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章
    剧情的发展,越加精彩。见过倒霉的,没见过这么倒霉的。



    “怎么,不欢迎吗?”



    司马冰枯燥的重复着自己的问题,不似抱怨,不像责怪,却让某人羞愧难当。



    那审视的目光连萧龙都不敢直视,何况他人,当然,也就没人能发现,一丝红芒正在司马冰眼底窜动。随红芒出现,整间餐馆的温度开始明显下滑。



    冰冷刺痛了红儿娇嫩的皮肤,柔软的身子紧紧蜷缩在萧龙怀中,祈求得到些许温暖。而萧龙的情感也在这瞬间产生了数次波动,有些紧张,又似乎在害怕着什么。



    红儿不愿了解事情曲折,只对这温暖的怀抱有种单纯的眷恋,不曾想过离开。



    萧龙实在难耐,紧搂的手臂产生了些许挣扎。这动作虽是轻微,又如何能逃过红儿的敏锐。

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,惹得萧龙不开心,红儿轻咬着嘴唇,委屈的望着那近在咫尺的脸庞,眼中尽是哀求。



    可怜兮兮的模样,轻易触动了萧龙心中最柔软的部分,虽不曾提出要求,却让萧龙无法拒绝。手臂再度紧搂,不肯放松,顺带宠溺的捏了捏红儿的小鼻子。



    夫唯不争,故天下莫能与之争。

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被司马冰尽收眼底,怨气难言,又无可奈何。



    “怎么,不欢迎的话,我可以换家吃。”



    其笑容已极为勉强,司马冰仍重复着自己的疑问。事情逐渐偏离正轨,总不能甩甩手,然后头也不回的逃掉,这一问,要的不过是萧龙的态度,而那些已经发生的事情,再去强求,毫无意义。



    心态平和后,那丝红芒融入眼白,司马冰身上可怕的气势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

    没了压迫,众人才悄有轻松的感觉。



    “欢迎,当然欢迎。”萧龙急忙挽留下那正欲离去的身影。



    慌张的眼神正对温柔的目光,让萧龙放弃了无聊的狡辩,即使他知道,不管自己说出多么匪夷所思的解释,面前这人儿也一定会相信。



    羞愧的低下头。正是因为如此,才不能欺骗“冰儿,对不起。”



    司马冰不禁松了一口气,现在再去争论谁对谁错毫无意义,两人之间最不应该出现的,便是欺骗。可惜,冰冷注定是司马冰的外壳,即使不打算计较,绝美的面孔依旧冷若冰霜。



    曾经令人畏惧的冰冷不知去向,红儿鼓起勇气,迎着那似乎能冻结世界的目光,笑容天真而烂漫“姐姐,你好漂亮。”



    司马冰竟被感染,嘴角浮现起笑意。



    自始至终,除萧龙外,其他人一声不吭,没人欢迎也没人拒绝这强硬到极致的女人。司马冰坐在萧龙身旁,一把抢过红儿,眼中含笑“小妹妹也挺可爱的。”



    众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场还未爆发的风波已经结束了吗?



    常言道,女人心,海底针,还是不要去琢磨的好。



    区区一顿晚饭,要多融洽有多融洽。



    自开始,红儿便与司马冰腻在一起,两人一口一个姐姐,一口一个妹妹,聊的不亦乐乎,完全把众人晾在一旁。



    张悦不过是低头小口吃着饭菜,不敢多看桌上其他人一眼。自己不过是来结账的冤大头而已,剩下的,萧龙你自求多福吧。苏如锦三人表情严肃,严格落实非礼勿听,非礼勿视两项原则,不管现场发生什么,通通目不斜视,死死盯着那些宛如嚼腊的食物。



    诡异的气氛没能爆发,也并未散去。



    只是略微吃个半饱,张悦便起身离去,不加留念,以一种爱莫能助的目光告别了萧龙“几位,没什么事的话,我先去结账了。”



    不等众人回应,便迫不及待的离去。



    既然有榜样在先,三人也不愿再做无聊的坚持,随口找出一个个无法被拒绝的理由,逃离这是非之地。

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三人之间终于有机会回归正题。



    司马冰实在有些食之无味,帮红儿擦去嘴角油渍后,目光落在那低头猛吃的萧龙身上“我们是不是该找个地方,好好谈谈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里。。”囫囵吞下口中饭菜,面对那双带笑的眼睛,萧龙瞬间败下阵来,急忙改口“你说了算,都听你的。”



    一同来到为红儿特别准备的房子里,萧龙宛如受气的小媳妇,扭扭捏捏的坐在沙发上。



    没了周围怪异的目光,司马冰顿时感觉轻松不少,某些话到了嘴边,不经思索,脱口而出“萧龙,你坦白吧。”



    “我该坦白什么,你都看到了。”

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司马冰低头挑逗着红儿,没了面对萧龙时的严酷“像红儿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家伙还有几个。”



    默默从记忆中寻找着某些人儿的身影,萧龙慎之再慎的挑起三指“除红儿外,只有三个而已。”



    这话,仔细一琢磨,连萧龙都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,想改口却为时已晚。男人们,终究是些贪得无厌的角色,一不留神,便把心底念想说出了口。



    见面前之人的本性显露无疑,司马冰很是佩服这种恬不知耻的性格。



    萧龙乖乖选择沉默,不再为此狡辩。那几人给他的感觉,终生难以磨灭,不可能视若无睹。若单单只有红儿,刘晓燕跟孟曲婷倒也简单,不过是他自尊心作祟,不忍心看着美好事物凋零,而产生的保护**,远远达不到所谓的爱情。只是那最后一人,对他来说是道忘不掉的伤疤,没有那人就没有今天的萧龙,爱与恨早已分不清。



    那畏手畏脚的表现,惹得司马冰突然笑出声来。



    “冰儿,你原谅我了?”萧龙大喜过望。



    “想得美。”司马冰瞬间止住笑颜,绝美的面孔似乎可以冻伤一切“出去沾花惹草这事儿还没跟你算清呢,往后,没我的允许,可不准再带人回来。”



    萧龙怎会不体谅这打算网开一面的人儿“冰儿,只要你同意就没问题了?”



    若想绝情,话中怎有漏洞,这不过是司马冰想在两人之间留下一丝喘息之机而已。高傲的昂着头,心中尽剩苦涩,如此这般,似乎已经是最好的解决方式“别高兴的太早,我眼光可是很高的,我家大门没那么好进。”



    明明想放下,司马冰依旧倔强的为自己寻找着各种借口。



    没等为这皆大欢喜的结局而欢呼,萧龙却略有种古怪的感觉,话的本意没错,就是人物关系有点混乱“喂,冰儿,你不是我的人吗,怎么到头来成了你家!”



    司马冰不过冷哼一声,避而不答,萧龙也只能苦笑作罢,只希望以后还有机会能把这主次关系纠正。



    悠闲的二人陪着红儿待在这略显冷清的房子里,直到夜幕降临。



    “萧龙,收到消息没。”司马冰的目光从未离开过色彩斑斓的电视画面。



    舒适的躺在沙发上,萧龙慵懒的模样明显没有太多运动的**“当然,怎么,我们也要去?”



    “去看看也好,第一次见他如此着急。可千万别出什么意外。”



    着手帮红儿整理好床铺后,两人才推门离去。



    “红儿,乖,我们先出去趟,今晚就不陪你了,你可千万别再乱跑。”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