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章
    泥人尚有三分火气,如此被人瞧不起,即便再没脾气,也难免怒发冲冠,何况唐玲儿这天之骄女。≧菠≮萝≮小≧说



    事到如今,唐玲儿倒也还没被愤怒冲昏头脑。面向萧龙遥遥行上一礼,不由分说,摆出了战斗的准备“多说无益,动手吧!”



    种种风范,倒让萧龙生出不少好感。打?肯定得打,放水?也肯定得放水。缓步走上前去,没有多加为难,不过是平平无奇的一拳挥出。



    面对并不华丽的一拳,唐玲儿主动缠上身来,双手环绕着萧龙的拳头,划出道道玄妙的轨迹,不断减弱拳上的力道。直到那洁白的小手差不多可以突破拳风时,才停下动作,顺势拍向萧龙手腕。



    凶猛的力道受到干扰,一时无法发挥应有的运用。唐玲儿借此机会一扭腰身,侧对萧龙,脚下撩起萧龙的小腿,双手紧握着他的拳头,来了次华丽的过肩摔。



    整套,动作一气呵成。



    “我就说,这家伙怎会是玲儿的对手。”



    “没办法,这年头是个人都喜欢说大话,也不怕让别人笑掉大牙。”



    “这种人真给我们男人丢脸。”



    可谓墙倒众人推,对于这狂妄的家伙与理所应当的惨败,众人大受鼓舞,不好好嘲讽几句,怎对得起观众二字。



    唯张悦默不作声,紧皱眉头,萧龙绝不会如此弱不禁风,那这场作秀是在给谁看呢。



    的确如张悦所想,萧龙仅仅只是看起来狼狈。实在是太过漫不经心,才让唐玲儿得逞,否则就算功底再差,那小丫头也无法轻易撼动他的下盘。



    只手扶稳地面,灵巧的站起身来,整理着身上的尘土“有意思有意思,挺会取巧。”



    “什么叫取巧,不过是普通的卸力之法罢了。”唐玲儿潇洒的双手背后,摆出十足的高手风范。



    也只有唐玲儿自己才知道,化解萧龙那一拳看似轻松,实则困难重重。拳头虽是落空,但拳上带起的劲风,仍刮过手掌,直到现在,还隐隐作痛。双手放置后背,借机相互紧握,才得以止住颤抖。



    萧龙却不点透其中窘迫,继续大步而来“怎么,这东西只能用来防御?或者,挨打?”

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还有。。”



    唐玲儿欲言又止,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甚是难堪。经刚才交手,唐玲儿也算有些自知之明,深知自己不是萧龙对手,越是较量,便会败的越惨,索性离去。



    哪知萧龙不依不饶,脚步连迈,绕过唐玲儿,挡住去路“只能防御也行。小丫头,我还想再看一遍,还有力气没。”



    台下观众们顿时嘘声不止,张悦都忍不住翻个白眼。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有受虐倾向,哪儿是不想欺负人,明明是被别人欺负了一遍又一遍。



    萧龙想要的,当然不是他看,而是灵瞳模仿。单说战斗,十个唐玲儿也打不过萧龙,若单说这奇怪的卸力方法,萧龙不得不承认,自己不如这小丫头。



    “你。。”唐玲儿银牙紧咬。自己明明已经变相认输,为何这人还追着苦苦不放,非要自己亲口承认技不如人,他才肯收手吗?!



    不容唐玲儿犹豫,萧龙拳头再度袭来,还不忘提醒一声“小心点,看好我的拳头!”



    面对这得理不饶人的架势,多亏唐玲儿心态够好,才没能跳下台去,破口大骂。竭力抑制着双手颤抖,重复着熟悉的防御姿态。



    行云流水的动作再现,萧龙不负众望,摔倒在地。他再次起身,不顾周围吵杂,缓缓闭目,回味着刚才的动作,陷入冥思。



    在灵瞳之中,唐玲儿看似简单的动作被逐一分解,渐渐演变,从防守到攻击,从单一到多变。。



    其中的过程格外顺利,但萧龙迟迟没能醒来。不管如何变化,仍缺些核心的韵味,明明该大巧不工,为何却只有取巧之嫌!



    事已至此,唐玲儿更为诧异,萧龙这一拳看似声势浩大,却并无恶心,也无任何力道,仅仅为了再看一次表演。



    看着闭目神游的萧龙,唐玲儿停下脚步,回到擂台当中。因为只有如此,萧龙才不会被人打扰,也算是唐玲儿谢过他,没让自己太过丢脸。



    强行接下第一拳的瞬间,唐玲儿就已经明白了萧龙的狂妄与吕志的担心。的确,真动起手来,自己连一招都撑不住。



    可惜,这里毕竟不是什么僻静之地,唐玲儿也注定不能长时间守在擂台上。这不,没过一会儿便被恭敬的“请”下台去,一位新的擂主由此出现在众人视线。



    唐玲儿却无力再坚持,若非其身份敏感,早就有人打起了萧龙的注意。台下可不缺学武之人,然而没人希望萧龙能悟到些什么,毕竟别人强了,自己便就弱了。



    新擂主上台的第一个目标,果然不出所料,正是萧龙“兄弟,看你苦战一场也挺辛苦,给你一分钟的时间下台去,否则莫怪在下不客气!”



    众人皆幸灾乐祸,又有谁会反对这合理的提议呢。就算有,那微不足道的声音,也被茫茫人海轻易淹没。所有人都知道萧龙给不出回应,否则怎会有乐趣可言。



    张悦本想阻止悲剧发生,却经人群推搡离擂台渐行渐远,想大声呼喊,仍难改众人心之所向。而吕志还要照顾身体疲软的唐玲儿,一时顾不上萧龙。



    台上那人看着欢呼的观众们,拳头高扬,直袭萧龙面门。一个靶子而已,何必客气!



    唐玲儿倒在吕志怀中,实在提不起力气,大睁着眼睛,不敢相信事情的发展如此荒诞。虽说周围都是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儿,但擂台的裁判可不是什么半吊子货,而是唐家的人,也就是说。。。



    三人不忍再看,悲剧注定将在眼前上演。



    只是,在场所有人甚至连萧龙自己都不清楚,在无意识状态下的他,才是最危险的存在!



    正当萧龙沉浸在那粗浅的借力之法,又无法再深一步的时候。潜在的意识打乱了他的“修行”,空有宝库偏要研究皮毛,实在引得天人公愤。



    潜意识掌控了肌肉意识,从而控制了萧龙的动作,一场表现即将开始。



    双眼紧闭不曾睁开,手掌缓缓抬起,不似唐玲儿那般,试图缓解攻势,反是灵巧的躲过袭击后,再给来势汹汹的拳头加上一份力道,让这一拳顿时失去了平衡。



    身子微弓,脚下顺势一滑,带起男子小腿向斜上方撩起。那竭力保持平衡的身影,经萧龙加持,双脚竟不再支撑身体,反而诡异的漂浮在半空当中。



    萧龙动作不慢,左手手臂弯曲,手肘直直落在那人柔软的小腹。



    男子身处空中无处借力,旧力未去新力未生,身子宛如一片落叶,经萧龙双手的操控,自空中缓缓飘落。



    不曾存在过反抗,只能任由萧龙折磨。



    自始至终,萧龙的双眼不曾睁开,身体的运动也不曾停下,这场表演才刚刚开始。



    正当男子以为自己即将逃出这场厄运时,却不曾想,再度被拉回地狱之中!



    萧龙右手攀上男子胳膊,向后轻轻一扯。双手食指笔直,好似两支钢针,一支落在男子丹田,一支命中男子心口。其力道控制的极为恐怖,即让男子痛苦不堪,也没留下任何痕迹。



    一击过后,男子再次抛飞出去。



    可惜,自双脚离地后,男子的命运便落于萧龙手中。在那平凡的手掌下,只能沦为玩物,如纸片般,被不断击飞,又被不断的拉扯,来来回回,不曾停歇,好似没有尽头。



    台下观众鸦雀无声,连呼吸都被压抑的微不可闻,生怕再多生事端。本以为萧龙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,如今看来,他为刀俎,众人才是鱼肉!



    大家都明白双拳难敌四手这个简单的道理,但又有谁愿意成为下一个笑话?成为萧龙下一个玩具呢?



    答案是,没有人!



    唐玲儿仔细观望着战局,脸上不可思议的神色愈积愈浓,萧龙所用的方式与唐家法门竟殊途同归。但莫说小辈,连那些老不死的,都没几个能与他相比。



    手掌翻飞不断,表演越加梦幻,男子的反应也越加精彩,直到最后,众人不禁怀疑,这两人难不成是来表演杂技的?



    整整一分钟的时间,男子再也没碰到过地面。庆幸的是,萧龙似乎厌倦了这个玩具,手背为掌,狠狠推出。



    潇洒收拳而立,宛如一株不倒的青竹。



    反观,男子躺在地上不停翻滚,呻吟声不断,身上不见任何伤痕。



    回味着奇妙历程的萧龙没想到,在自己立威之初,竟还有人不开眼,从身后悄然袭来。扭身,从容躲过那毫无进攻**的手掌。作为回礼,当然是一记毫不留情的重拳。



    也许是被人从中打扰,萧龙怒火早已中烧。拳上竟有丝爆炎的味道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