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1章
    唐古一改严肃,分外和蔼。〾菠⌒萝⌒小〾说



    毕竟,这可是自己第一次上课时遇见旁听的学生,虽说这节课所剩时间无多,但也不能耽误学生的积极性,急忙笑呵呵的说到“来,同学,快请进。”



    望见那人模样,萧龙顿时清醒了不少。趁唐古分神的功夫,急忙低头吻向欧阳月羞红的脸颊“月儿,我先出去一趟,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回来,放学后你直接去找冰儿,别等我了。”



    面对这热情洋溢的老师,男子的脚步自觉停于门外,绝对没有闯入课堂的意思。看来,某人的小算盘注定要落空了。



    “老师,您不要误会了,我是来找人的,不会打扰您上课。我找,萧龙。。。”

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萧龙就知道这家伙来肯定没好事,不过总算有理由可以摆脱唐古的纠缠。边急忙逃离座位,嘴上边恭恭敬敬的说道“唐老师,我知道上课不该交头接耳,但现在有人找我,就先出去一趟喽。”



    他人也许只会觉得两人不务正业,上课时还敢光明正大逃课。但萧龙却看出了张悦的慌乱,否则这心思缜密的家伙又怎会在上课时间来打扰。



    那急不可耐想离开的身影,让唐古着实无可奈何,萧龙眼里似乎根本就没有自己这位老师,好歹等我同意再走!



    庆幸,唐古不是斤斤计较之人,再加上今天的课不算重要,连唐古自己都觉得昏昏欲睡,索性送他个顺水人情。而且,看萧龙的反应,即使拒绝,他也一定会走,何必多加为难呢。



    “走吧,仅此一次,下不为例!”



    两人刚离开教室,张悦便露出苦涩的一面,相比接下来发生的一切,可没有半点值得轻松的地方“好了,还是别嘴贫了,有什么问题过会儿再问,跟我来。”



    说完便匆匆离去。



    萧龙苦笑一声,收起嬉笑,默默跟在身后。



    不过短短几分钟的路程,两人便来到所谓的合适地点,萧龙表情略微古怪。四周碧水绿草环绕,是个谈情说爱的不二之选,可两人哪来这么多闲情雅致。



    “先说好,我可不喜欢跟男人来这里。”



    反观张悦,表情纠结,连丝笑意都不愿挤出“看来,你心情不错,真希望你听完我带来的消息后,还能笑的这般没心没肺。”



    那件事情,严格来说并不是什么坏消息,最多只能算个八卦传闻。可问题就出在这儿,萧龙对此不可能不闻不问,置之不理。本可一笑而过的话题,也就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坏消息。



    转身盯着那一潭清水,张悦悠悠说道“我都把他带了过来,你还不肯出来吗?需不需要我帮你转告?”



    萧龙的笑容逐渐僵硬,看起来,事情比想象中还要麻烦。正欲以灵瞳一窥究竟,却见个十四五岁的男孩显出身形,满脸怨气的盯着他“你就是萧龙?”



    迎向那奇怪的目光,萧龙好生难受“喂喂喂,小朋友,我似乎并不认识你,你能不能先把那种眼神收起来,别逼我亲自动手帮你。”



    “你不认识我,我可认识你!怎么,做错了事,无端害了别人,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!!”



    义正言辞的质问,可把萧龙唬住了,连他都不禁怀疑,自己是不是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,否则怎会被别人亲自找上门来。



    态度不敢再强硬“对了,你谁啊?”



    “萧殇!”



    萧家人?!萧龙总算明白了大半,既然关乎萧家,何错之有!也许在他们眼中为错,可在自己看来,却是最正确不过的选择。



    望着萧龙恢复冷笑,张悦可算明白,刚才的话简直是对牛弹琴。这两人眼里相互容不下对方,又没一个人愿意服软,如此这般,问题还没解决,这两人怕是会先打起来“你们两人,能不能先消停一会儿,让你们出来吵架的吗?!能不能先把问题交代一下,再讨论有的没的!”



    被从中打断,萧殇明显有些不开心,但也不好驳了张悦的好意“我姐要结婚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恭喜啊。”萧龙依旧是吊儿郎当的模样“不过,关我什么事儿,我可没工夫,也没那财力去送礼钱,你找错人了。”



    看着两人的交流方式,张悦总感觉下一秒他们会放弃讨论,选择直接动手。果然,两个臭脾气的人很难正常交谈。只能努力从中纠正问题的含义“你们两个,能把话说清楚吗,别老是让我白白着急。还有,萧龙,你这脾气该改改了,他姐是萧瑟。现在,你明白我所说的坏消息了吗。”



    萧瑟??那曾有一面之缘的苦命女子?



    萧龙顿时不再张牙舞爪“小子,我并不想知道萧家发生了什么,但我想知道,萧瑟那边发生了什么,你最好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我,不要有一点遗漏。”



    突然认真起来的人儿,让萧殇有种莫名的心慌,目光摇摆不定。丢出一封信后,慌忙逃出二人视线之外“自从姐姐跟如龙大哥去过欧阳家后,便一直被催促着举行婚礼。如今大婚在即,所以,都怪你!!”



    饶有兴趣的捡起信封,萧龙仔细把玩一番,却始终不愿打开,看看里面到底写了些什么。眼神迷离的望着波澜不息的湖面“张悦,你说,我该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看似询问,实则心中早已有了答案。张悦绝望的摇摇头,萧龙还是没能挣脱泥潭,这不正是个名副其实的坏消息吗?



    “何必问我,你不是早已有了答案,不如先看看这信。。”



    “还是你了解我。”萧龙开心的笑了,表情略显阴森“你觉得,这封信可以改变我的决定?”



    望着水中两人的倒影,张悦有很多想说的话,也很想劝萧龙放弃,却终究不曾提起。因为,张悦知道,自己的话跟这封信的内容一样,毫无效果,甚至只会适得其反!



    “不会,你不会因他人而动摇,何况,这信已亲自交到你手里。”



    “那,这东西岂不是没了存在的意义。”手中信封被轻松撕毁,揉成纸团,丢进水中。注视着那些逐渐被水流吞没的字眼,萧龙不曾有过留念“比起徒增烦恼,不如顺心而行。”



    “可是。。”张悦还是犯了嘀咕。



    “别再犹豫,想做便去做,失败总比遗憾来的痛快。”

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张悦倒也洒脱“随你闹。”



    “还有多少时间。”



    “没了,就在今晚!”



    “也罢,长痛不如短痛。走,跟我去见个人!”



    望一眼风尘仆仆的来客,任东行平淡的模样没有一丝波澜,无喜,无忧“还真是少见,你个大忙人竟有空来找我。”



    萧龙直言道“我想去抢亲。”



    慢条斯理的拿起茶杯,轻抿一口“千万别告诉我,你想抢萧瑟的亲。”



    “还是你懂。。”



    “我劝你不要去!”任东行替两人斟上一杯清茶,推至两人面前“先喝口水,冷静一下。你们二人仅打过一场照面,并无太多牵扯,何必呢。而且,如今萧家。。”



    “好了,我都知道。”萧龙表情有着痛苦与纠结,他又怎会不明白事情严酷,可萧瑟的信,或者说萧瑟的态度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不管这决定多么愚蠢,他也只能坚持到底“没办法,是他们逼我,我不得不做出选择!”



    “你既然做好了决定,何必还来找我。”



    “我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了,我这只小虾米,怎能跟萧家相比。而且另一个地方,由你亲自去解释不是应该更好吗?”任东行忧虑的摇摇头“萧龙,我还是劝你不要去,一面之缘,不值得!”

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不值得。。”



    “不帮就不帮,还说什么风凉话!”张悦在旁愤愤不平“萧龙,我们走,我陪你去!”



    看了眼仍低头喝茶的任东行,萧龙难堪的点点头。



    趁张悦转身离去之际,一记缠绕着灵力的手刀,落在那脆弱的后颈上。



    小心翼翼扶着昏迷的人儿,温柔的将其放倒在地,望着那倔强的脸庞,萧龙惨然一笑“东行,你说的对,我不该去冒险,更不该拿他们当做赌注,真希望他们能原谅我的任性。”



    把灵石摘下,放置一旁。



    “今晚,去也得去,不去也得去,我已经没有退路。帮我多多照看一番灵石,我明日再来取!”



    明日来取?明日来取!若孤身去萧家,不带灵石,不用灵力,你哪儿来的明日!



    任东行紧皱眉头,甚是不解,为何明知是场阴谋,是场死局,萧龙还要义无反顾的去闯。



    “司马那边怎么说?”



    “冰儿吗?”萧龙略一侧目,停下的脚步猛然加快,冲出门去“这你就不用担心了,明日我自会去认错,放心好了!”



    放任萧龙离去,任东行也随之失去了淡然,在这偌大的大厅里,来回踱步。



    明日?明日!为何老是明日,萧龙你难道有把握活到明天吗,你今晚一去必死无疑,谈何明日!

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这般犹豫的模样可不多见。”



    灵巧的声音自身后响起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