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章
    女子身体的僵硬与眼神的空洞终是褪去,看了眼手中长杖,实在记不起有何作用,却又无处安放,只好把长杖依在树边,继续前行。



    当长杖脱离视线的瞬间,突然化作一道流光,融入铠甲,女子对此丝毫不觉。



    几人的表现分外淡定,但心中早已掀起轩然大波。这女子似乎能让所有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,比如,无意识呼唤出灵武。



    要不总说人比人气死人,货比货得扔货。



    转眼间,女子面临第三道试炼。



    吴炎不禁小声嘀咕道“现在,总该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。”

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希望吴炎口中的意外发生,只希望女子学会收敛一点。再妖孽也敌不过大意,这里不是场游戏,一步错,可就万劫不复!



    常言道,好的不灵,坏的灵。



    为了不让众人失望,女子呆呆傻傻的踏入试炼,只身陷入致命的危机之中。



    层层大阵可不会留情。



    女子的确够妖孽,连进阶时都处于无意识的状态,正是因为如此,才根本不懂得该如何使用灵力,连周身护体的黑气都无法催动。身为二级灵使,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叶子一片片袭来,不懂如何防御,甚至连闪避都做不到。



    即便如此,那团黑气也并非简单可以被突破。每当叶子临近,便被其污染,从而失去攻击性,虽无法造成实质性的伤害。只是所带起的冲击力,依旧震的女子胸口一阵发闷。



    女子何时曾见过如此凶狠的树叶,慌张的脚步接连迈动,似乎想尽快逃离这危险的地方。



    “小姑娘,我劝你还是别再往前,你一个人来挑战本就坏了规矩,而且这里并不适合你,不如安心等他人到来。”

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响起,不似面对萧龙时那般严酷,反而温柔的劝女子放弃,只可惜,女子对此充耳不闻,慌乱中选择继续前进。



    大阵足有三重阵势,一重凶过一重,女子本只需面对最弱的一重,越是前进,所要面对的压力则越大,直到三重大阵其其发动,誓要将女子抹杀。



    积少注定成多,区区一片叶子无法对女子造成伤害,那便动用百片,千片,万片,直到女子无法抵御。毕竟周身黑雾没有灵力与意识的支撑,难以发挥真正实力。



    即使被树叶带起的冲击力逼迫的难动分毫,女子仍不打算后退,倔强的望着前方。



    不知从何时开始,那层黑雾已被击溃,树叶霸道的落在那毫无防备的身躯上,莫说萧龙等人,甚至连圣雾都来不及救援。



    不过几次呼吸的时间,树叶凌乱满地,好似海水般无穷无尽,女子微弱的挣扎终是被这绿色海洋轻易吞没。



    紫黑的身影不见踪影,只剩个巨大的落叶堆。树叶攻势渐渐停歇,唯有些许鲜血沿缝隙流淌而出。



    这一幕发生的太过突然。



    “圣雾,这试炼何时会主动放弃进攻。”萧龙目光呆滞,努力活动着干涩的喉咙,这故事的发展有些离奇,让人措手不及。



    “没有生机的时候,便会停下。。。”圣雾暗自窃喜。就在刚才那瞬间,心中的不安尽数消失,看来,故事真的已经结束。

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。。。”



    某些结果,萧龙不忍再说,众人也再清楚不过,任谁也没有勇气继续这个话题。



    “看来,不过是一场闹剧罢了。”



    圣雾痛苦的模样中夹杂着轻松与喜悦,众人皆沉浸在苦闷之中,无法自拔,又有谁会在意这不起眼的小情绪呢。



    吴炎仍不愿相信眼前的一切“我才不相信,说不定她会突然活过来,变成三级灵使。”



    此言一出,现场气氛万分古怪,所有人都用种抱怨乃至幽怨的目光看着吴炎,哪怕柳雨也不例外。



    那份努力克制的情绪被瞬间点燃。



    “吴炎,你个乌鸦嘴乱说什么,都怪你。。”韩馨风俯在段晓岩怀中,低声抽噎。



    此时此刻,没人敢去安慰,连段晓岩也无能为力,只是紧搂着这脆弱的人儿。



    当踏上这条不归路后,有太多事情身不由己,没人知道终点在哪儿,更没人知道自己会在何时倒下。眼前凌乱的落叶堆,似乎正展示着众人的未来。他们都知道,自己终有一天会死,但不希望死在这儿,死的不明不白!



    几人伤心欲绝之时,女子却不愿就此谢幕。



    “唧。”



    一声高贵的鸣叫响起,震慑八方。让所有人都怀疑起自己的耳朵。



    仿佛察觉到变数,树叶的攻势再度出现,却如螳臂当车。



    紫黑色的火焰轻易点燃了落叶,并把那些攻势凶猛的树叶尽数吞下。火焰遇风而长,愈演愈烈,点点火光随着狂风落在周围树木上,而后成燎原之势向四周蔓延而去,不曾熄灭。



    黑色的火光照亮了天空。



    一模样奇怪的生物,借着火势,一飞冲天而起。



    蛇头鱼尾,龙纹龟背,燕颌鸡喙,双翼的羽毛柔顺光亮。伴随着火焰汹涌,只遗留下遍地残骸。



    “怎么。可。能。”



    梦幻般的画面,让圣雾呆立当场,这任冥王到底有何本领,竟像只不死鸟,一次次死去,又一次次在众人眼前复活。



    翻滚的火焰凝成人形,落于凤首。

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就知道,老子亲手挑选的传人,怎能死在这窝囊的地方!”



    张狂的声音宛如狂风,铺天盖地席卷而来。



    “走,快走啊!!”圣雾失声怪叫连连,露出手足无措的模样。



    火焰化作披风,男子身躯展现,虽不见相貌,但气势早已冲破苍穹“谁这么大胆,还敢偷看,嫌自己活得太久了吗!”



    手掌微扬,缓缓紧握。在那威严的动作下,众人面前的镜子上出现了数道裂痕,好似是无法经受庞大的压力,发出阵清脆的声音,碎成尘埃,随风而散,再无恢复的可能。



    “走啊,干嘛还不走!”圣雾怒吼道,不知是在告诫众人,还是在提醒自己。

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我就说怎会有这些东西。既然有故人在此,为何不肯出来一见!”



    这次的声音竟来自头顶!



    昂首仰望着男子,圣雾面露苦涩“说笑了,怎敢称之为故人。”



    果然猜的没错,那变态还没死!



    一只黑色巨茧落于萧龙面前“小家伙,先帮我照看一番。”



    那人并未给萧龙拒绝的机会。目光接连扫过司马冰五人,冰冷的杀意扑面而来“圣雾,你若想死,干嘛还苦撑到现在!要不我帮你一把!”



    圣雾顿时哑然“怎么。。说。。”



    “那你先告诉我,他们几人身上的传承气味是怎么回事。”



    “沿着传承道路走,不是会简单些吗?”



    “看来,你真是老糊涂了!”男子身夹滔天之威,行至圣雾面前,枯瘦的手掌扼住那金雾弥漫的喉咙“只有没有天赋之人,才会去选择传承。而经传承加持,的确可以轻易获得道路,但,他们是十灵,十灵之中不允许有庸人存在,所谓的传承只能限制他们的成长,别无他用!”



    思索良久,男子终是把圣雾丢在地上,没了杀心,愤恨的模样丝毫不减“多亏现在道路没扎根,否则杀了你都不够赔!”



    那瘦高的身影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,又在短短几秒后出现,只是手中多出个奇怪的圆盘“这东西我当初本想毁了,可一直不太舍得,毕竟可以获得道路。如今,不得不动手,否则,这任十灵就全完了!”



    五指紧握,轻巧的圆盘经不起摧残,从而碎裂。



    一切回归平静。



    只是,这场风暴远远没有结束。



    “怎么,我的。。。灵力。。呢。”



    吴炎的双眼逐渐失去焦点,在圆盘碎裂的瞬间,其体内灵力随之消失,曾经的修行归于零,不要再说三级灵使,连一级灵使都遥不可及。



    出现这种意外的并未只有吴炎,其他四人也一通回到起点。



    “你们还发什么呆!”男子严厉的呵斥道“那些不过是别人的道路,别人的传承,即使丢掉又怎值得可惜!还不赶快吸收灵力,重新感悟道路,继续抱怨,有用吗!” 



    事情既已发生,5人似乎只能按照男子说的去做,寻求那一线生机。



    颇为满意的看了眼快速进入修炼状态的几人,男子回首望向圣雾,刹那间,那高高在上的模样又回来了“走吧,老朋友,我们去叙叙旧,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发生。”



    说完不等拒绝,便带上圣雾,消失不见。



    竭力扶稳身边的巨茧,萧龙不禁咋舌。怎么回事,又剩下我一个人,还有这突然多出来的鬼东西,从哪里冒出来的。



    好似是听到了这句抱怨,看似坚固的巨茧竟变的娇嫩无比,数道裂痕无声的蔓延着。



    萧龙一时茫然失措,总不能丢下东西跑路,何况那男子比圣雾都要强,自己能逃到哪儿去呢?



    也只能自认倒霉。



    萧龙对天发誓,自己绝对没有非分之想,也绝对没有做出太过分的事情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