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章
    回到那世界,果真如想象一般,等待二人的并非只有圣雾,而是全员皆在。



    肯定又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


    “圣雾,怎么这么着急。”



    “你们总算来了。”



    反观其他几人,却在玩弄着绿草,无聊到近乎崩溃。众人被催促而来,可圣雾却在人员到齐前,对所出现的问题只字不提,任如何询问,也只是含糊其辞。



    沉重的目光扫过一圈,圣雾终是开了口“让你们来,是因为有新人要来了。。。”



    明明是个令人兴奋的消息,圣雾怎么也开心不起来,这次的新人还未到来,便有种不详的悸动。



    “新人?哪两个!”



    可惜,除吴炎略显兴奋外,其他几人可没那么乐观,何况连圣雾都愁眉不展,事情怎会简单,就怕,这故事只说了一半。



    伴随着众人短暂的沉默过后,圣雾并未开口,却有种古怪的情绪与严肃的话语精准的传递到几人脑海“这次,没那么简单,并非两位,而是只有一人。不知出了什么意外,或者存在着什么不可逆转的失误,竟让她一人独自前来。”



    愈说,圣雾愈加悔恨,似乎从萧龙开始,十灵的发展就已逐渐偏离轨迹,若现在再提修正为时已晚,但若放任不管,不闻不问,真不知是好还是坏。



    就怕最后,一步错而落得个万劫不复。



    “来者是冥,马上。。”



    单单一个冥字,代表了太多太多不能诉说的含义。心中那份压抑感,久久挥之不去,让圣雾一度怀疑,那家伙难道没死?!



    连圣雾自己都不愿相信这种猜想。迫切的想为心中慌乱找份理由,但越是思索越为心寒,可怕的情绪不曾消退,反而使圣雾更为不安。



    其声音略显低沉“来了!”



    金色雾气在众人眼前凝聚,化作一面奇怪的镜子。苦恼的圣雾索性不做多余思考,转而望向镜中画面,目不转睛。



    翠绿的森林,与那条经践踏形成的羊肠小道,都让众人感觉无比熟悉,镜中画面,不正是许久未见的试炼之地。



    平稳的空间随众人目光的注视而撕裂,一狼狈的身影从中跌落,前半段漫长的旅程似乎已耗光那人所剩无几的精力,经良久努力,才得以站起身来。



    紫黑的铠甲笼罩着玲珑的身躯,化作种别样的诱惑。女子的状态岌岌可危,几人又如何能安稳的等待,这一程可没想象中那么简单,以那柔弱的模样,若真要强闯,几乎等于放弃了生的希望,必死无疑!



    众人又怎舍得让自己未曾谋面的伙伴丢掉性命,没等圣雾做出决定,吴炎扭身便走“好了,先去把她接过来,等我好消息。”



    先不管女子能否成为灵使,若死在这试炼之中,实在太冤枉。



    殊不知,这份柔弱不足以使圣雾心软,悠长的音调,落于众人耳中“停下吧。”

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不仅吴炎,连萧龙等人都被一并镇压,难动分毫。

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考虑的太多了,她是被选中的人,所要面对的,是成为灵使必经的一条路。若你们随随便便帮她度过了难题,这里还能称得上试炼吗?!”



    奋力活动着身躯,萧龙迫切的想从中脱身,但无济于事,他本意与吴炎无异,却只能屈服与圣雾的强大“试炼?你口中的试炼就那么重要吗!试炼也应有一线生机,可你看看现在的她,必死无疑,这里不再称得上试炼,而是送死!”



    “你错了,你们所经历的,是试炼,现在所看到的也是试炼!试炼不会对你留情,更不会对她怜悯。成,化灵使,败,必死无疑。光,你可曾知道,若在最后时刻,你并未突破,不会有人救你于危难,留在这个世界的也不再是光灵使与暗灵使,而是两具白骨!难道,你们来此只是为了交新朋友不成!”



    渐渐的,恐惧与不安笼罩了圣雾,事情早已不再可控,如果有可能,圣雾甚至希望这次的新人不要来,或者死在试炼之中。



    女子迷茫的环视四周,仍找不出方向,面前的景色与曾经熟知的世界截然不同。其默默选择了离去,自始至终,女子都不曾抱怨半句,也许是因为周围不见一只活物,连自言自语都变得毫无意义。



    寥寥几步后,第一道试炼临近眼前。



    面对那毫无察觉的身影,呼啸的风声渐响,三片树叶不再隐藏,直袭而去。一片瞄准咽喉,第二片的目标则是心脏,第三片正欲击穿肺部。



    危险近在眼前,看似困难重重,却没了以往的多变,只需微微侧过一步,即可躲开那致命的袭击。



    可是,女子的反应超出所有人想象,似乎没能发现那些危险事物,脚步不停,主动迎向树叶,再也没有躲闪的机会。

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树叶透体而过,溅起朵朵血花。



    一切仿佛尘埃落定,众人望着那终于停下脚步的女子,沉浸在悲伤之中,无法回神。



    萧龙努力压抑着怒气“圣雾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!”

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一条鲜活生命的凋零,心中难免有些悲哀,几人不过一时好运罢了,才得以苟活到现在。



    仇恨蒙蔽了众人眼眸,也就没能发现,女子身上的致命伤已不再流血,化作道浅浅的疤痕,连僵硬的身躯也在轻微的颤抖着。



    “这就结束了?怎么可能?”无视那怨气冲天的几人,圣雾不敢相信女子死亡的画面。令其不安的气氛不但没有消散,反而更为深刻。突然间,圣雾想到种最可怕的可能,神色骇然!“不对,这。。”



    “咳。咳。呵呵呵。。”



    嘶哑的低吟不属于在场任何一人。



    但是,这声音也不像出自位妙龄女子之口,宛如指甲划过黑板,刺耳的音调是那么揪心,甚至,还有种让人发狂的意味。



    众人惊呼出声。

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。”



    “她。。她。没死?!”



    女子究竟有何逆天的能力,竟被接连击中要害却不愿死去。见女子僵硬的活动一番后,扭头望向空无一物的天空,模样古怪。



    但在萧龙等人看来,这目光能不偏不倚,精准找到镜子所在,空洞的眼神似乎可以无视障碍,揪出那些偷窥的人儿。



    若忽略掉黑纹面具,女子眼瞳漆黑如墨,没有一丝杂质,是如此动人心魄。



    “她?她能看见我们?”



    柳雨轻柔的声音宛如一记重锤敲击在所有人心田,这说法的确有些渗人,但那不曾移开的目光无异证实了这可怕的事实。



    发现女子异常后,圣雾倍感绝望“别太奇怪,她有灵瞳,能看到也是应该。”



    “灵瞳??”萧龙面露苦涩“也就是说,她可以使用灵力,甚至已经成为灵使?”



    关于这问题,不需再回答,众人心中早已有了答案。



    这女子的天赋实在好的有些过分,仅仅是最弱的试炼,便被其灵活运用,置之死地而后生,从而唤醒灵石。只是这奇怪的进阶方式,让人分外眼寒。



    萧龙与女子对视的瞬间,灵瞳不经控制擅自睁开,顿时,乳白之色充斥眼球。经镜面传递,两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。



    脑海中突然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,萧龙在这强大的冲击力中,难以自保,踉跄的退过几步,圣雾布下的压制也这瞬间被冲击的支离破碎,轰然倒塌。



    几人才得以脱困。



    圣雾不再多此一举,放过对几人的挟制“现在,你们觉得,还有必要去救她吗?”



    看似冷静的圣雾,实则是最为慌乱的表现,冥这一脉,皆有诅咒,无一幸免,更不会出现简单的角色。



    众人苦笑作罢,安心当位看客。



    不要忘了,萧龙可是位三级灵使,初次较量却败给面前这位一级灵使,真可谓败得一塌糊涂。女子对此丝毫不觉,纹丝不动,继续凝望空中。



    良久,依旧没能发现端倪,悻悻离去。



    虽不再对视,萧龙却找到些有趣的玩意儿。一股黑气环绕着女子身周,似乎是种不为人知的防御手段。每当有植物与黑气接触后,竟逐渐开始枯萎,根茎叶化作紫黑之色,再无半点生机。黑气同样沿脚掌侵入地面,从而夺取仅剩的生机,使其龟裂。



    这种变化不断蔓延。



    若没了灵瞳,其眼中的景色已不似萧龙这般直白。



    吴炎惊叹连连“这未免太霸道了!”



    柳雨也不敢置信“不仅草木,还有这大地,怎会枯萎成这个模样。”



    不,那不是枯萎,而是死亡!

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尽数呈现在萧龙眼前,若只是枯萎应留有一线生机,为再次绽放做好准备。但,现在这些东西已不复生机,所有的可能都被泯灭成渣。



    两者之间存在着质的变化,植被与大地依旧存在于眼前,不过是陷入了死亡而已。



    闭合灵瞳,果不其然,曾经清晰的一切模糊不堪,那抹黑气也荡然无存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