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章
    正当束手无措之际,巨茧化作飞舞的蝴蝶,随风而去。



    其中的身影没了庇护,从而跌落。



    萧龙急忙一把揽过。



    扑面而来的,是那种让万物陷入死亡的气息。可为何这女子能在此地退去灵甲,身穿风衣,只留张遮挡容貌的面具。



    没等萧龙整理好说辞,女子便悠悠转醒,略显迷茫的目光环绕一周,最终停留在萧龙身上。



    面对那清澈的眼睛,萧龙竟没有缘由的感到一阵慌乱,本想解释这暧昧的姿势与诡异的现状,怎知女子轻轻摇摇头,让萧龙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

    即使有面具相隔,两人仍心有灵犀的不言不语,含情脉脉的对视着。直到女子受够了等待,想摘下萧龙的面具一窥究竟。



    “别。”萧龙捉住女子的小手,声音出奇的温柔“可不要做傻事,这张面具没那么容易摘下。也许,拿下面具后,你我便会被这个世界遗弃,再也回不到这儿。”



    不管刚才女子表现的有多妖孽,此时却是那么弱不禁风,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心疼。女子乖巧的收回手掌,而后义无反顾的摘下了属于自己的面具。



    眼前美景,无法用语言形容,那一眼一鼻,一颦一笑都可称之为亮点,如今汇聚在一起,所有语言都为之褪色。



    小手温柔抚摸着萧龙的脸颊,即使有张碍事的面具,他都几乎能感受到手指细腻的触感。女子并未强制摘下面具,仅将面具抬起些许,如此,便望不见其中隐藏的容貌。



    起身,主动吻向萧龙。



    良久,唇分。



    细心替萧龙扶稳面具,女子脸色羞红,宛如个刚出嫁的小姑娘“我叫欧阳月,我等着你,你可一定要找到我!”



    自始至终,萧龙没有勇气回应这近乎偏执的信任。不知是被女子容颜所震撼,还是因女子的表现而动容,他宛如泥雕般,安静的有些过分。



    当回过神来,欧阳月已不知去向。



    是被这个世界抛弃了吗?还是。。



    脸上写满绝望,萧龙用尽全力才将面具扯下,感受着女子遗留的温度,心中唯剩悔恨。诡异的白纹面具在五指间发出清脆的响声,碎成无数的残片。



    明明可以感受到空气的芬芳,却不得不大口喘息着。



    真是可笑,自己连个女子都不如!



    体内积蓄的力量宛如热油般滚烫,难以平复,本应纯白的灵瞳随心态崩坏,而变得一黑一白,分外妖艳。



    “哈。哈哈。哈哈哈。”



    低沉嘶哑的笑声渐响。



    与此同时,黑发猛然惊醒,回望着动荡不安的黑色世界“真是有趣,那家伙疯了吗,竟现在打算强行融合,必死无疑的事情也就这白痴敢做。而且,那家伙什么时候有这种觉悟了?”



    从萧龙潜意识里了解到上一刻的趣闻后,不禁恍然大悟“原来如此,倒也像是他的作风。因情所动,被情所困,为情所伤!既然你想要,就拿去吧!”



    把自身力量抽出寥寥一丝,融入萧龙体内。



    感受着震荡逐渐退去,黑发也是万分无奈“真是个麻烦的小家伙。”



    其又怎会不知道,白发想要的,不过是场酣畅淋漓的发泄,单单那薄弱的光灵力注定无法满足他的需求,所以,便需要些外力加入。



    即使临近爆发的边缘,萧龙仍不忘把身旁5人送出相对安全的距离。



    巨大的压迫使众人惊醒。



    司马冰遥望着那近乎发狂的身影,眼中尽是焦急“这怎么回事?”



    可惜,无人能回答这个问题。



    不远处,萧龙生疏的挥动着幻,随每次劈,扎,斩,撩,其声势愈演愈烈,连灵甲也燃起了两色的火焰。



    可怕的气势压迫着5位观众连连后退,萧龙这疯狂的模样,众人曾见过,不过,这次却来的更为凶猛,也更为强大,很为陌生。



    “呦,看起来,我猜的没错,这才多久,就对我那宝贝徒弟动心了?”身披黑袍的身影出现在半空,只是一同消失的圣雾不知去向。



    司马冰眼中迷茫不再,宛如一块坚冰,迈着沉重的脚步,往黑袍方向走去,却是早已陷入暴走的边缘。



    这男子比圣雾都要强上几分,怎会在意区区司马冰。不过,男子好似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,主动落下身来。



    “你把他怎么了?!”



    面对怒发冲冠的人儿,男子可没有解释的**,仔细打量着司马冰眼底那丝不再隐藏的红芒。



    见状,司马冰扬起那蓄满力气,仍毫无威胁的拳头,对准男子脸颊,誓要狠狠砸下。众人连阻拦都来不及。



    抬手间,轻易控制住暴走的司马冰,男子调皮的说到“哇,小丫头,你真大胆,知道我是谁吗?”



    红芒被数次挟制,不再游走,而停于眼白处,逐渐扩散,替代了原本的颜色。与此同时,男子随手布下的压制变得岌岌可危,司马冰似乎随时都将从中挣脱“我的确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!”



    男子怪笑一声,两指微曲,落于司马冰眉心。顿时,其眼中红芒消失的无影无踪,心中暴躁也不见了踪影,司马冰回味着刚才所作所为,不禁被吓出一身冷汗。



    “小丫头,我很喜欢你这性子。只可惜,我的时间实在不够用,一个宝贝徒弟够我忙的了,没法再收你为徒。不过,我仍打算送你一场机缘,那东西被我藏在你脑海最深处,若有能力,便去寻找,若找不到,也不会对你有任何影响。”



    说罢,从容收回两指。



    一副奇怪的图案随手指离开留于司马冰眉心,融入血肉。



    “还有,小丫头,不怕告诉你,那小混蛋体内的东西很诡异。不要说你们,就算全胜时期的我都无法给予帮助,所以还是不知道的好,强行深究只会自寻烦恼,不如快些修炼,最少在那小混蛋遇到困难时,你还能守在他身边。”



    “他现在不过是吵闹了些,无碍。我先走一步!”



    随意解开束缚,男子的身影凭空消失。



    此时,萧龙的状态终于调回巅峰,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虽未融合,却相互碰撞着,所产生的破坏力并非一加一那么简单。



    爆炸性的力量沿着幻,迎向天空,挥出。



    漆黑的刀气缓缓向前推进。



    来至半空,再也无法保持平和,褪去了温和的伪装,化作巨大的黑洞,撕裂了天空。



    混乱结束,萧龙也不知去向。



    “萧龙人呢?”司马冰难掩焦急。

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圣雾缓步而来,自男子离去后,也是恢复了悠闲“今夜他已无法修炼,强留无意,便让他先回去了。”



    望着被搅得混乱不堪的天空,司马冰拳头紧握,头也不回的离开“我先走一步。”



    “暗,难道你不担心他?”



    司马冰回首,似乎与众人告别,只是眼中的红芒动荡不安“我,太弱了,没资格担心他!”



    。。。



    “这家伙什么时候回来的。”

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你知道吗?书生?”



    “没印象。”



    奇奇怪怪的声音终将萧龙吵醒,揉着朦胧的睡眼,怎么也回想不起昨晚的疯狂。



    “你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

    “忘了。。”萧龙很是诚实。



    “切,谁信呢。还不起床。”



    萧龙眉头紧皱,迷茫的大脑依旧没有运转的迹象,一片空白“你们这是要干嘛?”



    “的咧,班主任的第一堂课都敢旷,我喜欢你的直白。”周传声说着赞同,却义无反顾的推门离去。



    课?上课!萧龙急忙跳下床,拖着疲惫的身躯,追赶三人脚步“喂,你们等等我。。”



    四人一同来到教室,却迟迟不见所谓的班主任,萧龙趴在桌上,打着哈欠“你们是不是记错了,怎么还没来。”



    周传声看下时间,甚是不解“没道理?时间正好,该不会走错教室了吧?”



    “你问我这些,是不是问错人了。”萧龙再也支撑不住,倒在桌上昏昏欲睡“你们先玩会儿,等老师来了叫我。”



    身旁苏如锦对这些毫无营养的话题爱答不理,专心玩弄着手指。怎么也想不通,宿舍门明明是从内部锁上,萧龙如何能在不打扰三人的情况下,回到宿舍呢?

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才风风火火而来“同学们,对不住,老师迟到了。我是你们的班主任,唐古!”



    “老师,迟到了可要接受惩罚。”



    “就是,老师我们要不要先下课,有什么事儿等下节课再说。”



    唯恐天下不乱的声音接连响起。众人脸上都带着笑意,可又怎能不抱怨这带头迟到的老师呢。



    “老师迟到,是有原因的。”唐古苦笑连连,毕竟自己错在先,没资格再去强求学生“因为,我们班上来了位新同学。”



    见一苗条的身影推门而来。



    顿时,没人再去责怪。



    一眼望过,周传声急忙有恃无恐的叫醒了萧龙“喂喂,萧龙快起床,看美女了!”



    一把推开那粗鲁的手掌,萧龙感觉自己对美女这两个字过敏。可不经意的看过一眼,不禁楞在当场。



    茫茫人海之中,女孩也寻得萧龙踪影,美妙的弧度浮现嘴角。



    真可谓轻衫罩体香罗碧,缓步困春醪,春融脸上桃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