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章
    一行四人回到了报道处,这里的景色比萧龙离开时混乱了一倍不止,甚至连机电工程那三位接待新生的老哥都不知去向。



    拥挤的人群你推我攘,难解难分,只是没带行李的家伙,不在少数。



    人海末端,萧龙竟找到三个熟悉的身影。看来这机电工程的报道点,不是一般的闲。



    周传声急忙挥舞着手掌“二师兄,好久不见。”

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问候,惹得吴能猛然一颤,回头望去,模样即痛苦,又悲愤。这几个奇葩怎么凑在一起了“喂,我不是刚把你送走,你怎么又回来了,而且,不要再叫我二师兄!”



    孙平微笑颔首,对几人的印象还算挺不错“你们也来凑热闹?”



    “当然,多看美女能长寿,为什么不来。”萧龙嘴上说着顺从,脸上却写满无奈。不过,这人山人海的画面的确挺唬人“这又是哪儿来的妖孽?”

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听说都是来看新生的,可新生在哪儿,连个影子都没见着。”孙平甚至怀疑,这传闻中的新生是否真的存在,毕竟,几人只见过数不清的后脑勺。



    这漫长的等待有些不明不白。



    没等说上几句寒暄,茫茫人海开始翻涌,似乎要将无所事事的几人一口吞下。



    “我们该走了,这热闹不凑也罢。”孙平捉住跃跃欲试的吴能,与萧龙道声别后,头也不回的离去。



    一个未曾谋面的女人而已,当不起狂热二字。



    反观萧龙四人不曾有退缩的打算,反正有人作陪,面对拥挤的人群,何不疯狂一把。四人宛如大海中的弧舟,看似摇摇欲坠,却屹立不倒。



    越是接近人群核心,布局越是蹊跷。外围的确像是些凑热闹的家伙,拥挤混乱,毫无目的。可这内圈的人儿,没了那份慵懒与散漫,反而像训练有素的军人。一步不离的守在目标身旁。



    其戒备的模样,比起保护,更像监视,一种肆无忌惮的监视!



    不过,对于那些想一睹目标芳容的家伙,这些人却不加阻拦,反而主动让开路。



    萧龙实在想不通他们想玩什么把戏。



    但几乎可以肯定,这女子的相貌九成只是个噱头,真正重要的是女子的身份,竟值得被如此“关照”。



    这葫芦里到底买着什么药,那些人还真不怕把事情闹大!



    这女子倒也可怜。



    不过几步之遥,便能隐约见到女子模样。只是女子竟与人海之间永远存在着一道五步远的真空地带,任如何推搡,凡踏入一次者,绝不敢再越雷池半步。



    周传声一番辛苦终到面前,怎会跟其他人客气,先不急欣赏女子容貌,便抢先一步踏入那真空地带。一步落下,眼前竟没了女子芳容,莫名的痛苦缠绕脸颊。却没有勇气迈出第二步,狼狈的退回身来,不敢再看女子一眼,也算断了念想。



    隐约望见轮廓,苏如锦便几乎肯定,这人正是那天煞孤星无疑,虽有过一面之缘,但对这五步之遥可兴趣满满,忍不住迈动脚步。



    一步落实,眼前的世界近乎褪色,女子隐匿于黑暗之中,只留下双通透的眼睛,苏如锦突然有种想跪俯在其脚下的**。



    急忙屏气凝神,放空身心,平稳的踏出第二步。这次,眼前的色彩已被尽数抽离,无尽的黑暗自四面八方挤压而来,誓要将全身骨头压个粉碎。



    苏如锦一度怀疑眼前的世界是幻觉,但那痛感真实的可怕。



    慌忙凝聚起最后的力量,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,迈出了从未有人触及的第三步,企图摆脱痛苦的纠缠。



    如其所愿,那真实无比的痛感竟在瞬间消失一空,一步之遥,宛如跨越了无尽的黑暗。



    空中飘荡着些许猩红恶臭的气体,脚下凹凸不平,并非再是土地,而是累累白骨,身后那鲜艳的河流中冲刷着残肢腐肉,向远方奔腾。不知付出多大的努力,苏如锦才收敛身心,避免堕入其中,挣扎着抬眼望去,却见到副更为恐怖的画面。



    那是个由无数头骨组成的王座,一女子端坐其中,即使相隔甚近,苏如锦也看不清女子模样,只有那猩红的眼睛分外清晰。不经意的对视过后,苏如锦终是无法自拔,堕落于此,被不断杀死,又被不断取血,剥皮,抽筋,剔骨,而后复生,痛苦而枯燥的重复着这个过程。眼睁睁看着脚下的白骨不断积累。



    凭借最后难得的清明,勉强退回身来。



    顾不得擦拭汗水,苏如锦捂着欲裂的额头,表情狰狞“萧龙,吕志,别进,回来!”



    吕志一直犹豫着没能踏出那一步,也算少了次无妄之灾。



    不过,这话还是有些太晚了,萧龙早已踏入其中,其神态与众人有着天壤之别,不见痛苦,唯有含情脉脉,很是古怪。

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萧龙迈过五步,一把将女子搂入怀中“妞,哥缺个暖床的,要不要来试试?”



    被突然袭击,女子万分诧异,本想挣脱那温柔的怀抱,却被熟悉的声音轻易制服。正当众人以为好戏即将上演时,女子竟反手挑起萧龙的下巴“对不起,我不太喜欢被动,所以,你要不要来暖暖床?”



    热闹的场景顿时冷清了不少,又在瞬间爆发。



    “美女,有什么冲我来。”



    “就是,他哪点比我好?!。”



    “哇,鲜花总是插在牛粪上!”



    相比观众们无聊的抱怨,内圈的人儿整齐的停下脚步,面面相觑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

    萧龙深知自己已犯下众怒,可为了这朝思暮想的人儿,莫说众怒,即使与众人为敌又何妨!



    无视女孩挣扎,低头吻向那梦寐以求的红唇,女孩好似受到惊吓,不做反抗,任由萧龙轻薄。



    唇分,不等怨气爆发,萧龙便抄起一旁的行李,带上面色羞红的女孩,冲出重围。



    一时间,望着远去的两人,内圈那些家伙整齐的站在原地,静候迟来的指令。



    对两人而言,彼此的身份早已知晓,又何必再问。



    “冰儿,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?”



    “我又怎会知道,我不过是找个合适的方式回到京华罢了。”



    遇见萧龙后,司马冰身周的五步之遥便消失的无影无踪。而这场闹剧,绝不是单纯的围观新生那么简单,只是司马冰不主动提起,萧龙便不会多问。



    安顿好司马冰后,萧龙不禁心情大好,哼着小曲儿,回到宿舍。



    “萧龙,你还敢回来!”



    推门的瞬间,怒吼声响起,再加上幽怨的表情,周传声活像个被抛弃的小媳妇。



    “怎么了?我可没什么都没做!”萧龙赶紧闪过一旁,以示清白。



    “少说废话,你跟她什么时候认识的!”



    “刚才认识的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



    “一见钟情而已,很奇怪吗?”



    “呸,一见钟情,凭你,别自作多情了!”



    。。。



    两人仿佛没长大的孩子,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吵着,看似激烈,实则谁也没动真火,如此,倒也可怜了另外两位听众。



    “你们别吵了!”苏如锦忍不住捂上嗡嗡作响的耳朵,都说女人吵架聒噪,这两个男人吵架更聒噪,尤其还句句不着重点“不如,萧龙你请大家搓一顿,就当庆祝一下如何。”



    周传声的回答很是干脆“没问题!”



    现在,只剩萧龙哭笑不得。怎么回事,感觉像是被白白敲了竹杠,虽说一顿饭不算什么,难免有些郁闷“行吧,不过,我要带个人。”



    说罢,拿起电话,向外走去。



    “说吧!又想干嘛?!”听着电话里萧龙的笑声,张悦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

    说走便走,四人随便找间临近的餐馆,特地选了个显眼的位置。



    “别客气,随便点,随便吃,反正过会儿有人来付钱。”



    故作豪放的萧龙惹得阵阵白眼,原来是找到了冤大头,怪不得如此大方。



    三人倒也不含糊。



    佳肴上桌时,小小的店里迎来两位与众不同的客人。男子虽穿着普通,却难掩大富大贵之相,女子年纪尚幼,面容稚嫩,但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。



    好一对金童玉女。



    可,女孩始终与男孩保持着相对的距离,即不靠近,也不跟丢。当发现那大摇大摆的四人组时,两人反应截然相反。



    男孩不禁幽怨的停下脚步,女孩却好似找到个好玩的玩具,急不可耐的走上前来。



    碰巧,萧龙与苏如锦背对大门,未曾使用灵瞳的他没能发现异常,其他人毕竟与这新来的客人不相识,即使望见女孩兴奋的神态,也不好去说什么。



    柔软的身子宛如条小蛇,轻轻一扭腰身,顺势坐在萧龙的双腿上,俯在其胸前,贪婪的呼吸着熟悉的味道。



    四人口中的谈笑戛然而止。



    萧龙却欣然接受了这份优待“红儿,你怎么来了?”



    宛如感觉到什么,苏如锦回头望去,正对那幽怨的面孔,神色古怪的抬手右手,轻点心头三下,张悦则五指搭上衣领,微微颔首。



    二人似乎相识,却未抢主角风头。



    张悦来到几人面前,毫不客气的一拍桌子,略有些兴师问罪的意思“问红儿,还不如问问你自己。大哥,你把她一个人丢在家里,吃的没有,喝的没有,联系方式也没有,打算虐待谁呢?如果不是被我碰巧遇见,说不定就走丢了,到时候,你哭都没地儿哭!”



    自知理亏,萧龙不敢再狡辩,而是挑逗着怀中乖巧的女孩“红儿,下次别乱跑,很危险的。”



    某人做了错事,当然要接受惩罚。



    今天,小店里虽不热闹,客人们却络绎不绝。



    “诸位,介不介意加双筷子吧。”



    这动听的声音来自身后。



    萧龙猛然一个激灵,伴随着众人爱莫能助的眼神,僵硬的扭过头去。



    那人,正是司马冰!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