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7章
    苍老而浑厚的声音,成了萧如龙最后的救命稻草,正欲绕过这凶神恶煞的几人,夺门而去,不忘高声呼喊道。u菠Ψ萝Ψ小u说



    “爷爷。。”



    可惜,无人想买这份薄面,段晓岩不曾有过犹豫,毕竟司马冰说过,只有死人才能离开秦家!



    看似厚重的盾牌被灵巧的挥动,宛如道坚不可摧的铁壁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落在萧如龙面前,本慵懒的面孔上尽是战意“想出去,问过我没有!”



    咫尺之离,天涯之别。



    萧如龙的脚掌紧贴着冰冷的盾牌,不敢妄动。看似厚重的盾牌竟可以轻松刺入青石板,若自己再踏出一步,不,再踏出一分,脚掌便会被无情刺穿。



    好似是不了解萧如龙的窘迫,那苍老的身影依旧不紧不慢,逛到秦家门前“呦,这秦家大婚怎么也不通知老夫一声,萧家若因此失了礼数,容易遭人笑话。”



    然后才似乎想到了什么,望向那敢于挡在秦家门外的一群人“我知道,如龙定多有得罪,可否看在我萧家的份儿上,照顾一下我这将死之人,高抬贵手。”



    迎着近处的亮光,老人双眼炯炯有神,饱满圆润的额头不见皱纹,可见,那句将死之人仅是戏言。虽话中带请,但并没有弱势的表现,态度强硬到过分。



    如此**裸的示威,众人又怎能咽下胸中这口恶气。司马冰抢先一步踏出,眼中的红芒随情绪波动再度出现,与这松柏般的老人对视着,寸步不让。



    曾让萧如龙失神的眼神,竟对老者毫无作用。那并不苍老的眼中无欲无求,通透到可怕,仿佛可以望穿虚假,直击现实。嘴上还是不依不饶“现在的年轻人,怎么都这么暴躁,连心都静不下来,这种情绪的存在对你没有半点好处。”



    那高高在上的姿态,怎么看,都不像在劝人向善。



    司马冰大笑一声,右脚野蛮的再踏一步,气势经数次堆积,终是化作质的变化,点点帝王之姿显露无疑。



    凡人岂能与王者相比!



    老人不再游刃有余,不得不躲开那凌厉的锋芒。虽说败在这年轻人手里,老人却如孩童般笑了“小娃娃,看你这模样应该还没出嫁吧。不如到我萧家来可好,若是如此,这萧家家主给你也无妨,萧家有足够你施展野心的实力。”



    这话,可是把萧如龙说的脸色煞白。这些年来,自己的爷爷从未在萧家家主这四个字上松过口,如今却对这初次见面的女孩拱手相让,萧家子嗣如何能心安。



    莫说萧如龙,连萧龙都不乐意。将自己的女人小气的保护在身后,替司马冰迎上老人的疑问“喂,老头,我看你也老大不小了,再这么**裸挖我墙脚,小心我手下不留情。”



    无视威胁,老人眼中似乎只有司马冰,其他人即使再出彩,都不值得多看一眼。



    司马冰不禁莞尔“单说去你们萧家,要怎样才能不落人把柄呢?”



    “不是如龙也在这儿吗,正巧。。”



    老人的回答,换来了司马冰阵阵刺耳的笑声“总不能让我嫁给他吧?!今日我们不小心打了个小的,却来了您这位老的,单凭这一点,值得我心动?”



    这话,不单嘲笑了萧如龙,顺带连老人都被调侃一番。

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,家世也是实力的一部分,不对吗?”老人嘿嘿一笑,不曾觉得羞耻。毕竟,只要生在帝王家,便是王子,单单这起点,都是庶民们一辈子达不到的高度。



    “这一点我不可否认,若家世便是他全部的实力,可就有些。。”



    被数次拒绝,老人依旧不肯死心,问到“小女娃,你就直接告诉我,有没有找到意中人?”

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司马冰收敛气势,乖乖退到一旁,为那小男人留下发挥的空间,也只有在这个时候,司马冰才会甘心当个陪衬“萧龙。”



    熟悉的名字,让老人想起一段很不好的过往,眉头紧皱“萧龙??”



    萧龙那不伦不类,一脸痞像的模样,终落于老人眼中“怎么,老头,又想找麻烦?”



    像,太像了!



    熟悉的动作,熟悉的拒绝,让老人被迫重温了一遍曾经深埋的记忆。



    “这,便是你看中的人。”老人差点笑出声来,若猜想为真,那这一切岂不是太有趣了“你看上他哪点?”



    “无他,为了我们这些弱女子,他可赌上性命,放手一搏!”



    “荒谬,英雄独自即可,何需他人陪衬!”老人对此,显得有些不屑一顾,可在这份情绪中,竟隐藏着些许玩味。



    “没错,我很认同你的说法,不过,我只是个小女人,那些可笑的选择对我们而言,足以心动。”



    老人不想再继续无聊的争吵,仔细打量起萧龙来,强忍着没问出某些奇怪的问题。略一侧目,却在萧龙身后发现了萧瑟的身影。老人神色古怪,竟有几分焦急“小瑟儿,你怎么也来了,这秦家唯独没通知老夫是不是!你说你一个没出嫁的大姑娘穿什么凤冠。霞。帔。。”



    刹那之间,老人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

    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。



    萧瑟躲在萧龙身后,不敢再看爷爷一眼。



    老人如古井般的双瞳顿时布满愤怒,甚至有几分扭曲。能镇守一方者,绝非善人,不过,无意为难萧龙几人“如龙啊,你可真是我的好孙子,你觉得我当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年做过什么吗?!只是没想到,你们竟敢手足相残!!若想死,我成全你们,给你们父子两人一个全尸!!”



    开口之时,尽是森然,老人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20年前,杀伐果断的模样让萧如龙瑟瑟发抖。



    转而望向萧龙“小子,正巧你也姓萧,不如归我萧家可好,那个名字,你自己留着也罢。”



    突然的转变,实在让人捉摸不透,这萧家家主的名字怎拱手让人了呢?



    司马冰却不曾犹豫“不,他不属于萧家,不管现在还是以后都不属于!”



    经过刚才的一幕,老人似乎打开了第二个人格,高声讽刺道“这就是你看上的人,连老夫的话都不敢答!”



    “他的确没您孙子说的好听,但却比您孙子敢做。还有,您就这么喜欢插手别人家的家事吗?”



    “老夫最讨厌这些繁琐事,本就无心干涉,不如你们先放了如龙。”强硬的表情依旧挂在脸上,可老人心中更多的却是忧伤。当年发生的一幕似乎再度上演。



    “想的美,我跟他的账还没算呢!”萧龙顿时拒绝了老人的想法。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可他与萧如龙早已是不死不休,怎能继续留着这个祸害!



    “想算账对吗,成全你。”事已至此,老人只能强硬到底,否则莫说萧瑟,连萧如龙都要载在这儿“你既然不想放过如龙,那我也不允许我萧家的人不明不白跟你走,连名分都没有!”



    “哦,怎么说。”萧龙眯起眼睛,难免生出些恻隐之心。该面对的终究免不了,萧家不可能对萧瑟的离去不闻不问,再继续纠缠不如早日了断。



    “那我们明人不说暗话,我萧家怎么说也算是名门大家,想出嫁就算不是门当户对,也要明媒正娶,可是你能给出什么?所以,老夫不会白白让你带走我萧家的人!”



    铿锵有力的回应着萧龙,老人本不想说出这绝情的话,简直就是在把自家人往外人怀里推,但此时也只能弃车保帅。



    听闻这话,萧瑟脸色苍白,险些摔倒在地,想不到曾经和蔼的爷爷竟如此反对。司马冰将这柔弱的女孩拥入怀中,俯在耳边,轻声说“放心吧,他会处理好这一切,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


    “所以呢,还是有话直说吧。”萧龙并不紧张,这老家伙敢说出这话,就一定有回旋的余地,否则何必浪费口舌强调事情的严重性“人,我是一定要带走的,其他的,也不是不能商量。”



    “我最喜欢跟你这种聪明人做交易。”老人深吸一口气,上一秒的强势消失全无“我打算用萧瑟,换回如龙?”



    “在你眼中,这两人有着相同的分量?”



    “先不提我,毕竟决定权不在我这儿。在你眼里,十个如龙也换不了你的萧瑟,对吗?所以你并不吃亏。”



    默默注视着萧龙,老人有种很奇怪的想法,竟希望他会拒绝这笔交易,若这么白白答应,与那人实在太像了。



    可惜,萧龙让老人失望了,却没让身后众人失望。



    “跟你做交易真是简单又无趣,下次,我可不想跟你有什么牵扯。这次就先这样,换了!”



    反观老人怎么也开心不起来,孤寂的转过身子,无奈的摇摇头“小家伙,你不适合做生意。”



    其眼中布满了晶莹的泪花。



    不管是相貌还是神态,还有这做事风格,都让老人不得不怀疑。。。



    艰难的闭上眼睛,声音冰冷而愤怒“还不出来,难道要老夫亲自去请你吗?如龙?”



    萧如龙踱着苦闷的步子,逃出秦家。



    “萧如龙,萧如龙,我当初是像让你如龙,而非如萧龙。罢了。罢了。。”老人拭去泪花,匆匆离去。



    却见萧如龙紧随其后,脸上荡漾着发自肺腑的笑容。



    无喜无忧,更无半点疯狂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