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章
    这一进一退,不过才区区几分钟,圣雾甚至来不及为此行而担心,萧龙便以一种失败者的姿态爬出洞口。∫菠∠萝∠小∫说



    以一股柔和的力量扶起萧龙,顺带修复着那疲软的身躯“萧龙,怎么了。”

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,还是不是说为好。”疲劳逐渐侵蚀着萧龙的意识,让他连睁眼说话的意思都欠缺“圣雾,还是先送我回去吧。”

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日上三竿,萧龙才终于摆脱那揪心的疲惫,悠悠转醒。他隐约记得昨晚回来时,自己宛如个行尸走肉,对所有人通通视而不见,回到宿舍后,倒头便睡。但在此之前,与圣雾最后到底讨论了些什么,却是无论如何也记不起来。



    正当萧龙坐在床边苦思冥想之际,周传声忍不住晃了晃这呆呆傻傻的人儿“萧龙,你可真行,昨天班会班主任亲自上台,你都敢缺席,又去哪儿风流了?”



    咂嘴称奇的模样,不知是在佩服萧龙大胆,还是羡慕他省去一番说教。



    “哪儿那么多风流。”萧龙晃着昏昏沉沉的脑袋,没能解释太多。对于某些不能说的秘密,你越是解释,漏洞便越多。



    定睛一看。好吗,面前这三个家伙竟穿起运动装,一副想要外出游逛的模样,这可不符合他们的风格“你们三个想去哪儿?”



    “你也不看看,我们多辛苦,昨天听班主任唠叨了一整晚,今天一早还要去见见书生的女朋友,帮忙把把关。”周传声略有深意的一笑“萧龙,要不要一起?”



    那模样,比起所谓的把关更像是打算为自己物色目标。



    细心打扮一番的吕志急忙心虚的解释着“我可没有,萧龙,你别听他们胡说。”



    羞红的脸色,却是不打自招。



    既然有热闹凑,萧龙怎能不去。



    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随三人走在明媚的校园里。身旁的人儿络绎不绝,但几乎所有人都身着运动服,把萧龙这个异类夹在中间,好生难受“你们好歹告诉我一声,这让我多尴尬。还有,今天什么日子,人也忒多了吧。”



    “你出门连手机都不带,完全了无音讯,没报警说你失踪就算不错了。今天不过是学校主张全民健身,连外部的人一同被邀请,才会这般热闹。”周传声咂咂嘴,略有吃味“还有,你以为都像你,我们可不是来运动的!”



    某些话,萧龙还真没法去反驳,他更没有几人那多余的心思,不过单纯是想个地方缓解心情,打发一下时间“你说的那个女孩呢,在哪儿?”



    “着什么急,我们也没见过。”周传声把默不作声吕志拽过身前“这家伙最近跟你一样,整天玩消失,要不是昨晚碰巧回来的时候被我撞见,还不知道打算藏到什么时候。”



    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,几人正讨论的火热,身后突然响起声动听的呼唤“吕志哥哥。”



    “玲儿。”吕志挡不住喜上眉梢。



    对于这传闻中的人儿,萧龙可有着几分好奇,一眼望去,轻易寻得那灵巧的身影。这女孩虽说年龄不大,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,稚嫩的色彩难掩倾国倾城之貌。更加难得是,身上竟有种神奇的魅力,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,与韩馨风有些类似。



    吕志心中难耐,毫不客气的抛弃了众人,将女孩拥入怀中。与此同时,女孩身后几步远的地方,两位看似毫不相干的男人,神色不禁哗然,正欲挤开拥挤的人群,赶走那大胆的男孩。



    女孩边享受着怀抱,另一只手掌悄然收回后背,打出道隐秘的手势。那两人才犹犹豫豫的止住脚步,退回人群,仍护在四周。



    这番小动作,当然逃不出萧龙的眼睛,看似孤身前来的女孩,其意图很值得揣摩。



    无意去挣脱吕志的热情,女孩娇憨一笑“哥哥,你抱的好紧。”



    吕志慌张的松开双手,脸上写满愧疚,生怕惹得女孩不开心。而女孩似乎很喜欢这被人关心的感觉,主动拉上那并不宽厚的手掌,柔声道“哥哥,玲儿没事。”



    正当两人温馨的时刻,周传声厚着脸皮,恬不知耻的贴了上去“书生,怎么也不给我们介绍一下?”



    可谓一物降一物,此时吕志哪儿还有半点古板,活像个坠入情海的羞涩小女生“哦,她她,她叫唐玲儿。”



    对于这突发事件,唐玲儿却游刃有余,悄悄把吕志挡在身后,明亮的眼睛,一眨不眨的盯着周传声“你好,我是唐玲儿。”



    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,周传声随便应上一句,便灰溜溜的逃的不见踪影。



    有榜样在先,苏如锦也不去再做那令人讨厌之事,嘴角噙笑,正欲离开。只是在不经意间撞了下萧龙肩膀,附其耳边低声道“萧龙,你先守着。”



    萧龙也知趣的压低声音“怎么,你认识这女孩?”



    “也许,但实在记不得。”



    “这女孩不简单。”

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,你盯好这两人,我去问下,马上回来。”



    一阵耳语过后,两人勉强打成共识。



    不过,跟踪的任务刚开始,便已经失败。萧龙在不远处见到了张悦的身影,而张悦也望见了这熟悉的人儿,率先走来“萧龙,昨天没事吧。”



    “没有,若真有事儿还能好好的站在这儿?”看了眼消失在人群中的唐玲儿与吕志,萧龙实在不忍心丢下老朋友,只好继续用灵瞳锁定目标,一边跟张悦向另一面走去“不过是个有些日子没见的老朋友,叙叙旧而已。”



    “只是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你,这不符合你的风格。”



    “我的风格?”被这么一说,萧龙突然打起哈欠来“没错,我现在还不如乖乖躺在床上补觉,何必在这里乱溜达。只能说闲来无事,打发下时间罢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既然来都来了,就别再想着补觉,我带你四处转转。”



    “好吧,正巧今天没什么要紧事。”



    两人谈笑间融入人群之中。



    自秦家那场巨变后,张悦虽没参与其中,但给萧龙的感觉,与以往截然不同,没了曾经不可言的隔阂,化作一种亲密与信任。



    也许,凑热闹是种本能,两人不曾想过清净,而最为拥挤的地方也就成了萧龙的目标“走走走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

    那人儿宛如泥鳅般,滑溜的消失在人海,张悦无奈的紧随其后。看来,这家伙还是没变。



    依光灵力之便,穿过层层包围,最终停在个擂台前,萧龙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形形色色之人。



    “擂台?有趣,有趣。”



    “还是别再惹是生非了,这里可不是你胡闹的地方。”



    好似不曾听闻张悦劝说,萧龙再次见到了目标。吕志正跟小女朋友坐在擂台旁,看那跃跃欲试的模样,就知道这小丫头肯定不是个省油的灯。

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上去?”张悦打趣一问。



    本意竟被看穿,萧龙面色一囧,急忙解释道“别开玩笑,我可是文雅人,不喜欢打打杀杀。”



    这话说的,实在没点诚意。张悦撇撇嘴,你若是文雅人,世上就没有暴力分子了“该不会真想上去吧?”



    “是有点,不过还是算了。”



    萧龙大方的承认了自己的想法。就是脸皮不够厚,舍不得这张老脸,干不出明摆着欺负人的事儿。



    最不可理喻的是,萧龙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期待着什么,竟在台下乖乖看着一个个形态各异的人被打败,一个个擂主被替换。他除了做不出那些可有可无的喝彩与掌声,已变成了位合格的观众。



    直到,某位擂主无人敢挑战,被下一位擂主接替,此人正是唐玲儿。



    “这也行,该不会是选美吧。”



    低声嘀咕一句,萧龙挤出人群,正往擂台而去。反正无聊,不如陪这小丫头玩玩。



    可惜,等他爬上擂台,面对唐玲儿时,身后倒彩之声不绝于耳。



    “喂,你还算是个男人吗?”



    “就是,只知道欺负女人。”



    “刚才没见你这么积极,现在舍得出来了!”



    。。。



    果然,每个漂亮女人都成为众多雄性生物保护的目标。



    “小丫头,不嫌弃我欺负你吧?”萧龙打量着台下唯恐天下不乱的众人,苦笑一声。反正只是玩玩而已,千万莫伤了和气。



    唐玲儿却记不得自己何时曾见过这男人,不过,此地既然是擂台,哪有拒绝挑战的道理。



    却听,张悦吕志同时呵道。



    “萧龙,慢。”



    “萧龙,手下留情。”



    台上“风光”的人儿,可让张悦恨的牙痒痒。自己不过是低头发了个短信的功夫,这家伙便又上去捣乱。一个小女孩有什么好赢的,而且这个女人动不得!



    唐玲儿望了一眼身后略显紧张的吕志,又看了看面前慵懒的萧龙“你?很厉害?”



    “我突然发现上台是个错误的决定。”萧龙悠悠一叹,无心之举却近乎演变成一场闹剧“我若打赢了你,最多代表我比你这小丫头强一点。若放水让你赢了,岂不是代表我连个小丫头都不如。真让我好生难办。”



    此言一出,莫说台下观众,连唐玲儿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堪“你怎么知道,肯定能打赢我!”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