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章
    一切的等待注定毫无结果,萧龙正欲离去,圣雾神色凝重“萧龙,现在说这些都是后话,也许我的担心太过多余。正好,有位新人来了,代我去看看。”



    那金色虚影竭力保持着冷静,却依旧溢出了太多奇怪的情绪,毕竟这位的上一任,也是个宁可死不肯中庸的疯子。



    期待?犹豫?迷茫?圣雾都不明白自己想表达什么。



    “谁?”



    “只有一个,神。”



    “怎么又是我,关于那上古魇鬼还没想明白呢。”萧龙满脸不情愿。



    这事儿纯属费力不讨好,说好听了是给新人带路,说不好听了就是去把关。但问题是,不管萧龙有什么看法与意见,都完全无用,留与不留全在圣雾一念之差。



    “没办法,试炼被毁,我也暂时脱不开身,无法让神接受应有的考验,所以。。”金色大手一挥,圣雾懒得再计较,强制在萧龙脚下放置个传送法阵“你,快去吧!”



    即使身为四级灵使,依旧无法反抗圣雾,萧龙还未说出拒绝,便被送往曾经的试炼之地。



    冥王造就的大火将一切焚烧殆尽,所有事物化作紫黑,陷入死亡。



    真是倒霉!!



    轻啐一声,萧龙隐去身形,该做的事情,还是不要偷懒的好。



    见那人前不凸后不翘,有什么可担心的,难不成,还能哇的一声哭出来吗?!而且,这鬼地方根本逃不出灵瞳的笼罩,想丢都丢不了。



    面对完全陌生的环境,男子不曾有过慌乱,目光轻松的扫视一圈后,并未盲目前行。盘膝而坐,任柔和的微风轻拂过金纹面具“我知道你在暗处,还请出来一见。”



    柔和的声音,稳重的态度,绝对不想假装的冷静。



    若非灵使等级的压制,萧龙差点就相信了这些鬼话。这次这位还真一点都不怂,难不成,后续来的人儿都是妖孽吗!一个连灵使都不算的家伙,竟能识破四级灵使的伪装?



    一人处于明,一人待在暗,好似在比试耐心,谁也不肯再出声。



    终究,男子不得不主动结束这段无聊的竞争,毕竟,活命才是第一位,一时输赢胜负有什么意义呢“倘若,你还是不肯出现,我的确只能乖乖等着。没办法,你为刀俎我为鱼肉,既然你喜欢待在暗处不如听我一言可好,若我说的没错,还望你不要再为难。就算是死,也请让我死个明白。”



    “其实,也是没办法。我只能先大胆的做出假设,若你们是我的仇人,却为何在抓到我后,没动啥杀心,让我安逸的活到现在。把我丢在这奇怪的地方,穿上身奇怪的铠甲。这,可不符合他们的利益。”



    “**过后,便可以猜测天灾。吾虽不才,但对各个大洲都有所了解,这里的土地似乎细腻的有些过分,甚至植物都并非依靠养分而活,否则怎会是一个模样,所以,请原谅我接下来大胆的猜测。”



    “不管面前这森林是真实也好,虚假也罢,我竟从中寻不得虫名鸟响,所有的树木都是这种奇怪的状态,笔直而挺拔,并非所谓的向阳而生,也许,你又该怪我才疏学浅。”



    “此地万里无云,更没有任何光源,却明亮异常,所有的一切都超出了我的认知,所以,我觉得,猜想还可以再大胆一点。”



    “哦,对了,请你现在先不要出来,给我一份最基本的尊重,因为我的话还没说完!”男子好似是怕萧龙会打扰自己的雅致,提前预防了某人的动作“先排除掉所有不可能的因素,剩下的即使再不可思议,也是最真实的答案。”



    “所以说,我是死了,还是穿越了?”男子怪笑一声,被自己的猜想吓的不轻。



    “得出结论后,猜想结束,再说说现状。这身铠甲,应该不仅存在一件,既然选择了我,就不会让我轻易死在这里,面前肯定会有危险,但绝不会太致命!”



    “想知道,为什么我明明猜出这些,还是不肯走吗?”随手摘下片被死亡污染的树叶,在两指间轻松把玩,却不弄碎“原因是它。这些东西不知经历了什么,是本身如此,还是说染上了什么奇怪的疾病。我只知道,我讨厌这种感觉,也许你已经习惯了周围的环境,可我还没适应。”



    手指微微用力,轻易捏碎了那紫黑的树叶。



    “我面前是片森林,不知何处是尽头。这种味道,我即便闻上一丝,身体便会有种强烈的不适,若继续前行,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在路上,对我而言,这可不是个好消息。我喜欢冒险,但不喜欢拿生命去冒险。”



    “我所言皆实,绝无虚假,还望出来一见。我不过是求那一线生机罢了,你若继续无动于衷,我还真没什么能打动你,无聊的等待,对你我都没好处。”



    时机已到,萧龙不禁现身为男子鼓起掌来。种种表现,已经不是简单的冷静二字可以形容。



    男子随手取下面具,丢在脚边。



    那是张近乎平凡到极致的面孔,唯嘴角微笑,让人过目不忘。



    “你倒也洒脱,随便把面具丢掉,不怕被人怪罪吗?”



    “你不是同样没有面具。”男子起身拍掉铠甲上细腻的灰尘,主动与萧龙四目相对“再说,你都肯出来见我,我若遮遮掩掩,岂不是太矫情了。你好,任东行!”



    “对不起,遇见你,我很不好。”萧龙苦不堪言,这些妖孽都从哪儿冒出来的,让他很是难受“萧龙。”



    “自我介绍是不是先告一段落。你该告诉我这世界存在着什么规则,或者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。我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。”



    看似合理的疑问,被任东行平淡而自信的说出,其中的锐利让萧龙恶气难平,这家伙实在太耀眼。索性无赖的撇撇嘴“你不是挺喜欢猜吗,那就再猜猜呗。”



    开始的猜测偏向自保,不得已而为之,现在,可是在故意刁难了。不过,萧龙怎么看都像个任性的孩子,绝无恶意。捂着额头,突然陷入僵局。任东行已经不知道自己多少年没逗过小孩子,真是太难为人了!



    正当欣赏着任东行纠结的模样,沾沾自喜时,一声焦急的呼唤,打乱了萧龙心中猥琐的小算盘。



    “萧龙,别再浪费时间了,赶紧带他回来!异能量再次出现!”



    一把拽上任东行,萧龙没心情解释太多,急忙回到圣雾的阵法之中,原路返回。



    现在可不是小打小闹的时候,每一步都关乎整颗星球的命运。萧龙脸色异常凝重“又出现了?在哪儿?”



    “说不清,那能量一闪即逝,此地与你们的家乡相隔太远,再加上此次波动比上次弱了百倍不止,我实在无法定位。你身怀灵瞳,赶快回去探查一番,多多注意异常!”

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先走了。”



    萧龙一走,任东行顿时没了目标。只能打量起面前这开口说话的雕像,没等问出某些奇怪的问题,便被呵止。



    “你什么也不要问,我什么也不会说。自然会有人带你了解这一切,不要着急。”



    说罢,双眼一闭,圣雾再次化作平平无奇的石雕。



    饶有兴趣的微微一笑,任东行倒也省下一番口舌,只是明亮的双眼一刻也不曾停下,不是打量着身周的景色,就是欣赏着从未见过的远方。



    这一去一回,动作也算迅速,萧龙并未被他人发现异常。



    躺在宿舍床上,猛然发现自己太过鲁莽,用灵瞳观察也不过是场笑谈,萧龙可不想再重试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,何况连圣雾都无法确认大致方位。



    良久良久,萧龙拿起手机,假模假样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,正欲离开。苏如锦却突然起身,挡住萧龙去路“萧龙,我们出去谈谈吧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不等拒绝,便拿上外套推门而去。



    萧龙有些不明不白,只得求助似得望向另外两人。可惜,周传声与吕志也猜不透其中缘由,只能用那爱莫能助的眼神,注视着萧龙离开。



    只身来到天台,凝望满天星辰。事到如今,苏如锦反而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

    “你没什么事儿的话。我先走了。还有,我不喜欢跟男人一起数星星。”



    听闻身后的催促,苏如锦艰难的回过头,表情分外古怪“萧龙,想跟你引荐个人,我苏家老祖。”



    “怎么,你家老爷子还认识我?!”



    眉头悄然紧皱。相比之下,萧龙宁愿跟小一辈打交道,毕竟人老成精,那些老家伙都不是简单的角色。



    苏如锦转而继续望向星辰,目光略有呆滞“你难道不想知道其中的原因吗?”



    萧龙自嘲道“是他想见我,不是我见他,而且,来都来了,强调原因又有什么用呢?”



    “你可曾知道,昨日的月亮不似往时,其形似尖牙,隐带血色,正是传闻中的血妖月无疑。”



    苏如锦却岔开话题,让萧龙摸不着头脑。



    此时,一道浑厚而苍老的音调悠悠响起。



    “老夫不过来此,见识下所谓的逆天改命,还望小友莫怪!”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