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章
    光儿悠悠转醒,扑面而来的是种熟悉的雄性气味,眼中的空洞还未酝酿,便已被击的支离破碎。∠菠±萝±小∠说



    怀中轻微的动作让萧龙大喜过望,收回贴于光儿后心处的手掌,双臂交叉,自然的搂着柔软的腰肢,声音温柔“你醒了。”



    享受着怀抱的温暖,感受着逐渐散去的充盈灵力与生命气息,光儿怎会不明白。这男人根本听不懂自己说的话,也从未停下所谓的无用功。



    好久不曾体验到被人关心的感觉,光儿不禁扭了扭身子,找到个舒适的位置,再度闭上眼睛,依恋着温暖的怀抱。



    见光儿不言不语再次闭眸,萧龙不由阵阵心慌,却又不敢多做打扰,直到,他发现了那带着恬静笑容的嘴角。



    至此,不再多做担心。



    调皮的捏着光滑的小鼻子。



    一缕残魂又怎需要呼吸,但在这些小动作的捉弄下,光儿突然有种自己还没死的错觉。不免娇嗔一声,躲过那只手掌“你还在这里干嘛,还不回去,不怕他们着急?”



    此时的光儿,没了退缩的理由,欣然接受了那似热切似柔情的目光,



    萧龙反倒突然有些心虚,目光的焦点缓缓移至远方。毕竟,眼睛最容易暴露人的情绪,他可不想被光儿发现自己的不安,更不想让这女子再为此多加担心“光儿,你听说过十灵的宿敌吗?”

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不过是萧龙的猜测而已,起因正是圣雾,他又无人可问,比起整日闷在鼓里,不如问问光儿,也许能得到些有用的消息。



    “宿敌?”光儿继续躺在萧龙怀中,慵懒的闭上眼睛“不清楚,什么宿敌?”



    这才是萧龙最担心的,所谓的宿敌不过是个借口,在借口之下却隐藏着一道极为可怕的阴谋。急忙解释道“有另外一个家伙同样可以使用灵力,同样拥有道路,我的手臂正是被他用极光所砍断。”



    “没听说过,也从未见过,但同样拥有灵力与道路。难道,你口中的宿敌真的存在?”光儿却是有些好奇,但也仅仅是好奇罢了,而萧龙才是现在名正言顺的光灵使“你问我这些,可是问错人了。刚为十灵之时,我便遭人暗算,只留一缕残魂在灵石中苟活。大哥几人虽说经常来看我,但绝不提外面之事。你所遇见的难题,只能自己去寻找答案了。”



    光儿不打自招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,如此看来,冥王定是上一任冥灵使无疑。那与冥王相识的圣雾又会是什么身份?冥王与圣雾有过私谈,却不曾制止圣雾的所作所为,而圣雾也承认过,自己并非真正的引导者,那圣雾的目的又会是什么呢?为何冥王在最后时刻,对圣雾只字不提,到底是值得信任,还是说冥王把圣雾看做一场严酷的考验,丢还给了萧龙等人。



    到底是这任十灵另有变数,还是说,这一切只是无聊的猜测。萧龙多希望自己是神经过敏,胡思乱想。



    脑海中混乱的想法,光儿当然无从得知。只能看到那张面孔越加的阴沉,近乎滴出水来。不禁捏着那略显僵硬的脸庞,轻声道“我劝你,以后千万别随便相信别人。”



    注视着光儿,萧龙的愁云与阴狠瞬间瓦解。这话到底是无心之言,还是另有所指,他无从得知。



    深思了好一会儿,萧龙才发现自己根本配不上烂好人这三个大字,不禁问道“光儿,怎么说?”



    “你是真的傻还是假傻,难道没发现我同样可以控制你体内的灵力吗?你我同样身为光灵使,所以。。”光儿抚摸着萧龙的脸颊,神色迷离“以我们俩的现状,我如果对你有恶意,你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。只要杀了你,我便能成为光灵使。”



    这思维跨越实在太大,萧龙有点衔接不上,顿时大笑出声来“你还真别说,我现在想杀了你,你也没有机会反抗,你说我该怎么办好呢。”



    “你你你。。”迎着玩味的目光,光儿羞怒交加“不可理喻,动手吧,我倒要看看你舍不舍得!”



    “我还真不舍得。不过,你,舍得吗?”



    两人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相同的元素,又何必再多此一举,浪费口舌。



    同是,天涯沦落人。



    “先不说其他,我什么时候才能把你从这该死的地方救出来!”



    “别想了,近乎不可能。”被问及此事,光儿脸色苦涩“我当初选择进入灵石,就注定了这般结局。终其一生只能待在这小小的空间之中,也唯有光灵使才可发现我的存在。莫说离开此地,连自杀,都做不到。”



    一句无心之言,却道出了光儿的心结,萧龙无力再去安慰,即便如此,他的决定依旧不会变,若单单因为一句不可能,或是一时困顿而退却,连萧龙都会瞧不起自己。



    见萧龙仍在为之纠结,光儿揉着他的脸蛋,俏皮一笑“好了,这些都不用在意,我不是遇见了你,已经够幸运了,还奢求什么呢。”



    看着那故作坚强的女孩,萧龙却是突然移不开目光,他觉得自己已经越来越离不开这光灵石。



    “再讨论我的事情也只是徒增烦恼,不如,给我讲讲外面的世界吧。”光儿倒在温暖的怀抱中,眼中闪烁着好奇。不管被困多少岁月,其本性依旧是个小女孩,若说不企盼看一眼外面的世界,绝对是一言谎话。

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萧龙宠溺的握起光儿小手,悠悠说道“我所在的星球上,海水居多,所以我们便称它为。。”



    气氛渐为融洽,化作温馨,还时不时传来阵阵光儿欢快的笑声。



    当萧龙依依不舍睁开眼睛时,被两道审视的目光瞬间锁定。回想起上一刻的暧昧,老脸不禁一红“你们想干什么,干嘛这样看着我!”



    “我还想问问你呢。”吴炎开口抱怨道“到底怎么了,一声不吭捣鼓了这些长时间!”



    半天时间,一晃便没了,吴炎只能与这不解风情的雕像为伴,怎能不郁闷。



    迎着奇怪的目光,萧龙突然有些怂,急忙躲在一旁,向圣雾问道“他这是怎么了,又发什么神经。”



    “你疗伤用去了6个多小时,火一直在旁静候你醒来,有点着急也是应该。不过,你到底遇见了什么,竟耗费如此多的时间。”

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。你看我不是好好的。”



    急忙主动结束了话题,疗伤可没能用多少时间,剩下的,不过是萧龙与光儿的温存,这种场景又如何能光明正大说出口呢。



    吴炎也知萧龙的意思,既然大家相安无事,也懒得再去过问,拍拍身上的草屑“真是无趣,我先走了,浪费时间。”



    萧龙也知趣的退过一旁,不敢挽留,更不敢再去解释什么,毕竟有些事情,越是解释,越难以抹清。



    那人儿离去后,金色虚影停于萧龙眼前,迫不及待问道“萧龙,你体内有颗生命种子,绝不可能发生意外,说吧,到底遇见了什么。”



    不提还好,一说起来,萧龙满是怨气。他本就怀疑圣雾的身份,再经过光儿确认,几乎肯定了自己的猜想。既然被问到,索性毫不留情的还击“你能否先告诉我,十灵原本的引导者去了哪儿,还有引导者的责任到底是什么?”



    怎知萧龙竟有此一问,圣雾不禁楞在当场,无心做答“你可一定要相信我,我不会。。”



    每次都是这句解释,萧龙早已听腻,挥挥手,制止了那些无聊的诉说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也选择相信你。只是,你又不肯对我说些实话,我也不会把自己的底牌全盘托出,尤其你的意图还未明了。”



    圣雾开口,似乎想说些什么,但始终没能发出声音。这些,已经是萧龙最大的让步。



    “还有,不要老是让别人去领悟第二条道路,灵使未达5级,体内可容不下第二条道路。记好了。”萧龙终究按耐不住,开口提醒一声,省的这半吊子引导者再去害人。

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都不知道,你怎么?”周身的雾气突然变得格外紊乱,圣雾突然想起件久远的传闻“难道。。”



    也对,冥王都苟延残喘留下一缕魂魄,那个女人更没有理由死去。如此,倒也正好解释了萧龙刚才浪费的时间。



    “好了,什么也别问。我什么也不会说。”萧龙苦闷的瑶着头,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,毕竟光儿的存在,是他的一块心病。



    见此反应,圣雾默默肯定了猜想。果真,十灵之人,没有一个简单的货色。



    “圣雾,这里有没有可以让我进行特训的地方?”



    自从跟所谓的宿敌有过接触后,萧龙发现了自己太多太多的不足,倘若不是奇怪的肌肉意识,他根本活不到现在。而现在所做的努力不为其他,仅仅是想活着而已。

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圣雾却是没能明白萧龙的意思。



    “就是有没有个可以让我变强,战斗也行,生死搏杀也可!”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