表情替代了所有。



    睡意终在数次晃动后被驱逐,那胖乎乎的脸上挂满扭捏“别乱说好不好,很容易造成误会,我叫吴能,吴用的吴!”



    “没差没差。”大师兄叫醒两人后,面向萧龙,调皮一笑“以后别老是学长学长的,多生分,我叫孙平,年长你几岁,叫我老孙或者平哥都行。”



    “平哥好。”萧龙急忙回礼,即是无奈,又是无可奈何。



    “沙悟。”最后那人笑容灿烂,露出两行洁白的牙齿。却是突然一巴掌拍在吴能结实的后背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“二师兄,别调皮了,快给新同学拿表格。”



    被两人接连欺负,吴炎蜷缩成一团,在角落里瑟瑟发抖“你们老是欺负我!我要去找老大!”



    “来得早,不如来的巧,谁找我?”



    这温和的声音来自身后。



    回首之间,萧龙轻易确认了目标。也许是因为没人愿来凑机电工程的热闹,也许是因为那明亮的发型太过耀眼。



    一时间,竟找不出合适的词语形容这人。乍一眼,看似温和,但在灵瞳细微的捕捉下,可没那么简单,萧龙也说不清那种感觉。



    “老。。大。。”



    吴能故意拖着长音,将要闯入那人的怀抱。



    “慢,如此大礼,为师受不起。”那人临走前,不忘与萧龙明亮的眼眸对视一番,转而离开这是非之地“你们继续,就当我没来过。”



    吴能仍是挤入人群,追上前去,引得阵阵慌乱。



    这一切,称不上闹剧,却惹得萧龙想开怀大笑。也许,这些家伙太可爱了,也许是自己压抑的太久了。嘴角几经抽动,终究找不回那种感觉。



    萧龙知道,自己才是几人中最年轻的一位,但,不管是孟家,还是灵使,都宛如座无法翻越的高山,狠狠压在肩头。



    注视着新来的小学弟,孙平觉得有趣极了,这,可是自己接待过的最有意思的家伙。年纪尚幼,却不经意的展露着沧桑“他们总是喜欢打打闹闹,习惯就好,不自我介绍一下吗?”



    “萧龙。”



    “我还是先把你送回宿舍吧。”孙平主动上前分担着萧龙繁琐的行李,而后,不容拒绝的向外围退去“这里只是有些表格要填,没什么大不了,只要不是黑户,很容易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就走,不太好吧。”



    嘴上说着拒绝。萧龙不曾犹豫,大步追上前去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