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章
    绿光渐为收敛,伤势恢复如初。v菠〝萝〝小v说



    可转念一眼,总感觉有些不对劲,仿佛有什么东西被遗忘“对了,圣雾,当年你给我的药没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那药只是难保存,又不算稀奇。”

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还要动用生命道路!”



    “你啊,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圣雾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“生命道路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,你以为我舍得用道路来疗伤吗?”



    “知道为什么实力越强,能治疗的药却越少吗?”金色虚影落回雕像,继续独自叙说“越强大的人,体内则会有越强的抗性,用来抵御毒或者对身体有害因素的入侵。当然,这种东西也会抵御药物,正是所谓的抗毒性与抗药性。若让你服用那药,先不提药性能否产生作用,单说药物入体,定会激起你体内灵力的排斥,不但起不到作用,反而适得其反!再说那药的药性实在不足,用来救个凡人也就罢了,若来救你们,药性经不起灵力冲击,便会消散。”



    若单说生命道路,萧龙并无反感之心,只是他不想当每次战斗都躲在别人身后。不可否认,幻像与生命的确是两条神奇的道路,也是两条毫无战斗力的道路。身为男人,萧龙不愿成为累赘,尤其还是在司马冰面前。

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老说的都对。”把圣雾所说的常识铭记于心,萧龙还是不甘心,嘴上不依不饶“我现在没事了,送我回去吧。”



    当萧龙推开欧阳家大门,看着那灯火通明的景色时,众人也发现了这匆匆而来的病号。吴炎忍不住走上前来,仔细打量一眼这上一幕还伤痕累累的人儿,惊叹道“哇,恢复的真快,这才多长时间,跟个没事人一样。”



    司马冰在旁清笑一声“没想到,他有这么好的药,本以为你今晚都要待在那儿了呢。”



    “药是好药,就是代价实在太大。”萧龙苦笑连连。



    此时再提后悔,为时已晚,当伤口愈合的瞬间,那绿色光点轻易接受了这位新主人。一颗生命种子也在萧龙体内扎了根。



    还真是奇怪,获得幻像道路时,要经过千挑万选,若非那人主动放水,萧龙本不可能取走道路。如今,生命道路却赖在体内不肯走,任萧龙如何呼唤,也不曾给出回应。



    看着那窈窕的人儿,萧龙心中更是难受,上前一步,想把司马冰紧搂怀中,寻求一番安慰。



    哪知,被灵巧的躲开。



    “冰儿,来嘛。”萧龙扭着身子,满脸委屈。



    那扭捏的撒娇模样,司马冰实在驾驭不住,冰冷的嘴角都不禁带起一丝无奈的弧度。



    “你别老是想着我。”司马冰再次躲过萧龙的怀抱,怎么也不肯踏入客厅一步,痛苦不堪的捂着额头“我说过,我只帮你解决一个,其他的,你自己想办法!”



    “怎么了。”



    吴炎那幸灾乐祸的表情,与周围端着茶水,四处闲逛,却不往客厅望上一眼的众人,让萧龙有种不祥的预感。尴尬的干咳一声“额,我感觉有点,。。要不。。”



    “怎么,现在就想当逃兵。”司马冰一把抓住萧龙,附耳轻声说到“这只是开始,还不快去!”



    说罢,将那临阵脱逃的身影推入客厅。



    果然,三位女孩正乖巧的坐在沙发上,不言不语,分外和谐。萧龙的确很希望见到三人,但绝不是在这种场合,同时见到!



    红儿抱着个苹果,边咯吱咯吱的啃着,边用好奇的大眼睛不断打量着另外两人。欧阳月则是蜷缩在柔软的沙发上,解开了马尾辫后,任由黑发随意垂下,近乎遮住半张面孔,只有那羞红的耳尖,暴露了主人的状态。



    萧瑟反倒一脸无奈,面对这两个奇怪的小姑娘,一时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话题。不管跟红儿说些什么,那通透的眼神不曾变过,也不曾开口,只是静静聆听,让人说也不是,笑也不得。这欧阳月就更麻烦了,每次一开口,不管说什么,脸蛋立刻变成个红苹果,可爱的模样实在让人不忍心再去“为难”。萧瑟突然怀疑,自己是否能融入这个家,融入几人的世界。



    一眼看过,若非司马冰挡在身后,萧龙真的很想扭头便走,事后再慢慢解释清楚。三人的相处看似很融洽,最怕突然出现个导火索。



    萧龙很清楚,自己正是那名副其实的导火索。



    可惜,千算万算终是漏掉一人。司马冰并不是个大度的人,只是不想再给萧龙添麻烦罢了。



    踉跄的脚步声,引起了三人的注意。顿时,一股脑冲了过来,欧阳月与萧瑟虽说深感担忧,但难敌心中羞涩,脚步停于萧龙面前,心中尽是思念,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。红儿却跳入萧龙怀中,黏在这许久未见的人儿身上。



    三人同框出现,萧龙才发现自己的担心很是多余,因为早晚会有这么一天,现在把几人凑在一起也不是件坏事。



    其他人看到这场景后,通通吵着要出去赏月,心照不宣的离开了这气氛诡异的地方。



    司马冰替众人关好门后,悄悄坐在一旁。可谓解铃还须系铃人,这三个小家伙因萧龙凑于一室,由萧龙来解决再适合不过。



    在红儿耳边低语了几声后,那玲珑的身躯才肯离开,最后还不忘啄了下萧龙脸颊。



    刚解决一个,来没来的松口气,便有温润的小手穿过那沾血的破旧礼服,轻抚着恢复如初的腹部。这可吓得萧龙猛然一个激灵,急忙抓住那作怪的小手。



    深知刚才的动作有些欠妥,萧瑟脸色羞红,但怎么也忘不掉那道道可怕的伤痕“萧龙,你的伤?”



    “放心吧,没事了。”



    提起这茬,萧龙恨得牙痒痒,若继续学习毫无战斗能力,只能用来救人或者表演的道路,如何才能保护面前这些人儿呢。



    “真的??”萧瑟面露古怪,心生怀疑。



    其实,莫说萧瑟,任何一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心生疑虑。伤及内脏的伤痕怎可能突然痊愈,连疤痕都不留。



    有了上一次鲁莽后,萧瑟便没了羞涩,不顾萧龙阻拦,正欲掀开那近乎镂空的衣裳,一窥究竟。



    虽知萧瑟是好心,第一次面对女孩如此主动,萧龙难免老脸一红。先不提那默默看着两人的司马冰,若就此教坏了红儿与月儿,那多不好。



    “别这样。。大庭广众的收敛一点。”



    越是推辞,越是惹出了萧瑟的疑心。萧瑟竟开始怀疑所有人是不是共同演了一出好戏,否则,刺穿肺腑之伤怎会在极短的时间内痊愈。



    不再强求萧龙,脸上挂满了疑“你的伤真的好了吗,还是说,根本就没伤?”



    听闻这本不该出现的质疑。萧龙倒没什么不快,毕竟事出蹊跷。但身后猛然出现阵刺骨的冰冷与杀意。



    司马冰久坐未离,正是为此。



    踏入这个门后,里面的世界不会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,这里的每个人随随便便都能击碎萧瑟的三观。众人不会因一个萧瑟而改变,那就只能委屈萧瑟顺应这个门后的世界。



    要么,学会融入一方世界,要么,乖乖被驱逐。



    一定不会再出现第三个多余的选择!



    单单一时兴起不足以让萧瑟得到真正的认可,司马冰缓步而来,这次的伤痕不过仅仅是个开始。十灵的存在是个不能说的秘密,现在绝不能为萧瑟解释太多,若真要一问到底,对谁也没好处。



    萧瑟真要做出不该做的事儿,说了不该说的话,即使违萧龙的意,司马冰也会将其赶出家门。道不同不相为谋,强行留下,只会埋下祸根!



    萧龙悄悄挡在两人当中,企图制止意外发生,可那份冰冷又如何抵挡。他知道此时最难的还是萧瑟,因为萧瑟需从曾经的世界中脱离,来到这个从未见过,从未了解的世界。



    萧瑟正被两个世界夹在当中,每一步都格外重要,马虎不得。



    话音将落,萧瑟同样感受到了司马冰刺骨的敌意,仿佛自己说了些不能触碰的话题。难道,这一切都不值得怀疑吗?



    心中困惑凝于眉头,徒然紧皱。



    看着被萧龙挡住的萧瑟,司马冰没有止步的觉悟,甚至,那份压迫连萧龙都不曾放过。



    萧龙也很清楚其中的缘由,的确有些话题必须由他来说,若被司马冰揪住,萧瑟可就没那么容易过关了。



    “小瑟儿,你先听我说。”萧龙暂时替萧瑟抵挡住那份压迫“我知道你有很多想问的问题,不管是你眼中这些奇怪的家伙也好,还是我曾经的伤痕也罢。但一切都已经发生了,你想问的问题恕我实在不能回答,希望你还能继续相信我。”



    十灵,是十人共同的秘密,萧龙不能擅自提起。所以,不了了之已经是最完美的结果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