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章
    这条件提的好生奇怪,萧龙都找不出拒绝的理由。

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

    空洞的眼眶燃起团明亮的火焰,骷髅头垂死的模样终是有所缓解“我的家乡与此地无异,同样是为了看管某些东西而建立的牢狱星。只不过我的家乡比较幸运,没能被夺走星球之心,所以,其修行者遍地皆是。”



    “每颗牢狱星,都有着血腥的轮回周期,我的家乡不过只有区区30万年,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会太短,足够我们修行与周边的星球遗忘某些危险的往事。而那些人来临前特地告诫一番,我们万众一心,做好了准备,甚至联合周边星球。可他们实在太强,即便动用了全部力量,也无可奈何。”



    “失败?早已注定会失败,自战争打响的瞬间起,我们便失去了所有获胜的可能。然后,那些卑鄙的家伙遵循了所谓的条约,并未对周边星球下手,但却带走了战场上所有的战士。当然,无聊的规矩可保护不了牢狱星!”



    “所有生灵不是被毁灭,就是被强行带走,无一幸免。不知被关押了多久,我们带上枷锁,额头印上烙印,沦为奴隶。”



    “有的人选择服从,活在那个世界的最底端,有些人选择反抗,被活活折磨至死,抽出魂魄,带着无尽的怨念制成玩偶。还有最后一种,便是我这类人,明明选择了反抗,却因为某种原因活了下来,苟活到现在。”



    “这里,为了关押你们?”萧龙问到。



    “错,大错特错,小子,你还是太天真了。”骷髅头自嘲一笑“我们不过是被遗弃的角色而已,怎值得如此大动干戈。不过是些食物罢了!”



    食物?!萧龙大骇。



    身上的衣物逐渐被冷汗浸湿。里面到底关押着什么,竟需要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来喂养。若那东西侥幸逃了出来,所谓的科技星怎会有半点反抗的可能,不正像一场丰盛的自助餐吗?!



    “不对,完全不对。我即使能应付那些前来毁灭的家伙,逃过被奴役的命运,我的家乡终究会变成一道美餐!”萧龙惶恐不安,宛如惊弓之鸟“你骗我,这是一场死局,我能做的不过是挑选一种死亡的方式罢了,又该如何破解?!”



    临近疯狂的人儿,让骷髅头想到些不堪的往事,眼眶中的火焰燃起奇怪的情绪“你的想法很悲哀,也很现实。这种猜想很正确,但并非全对,牢狱星的故事本就是场悲剧。你要做的很简单,变强,变得无比强大,比收割者强,比关押的野兽更强,才能拯救这一切。”



    “你是那些野兽的食物?”萧龙眉头狠狠一皱“比如,那只小猫?”



    “恭喜你,你又猜对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为何让我多多照顾那小猫?”



    “不要太小看你口中的野兽,他们比你我更加高傲。都情愿饿着肚子,都不愿搭理我们这些苟延残喘的生命。那些困住的野兽不是被降服,就是仙逝,唯两只例外。其中一只便是那小喵咪,而另一只连创造这颗星球的大能都觉得棘手,我们这些食物也近乎是为他准备。”



    “棘手,还要惹?”



    “全因贪心二字,即使知道有危险,也依旧要去尝试,哪怕那只野兽可以轻易吞下一颗星球。”



    “离收割还有多久!”



    绝望与恐慌交织在一起,萧龙知道,这是场孤立无援的死局!!



    “我被关在其中,无法得知具体时间,最多不过五年之数。”骷髅头猛然呼出一口闷气“罢了罢了,你都肯帮我,我也再帮你最后一次。”



    “来,铭记你的敌人!”存在于眼眶的火焰呈碧蓝之色,烧遍整颗头颅。



    萧龙身周逐渐被黑暗吞噬,散发着点点朦胧的光晕。



    “就这儿吧。”



    柔和的声音,仿佛有种神奇的魔力,让人难忘。



    一男子从深处踏虚空而来,点点星光环绕面部,身披片片银河。



    终停于萧龙面前。



    见那人左手拇指中指微捏,形成道奇怪的手决,所披银河之中飘出几块巨大的陨石。紧接着双手连连挥动,飘荡的陨石在这瞬间猛然聚合,宛如被双无形的大手操控,不断糅合修整,最终变成个不规则的圆球。



    在庞然大物面前,区区人身本没有可比性,但那人的气势却将两者扯平,甚至超越,小小的身躯竟比颗星球还要宏伟。



    灵巧的手指连动,在空中书写着奇怪的字符,其轨迹凝而不散,随着最后一笔勾勒完成,落于面前这庞然大物的表面,形成张漆黑的血盆大口,吞噬着四周残骸。



    长袖一挥,密密麻麻的人群跌入大口之中,不见踪影。另一只手掌从腰间取下只青翠的葫芦,温柔的拧开盖子。



    “多莱,我保证,你一定会后悔!”



    此时,所看到的不过是份记忆,萧龙依旧被这声怒吼震的头晕脑胀。



    此时,所出现的怪物比这人制造的星球都要大上几倍有余,六只黑蹄覆盖着狰狞的鳞片,双臂缚在身后,面露獠牙,威严无比。



    洁白的手掌不过遥遥一握,便安抚下因怪物出现,而动荡的空间“这多少年过去了,我本以为你会想明白。”



    黑蹄连踏,惹出震耳的轰鸣,却如何也逃不出那人的五指“多莱,你少在这儿假惺惺的,你的计划绝不可能成功!还是乖乖等着家族灭亡吧!!”



    手掌翻过,把怪物送入大口之中“还是那句话,如果你想通了,我愿意随时收留你!”



    经过这段插曲后,葫芦里接连吐出一只只奇形怪状的生物,落入那漆黑的地方。



    一切回归平静,男子神色没落,从银河的保护下取出枚青色的蛋“想当初,有人竟说你可以改变我的命运,害我白白照顾你这些岁月。如今,我家族兴旺,势力超群,不需再听信他人谗言,你也乖乖去吧。。”



    青色的蛋化作流光,同样没入漆黑。



    做完所有准备,漆黑的大口融入那神圣的字符之中,绚丽的色彩回归枯寂,神秘的仪式接近尾声。



    远处,另五人的身影才姗姗来迟,立于男子身后“老祖。”



    “此星吾已建好牢笼,只需每过六百万年来加固一次便好。顺带看看有谁肯服从,带他来见我!”



    “是,老祖。”



    脚下的光芒演化成阵法,带着神秘的身影消失,只有那五人依旧保持着恭敬的神态。



    “傀。”中间那老者微微昂首,空洞的眼神好似未能发现面前这巨大的星球“交给你了。”



    一男子面露喜色,急忙应道“是!”

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老者打量一眼身周跃跃欲试的三人后,率先离开。



    被暗含警告的眼神逐一扫过,三人也不敢再多生是非,只能不甘心的离去。



    一切回归平静,那男子张狂的笑声响起,在此经久不息“太好了!终于轮到了我,既然有老祖庇护,不如当做奴隶园,万万不能浪费!”



    从腰间抽出张神秘的纸符,本想豪放的大手一挥,却难掩肉痛“准备了这么多年,到头来依旧舍不得,不过,一次大丰收的价格足以弥补。所以,去吧!!”



    纸符燃起油绿的火焰,被男子丢在虚空最深处。道道裂痕撕裂了空间,以纸符为中心,肆意蔓延。更有8颗星球从裂缝中游弋而出,环绕纸符八方。



    神奇的纸符经不住火焰的考验,终究被吞噬,所遗留的八颗星球也在冥冥之中找到了相应的轨迹,各自运转。但这八颗星球毕竟不属于此地,又并非死星,被强制拉扯而来,怎能安然无恙。



    哀嚎声汇聚在一起,扰人心安。



    “吵什么吵,废物就是废物,诞生不了人形生物,留着你们还有什么用,做为环星,已经是最后的贡献了!”



    从胸前慎重的取出颗火红色宝石,放置在8颗环星当中。似乎感应到生命的存在,宝石顿时化作巨大的火球,热浪翻滚,火势滔天。



    一瓶蓝绿相间的药剂被丢在牢狱星上,再把牢狱星安置在第二颗星球与第三颗之间,呈九星连珠之势,隐隐成个整体。



    “希望,不要让我失望,”



    毫无企盼的声音落下,傀也随之远去。



    时间的流逝不禁被加快,所谓的牢狱星不断从其他星球上吸取鲜活的生命力,干枯的模样终是有了些许生机。



    牢狱星的生物如傀所愿,开始逐渐繁衍,其代价却是另外八颗星球上的所有生灵!



    生物不断进化,人形生物终是诞生。



    人们从迷茫,到探寻,再到征服,整颗星球都是人类的天下。



    修炼,科技横行,人们近乎可以无视一切的阻碍,只可惜,再强大也摆脱不掉星球的烙印,挣不脱可悲的诅咒。



    时光飞逝,傀终究还是来了。



    人们奋力反抗,却败的毫无希望,整颗星球的人形生物统统被抓走,不曾遗漏。傀离开前,不忘将整颗星球毁灭一番,撒上药水。



    同样的剧情在眼前一次次上演,直到出现了位可以与傀抗衡的家伙。但傀的眼界毕竟更高,宝物也多不胜数,那人的反抗换来了无情的失败。



    此次,傀不仅毁灭一番,更从星球深处取出颗碧蓝色的宝石,轻轻捏碎。



    轮回再度重启。



    一生一灭,生生不息。



    直到眼前的星球,变成那张随处可见的鸟瞰图后,画面才终是消失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