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章
    两人无惹事之心,但孙平带来的人,怎能避免指指点点的目光。



    “不怕你笑话,我们这专业本就不景气,学校不肯重视,再加上寒酸的招生架势,每年敢像你这样光明正大来报名的家伙还真没几个。”



    孙平的笑容分外无奈,既然萧龙打算融入这里,那一切便没了隐瞒的必要,因为这就是现实,瞒的住一时,瞒不住四年!



    面向舒适的阳光,萧龙微合双目,好似与天地融为一体。此时此刻,不仅所谓的专业,甚至整座学校都与他无关“哦,是吗?”



    洒脱的模样,深深刺痛了一旁的孙平“别忘了,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专业,难道没有一点归属感吗?”



    归属感?何来的归属感,单凭一个可笑的名字?要知道,萧龙当初选择的并非是机电工程,而是京华!只要能以正当理由来到京华,其他的一切都无所谓。



    不过,这位学长的反应可就有些过激了。相比,萧龙还是挺好奇这一程的景色“先不谈归属感。为什么在这鬼地方,我就该被其他人嘲笑,如果没记错,我仅仅是个新生,你们这些老前辈总不能连点宽容都没有。就算认生,也未免太。。”



    看着那轻松的笑脸,孙平对萧龙的好感消失全无“简单点说,这专业不讨喜,每次留下的人少之又少,以此往复,结果自然不会好。”



    留下?什么留下?萧龙感觉自己根本听不懂这些“专业”名词。

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所谓的留下,代表着什么,但你们没有尝试去改变吗?”



    公式化的问候,无所事事的表情,让这份关心显得更为敷衍。



    其中话题,触动了某些敏感部位,孙平一脸苦闷的停下脚步“改变,谈何容易,都说强扭的瓜不甜,这里不比外面,你若敢强扭,莫说瓜,连瓜藤都会枯萎。”



    萧龙脚步不停,即使已经赶超了孙平“既然如此,再说留下,麻烦请告诉我,想留下的人有多少?”



    问题如此露骨,直中要害,孙平竟没有勇气回答,面对萧龙背影,苦涩的低下头,缓缓伸出四指。



    四成?四百?四十?还是??



    总算止住脚步,萧龙摇摇头“如果,没猜错,这几年里,心甘情愿留下的人并非不多,而是只有你们四个!”



    辛苦隐藏的伤疤被他人如此平淡的揭开,孙平宛如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,仓皇失措的挣扎一番后,认命的点点头。



    “我们接待了三年新生,见到了太多人,看过太多事。若病了,可以去医治,若事情做错了,可以补救可以悔改,若心死了,一切的理由,一切的努力都将是无用功。”



    萧龙抬起手掌,妄图遮挡那并不刺眼的阳光,他没有半点归属感可言,也许在四年后,依旧不会有那种东西存在,但这并不妨碍他大闹一场。



    也许是不甘寂寞,萧龙竟打算做些莫名的事情,这绝对没有拯救的意图,不过是单纯想玩玩而已。



    “要我说,错不在他人而在你们!既然心知肚明,又何必费尽心思去拯救那些无法拯救的人!心若死了便丢掉,换一颗鲜活跳动,可以支撑活下去的心脏,而不是强行挽留,做些无意义的事情。这世界正是如此,拯救永远是最可悲的一种方式,与其改变他人,不如改变自己。让自己变得无比强大,让那些曾经的目光只能仰望,让他们奢求我们接纳,而并非我们去祈求他们加入!!”



    他们,我们,接纳。。



    孙平反复咀嚼着平平无奇的字眼,本应破碎的希望重新点燃。难道,自己真的做错了吗,可是,万事终了,几人已没时间再重来!



    也许,面前这男人。。



    经过刚才的小插曲,两人都变得分外沉默,各自盘算着心事。



    推开那扇许久未曾动过的宿舍门,孙平刚想为这小学弟介绍一番,却被阵清脆的铃声破坏了气氛。



    一通电话结束,孙平的表情几经变化,从平淡到欣喜若狂,喜怒形于色。迫不及待与萧龙说上一句,今年怎么这么奇怪,刚送下你,又来了个,我先回去看看。



    不等挽留,便不见了踪影。



    萧龙也并非斤斤计较之人,怎会责怪。



    没过多久,大门再度被推开。



    来者一脸雪白,并非那病态的苍白,而是因长时间不经日晒所形成的白皙,再加一身泛黄的玄衣,还真是位寒窗苦读的书生。



    见到萧龙,表情严肃,恭敬的一作揖“吕志。”



    这下。萧龙略显尴尬,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礼,终是僵硬的学着这书生,装模作样来了次作揖礼。



    “萧龙。”



    空洞的表情不见变化,吕志边进门整理着零碎物品,边说着不太标准的问候“日后,也许吕某做事欠缺考虑,还望先生海涵,再此,先谢过。”



    看着那认真而郑重的模样,萧龙不忍心再去计较。这家伙放在几百年前,最多算个高冷书生,留到现在,都能拿去考古了。



    萧龙发誓,自己只想要几个正常点的室友。这都什么奇葩。



    可惜,这份刺激远远没能结束。



    没等适应新室友的任性,半掩的宿舍门再次被推动,这次这位,可没吕志那么简单。



    “适逢春回日,百花正及时,待人轻借力,便是通运时。”这男子比女人都要俊美几分,身穿太极八卦袍,脚下蹬着双精美的帆布鞋,腰间挂着块粗糙的玉佩,一副江湖术士打扮“不知两位,谁才是我的贵人?”



    此言一出,无人敢应。



    吕志先是望了眼表情呆滞的萧龙,又看了看来客,继续一声不吭低头整理着行李。

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过后,萧龙尴尬的笑着“你好,我是萧龙。”



    “吕志。”同样的死人脸,同样的作揖,毫无惊喜的问候。



    “苏如锦。”男子不卑不亢应道,拖着行李进屋后,正欲关门。



    “你们自我介绍,怎能少得了我!”



    随着慌张的声音,还未紧闭的铁门被暴力的推开。好巧不巧,苏如锦正处于门后,没来得及离开。



    萧龙正想出手帮忙,哪知苏如锦从容扶上铁门,双手交叉间轻松卸去力道,让那狼狈的人儿得以夺门而入。



    “仓促了些,别见外,周传声。”



    “萧龙。”



    “吕志。”



    “苏如锦。”



    四人相视一笑。



    苏如锦褪去长袍,玉佩放在贴身处,并不着急整理行李,反而打量起三位初见的室友。似乎仍不忘寻找所谓的有缘人。



    目光接连扫过。吕志与周传声虽有富贵之相,但也说不上出奇。倒是那看似最普通的萧龙,其命格仿佛无底的深渊,看不透,摸不着。苏如锦不知是自己学艺不精,还是说,萧龙正是传说中的逆天改命!



    整理行李的过程注定枯燥无味,周传声没一会儿便没了耐心,舒适的躺在刚铺好的床铺上“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有没有新来的漂亮学妹,可别让那些假正经的学长抢先了。”



    学妹?什么学妹?我们才是新生好吗!?



    绿油油的目光,让萧龙的愿望再度破灭,这里难道就没个正常点的角色吗?若问萧龙是不是个正常人,废话,灵使能是正常人吗?!



    借此机会,苏如锦总算放弃纠结萧龙。不过,这话题倒让苏如锦想起个人来,一位美丽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女子“我来时,的确见到位女子,可是。。”



    某些话,实在难以启齿。



    在那近乎完美的皮囊下,却隐藏着一颗嗜杀之心,若让女子安稳成长,必扰的天下不得安宁。这种人生在乱世,定是一代枭雄,若生在安稳的现代,只能杀,不能留,否则后患无穷。



    然而,又有几人肯为了一纸卦象,毁掉那绝美的躯壳呢。



    只是,有些话不说出来,又有谁会懂呢。连周传声都觉得苏如锦是位同道中人“到底怎么样,漂亮不,说清楚。”



    苏如锦脸上写满了苦涩“如果我说她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,你信吗?”



    “信!有什么不信!”床边的行李被仓促的拥到一旁,周传声急忙拉住苏如锦,好似是怕被别人抢先一般“走,我们去看看!”



    每当想起那煞星,苏如锦忍不住头皮发麻,本想拒绝周传声,却突然望见了几人中唯一的变数。深吟一声“萧龙?”



    “不去,没兴趣。”躺在床上,萧龙一动也不想动,自己的麻烦已经够多了,不想再惹上什么人了“看了,又不是我的,白费心思。”



    “呦,我们都知道不是你的,不过,只是没想到你对美女也没兴趣。”周传声怪笑道,果然是物以类聚,奇葩一来便是四个。



    才第一天,惹出这么大个误会还得了,萧龙为自己默哀一秒后,急忙爬起身子,豪放的大手一挥“去!为什么不去,有美女看干嘛不去?”



    “吕志,要不要一起?”



    “窈窕淑女,君子。。”



    摇头晃脑的模样,不似神棍,也就只剩穷酸书生了。



    萧龙一把拽住那身影,大笑道“小书生,走吧,还墨迹什么!”



    跃跃欲试的众人,换来苏如锦苦笑连连,本想让萧龙帮忙拒绝,怎就突然变成了团体活动。



    没办法,还真是自作孽,不可活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