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章
    世界正是如此,没了谁都会继续,不会因为一两个人或者一时意外而停歇。



    这不。。



    星球的另一边。



    温柔而凄美的月光撒向湖面,荡起阵阵涟漪。一行旅人背着行囊,却无心欣赏美景,在这美丽的画卷中日夜兼程。



    整支队伍并不壮大,尽是些年过半百,头发花白的角色,只有数位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护在老人身周。甚至为了轻便,众人的补给都不是很充裕,只有些小小的行囊。比起可笑的老年团出游,更像是被护送着,去往什么地方。



    一粗犷汉子从同伴手中接过水壶,轻抿一口所剩无多的清水,麻木的望着夜空“哎,好些日子没这么匆忙的赶路,身体都快吃不消了,加上补给严重不足,最多撑到明天中午,再不到地方,我们就要客死他乡了。”



    听闻这丧气话,一旁老人急忙拿拐棍捅了下汉子小腿,嘘声说“你说话小声点,别被小李听到,你们本不就是拿钱做事,我们都还没开口,你在抱怨些什么。”



    说罢,望向带头的年轻人,苍白的目光中生出些许畏敬。



    可抱怨的声音怎会因为一句阻拦而消失。



    最前方的年轻人不禁停下脚步,回身望向自己的团队。众人是那么风尘仆仆。几日来的仓促与风尘的洗礼,让那鬓角的斑白爬上了发梢。身后众人的脚步随之停歇,借着为数不多的轻松时刻,急忙活动一番近乎麻木的双腿。明明已经把疲惫写在脸上,仍倔强的不肯开口。



    年轻人难免有些触动,面向众人,深深鞠上一躬,保持着近乎九十度的动作,声音略微哽咽“对不起,是我欠缺考虑,给诸位添麻烦了。”



    粗犷汉子也没想到,一句无心的抱怨,竟闹到这般田地,急忙闪过一旁,可不敢跟这群老者在一起,享受如此大礼“李博士多虑了,我粗人一个,不太会说话,您就别放在心上。”



    自己的工作本就是拿人钱财,保他人周全,既然酬劳给的够烫手,也没有任何生命危险,辛苦一点也是应该。



    见那李博士缓缓抬起身来,眼中有种对于信仰的狂热“不管怎么说,都是我太欠缺考虑。但,每当想起我们即将面对个可以颠覆以往认知的遗迹,我的脚步总不舍的停下。对于我们而言,也许只是一时的辛苦,对于那些等待着我们的东西而言,却是长达十几个世纪的等待!”



    灼热的眼神,疯狂的言论,仿佛诠释了国家之福,就是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。



    挺立的腰背再度弯下,呈现出标准无比的鞠躬。



    “小李,何必呢。”



    这次,连那些头发花白的老人都受宠若惊。



    李博士郑重说道“因为各位值得我一拜,诸位是我的前辈,不但原谅了我的任性,也陪着我一起任性!”



    可惜,没人能看到,李博士脸上到底是副什么表情。



    老人们不再躲闪,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年轻人的诚意,目光中不再仅有对晚辈认可,更有种期望。



    在旁安静的欣赏着演出,粗犷汉子苦笑连连。谁说这些学者们都是群不懂人情世故的老古董,这里不就有个例外吗?不但懂得搞科研,还能把这群老人玩得团团转。



    队伍里终没了抱怨的声音,恰巧如李博士所愿“诸位,我刚才检查了坐标,此处离目的地已经很接近了,最多不过4个小时的路程,让我们来完成它!”



    一呼百应,众人稍作休息,吃完最后的干粮,匆匆上路。



    脚步渐行渐缓,周围弥漫着破晓前的气息,空中孤寂的星辰凝视着地面。



    经长途跋涉,旅人们总算来到所谓的目的地。



    那简陋的营地前,一身穿便衣的男子主动迎上前来,随手接过李博士空空如也的背包“听说博士您要来,我可在这儿恭候多时。”

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李博士面露疲惫,目光却有种传奇般的色彩“麻烦你先带我的团队去休息。”



    男子明知故问“李博士呢?”



    搓揉着灵活的手指,李博士强打精神“你们让我来干嘛,就带我去哪儿,不看到你们说的那些东西,我睡不着觉,还谈什么休息!”

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李博士真乃国之栋梁!”



    男子大笑不止,单独带上李博士,绕过营地。



    停在那令人心醉的遗迹前,男子附在李博士耳边,轻哼道“早知道您要来,特地没让他们收拾,现在正是最关键的时刻,一个完美的发现,正需要一位合格的探索者为我们揭开那层神秘的面纱。”



    声音被压的格外低沉,其寓意早已不言而喻。



    李博士急忙环视一圈,当发现四下无人后,才肯低头说道“放心,名我拿了,利少不了你的。”



    冷淡的音调预示着主人的不可耐烦。



    得到想要的东西后,那人急忙嬉笑着推开布帘,生怕打扰李博士的兴致。



    踏入遗迹之中,眼前却是一张张被破坏的不成样子的壁画,对此,李博士眼中的失望之色更重。果然,不能过度相信外行人的说辞,这里根本让人无从下手“这就是你口中可以载入史册的东西?难不成要我凿下块,带回家当桌子吗?!”



    好似听不出话中怒气,男子从旁取下盏古朴的油灯,率先向深处走去“当然不是,若只有这些残破之物,怎值得惊动李博士。在尽头处,我们发现了扇石门,却从未打开过。就在不久前,有个鲁莽的家伙不小心带着热能探测仪闯进了山洞,又是再次碰巧不小心,发现门后竟有热能反应!”



    热能反应?怎么可能?



    李博士不敢相信男子的解释。眼前的一切不知被埋藏了多少岁月,这热能反应不管代表着活物,还是传闻中不灭的长明灯,众人都会被轻易载入史册。



    无视他人怪异的目光,李博士边仓促的带上手套,边迈动着最快的脚步。



    终是来到尽头。



    温柔的抚摸着墙壁,有种对于最亲爱事物的眷恋,几经摸索,李博士找到了那扇所谓的大门。



    轻轻触碰,石门发出厚重的响起,好似触动了某些机关。古老的墙壁被流畅的推动,缓缓打开。



    门后,有双青色的眼睛默默注视着众人。



    “wow!真是个伟大的发现。”



    “周围壁画最少有上千年的历史,那这东西。。”

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竟有生命体存在,这就是热源吗?”



    吵杂的议论声,让这双眼睛很是不满,厌烦的目光,扫过众人。



    “活物?是活物!”



    “我们一定会被载入史册!!”



    耳边喜极而泣的哀嚎,换不来李博士半点乐观。



    身处最前方的李博士能清晰的感觉到,一种痛彻心扉的冰冷,好似下一秒,自己便会被冻结成冰块。



    青色眼眸的背后,不知隐藏着什么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那东西绝没有善意,对众人更无好感!



    一丝灯光趁李博士留出的缝隙落进那神秘的地方,没等众人看清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,一切便已经结束了。



    狰狞的声音,轻吟道!



    “盛开吧!!”



    以此地为中心,方圆十公里以内的所有生命皆瞬间冻结,无一幸免。每座栩栩如生的雕像,都预示着一条鲜活生命的逝去。



    清风拂过,冰雕碎裂,化作尘埃,伴随着初升的太阳,荡漾着七彩的光晕,煞是美丽。



    。。。



    昂首,仰望着面前的雕像,萧龙慵懒的神经终得以紧绷。鬼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,圣雾也不吱一声,便强制把他拉回这个世界。



    “喂,能不能先说一声!你突然动手,我可没什么心理准备,万一被别人发现,多不好!”



    面对声声抱怨,圣雾一时哑然“萧龙,我??”



    这种态度不但少见,甚至可以说绝无仅有,仅在冥王面前出现过。萧龙不由感到一阵慌乱“说吧!到底怎么了?!”



    “你的家乡,出现了异能量。”



    “异能量?什么是异能量。”



    萧龙眉头紧皱,为什么每次谈事情总会出现些莫名其妙的新名词,还能不能让人好好聊天了!



    “异能量,不过是个统称,泛指不属于本星球的能量波动。”



    “也就是。。”萧龙不再言语。如果没猜错,真正的大麻烦,来了!



    “现在,你千万别考虑太多。”圣雾深吸一口气,把某些不好的记忆强压在心底,故作镇定“我只是怀疑,可能出现了入侵者。”



    “入侵者?”



    “顾名思义,他们四处游荡,保持入侵的本性,发掘新的星球,调查新的文明,然后选择贩卖,或者圈养!”



    听到这儿,萧龙怎敢继续磨叽,正欲扭头便走。事情肯定没圣雾说的那么简单,既然无法避免,只能做好万全的准备。



    圣雾急忙叮嘱“萧龙,记住,你并非去战斗,此行只是试探而已,若有什么意外,立刻返回,毕竟一位四级灵使,没那么容易被捉住。”



    也是怕极了萧龙会一时头晕脑热,妄图靠战斗解决问题。毕竟,他这个没战斗能力的四级灵使,跟砧板上的鱼肉没有区别。



    脚步顿然停歇,萧龙呆立当场“四级灵使?我是四级灵使?!”



    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听到好消息了,可自己怎会突然突破呢,难道被欧阳月那小妖孽传染了不成?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