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章
    目送二人离去。じ菠﹢萝﹢小じ说



    萧龙显然有些郁闷,连他也没想到,自己竟能这么容易放过萧如龙“我们是不是该走了?”



    “也是该走了。没想到他们如此知趣,一整晚好无聊啊。”吴炎仍望向萧如龙远去的方向,久久不肯回神,恨不得把那可恨的身影揪住,狠狠揍上一顿。



    直到那一老一少消失在转角处时,萧龙才勉强接受了这梦幻般的结果。没了再追赶萧如龙的可能,正欲悻悻而归“走吧,我们该回家了。”



    不忘揽上萧瑟腰肢,嬉笑道“从现在起,你可是我的人了。”



    暧昧的方式把萧瑟闹了个满脸通红,虽说有些害羞,但心中更多的却是甜蜜。



    看着某人得意忘形的模样,司马冰不禁苦笑连连,虽不忍打扰萧龙的兴趣,可那满身伤口映入眼帘,让人如何能不担心“你还是别回家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要我了?”



    “你这满身伤痕,还是别再到处乱跑的好。”



    萧龙仔细活动一番身子,没能感受到伤口的存在,也没有半点不适。而曾经的伤口不是在灵石临体时,痊愈了吗?“伤?什么伤?”



    “你还真够没心没肺,那伤口不过是被强制封印了而已,仅能防止继续恶化,若再不治疗,你性命难保。”司马冰声音中尽是无奈,自己到底看上了个怎样的男人,才会对那伤及内脏的伤痕不加理会。



    从不懂得珍惜自己,倒挺在乎别人。



    “哇,你心真的大。”吴炎安慰似得拍了拍萧龙肩膀,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“我知道我们来晚了,但那一刀应该把你五脏六腑都搅碎了,这一转眼就忘了?”



    这席话,萧瑟可听的一清二楚,泪水再度涌出眼眶“萧龙,你。。你没事吧?!”



    几人之中,唯萧瑟还在担心着萧龙。并非说众人对病号没有点最基本的关心,而是萧瑟不了解十灵。这伤口虽看起来可怕,但并非无药可医,何况萧龙受此重创依旧能活蹦乱跳。



    原本萧龙并不担心伤口,可看到萧瑟那梨花带雨的小脸后,竟不由感到些许慌张,不知该安慰萧瑟,还是该先仔细检查一下伤口“你别哭了好吗,我真的没事。”



    毫无诚意的话,明显不足以让萧色心动,眼泪宛如断线的珠子,怎么也止不住。对此,萧龙还真没什么好办法,只得求助似得望向司马冰。却换来个大大白眼。



    将萧瑟从萧龙怀中一把夺过,温柔的抚摸着那柔顺的长发,司马冰仿佛在安慰个孩子“乖,听姐姐说,他会没事的。这家伙可没那么容易死,放心吧,明天他会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你面前。”



    本该强硬的人儿,却说出这万分温柔的话语,让萧瑟莫名的心安。司马冰小心翼翼帮怀中人儿擦去泪水,竟有种慈母般的神态。



    “萧龙,我先带她回家,你自己去疗伤吧。”带上萧瑟,司马冰离秦家而去,不曾给过萧龙选择的机会“都走吧,去我家坐坐。”



    其他人当然不愿陪萧龙一同去见圣雾,难得的夜生活,怎能白白毁在圣雾手里。众人或是假装悲伤,或是幸灾乐祸,与萧龙打声招呼后,纷纷离去,只余欧阳月默默待在萧龙身后。



    这乖巧的小丫头,可把萧龙感动到差点流泪。



    趁四下无人,欧阳月悄悄拉起萧龙手掌,正想说些什么,却被不远处的司马冰打断“小月,赶紧过来,别打扰萧龙去疗伤。”



    欧阳月脸上出现了难得的挣扎,踮起脚尖,吻向萧龙脸颊,而后义无反顾的离去,追赶着众人脚步。



    萧龙顿时郁闷难掩,怎么感觉自己连点最基本的地位都没有。满腔怨气无处发泄,周围这些无关紧要的观众们则成了最好的目标“喂,你们看什么,没见过家里闹矛盾吗?!”



    若说看热闹,谁都会,可麻烦找上门来,就没人愿意扛。



    那些观众们没了上一刻的拘谨,该扭头的扭头,该寒暄的寒暄,该吃菜的吃菜,就是没人敢接这话茬。萧龙实在找不出继续胡闹的借口,傲娇的冷哼一声,慌张的逃离了秦家。



    那看似狼狈的身影远去后,秦儒老爹才从黑暗的角落里露出身形,不免感慨万分。若此子生在秦家,秦家又何须隐忍。庆幸的是,这人不属于秦家,也注定不属于萧家!



    即无人陪伴,萧龙孤身回到那个世界,有气无力的来了声“圣雾。我来了?”



    明明全员皆去,却只见萧龙一人归来,不管出于什么目的,圣雾免不了一问“来了?今晚发生了什么。”



    “没什么,一点小误会而已,已经都解决了。”萧龙显然有些闷闷不乐,面对这冰冷雕像,还真让人无处开口。



    圣雾从雕像中飘荡而出,才不相信萧龙会如此无聊,专程来告诉自己这个好消息“说吧,你到底为何而来?”



    “疗伤。”



    “伤?”圣雾瞄过一眼,轻易看透那身铠甲,望见了那触及内脏的伤痕,没了轻松的模样“难难难,你们不是去解决私事吗,怎会受如此重的伤?”



    “很严重?”



    “五脏六腑都被搅碎,谈何不严重。”圣雾不断解析着萧龙的伤口,严肃的话语可不像是在说笑“若非灵石冻结了你的伤势,你也没有强行动用过灵力,否则,你早就死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

    “难。”圣雾收回目光,得出结论“你现在的身躯太过虚弱,经不起其他力量的洗礼,所以难上加难。”



    “反正我也没什么感觉,先这样等着呗。”

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?!”圣雾忍不住呵骂道,受这么重的伤,自己竟没有半点觉悟,难道要别人替你操心吗?“你打算等灵力耗尽,然后坦然面对死亡吗!”



    “耗尽还需多久?”



    “四级灵石的全部灵力,最多冻结一时三刻。”



    掐着手指,暗自盘算着时间。从吴炎强势登场到现在,不正好两个半小时多些吗?



    “喂,这时间是不是太短了!”



    “短?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。”圣雾狠狠教育到,毕竟灵使不是无敌的存在,受到重创依旧会死去,否则当年怎会败的一塌糊涂“致命之伤并非玩笑,若你还是三级灵使,其灵力根本不足以支撑你活到现在!”



    萧龙终是有了焦急的模样,那一时三刻也即将过去“喂,难归难,到底有救没救,没多少时间了!”



    圣雾反倒陷入沉默,实在拿不出能完美治疗萧龙,还不留下后遗症的方法,可若继续拖下去,面前这人儿也会性命难保。



    难道,真的要动用那个东西了吗?



    每当想到这种可能,圣雾都不禁阵阵肉疼。

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到了什么?”萧龙也是发现了圣雾的异样。



    “我唯一能想到的,便是这个。”一绿色光点自圣雾袖口飘出,停于萧龙眼前,缓缓摇晃着“知道死亡道路吗?”

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抬手,想触摸这绿色光点。但这东西似乎并不认可萧龙的存在,躲过那只手掌,逃回圣雾身周。



    “这是生命,与死亡对立的生命。”



    “死亡对立,也就是说,这是条道路?!”



    看到萧龙恍然大悟,圣雾悠悠一叹。若非他危在旦夕,又怎会拿出这条不适合学习的道路“现在,只有这道路才能完美治愈你,可是,若你接受了这种方式,那第二条道路就必须选择生命。这伤实在太重,灵力可撑不了多久,其他方法我也想不出来,你。。”



    “生命?”犹豫之间,萧龙努力让自己尝试接受这条新的道路“是怎样的道路?”



    “生命,同义为生机,若生机尚存,则不死不灭,生命道路正是把这一点发挥到极致。”



    “挺不错。”



    “可是。。”圣雾不敢有太多的乐观,毕竟凡事有利必有弊,获得强大生命力的代价,更为恐怖“这只是优点,缺点则是这条道路不具备任何进攻性,只是单纯的生生不息而已。”



    既然面前这位都如此坦白,萧龙急忙摇摇头。他第一条道路为幻像,也不具备任何进攻能力,若再学习这所谓的生命后,岂不是真变成了个打不还手的沙包。



    义正言辞的拒绝还未说出口,腹部猛然传来一阵绞痛,鲜红的血液透过铠甲,缓缓滴落在地。



    痛感与撕裂感缓缓出现,愈演愈烈。



    “我的。。伤口。。。”



    来不及了!萧龙灵力已经枯竭,圣雾只能替他做出决定。抓住那调皮的绿色光点,按在萧龙眉心。



    刹那之间,绿色光影大盛,弹开了圣雾,将那重伤的身影笼罩其中。



    萧龙心中的拒绝,再也没机会说出口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