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章
    近了,越来越近了,萧如龙离外面精彩的世界只有区区几步之摇,似乎马上便能逃离这令人不安的地方。☆菠〞萝〞小☆说



    段晓岩在旁冷眼旁观着一切,不曾多做阻拦,好戏即将上演!



    一步之遥,咫尺天涯!



    一双精致的很天低代替段晓岩挡住了萧如龙去路。目光沿玲珑的身躯微微抬起,却望见位瓌姿艳逸的女子,只是那双眼睛格外奇怪,竟有丝红芒从中窜动。



    仅仅四目相对,萧如龙眼前的景色大变样子,周围尽是数不清的尸骨,赤黑的血液早已逆流成河,自己仿佛化作众多尸骨中的一具,宛如行尸走肉般,唯杀戮才可解放自我。



    双目无神,大口喘息着,慌不择路的后退着。即使被绊倒在地,萧如龙也不曾停下后退的动作,直到被混乱的人群踩伤指尖,才猛然醒悟。



    “你是谁??”连滚带爬的站起身子,不用他人多加提醒,萧如龙也知道,自己现在很是绝望。



    嘴角一咧,露出残忍的笑容“萧少爷,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,我们不是曾见过一面,这一转身您就给忘了。”



    司马冰踏入秦家之中,可怕的压迫感扑面而来,顿时吸引了众人目光。



    “是你,司马家的人!!”



    “没想到,您这种大人物还会记得我,真是荣幸。”司马冰停下脚步,猩红的目光肆意打量着秦儒,而后者却迟迟不肯与之对视“看来,萧家少爷也不过如此,连我这弱女子都不敢多看一眼吗?”



    萧如龙的存在,不过是场小插曲而已。司马冰踩着红地毯,带上欧阳月,向高台残骸而去“岩,活人想出去必须死,若是死人,也就罢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放心!”段晓岩豪放一笑,身后盾牌轻松刺入地面,整个人斜依盾牌之上,立于秦家大门正当中,宛如座无法撬动的高山。嘴角笑声渐为收敛,神色不再散漫,冷若冰霜。望着秦家众多客人,自信吟道“尽管,来吧!”



    司马冰踱着悠闲的步子到来,人群也自觉的分成两队,不敢再踩上红地毯,生怕挡住去路,也算给足了尊重。



    来到几人面前,没有寒暄的必要。抬手,狠狠给了萧龙一记响亮的耳光,修长的五指不曾离去,转而抚摸着那张并不英俊的面孔。



    “还敢有下次吗?”



    明明该是声质问,却宛如情话般温柔。



    曾让他人畏惧的猩红双眼,只会让萧龙感觉心安。拨开云雾终见天日,死局之后,峰回路转,不管自己做出多么不可理喻的事情,这些人儿都不曾离去。

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错了,怎敢再提下次。”



    “这才乖。”



    嘴角浮现着欣慰的笑容,司马冰奖赏似得拍了拍萧龙头顶,仿佛教导着一个不听话的小孩子。



    萧龙一时哑然。



    如果说,曾经的司马有着常人没有的冷静,还有些任性的小霸道,只会让人觉得可爱。如今,司马冰身上有些太多让萧龙感到陌生的情绪,好似位君临天下的帝王,他想要亲近,又不敢靠近。



    望一眼人群中摇曳的萧瑟,司马冰嘴角不禁挑起一丝冰冷“你来这里,应该是为了她吧。”



    “没有,我。。”萧龙神态慌张。也许是从未见过司马冰如此状态,他都不禁怀疑,曾经乖巧的冰儿,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。



    比起解释,这话更像在掩饰着什么。



    司马冰不免自嘲一笑,僵硬的扭过身子,回到那嘴硬的男人身边。抓起萧龙手掌,一口狠狠咬了下去,直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口腔,才缓缓放开。



    对萧龙而言,手掌的疼痛永远比不上心中绞痛,司马冰脆弱的模样实在触目惊心。



    “想知道,你真正错在哪儿了吗。”司马冰垂着头,不敢看一眼萧龙。吐出粉嫩的小舌头,温柔的舔着手掌处的牙印。乌黑的秀发随风飞舞,妄图遮挡脆弱“因为,自认识你的那一天起,我一直在为你而活着,若连你都欺骗我,那。。”



    话,化作声声哽咽,终是没能说完。司马冰实在想不明白,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,竟沦落至此!!



    泪水沿脸颊滑落,滴落在伤口处,司马冰品尝着苦涩的味道。

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萧龙脸上再无半点血色。那瞬间,他感觉自己的世界仿佛已经崩塌,内心的慌乱无法去形容。



    用尽全身力气,将这泪眼婆娑的女孩紧搂怀中。萧龙知道自己遗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不管司马冰如何强势,在自己面前,她永远是那个会被困难吓哭的小女孩。



    轻俯司马冰耳边,不曾说出甜言蜜语,而是一句可笑的承诺“放心吧,如果你我必死无疑,我一定会死在你前面,我的小冰儿。”



    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,司马冰没了那份软弱,破涕为笑。



    万事皆大欢喜,唯萧瑟默默注视着宛如主角般的两人,仿佛丢了魂。跟他们相比,自己似乎才是个外人。浑浑噩噩,步履蹒跚,正欲离去。



    秦家,留不得,萧家,回不去,萧龙身边,似乎已经不再需要多余的人了,萧瑟一时陷入迷茫,不知该何去何从。



    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司马冰擦去眼眶中仅剩的泪水,侧过头,正巧望见萧瑟孤独的背影,忍不住在萧龙腰间狠狠扭了一把。



    对面萧龙的迷茫,司马冰更是羞红了脸,若非为了这男人,自己绝不会说出那些羞人的话。轻附耳边,说到“下次再有这种事情,自己解决,别来麻烦我。”



    说罢,推开不知所云的萧龙,司马冰回到众人面前,那副高昂的王者之姿也同时归来,早已没了温柔羞涩,仿若坚冰,口中并不洪亮的音调,让人难以拒绝“你,可是萧瑟!”



    艰难的扭过头,望着那天造地设的两人,萧瑟付出全部的努力,才将泪水留于眼眶。僵硬的点点头。



    “来,叫我一声姐姐,便留下来!哪儿也不准去!”



    司马冰如若无人之境,肆意妄为的诉说着,丝毫不管这话有多吓人。连吴炎等人,也不敢再怀疑这女人的彪悍。



    好似被吓傻了一般,萧瑟不过是呆呆傻傻的望着司马冰,不言不语。



    这种回答,实在有些过分。司马冰秀气的眉头紧锁,声音愈加冰冷“这,就是你的答案吗?他为了你以身犯险,连命都可以不要,你真的没有半分念想??!”



    耳边回绕着声声质问,泪水终不肯乖乖留于眼眶,决堤而出“不,不是,我不配让他付出这么多,我不配!!”



    “配不配不是你来决定的事,他不但觉得你配,而且还已经这么做了!”司马冰继续步步紧逼。这个家,可没想象中那么简单,单单一厢情愿不足以成为理由,所以萧瑟的选择尤为重要“现在计较这些又有何用!我要的是你的回答。叫或者不叫,留!或者不留!”



    也许是屈服于司马冰的压迫,也许是希望被众人接纳,萧瑟无神的双眼逐渐恢复了色彩,抹花的红唇颤抖的诉说着曾经不敢想象的词语“姐。。姐。。姐姐!”



    双手胡乱抹去眼泪,萧瑟嚎啕大哭,仿佛个被人遗弃的小女孩。



    司马冰嘴角的冰冷化作欣慰,只可惜另一位主角着实消极怠工,无奈的看过萧龙一眼,不禁抱怨道“喂,接下来的事情还用我教你吗?还不快去!!”



    “啊??奥。”



    萧龙猛然回过神来,急忙继续这未了的故事。



    如此狗血的剧情,竟向着圆满的方向发展,众人不禁擦了把冷汗。这女子的处事方式,却比那粗犷汉子都要狂野。



    对周围的人儿视若无睹,司马冰来到柳雨身旁,对那如临大敌的十人,有种说不出的轻蔑“怎么,很难解决?”



    “不会啊。”韩馨风一脸崇拜的摇摇头,刚刚只顾看戏去了,没能处理这些无关紧要的角色。



    “那就别欺负人了,留给新人试试身手。”



    转身离开这人海中央,即使把后背暴露在敌人面前,司马冰也不曾有过犹豫。只是众人奇怪的目光,让司马冰很不舒服,恨不得赶紧逃离这里。



    韩馨风悄悄对十人做了张鬼脸后,紧随着离去。柳雨也收起长枪,还真不好再欺负这十个倒霉鬼。



    只是那曾重创萧龙的家伙,按耐不住心中怒火,接二连三被女人轻视,不免有种很严重的挫败感。提刀而行,直指柳雨“你们,敢小瞧我!”



    疯狂的刀刃最终停在柳雨面前,不过一米之遥的地方。柳雨深感惋惜的摇摇头,为什么这世界上总有人不肯放过自己呢“我劝你放下刀。否则。。”



    “要战便战,何须多言。”男子大呵一声,正欲玉石俱焚。



    索性不再废话,柳雨提枪直直劈下。



    男子想都不想,横刀挡于胸前。



    虽接住长枪力道,却挡不住其中韧性。枪身如水般柔和,落成个不可思议的弧度,一挑一带,卸去男子右臂。



    甩掉枪尖鲜血,柳雨神色冷酷,转身离去,



    “这次不过是先给你个教训,记住,有些人,不能惹!!”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