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章
    一笑嫣然,低眉垂眼,脸若银盘,眼似水杏,唇不点而红,眉不画而翠。



    与萧龙曾有过一面之缘的黑色风衣笼罩其身,虽未勾勒出动人心魄的画面,倒也有种别样的诱惑。



    “你们可别把新同学给吓跑了。”唐古洒脱的离开讲台,把主场交给女孩“新同学,不介意的话先自我介绍一下吧。”



    怎知,女孩羞涩的盯着脚尖,局促的搅动着手指,脸色嫣红,良久之后才吐出寥寥几个字“欧阳月。”



    没错,果真没错,萧龙绝望的依在座位上。家里囤下的麻烦还没解决,怎么还自己送上门来呢,更是个他不忍心甩掉的大麻烦。



    众人静候下文,女孩却烟视媚行,不敢言语。



    唐古夹在两者中间,好生难受“看来新同学挺含蓄,快请坐吧。”



    这般,欧阳月还未动身,台下便已乱成一锅粥。



    不被吵杂的声音所影响,欧阳月终是停于萧龙面前,仔细嗅着熟悉的味道“是,你吗?”



    软糯的声音挠的人心痒痒。



    略显尴尬的点点头,萧龙总算没勇气否认自己的身份。



    看一眼不肯挪步的女孩,再打量着那不曾拒绝的萧龙,苏如锦神情古怪,知趣的坐去了前排。

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。”萧龙的声音被刻意压低,显然不想被他人听到这奇怪的言论。



    欧阳月坐下身子,紧紧与萧龙黏在一起,那抹红晕蔓延至耳根,模样煞是可爱“是师傅让我来这儿。”



    “师傅?”



    “昨天你见过的。”



    “不会是那倒霉家伙吧。”



    “师傅说他醒来后,只剩半天可活。”说着说着,欧阳月眼眶微红,难忍泪水滑落。



    奇怪的对话,让听众们不知所云。难不成,这是在拍武侠剧?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,萧龙急忙将欧阳月拥入怀中,轻声安慰。



    并不漫长的课堂,对萧龙来说简直就是煎熬。铃声响起的瞬间,不等唐古开口,他便急不可耐的带上欧阳月,逃出众人包围,不见了踪影。



    当罪魁祸首临近眼前,萧龙难以克制心中的郁闷与怒火。若非这混蛋自作多情,他肯定会做好准备再去见欧阳月,哪儿会像现在这般,手足无措。



    不过,若要做好万全的准备,都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,连萧龙自己也说不清。



    男子仍不愿回头,继续欣赏着久违的美景“怎么,小家伙,昨晚感觉如何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让我来这儿,到底想干嘛?”



    把萧龙随意推过一旁,男子面对欧阳月,突然展颜一笑“乖徒儿,先去休息一会儿,我跟这小混蛋说些事情。”



    不知为何,萧龙总感觉这笑容很不纯净,似乎夹杂着奇奇怪怪的东西。男子本就精致的面孔在这一刻显得尤为诱人,他不禁有些吃味。



    只是,欧阳月的目光却黏在萧龙身上,直到离去,也没来得及看上男子一眼。



    刚才,男子的确做了些小动作,即便如此,依旧被欧阳月**裸无视。无奈的目光几经转动,终落在面前那张稚嫩的面孔上“好了,没什么可担心的,我那宝贝徒弟既然认可了你,便会把你刻在灵魂上,抹不掉的!”



    怎知萧龙反唇相讥“这不关你的事儿,还有,你刚才做了什么?!”



    “没什么,试探一下而已,别那么紧张。修罗无情,亦是有情。她连我这师傅都不舍的多看一眼,整颗眼睛都黏在你身上了,还不知足!”



    一半透明的圆环自男子脚下蔓延而出,笼罩萧龙。



    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,并非离去,而是男子为此创造出个独立的空间。正巧人员混杂,观众们也就没能留意这去向不明的两人。



    没了怪异的目光与无聊的顾忌,男子不再压抑满腹的笑声“真是个无趣的家伙,光儿若知道,自己的传人竟是这幅德行,怕是会亲自动手,了结了你!”



    “光儿?谁是光儿?”



    “即使了解也见不到,何必多费心思呢?”



    深思过后,萧龙脸色愈加苍白,有些话不想提起,却按耐不住内心的挣扎“如果,告诉你,我不止见过你这一位老古董,其实,在光灵石中也存在着一位女子。。”



    不解风情的男人挥手打断了萧龙的解释,继续捧腹大笑不止,连眼泪都不禁溅出些许。



    “没想到,真是没想到,她果真没死,我早该猜到,连我这一缕残魂都不肯散去,何况光儿!”抬手间,男子倔强的擦去泪水,不肯露出软弱“小家伙,我不知道你的名字,也不想知道,但,你魂魄的味道我已铭记在心,若来日敢对不起光儿,不管你逃到哪儿,我一定会去杀了你!”



    本该强硬的态度,突然没了底气“小家伙,算我求你可好,我们欠下光儿的,已无力还清,你定要好好待她!”



    流露的真情,让萧龙心中有些莫名的烦躁,索性背对男子,盘膝而坐“你还是别废话了,这些事情不用你交代,我也能做的很好。不过,话说回来,我对你的身份比较感兴趣,所以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
    “名字,很重要吗?”被问及心事,男子竟止不住悲伤“原本他们称我为冥王,可一觉醒来,早已物是人非,王这个字不要也罢,若看得起我这将死之人,叫我冥吧。”



    “冥,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,还有什么心愿未了,赶紧说出来,说不定我哪天心情好,替你完成了呢。”



    “你啊,倒比我看得开。”冥王毫无风范的陪萧龙倒在地上,面向刺眼的阳光,大口呼吸着浑浊的空气,安然享受着最后的时光“真希望你能一直这么没心没肺,其他的也没什么大不了,多帮我照看一下我那宝贝徒弟。”



    “放心。。”



    “别急,我的话还没说完,难不成你认为我只是过来讨论后事吗,单说这点,圣雾都比你合适!”



    “喂,有什么事儿,快说,我很忙的,没空跟你怄气!”



    坐起身子,冥王打量起萧龙来,不得不说,这种人有平庸的资本,却不想走平庸的路,很难让人放心“说实话,我不想把徒弟交给你,只可惜她已经认可了你,也是没办法的事儿。知道她的道路是什么吗?”



    “死亡!”

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死亡,当初我费尽毕生精力,才从那鬼地方偷来了这条道路。到头来却无法修炼,其资格更是苛刻到可笑!”



    “资格?道路也需资格?”



    “当然,与其说你们选择道路,不如说道路选择你们,其中的差别,便是资格。”冥王无奈的摇摇头,看来圣雾这引导者实在太不合格,只可惜,自己已经没有时间了“死亡道路的资格很简单,却是我见过最为苛刻的。仅需颗单纯到极致的心,即可。”



    “不就是赤子之心吗?不算太难。”



    “错错错,错到离谱,所谓的赤子之心心中已有善恶对错,达不到死亡所要求的纯净!”冥王望向天空,留念着最后的时光“正是因为如此,才不舍得交给你!我那宝贝徒弟,在你们眼中也许连个傻子都不如,却因如此,才能驾驭死亡!人是可以改变的,傲慢,自负,懒惰,暴怒,新生命的诞生可从不会带来这些,但这些东西却从新生命身上诞生。”



    萧龙不知所云“所以。。”



    “只有单纯到极致的人儿,才能将死亡发挥到极致!被死亡认可后,我那宝贝徒弟便已经死了,不仅只有**,甚至灵魂与性格都被禁锢。虽可以继续学习,但也仅此而已,不会再改变!她既然认可了你,就不会再去认可第二个人!”



    “答应我,照顾好她,整个下宙界,只有你能照顾她。”冥王不再需要萧龙的回答,这个家伙虽说平庸,但不会背叛,否则,那古板的老家伙也不会让他取走道路“本想再聊一会儿,可惜实在撑不住了,你最好别忘记承诺,否则。。”



    面向蓝天,舒展双臂,威胁的话,终是没能说出口。冥王知道,自己闭上眼睛后便没了睁开的可能,甚至连魂都会泯灭,谈何报复!



    威胁?早已没了威胁。。。



    萧龙能隐约感觉到某些东西即将逝去,却无力挽留“你?”



    “怎么,很奇怪吗?所有人都会死,不过有些人死在途中,有些人死的不明不白罢了。你我行已至此,注定无法回头,所以千万不要让自己后悔!”



    萧龙无力去感受这人的伤感,他早已知晓,自己踏上的是条不归路,除了继续前进,别无他选,甚至连回忆过去的时间都没有。



    “路行万里远,明月,流云,远山,故人心思乡。



    白纸提一字,是非,功过,曲直,千古论英雄。”



    伴随着最后的豪放与张狂,冥王化作尘埃,消失在天地之间,好似从未出现。



    望着冥王远去的方位,萧龙久久无法回神。



    冥王!



    你的故事由我传颂!可是我的故事呢!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