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章
    故事结束,萧龙沉浸其中,无法自拔。



    苦涩与迷茫交织在稚嫩的脸庞上,可谓精彩万分。即便如此,也无法尽数表达心中震撼,



    有时候,一味了解过去,并非是种明智的选择。



    经过刚才的忙碌,骷髅头眼眶中的火焰变得一蹶不振“看清了吗,这就是所谓的真实,也是你不曾了解的过去。”



    萧龙终是从囫囵中惊醒“可是我。。你这?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“没什么,不过是燃烧生命的后遗症罢了,我注定命不久矣。你看到想了解的东西了吗?”燃遍整颗骷髅头的火焰回归于眼眶,却已浑浊不堪“无知与愚昧才是最可怕的,自认征服了全世界,可在别人眼中,不过是个随意买卖的货物罢了!”



    如果说,萧龙得到噩耗时还心怀侥幸,但见识过那摘星拿月的本领后,心中再也提不起反抗的**,似乎根本没有挣扎的必要“我该怎么做,不过短短几年的时间,怎么可能战胜那些人!”



    即便躲过这一劫,那比整颗星球都还巨大的怪物又该如何处理,为何死局之下还隐藏着一场更为可怕的死局!



    见那骷髅头嘴角一垮,否定了萧龙最后的幻像“恕我无理,你做不到,其中的差距实在太大,你并没有胜算。”



    “那。。”



    “只剩一种可能,奇迹。想要获得苟延残喘的可能,你必须去创造奇迹!”



    话了,不忍心再说出那些鼓励的话语。所谓的解决方法说好听了叫自我催眠,说不好听了就是白日做梦!若可轻松解决这问题,世上怎会有如此众多的人,妄受牢狱星之苦。



    其实,这些萧龙都明白,若反抗容易,自己怎会遇到面前这家伙“你觉得,我有机会吗?”



    “我不想安慰你,更不想骗你。所以,没有!但你必须去做,否则,我曾面对的悲剧也将在你面前上演!”



    如此而来,萧龙怎舍得不闻不问,表情逐渐扭曲,奋力撕扯着头发,那绝望时挣扎的模样,让人觉得难受“不,不会,我不会让她们。。。”



    这种感觉不够,远远不够!其中的绝望已掩盖了反抗!骷髅头眼中的火苗摇曳不止,似乎随时都将熄灭“你忍心看着自己的亲人沦为奴隶,永世不能相见吗!”



    本好意让萧龙了解过去,怎知带起一道无法逾越的深渊。



    正当万念俱灰之际,黑发不合时宜的睁开眼眸,疯狂而阴冷的笑容浮现嘴角“昂?好久没听到这可笑的名字了,没想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能听到老朋友的消息,真是幸运!将来,我一定会亲口告诉你,死人,也是不安全的!”



    “小家伙,放心好了,我就算舍得你,还舍不得红儿呢。”



    一股霸道的力量逆袭而上。



    黑发并未多做坏事,但所给予的能量太过庞大,让那苦闷的人儿瞬间失去了自我。一黑一白的灵瞳不受控制,擅自运转,气息紊乱的萧龙比往日强大一倍不止,心中意念也更为杂乱。



    力量喷涌而出,逐渐失去控制。万不得已,萧龙只能狠狠拍向自己的额头,企图用疼痛唤醒沉醉的意识。



    虽说强制恢复清明,喉咙却不禁一甜,嘴角溢出些许鲜血。



    奇怪的景象,让那骷髅头大为开心,自己曾经无力完成的事情,竟在萧龙身上看到了久违的希望“原来,你还有种更为强大的力量作为支撑,也许,你真的可以完成逆转。”



    “那不是我的力量,我不会动用!”



    “可笑,真是可笑。别管谁的力量,只要能动用,便是你自己的力量!难道,你会因为那些可笑的自尊而放弃拯救整颗星球吗!那么你将会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!”嘴巴几经开合,艰难的吐出个青色石块,眼中火花愈发暗淡“遇见我所说的小猫时,这东西会产生反应,拿好了。整颗星球的命运都托付给了你,而非我,千万别因一时之气,让曾经的美好葬送。”



    “谁都终有一死,没什么好悲伤。可悲的是,你我终究逃不出宿命,只能沉沦其中,好好珍。。”生命随着火焰的熄灭而走向尽头,无力延续。



    挺立的骷髅头倒向一旁。



    萧龙伸出手掌,想挽留某些东西的逝去,可这无聊的动作除了徒增伤感外,再无其他作用。



    口中吟道“路行万里远,明月,流云,远山,故人心思乡。”



    捡起石块,萧龙退回门外,紧闭石门。黑发赋予的狂暴力量凝聚掌心,面对石室,奔涌而出。短暂的轰鸣过后,里面的一切通通被毁灭,掩埋。



    萧龙头也不回的离去,他不想再让他人打扰那份企盼已久的沉眠。



    夜晚来临,脚步停于圣雾面前,萧龙心中尽是焦急,却表现的太过平淡,好似这一程一无所获“圣雾,你知道牢狱星吗?”

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金色虚影飘荡而出“难不成?”



    “你猜对了。”



    麻烦,可真是个天大的麻烦。短短一问一答,已在圣雾脑海中交织出近乎无解的死局“你先告诉我,它里面困着什么。”



    “这点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些人把我的家乡当做奴隶园,再过几年便要来收割!”

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当然都知道!若非使用特殊方法,牢狱星将不会有生命诞生!”圣雾满是绝望,为何这最重要的一任十灵却出现了天大的纰漏“牢狱星本是个巨大的封印阵法,若有生灵的运动,就无法避免对其产生破坏。遭到毁坏,那阵法早已出现了缺陷,怕是等不到所谓的收割者,牢狱星便不复存在!”



    圣雾摇头继续说道“牢狱星没你想象的那么神秘,不过是因为所要封印的东西数量太多或者太强大,不得不用一颗星球当做媒介。若看成荒星,每过年限加固一次封印便好,若有生命在上繁衍,定会破坏阵法的精密性,影响封印阵发挥。如果没猜错,大阵中早已存在纰漏,不过一直未被揭开而已!”



    两者不管如何换位,对萧龙而言都是道没有选择的难题,比起面对怪物,萧龙情愿去面对傀,毕竟那庞大的身躯,只是看上一眼,便有种窒息的感觉。



    萧龙漫无目的的来回踱步,想借此缓解慌乱“怎么,你打算先杀掉那只怪物吗?”



    “话,千万别说的太满。”圣雾哭笑不得,这份无知还真让人无奈“杀掉?被牢狱星所封印的东西岂会简单,若连关押着什么都不曾了解,我劝你放弃那种杀掉他的念头。”



    萧龙急忙用灵力再手中捏出那怪物的模样,虽没有可怕的气势,但那狰狞清晰可见。



    只是略微看过一眼,圣雾倍感绝望“没想到,竟是上古魇鬼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认识?”



    “何止认知,这东西在当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更代表着一场可怕的灾难,封印它的家伙,应该也是看上了它的破坏力。”圣雾一脸纠结,不知该不该把一切告诉萧龙。若说出来,便近乎断送了所有反抗的希望,若不说,则会害了十灵。牵一发而动全身“它的能力是吞噬,无视大小的吞噬。虽说被吞噬的物体不能瞬间消化,它却可轻易吞下一颗星球,慢慢熔炼。”



    “所以,不能让他突破封印?”



    “对也不对。”圣雾苦笑连连,事情怎会简单。没有人愿意随意杀掉上古魇鬼,哪怕实力强大,也需先考虑后果“若只有这些,怎会值得他人冒险窥视。真正可怕的是等它死后,其体内的吞噬世界也会在瞬间爆炸,所产生的破坏力别说一颗星球,就算星系都会被轻易毁灭。”



    心中早已有了答案,萧龙迟迟不肯接受,面色苦闷,祈求得到一丝安慰“所以,你说这是一场死局?”



    “如你所说,死局!的确是死局!不如,将你的亲人带到这个世界,我来保护他们,如何?”



    可惜,这提议对萧龙而言,没有丝毫诱惑,他所留念的,并非只有亲人那么简单!!



    “不行!我不会让家乡灭亡!”萧龙紧握双拳,义正言辞的拒绝。若失去了最后的心安之地,几人不管去哪儿,都是流浪!“即便难,也不代表毫无希望,单说那场死亡的波及,需几级灵使才能承受。”



    “单说波及,五级即可。”



    圣雾欲言又止。



    理论上,五级灵使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,不再属于一颗星球,想阻止这场纯粹的破坏力轻而易举。但依旧要依道路为准,比如萧龙这幻像道路,即使来十个,也只能勉强自保,而那上古魇鬼可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货色。

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是很难。”萧龙想尽量表现的平静些。



    说实话,圣雾很讨厌这种没有理由的乐观“听起来的确够简单,但灵使的第五级却像一座高山,有些人终其一生都不得翻越。若非冥王怕冥根基不稳,怎会选择你继承这份力量,让你成为四级灵使?!”



    原来如此,萧龙不免自嘲一笑,看来自己真是弱的出奇。



    圣雾不再言语。似乎放弃了劝说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