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章
    “你的想法挺不错,只是生死搏杀不亚于刀尖跳舞,其中的感悟只可意会不可言传,但条件太过苛刻,可遇而不可求。じ菠﹢萝﹢小じ说不过,我倒知道个可以进行战斗模拟的地方,哪里没有生命危险,其作用性也就小了很多。”



    未曾多加思索,萧龙便点头应下“在哪?我为何从未听你提起过。”



    虽说需要生死搏杀,但毕竟太不稳妥。若让萧龙跟个素不相识的人以命搏命,还真难以做到绝情。若非绝地,会有多少人愿意不惧生死,殊死一搏呢?



    “只可惜。那个地方不适合学习。”思索良久,圣雾一开口,竟是劝萧龙放弃这无端的想法。



    所提及之地,并非什么修炼圣地,虽无生命之危,但一不小心,一步走错,却是容易变成个傀儡疯子,落得万劫不复。只是拘泥于某些条约,那些警戒之言,圣雾万万不敢提。以至于还没讨论出结果,就已后悔万分。



    萧龙不曾有多余的顾忌,只要有变强的机会,他就要去尝试“什么也别说,先带我去看看,再提也不迟。”



    事已至此,多说实在无益。那件事物的存在并不神秘却也是个禁忌。单说修炼,的确是不二之选,但其中的牵扯实在太大,若口中一不小心,说出了些不该说的话,自己可是会被强行抹杀的。只能从侧面叙述下事情的严重性“我所说的,绝非你想象中那么简单。那种地方,是场试炼。共有三道,分别为智力心,我所提及的正是力之试炼。在其中,你会面对个跟自己差不多强大的敌人,然后敌人的力量会随着你击败的次数成倍增长。虽算不上生死搏杀,但也可以说是挑战自我。”



    看着那不知所云的脸庞,圣雾知趣的停下唠叨,问道“萧龙,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?”



    萧龙果真只是迷茫的摇摇头。



    “简单点说,你所拥有的灵力,试炼中的守门人也同样拥有,你没有任何取巧之处,甚至,那人的战斗经验比你强上百倍,万倍。”



    如此来说,倒也跟幻像道路前遇见的那个家伙差不多,不容小觑。但萧龙也没有更合适的地方去,只能装个糊涂“很简单啊,不如,先带我去看看。”



    萧龙又怎会知晓,在幻像道路时,那幻像的强度不过是呈个数增长,而在力之试炼却成倍数增长,两者没有任何可比性。



    既然劝说无果,圣雾只能自食恶果,带上萧龙消失不见。若非说漏了嘴,圣雾感觉,自己永远也不会回到这儿。



    凌乱的石块,荒乱的杂草,与面前这平平无奇的山洞,组成副分外奇怪的画面。萧龙竟从不知道,此地还有个这么奇怪的地方。



    “这里,便是我说的试炼。你进去后,只需告诉里面那人你想进入力之试炼便可。记住,力之试炼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,但你的精神却会疲惫,一天最多进行三次,万万不可操之过急。还有,另外两个试炼不是你可以触碰的,那心之试炼,更是万万碰不得,闯入其中的人儿,通通死于了非命!无一幸免!”



    脚步停于山洞面前,圣雾突然变成个话唠,其中的原因,定是这山洞无疑,而山洞正是萧龙此行目的地。晃了晃脑袋,不敢再继续想象,再这样下去,可要被自己吓退了。



    “好了,我先进去看看。”



    注视着萧龙消失在漆黑的山洞中,圣雾难免忧伤一叹,不管怎么说,自己已经再也帮不上半点忙。进入那个没有规则的地方后,是生是死全在一念之差,所谓的试炼更是只有一字之别,却是生死相隔。



    踏入山洞后,里面的一切让萧龙措手不及,实在太过稀松平常,连圣雾所谓的三道试炼,也仅仅是三个模样相同,可以一眼望穿的山洞。



    “有人吗?”



    “有人吗?”



    萧龙的声音在此回荡,他不想招摇过市,可也没能见到圣雾口中那指引他进入试炼的人,总不能挑一个随便闯。



    久久不闻其他声音出现,萧龙无奈的摸着鼻子,暗骂自己一声白痴,整个山洞的构造近在眼前,还有什么好挣扎的呢。



    他又不肯拿自己的命去做赌博,只好先行离去,再做打算。



    可惜,进来容易,再想白白出去,可就没那么简单了!



    “小混蛋,敢把老夫吵醒了,还想溜走,是不是该留下点什么,孝敬一下老夫!”



    略显苍老的声音渐响,在这地方竟没能生出回音,萧龙止住了离去的脚步。



    他可被吓得毛骨悚然,上一刻眼前还空空如也,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又从何而来。难不成,强者们都喜欢如此惊心动魄的出场?



    能在这里遇见的,肯定都是些妖孽,说不定还是活了上万年的老妖怪,人老成精,不好应付,还是先走为上。



    原本停下的脚步,徒然加快。



    不过,进来时毫无障碍的山洞口,突然出现层淡粉色的薄膜,企图拦下那不知礼数的身影。



    面对这透如蚕丝,薄如蝉翼的保护,萧龙想不不想,正欲冲破后逃之夭夭。怎知,这不起眼的东西竟有着惊人的弹力,外面的世界近在眼前,他无论如何也触摸不到。



    被狼狈的弹回山洞中心。



    “怎么,听到了老夫的话,还想逃走,是不是瞧不起我这一把老骨头?!”声音低沉而压抑,显然动了肝火。

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只是不敢确定哪个为力之试炼,不多打扰前辈了。”



    灵瞳扫过四周,可与肉眼见到的画面毫无二致。



    “真是有趣,竟又是个来参加试炼的,这里终不再无聊了!”



    山洞内部弥漫起阵阵粉色雾气,虽没有任何杀伤力,萧龙的心脏不免一阵抽搐。这糟老头子到底修炼了什么,竟有这种粉嫩无比的雾气当做陪衬,不觉得渗人吗?!



    雾气渐为浓郁,幕后作怪的家伙也露出身形,萧龙却不懂得如何营造强者气氛,只是盯着那高耸的胸部猛看。



    男人般粗狂嘶哑的苍老声线,一身黑袍下有着曼妙的身材,到底是个什么妖孽,萧龙想都不敢想象。



    直勾勾的目光,惹得那人很是不满“怎么,没见过?看什么看。若非老夫修炼出了问题,哪会是这幅女子般的模样,老夫最讨厌你们男人那种奇怪的目光。不过,那些家伙自从见识过老夫真正的相貌后,就没人再敢这么看我,小子,你。。”



    说着,正欲揭开面部的黑纱。



    你们?男人?萧龙急忙闭上眼睛,胡乱挥动着双手,感觉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“别别别,前辈留情,晚辈此行实在有些唐突,还望前辈莫怪!”



    若真如这人所说,那还得了!岂不是个皮包骨头的老男人,有着如妙龄女子般的身材?只是想上一想,萧龙都感觉阵阵反胃,这般美好的画面,让人太难接受,比起从容面对残酷的现实,他还是比较喜欢留有一份幻想。



    “哈哈哈,有趣,有趣。”嘶哑的笑声划过山洞“我叫媚,你呢?”



    “萧。龙。。”



    萧龙无力的点点头,总算明白圣雾为何在提起此地时,大惊失色。这人不但修炼法门出了纰漏,甚至连精神都有严重的问题。



    “正好,来,陪我玩玩,老夫就原谅你的无理!”



    这种赔偿方式,让萧龙胆裂魂飞。在这般暧昧的环境下,再跟这位大老爷们玩上些见不得人的游戏,以后还怎么见人啊?!

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玩与不玩已经不是萧龙可以决定的。媚随手打了个响指,些许粉色尘埃落入萧龙鼻腔之中。



    不过瞬间,萧龙的理智便被抹杀,眼前上演着一幕幕少儿不宜的画面。与此同时,意识深处,那些最野蛮,最疯狂的**被无限放大。



    面泛桃花,一步一步向前走去。



    “废物!!”



    没等萧龙做出什么人神公愤的事情,这两个字便如炸雷般在他脑海中响起,血液如开水般沸腾,一股咸腥的液体自嘴角滴落。



    等萧龙清醒时,却发现自己与媚近乎黏在一起。两人相隔太近,他甚至都好似看到了媚那挂满胡茬的下巴。



    控制着不太听话的身体,退出一段安全的距离后,萧龙才敢平复着激荡的感觉,擦去嘴角鲜血。回想起刚才的一幕,若最后时刻未被叫醒。。。



    其后果,他想都不敢想,竟是忍不住干咳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奇怪的反应,倒是让媚满头疑问,刚才的攻势虽说霸道,可没有任何进攻性。忍不住上前,想关心一下这来之不易的玩具“喂,你怎么了,我还没下狠手呢。”



    没下狠手都让萧龙反抗不得,若真想动手,他怕是只能乖乖任由这人折腾。



    “前辈,大侠,长者,您就饶了我吧。”看了眼仍被粉色雾气包裹的洞口,萧龙回首痛哭流涕“我上有老下有小,您就让我走吧!”



    媚停下脚步,嘿嘿一笑“那你,还想不想进行试炼了?”



    “当然想!”



    “老规矩,先陪我玩一会儿,我一定不伤你性命。”



    那知萧龙借着话茬,急忙退去“多谢前辈不杀之恩,青山不改绿水长留。我们有缘再见!”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