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4章
    此时此刻,黑发依旧强压着冲动,不肯出手,这残破的身躯根本经不住暴烈的能量冲击,若强行出手,没等杀敌,自己与白发便已死于非命!



    萧如龙看似胜券在握,可天,最喜不遂人愿!!



    “谁敢?!伤我兄弟!!”



    粗暴的声音划过秦家大院。ζ菠↑萝↑小ζ说



    众人耳朵竟在这瞬间出现了短暂的失聪,但,恐怖的事情远远没有结束。在空中飞行的箭矢经声音干扰,从而改变了方向,一击落空。



    如此,着实有些可怕。



    随之,又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。秦家那扇钢铁浇筑的大门碎成几块,应声倒地,溅起遍地尘埃。不管多坚固的防御,此时看来不过是在自作多情。



    “你个臭小子,真不够意思,有这等刺激的事儿竟然不叫上我。”



    等烟尘散去,见一男一女守在秦家门外。



    那男人身高两米左右,肩扛一把火红巨剑,高耸的肌肉隐藏着爆炸性的力量。女子站其身旁,丝毫不显娇小,浑然一体的长袍勾勒出优美的弧度,一柄碧蓝色的长枪提于手中。



    萧龙奋力抬头望去,轻易确认了两人身份,可这二人又是如何找到这儿来的?



    “水姐。。”一声哀嚎起,萧龙却是没能说出话来,只剩点点血沫咳出嘴角。



    柳雨踏着烟尘,踩在被吴炎斩断的钢板上,清笑道“你啊,若还把我当姐姐,就乖乖闭上嘴。你的独角戏结束了,今晚的主演可要再添上另外几个人的名字!”



    “喂,跟他这么客气干嘛?”吴炎身子微微下蹲,脸上尽是嫌弃“我们今晚不是来救人,而是来问罪的。枉我待那小子这么好,他却有什么好事儿从来想不到我。”



    双腿力量瞬间爆发,宛如一颗炮弹,高高飞起,结结实实落在高台之上。



    坚固的建筑经不起这暴力的摧残,轰然倒塌,零落满地。与此同时,在场所有人都能清晰感受到大地在震颤。



    道道裂痕沿青石板蔓延,虽没能毁掉秦家,却完美毁掉了这场婚礼。



    曾经不可一世的十人从中狼狈逃出,这男人的入场方式实在太过骇人,竟无人敢擅自宣战。



    吴炎的着陆方式的确野蛮,不过是以逆炎为锋,顺势毁掉高台,抄起萧龙。可是,这个男人从不会考虑伤员的感受,把灵石强制拴在萧龙脖子上后,便万事大吉。



    多灾多难的身板可经不住这般折腾,若非吴炎动作够快,柔和的光灵力挽回了萧龙最后的生机,某人怕是要一命呜呼了。



    不等烟尘散去,吴炎却做了件让在场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事儿。双臂猛然松开,任由这重伤的人儿摔倒在地,丝毫不管萧龙能否经受如此剧烈的撞击“喂,你小子装什么柔弱呢,死不了就站起来,老子最讨厌救男人,搂搂抱抱算什么!”



    众人不禁怀疑,这家伙难道真的是来救人的?



    萧龙只手扶稳地面,在诸多不可思议的目光中,灵巧的站起身来,一脸轻松的拔出身上羽箭“你能不能温柔点,好歹我也是个病号。”



    “病号?没问题!”吴炎急不可耐的挥挥手,不曾理会萧龙与那没入地面的巨剑,转而盯着如临大敌的十人“那就一边凉快去,别在这儿碍手碍脚。还有,你们几个,打算一起上,还是一个个来?”



    面对**裸的挑衅,无一人敢嚣张叫嚣。都说枪打出头鸟,如今枪摆在眼前,又有谁愿意当只出头鸟呢?



    萧龙乖乖躲到一旁,以光灵力调节着重伤的身躯。



    故事的发展越加精彩,要说最接受不了的,还是那些观众们。好好的交际盛宴怎会变成现在这模样,先是一出惨绝人寰的伦理苦情戏,不知怎么突然就变成了动作片,最后更是稀里糊涂演成了科幻剧。知道的,会说这里是场婚礼,不知道的,还以为这是在拍电影呢。



    事到如今,萧如龙始终想不明白,这男人是如何让濒死之人起死回生,但却明白,自己的计划失败了,莫说再杀掉萧龙,连这请来的十位帮手,怕是都活不下来。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只要可以远离这必败之局,没什么不能重来!



    恰巧,秦儒也有着同样的想法。不顾萧瑟挣扎,头也不回的远去。两家失败已是定数。只要能带萧瑟逃离这鬼地方,那这故事便没有结束!!



    有吴炎威慑在先,拥挤而凌乱的人群格外自觉的为柳雨让开路,以至于能轻松找到那企图躲藏的秦儒。



    玲珑的身躯挡住去路,脸上不见凶意,分外和善“小朋友,难道没人告诉过你,对待女孩子不要太暴力。”



    秦儒表情阴沉,放开萧瑟后,慌张的从怀中掏出把精致的军刀。双手紧握,脸色煞白,颤抖着直指柳雨“让开,我不想杀人,劝你不要惹我!!”



    这手中的凶器,跟柳雨身后一人多高的长枪比起来,只能沦为笑柄。



    柳雨神色古怪,着实不想欺负这可怜的家伙。未动长枪,反而伸出一掌,拍向秦儒胸膛。



    见其攻势袭来,可把秦儒吓得魂飞魄散,死死闭着眼睛,慌乱的挥舞着小刀,疯狂抵御着柳雨的进攻。殊不知,那手掌的力道与速度宛如抚摸般温柔。



    水的柔和岂能被这毫无章法的小刀阻挡,手掌轻松绕过干扰,结实的落在胸前。



    一瞬间。秦儒无力再反抗,大睁着眼睛,瞳中布满血丝,双手挠着喉咙,即使指甲刺破皮肤都不曾停止。被手掌命中时,秦儒感觉自己仿佛置身海底,周围尽是水汽,压迫着肺部,让人无法呼吸。



    手掌轻轻一送,秦儒应声倒地,四周水汽不曾减少,那身躯在地上来回滚打,宛如只脱水的鱼儿。



    柳雨眼中不见怜悯“先给你个教训,记住,有些人能欺负,有些人却万万不能惹,以后,先学会擦亮眼睛!”



    教训而已,当然不会伤及性命,但却免不了折磨。



    温柔的搀扶起萧瑟,取下被秦儒揪乱的头饰,任由黑发随风飞舞。水灵力沿指尖流淌,安抚着这被过度惊吓的人儿。

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



    萧瑟猛然醒悟,抓住柳雨手掌,焦急的问道“萧龙他。。”



    “他?放心好了。”柳雨不禁笑出声来,一个堂堂四级灵使竟这般狼狈,真是有趣的很“他命硬的很,才不舍的死。”



    帮萧瑟驱逐了那份惶恐后,柳雨只身来到那扣人心弦的战场“自己小心点,我先去前面看看,那里不适合你,就不带你过去了。”



    从容闯入那十人眼前,拔起火红巨剑,丢还给吴炎“小炎,手痒了,分我几个呗。”



    “别介,就这几个我还嫌不够呢。”



    身为好战分子,吴炎怎会甘心把猎物拱手相让,但被柳雨瞪过一眼后,便乖乖闭上了嘴。扭捏的模样,活像个受气的小媳妇。



    两人还未选好对手,却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秦家的客人可谓络绎不绝。



    “这么热闹,怎能少了我。”



    灵动的声音拦下了那即将逃离秦家的萧如龙,对于这突然出现的男女,一行人如临大敌。



    而男子把身后一人多高的盾牌依在门框上后,便没了进去的打算“看来我们没迟到,这里交给我就好。”



    奇怪,真是奇怪的组合,慵懒的男子与那过分厚重的盾牌,竟有种万夫莫开的气势。



    女子闯入大院,在拥挤的人群中肆意穿梭,周围的人儿皆因微风拂过,不自觉的为这女子让出路来。



    游刃有余来到柳雨面前,瞬间瓜分了另一半的猎物“水姐?一人一半?”



    “喂,可是我先来的!”吴炎可郁闷不已,现在的女人都这么好战斗吗?



    女子回眸一笑,如沐春风“你是男人好不好,跟我这小女子争什么。”



    好嘛,好嘛。。



    打又打不过,讲理又讲不通。扛着巨剑,吴炎幽怨的坐在萧龙身旁,假装自己是个病号。



    正当韩馨风打算陪这几人好好玩玩的时候,段晓岩也面临着一个有趣的选择。虽不认识面前这些鬼鬼祟祟之人,却不难猜到,他们想逃出秦家,离开这是非之地。不禁好心问道“你们,想出去?”



    萧如龙小心翼翼的点点头,虽不知段晓岩的实力与身份,但这平平无奇的男子,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。



    “没问题,先打败我,随你走!”



    背起盾牌,段晓岩挡在秦家大门当中,双手怀抱胸前,不做进攻与防守。



    看来这老实人,也是个不安分的主儿。



    萧如龙悄悄使个眼色,那黝黑的男子便麻木的走上前来,一记重拳结结实实落在段晓岩的小腹处。



    一击命中,男子脸上竟挤满了痛苦,左手紧握颤抖的右臂,冷汗直流,凄惨的模样甚是可怜。



    “无聊,又是个按摩的。”段晓岩轻蔑一笑,口是心非的给两人让开去路。



    看着秦家大门与不作为的男子,萧如龙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不够用了,但强烈的求生欲仍支撑着疲软的身体向外走去。



    可惜,浑浑噩噩的萧如龙始终没能发现段晓岩戏谑的目光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