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6章
    没了那碍事的人儿,故事的发展可谓水到渠成。&菠〾萝〾小&说萧瑟收住哭声,揉着微红的眼眶,紧随着萧龙回到几人面前。



    心中虽早已有了准备,但以这种奇怪的方式见面,萧瑟仍有种很怪异的感觉,若说没有心理障碍,绝不可能,只是事到如今,无法再回头“姐姐。。”



    对于这份大礼,司马冰不禁狠狠瞪过萧龙一眼。



    而某人环视一周,却没找到罪魁祸首的身影“喂,任东行呢,那家伙该不会缺席了吧,我还想跟他算算这笔帐呢。”



    吴炎身扛巨剑,无人敢拦,摆脱人群后,与其他几人汇合“他接新人去了,让我们先来看下场子。”



    “新人?”



    “对啊,我们这一行,不只差雷电。”



    竟然到齐了?萧龙彷徨失措“是吗?”



    萧瑟乖巧的躲在萧龙身后,打量着几位怪人。



    “诸位,我似乎来迟了。”任东行绕过段晓岩,闯入众人视线,其身后正跟着一男一女。



    熟悉的身影让萧龙忍不住抱怨连连,却又难免笑出声来“不是说不想来吗,怎么还是动手了?”



    “我说过,既然你做好了决定,就不必再来问我,我所能给出的,仅仅只是建议。没能改变的你的选择,深感遗憾。”任东行略微退过半步,没能忘记今天的主角“介绍下,雷泽,伊静。”



    司马冰略微看过一眼两人“你们既然来了,就应该对我们有所了解,所以,新人,准备好展示你们的实力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大姐头?”雷泽莞尔。



    正是因为了解,才觉得有趣。几位天资卓越之人,甘心听从这女子的命令,若说这女子是常人一位,怕是都没人敢信。



    “叫我司马冰便好。”满不在意的瞟了眼那没有擅自离去的10人,也算为这闹剧画上句号“去吧,那几位等着你们呢。”



    “没问。。”



    雷泽刚想点头应下,顺带吹嘘一下自己,怎知却被伊静揪住耳朵,拖进了战场。看那微嘟的小嘴,明显是闹起了小女孩脾气,



    两人丝毫没有自知之明,闯入十人当中。观众们忍俊不禁,这明明是场你死我活的战斗,哪有人会随便给自己增加难度,白白进了敌人的包围圈。



    各自拿着趁手的兵器,蓄势待发的九人与赤手空拳的雷泽伊静形成了鲜明对此,萧龙不忍再见流血事故发生,说到“我们就这么放手不管,是不是太残忍了。”



    将身后欧阳月揽至身前,司马冰百无聊赖的搂着那柔软腰肢,靠在欧阳月肩头,对于激烈的战斗,实在提不起兴趣“怎么,很过分吗,连这几人都解决不掉,如何对得起自己的身份。”



    虽不能了解几人口中的隐晦词语,但萧瑟好歹能看着事态走向。只是,这些人为何要让所谓的新伙伴,去面对那武艺精湛的十人呢。



    虽很难理解,也知趣的不曾多问。

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

    雷泽伊静相视一笑,毫不犹豫把后背交给了对方。熟悉的战斗,熟悉的合作,再次上演。



    虽有趁手的家伙,九人却没了心高气傲,顾不得以多欺少,连手对敌。其合作不似雷泽二人那般流畅,好歹人手够多。



    而雷泽与伊静毕竟身怀灵石,终究要比刚才的萧龙强上一些,暂时难敌人多,略处劣势,但也没有太大危险。两人的配合达不到完美,更缺少生死搏杀的经验,若想找出破绽,并未太难。



    在双方混乱的交手中,一支羽箭脱离了他人攻势的隐匿,直指雷泽心口。



    此时的雷泽正摆脱面前之人的纠缠,旧力以去,新力未生。不曾有过犹豫,伊静奋力撞开那道身影,可,箭已经到了面前。



    雷泽不过一步踉跄,伊静被完美命中。



    一击效果甚好,拿弓男子不曾贪功,继续寻找着下一次破绽“这次,算你命好,看下次还有谁替你抗!”



    正可谓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。萧龙可忘不了这可恨的家伙,任其如何躲闪藏匿,也逃出灵瞳的注视“要不要,解决了那暗处伤人的家伙。”



    “不,没必要。那家伙也是十人之一!”



    司马冰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这看似合理的请求。



    两人再度连手,逼退了那些围攻的家伙后,伊静再也无法保持常态,故作镇定的拔掉了肩头碍事的箭支,难掩脸色苍白“小雷,又要麻烦你了,接下来我只能给你助威了。”



    相比伊静的坦然,雷泽则低垂着头,任黑色短发随风飞舞,显得太过平静,甚至让人觉得可怕“来,到我身后。。”



    在这紧要关头,伊静竟开心的笑了,让众人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“你生气了,真的生气了,我以为你会嫌弃我累赘呢。”



    “这不是生气。”双拳被捏的泛白作响,雷泽身体颤抖不已,一道雷芒自眼底闪过,怒火如雷霆般降临“而是愤怒!”



    三声雷鸣响起,九人被连连震退,放弃了围攻。



    吴炎白痴似得望向天空,可万里无云,又何来的雷响。



    “好了,总算结束了。这才像个样子。”司马冰眼中透着些许赞扬,放开欧阳月,独自向秦家外走去。不忘高声说道“雷泽,我们在门外等你好消息!”



    “这就结束了?”



    战斗不是刚进入白热化,胜负还未分,萧龙实在不明白,这般如何能称得上结束。



    任东行遥望天空,眼中金芒闪过,似乎明悟到什么。一脸悠闲的离去“当然结束了,否则司马怎会安心离开。”



    只剩下几人云里雾里,实在不懂这两人买什么关子。



    雷泽却是顺了司马冰的意,开始了一场属于自己的表演。



    双手聚于胸前一尺有余,左手为前,右手缓缓拉动。虽不见手中事物,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凝聚起片片乌云,雷鸣电芒,闪烁不断。



    手臂粗细的雷霆在乌云深处翻滚涌动,处于正下方的雷泽不怒而威,仿佛带着无尽天罚,降临于世“这一箭算我还给你!看你,还往哪里躲!!”



    右手松动,一声弓弦震颤声,惊震四座。头顶雷光四溢,一道水桶粗细的雷霆落下,正中那拿弓男子。



    雷鸣消退,男子不见踪影,只余满地黑渣。



    见此惨状,侥幸逃过一劫的几人怎敢妄动,若再惹得这位大爷不开心,定会来个死无全尸。



    萧龙坏笑一声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。”



    的确没了看下去的必要,接下来,只是一场单方碾压的争斗。一手牵着萧瑟,一手拉上欧阳月,向外走去。



    “妖孽,又是一个妖孽,真没意思。”吴炎摇头晃脑的跟在萧龙身后,唉声叹气,似乎是再可怜这几个不识趣的家伙。



    雷泽没了再拉弓的迹象,一把抱起伊静,惹得后者娇嗔连连“喂,这么多人看着,你干嘛呢。”



    正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,雷泽深情的吻向伊静额头“你是个伤员,安静点。这是给你的特别照顾。”



    “我可是肩上的伤。”嘴上不想承认,可也没多做挣扎,伊静倒在怀抱中,安心享受着所谓的特别照顾。



    行经曾动手的其他几人面前,雷泽心态历经数次变化,终是不太甘心,不甘寂寞。口中吟道“人做天看,世事终了,必有天罚!”



    两人畅通无阻的与萧龙等人汇合,雷泽也露出了难得的轻松“终于结束了。”



    话音将落。本以为逃过一劫的几人却迎来一道道雷霆,面对浩大的天威之势,怎会有半点反抗的可能。那被柳雨卸去一臂,未曾参战的男子也没能逃过一劫。



    秦家客人们一张张惶恐的侧脸,在灯光下,相互映衬。



    雷消。云散。



    吴炎却盯着两人猛看,搞得众人都有些不好意思“那个,我就想问问,你是不是之前认识。”



    被数道好奇满满的目光盯着,伊静着实羞愧难当。不禁挣脱了雷泽的怀抱,假装整理衣物,脸色羞红“我家跟他家是世交,所有有过几次合作。”



    正当众人以为故事已经结束的时候,雷泽突然扑了过来,一把搂上伊静,口中哀嚎连连“别啊,老婆,你怎么一句世交就把我打发了,怎么说我也是你那未过门的未婚夫。”



    可谓无巧不成书,这两人之间的故事可不是一般的精彩。



    伊静的脸蛋明明早已羞红,仍迟迟不肯挣脱雷泽的怀抱,任由这男人像个孩子般,黏在自己身上。



    此刻,终不见意外出现,萧龙大呼庆幸“走吧,该回家睡觉喽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还忘了一件事情。”司马冰瞄了一眼躲在角落里的萧如龙,不想就这么一走了之。



    沿众人目光,雷泽悄然望去,正欲挽弓拉弦,再来次更为漂亮的表演“要不要我送他一程。”



    面对这十个妖孽,萧如龙似乎了解了自己的宿命,神色恍惚,身体宛如筛子抖个不停,哪儿还有半点大少爷的模样。



    “几位小友也该闹够了吧,还望点到为止,给老夫一分薄面,放过我这不孝儿孙可好?”



    苍老的声音打断了跃跃欲试的几人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