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3章
    “算计二字实在太过难听,我不是明明告诉过你,这里是个陷阱,可你还是闯了进来,自作孽,不可活。≧菠≮萝≮小≧说”



    萧如龙大笑不止,今时今日终有机会可以大肆嘲笑这不知好歹的混蛋。



    “你还是那么无端的自信。我既然都来了,能否告诉我,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萧龙踏上本属于新人的红地毯,与萧如龙毫不示弱的对视着。



    “当然没问题。关门,谢客!!”



    随话音落下,秦家那装饰豪华的前门未动,而是有两扇钢铁浇筑的大门轰然紧闭。



    萧如龙也变得更加疯狂。萧龙已是瓮中之鳖,又能做什么呢?!可惜,成为瓮中之鳖的并非只有萧龙自己,来客们也通通被困在秦家死局之中。



    见台下越来越吵杂,越来越混乱,萧如龙满意的点点头。双手遥遥一压,示意所有人保持安静“诸位,放心,这是我萧家的家务事,绝不会对各位有非分之想。而且,就算给我萧家十个胆子,也不敢对各位同时出手。”



    有了这颗定心丸,没人敢再去吵闹。众人听的很清楚,萧家不会同时对所有人出手,但绝不怕其中一两个人。若想管闲事,先掂量一下自己。



    台下如愿恢复安静,萧如龙回身直面萧龙,胜券在握的模样从未消失“萧龙啊萧龙,现在的你可是插翅难逃,告诉你也无妨。小瑟儿提前嫁入秦家的条件便是我们不再为难你,只可惜,这一切的努力似乎都白费了。”



    萧如龙高高在上的看着萧龙与萧瑟,眼中不见一点怜悯。只有强者才配在众生身后博弈,弱者只能沦为棋子,甘愿堕落在棋局之中。

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,说了你也不会明白。”萧龙不愿再跟这疯子浪费口舌。小腿微弓,脚步重重一踩,整个人宛如一支利箭,直袭而去。



    手掌呈爪状,目标正是萧如龙咽喉。



    正将得手之际,一黝黑男子主动缠上萧龙攻势,而萧龙却不想与之纠缠,侧身躲过那人后,目标未变!



    那人的反应丝毫不慢,不再阻拦攻势,而是对准萧龙小腹,狠狠一脚踢出,把他送回原处。



    萧龙半跪着身子,不停揉着微疼的小腹。



    “早知道你打算动手。”萧如龙笑眯眯的躲在那人身后,倒要看看这曾经不可一世的人儿,如何闯出这场死局呢“萧龙,你这一步走的实在太臭了,只可惜,没机会再让你重新选择。这场专为你而打造的死局,你该如何逃脱呢?”



    既然偷袭的意图被识破,再继续只会弄巧成拙。萧龙再度动身,不过目标并非萧如龙,而是秦儒。可怜的大少爷被秦家人孤零零的遗留在台上不闻不问,却是连当人质的资格都没有。



    一把抓住衣领,被萧龙随手丢下台去。转而紧搂着那仅有一面之缘的女孩“我来了。”



    当梦寐以求的怀抱来临时,萧瑟不再麻木。



    女人的确善变,不过短暂的温存,便轻松推倒了曾经的纠结。萧瑟终于明白,自己希望萧龙会回来,更希望他能带走自己“你为什么要来,这里很危险的,你可能会死在这儿!”



    感受着萧瑟的柔情,萧龙便知猜的没错。两人在初见时就已各生情愫,虽不能称之为爱,但也绝非单纯的友谊。



    “你希望我来,我便来了!”



    萧如龙悄然退去,那为新人准备的喜庆高台只剩下一对苦命鸳鸯。



    十位或高或矮,或老或少的男子逆着远去的人群走上台来,其穿着一个比一个怪异,但目的很是明确,正是萧龙无疑。



    一20多岁染着紫发画着眼影挂着耳环的年轻男子,抢先踏出一步。那一身朋克打扮,再加上腰间与背后挂着两把长刀,近乎诠释了桀骜不驯四个大字“呦,朋友,对不起了,萧家买了你的命。”



    萧龙则是把萧瑟护在身后,没了灵石,并不代表他手无缚鸡之力。神色一冷“做人要有自知之明,小心闪了舌头!”



    特意等萧龙做好准备,那人才从腰间抽出把明晃晃的长刀,顺势劈向萧龙。



    赤手空拳如何能与这白刃较量,何况还有位弱女子需要照顾。萧龙只能先把萧瑟温柔的推过一旁,才勉强躲过这一刀。



    也许是自尊心作祟,刀刃本只需调转攻势,便能击中目标结束战斗,那人却在途中放慢了动作,让萧龙得以狼狈的躲过。



    一击未果,长刀轻轻一挑,黏上萧龙。一道道刀气,一节节刀刃宛如滔滔江水,虽无强刀劲气,胜在连绵不绝。



    让萧龙疲于应对。



    若继续此消彼长,必败无疑,萧龙只得用不擅长战斗的左手迎向刀光。如此胆大妄为的动作,着实把那人吓得不轻,一时忘了变化,刀刃直直落下。



    想象中鲜血飞溅的画面没能出现,厚重的刀刃将螳臂当车的手掌击个粉碎。



    这刀?竟没开刃!!萧龙顾不得心中骇然,急忙一脚逼退那人,夺过长刀。



    随意拍掉衣服上的灰尘,那人眼中有种神奇而诡异的色彩,似乎在为萧龙成功的冒险而喝彩。双手高举,虔诚的握上背后那金丝刀柄,脸上有种于那身装扮严重违和的庄严肃穆“老朋友,多久没见,今日又要麻烦你了。”



    刀,已出鞘。



    手中所握之物,似乎是男子不可动摇的信仰。



    其背雕九龙首,刀身厚重,刃如蝉翼。



    刀起,魂灭。



    萧龙被迫持刀相抗,却败得毫无悬念,手中凡铁应声而断。男子特意侧过刀锋,无意伤人,任萧龙逃脱“你还是拿出武器吧,否则必败无疑。”



    认真的模样,似乎已将萧龙当做值得全力以赴的敌人。



    看向手中整齐的断刃,萧龙面露苦涩。



    武器?他又何尝不希望幻能来助自己一臂之力,只可惜幻需依附灵石存在,没了灵石,又如何能使用幻呢。



    “让你失望了,我没有武器。”



    “狂妄!”男子怒呵一声。给了萧龙尊重,却没想到他竟不识好歹!冷面拖刀而行,喜庆的高台被带起一道冰冷的火花“我给过你机会,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!!”



    霸道的刀锋带起阵阵劲风,刮得萧龙连连后退,男子似乎觉得不能太便宜萧龙,从不瞄准要害,每次都往身体两侧招呼。



    即便如此,萧龙也不敢硬抗。



    明明每次都完美躲过了刀锋,刀气却带起条条血痕。



    身影越躲越慢,萧龙无力再战。难道,真的到此为止了吗?不,不行!我还有太多事情要做,可为何死局之后还是死局!!



    心中苦涩不堪,脸上故作强硬。竭力指挥着疲软的身躯,只要稍有不慎,便立刻命丧黄泉。萧龙虽处劣势,战况并不明朗,所以便有人打起了萧瑟的主意。



    当惊扰到萧龙时,萧瑟已被捂上嘴巴,拖下高台。若此时丢了萧瑟,那自己所做的一切岂不是无用功?!



    不禁怒火中烧“别走!!”



    “现在还敢分心,是不是太瞧不起我了!”男子口中好意提醒,长刀却不曾留情。轻松刺入萧龙腹腔,狠狠一搅。



    一瞬间,萧龙无法形容那种感觉,险些昏了过去。



    见到萧龙惨状,那些作祟之人如愿放过了萧瑟。顿时,一声悲鸣响彻全场“萧龙,不要。。”



    萧龙耳边的悲伤与眼前的景色愈加模糊,想抓住某些东西,却无论如何也把握不住。难道,到此为止了?



    不,即便是死,也要拉上一个垫背!



    左手虎口卡住刀背龙首,右手接机袭上男子咽喉。



    再需一秒,萧龙便可让这男子付出代价。只是,不远处的破空声,打乱了美妙的计划。



    三支利箭飞驰而来!!



    一支正中膝盖,破坏了萧龙的平衡,一支命中右肩,让那致命的攻势停在半空,最后一支则穿透了胸腔,直抵肺部。



    三箭带起的力量,毁掉了萧龙最后的挣扎,强大的冲击力带着他连连后退。刀背龙首处挂着内脏残屑,从腹中强制抽出。



    浓厚的血腥味刺激着萧龙的感知,让他昏昏欲睡。



    最后一箭姗姗来迟,直抵要害。



    鲜红的长刀轻轻撩过,拦下那致命的一箭,冰冷的刀锋直指身后挽弓之人“你!为何要干预我战斗!”



    “废物,没了我,你还能安稳的站在这儿?”



    “你!!”



    拿刀男子怒发冲冠,明显不想领情。



    “几位,莫吵,我只看结果。”萧如龙终舍得上台主持公道。看着萧龙那死狗般的模样,很是满意。



    萧瑟踉跄的走上台去“萧龙,你别吓我。。”



    颤抖的声音,却是连自我安慰都算不上。



    火红的新衣经鲜血渲染,格外妖艳。



    秦儒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冒了出来,给了满脸泪痕的萧瑟一耳光,单单愤怒二字无法形容那张扭曲的面孔“你是我的女人,有什么资格去心疼别的男人!!”



    抬手,抓住萧瑟盘起的长发,嘲笑的看过萧龙一眼,不顾萧瑟挣扎,正欲离去。



    萧龙虽是濒死,终究未死,所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。想抬起手掌,却提不起力气,想大声呼喊,却发不出声音。



    身子一歪,倒在地上。



    果然,不管付出多大的努力,哪怕赌上性命。死局,终究还是死局!



    “萧龙!!求求你!!醒过来!!”萧瑟的哀求响彻秦家,可惜只是徒劳。



    闹剧,也该结束了。



    “好了,了结这一切吧。”萧如龙厌烦的挥挥手“别脏了大家眼睛。”



    挽弓之人无视面前长刀。



    抬弓。



    握翎。



    弦紧。



    圆月。



    指松。



    箭离。



    直指要害!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