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1章
    眼角略过,却见那敢来打扰之人竟是面色苍白的唐玲儿,拳头略有迟疑,但绝不敢落下。≯菠≌萝≌小≯说不过是想给个教训罢了,并无加害之心。



    近乎全力挥出的拳头未曾有过减缓的征兆,带起雷厉风行之声,在离唐玲儿不过几公分远处戛然而止。萧龙笑道“多亏我收手够快,否则打伤你可就不好了。”



    直到现在,唐玲儿才真正认识到两人的差距,本以为萧龙不过是占了些年长的便宜,可这凌厉的一拳与嘶吼的拳风,已将唐玲儿心中的幻想击个粉碎。



    都说一力将十会,这一拳的力道可以无视太多太多招式。



    紧咬牙根,面对萧龙的强势,唐玲儿仍有些不得不问的问题,其中的牵扯实在太大,容不得猜测“你,刚才的招式跟谁学的?”



    “你教的!”萧龙洒脱收拳。若再吓这小丫头,可有点以大欺小的嫌疑了。



    说起招式,唐玲儿的表演再怎么华丽也仅仅是些皮毛,萧龙从中根本领悟不到多少,真正起到教学作用的,是那奇怪的潜意识。这其中的秘密实在说不得!

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唐玲儿本就难堪的脸色再添一丝苍白,摇摇晃晃的退上一步“你只是看过最浅显的一招,怎么可能?!”



    “当然可能,对我来说已经够了。”萧龙只好含糊不清的回应着,对于自己诡异的学习能力,实在不愿提起“这可不算偷师,你总不该带我回去问罪吧。”



    “哼,我唐家岂是小气之人。有些家伙整日观摩,却连点皮毛都学不会,你竟能从中推演,也算一种天分。”唐玲儿不再拘泥于所谓的功法,灵巧的眼珠肆意乱瞄,却不离开萧龙,古灵精怪的模样,甚是讨喜。



    种种神态,萧龙再熟悉不过,鬼知道这小丫头又再打什么坏主意,还躲远点好。急忙不顾狼狈的退下台去“那我就不打扰了,你们继续,我先撤!”

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眼看那人影即将消失在人海,唐玲儿美目一横,从手腕贴身处的红绳上取下一颗拇指大小,铃铛模样的玉石丢给萧龙“萧龙,你给我听好了,这东西先送给你,相信总有一天你会用上,就算,欠我一个人情,如何?!”



    那奇怪的铃铛穿过茫茫人海,精准的落于萧龙手中,被他随意收回口袋“人情这种事儿还是免了,我不喜欢欠别人什么。若日后有缘再见,定完璧归赵,若无缘再见,这种东西就当做你给我赔礼!”



    虽再也寻不到萧龙的踪影,唐玲儿好似阴谋得逞般,开心的笑了。拿了我唐家的东西,哪儿那么容易摆脱,即使无缘,也会有缘!



    把玩着手中奇怪的铃铛,见其上雕刻着一片枫叶,而做工实在粗糙,整体都有些凹凸不平。任如何晃动也发不出声响,活动的铃铛舌头就好似坏掉一般“这东西连响头都没有,真不知道有什么用。张悦,你见过没?”



    比起这些,真正让萧龙感到难受的是那句有缘再见,他可不想跟这些奇奇怪怪的人扯上关系,成为所谓的有缘人。



    “我怎会知道,也许这其中藏着什么武林秘籍也说不定。”



    “对了,刚才见你挺紧张,那小丫头什么身份,好像很不简单。”



    “惹都惹了,现在知道问了?”提起这茬,张悦不禁脸色愤恨,大呼庆幸。若非刚才没下死手,否则别说挑事的萧龙,连张悦自己也没那么容易安稳的离开擂台“很喜欢凑热闹是不是,那也不用每次都砸人家场子。你知不知道差点就惹出了大祸,现在才知道考虑唐家,人都打了,何必再多此一举。”



    这话说的,萧龙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精彩万分。想问问实情,却惹得张悦不开心,不问吧,又实在放心不下。



    “小悦啊,你看我们也不是认识一两年了,我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吗,就是一时手痒,哪能下死手。怒伤肝,莫生气莫生气。”



    “我若真生气,早就被你气死了!”张悦毫不示弱,狠狠瞪上萧龙一眼“怎么,说的不对吗?!”



    “对对对,您老说的都对。”自知理亏,萧龙乖乖苦笑认怂“然后呢,那小丫头到底是什么身份?”



    “多亏人家不跟你计较,唐家虽不护短,但势力够强,不好惹。否则可不仅单单萧秦两家盼着你死。虽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从那两家手里逃了出来,但仍要小心,他们没那么容易放过你。”



    不知怎么,张悦说着说着,话题就变成了某些破事,萧龙只好装模作样点点头。如今倒不是说他怕了那两家,而是那两家已经不能入萧龙法眼,他也不屑再去多生是非,否则那两家怎会乖乖吃个闷亏,丝毫不敢提报复。



    其中的原因正是灵使,所以,说不得,说不得。



    萧龙那一脸纠结的模样,在张悦眼中却变成了另一种色彩,不禁拍拍他的肩膀,豪放说到“放心吧,也许张家不会帮你,但我一定不会抛弃你,我永远会站在你身边。”



    “这,似乎不符合当初商定的利益。”萧龙嘴角荡起诡异的笑容。没错,张悦变了,变得让他感觉更为顺眼了些。不过,到底是张悦自己的成长,还是张庄那人精命令其做出的改变,他无从而知。



    双方合作的本意就是等价交换,但如今张悦似乎想将萧龙绑上船,不,应该说是带上张家做了场不记后果的赌局,给了萧龙原本从未有过的信任。



    “现在还谈什么利息,人活在世上不过才几十个春秋,何必委屈自己,大不了我们回家,他们还能追过去不成。”



    “回去?我倒也想回去,就怕那两家人没这本领。”想做的事情还未完成,萧龙怎会不明不白离开“你不要老是这么悲观好不好,还有那唐家到底是怎么回事?牵扯很大吗?”



    “你竟然忘了,我不是来京华前跟你把可能出现在京华的势力说过一遍吗?难不成要我再说一遍?!”



    “别,别别,你还是饶了我吧。”



    萧龙赶紧挥手求饶。他的确记得有这么回事,但早已记不清具体事宜,毕竟京华人员混杂,就算张悦只挑重要的说,也嘀咕了不短的时间。他只顾得头疼,哪儿还能记得其他,如今又怎舍得再受这无端之苦。



    正当两人来回扯皮之时,被苏如锦撞个正着“萧龙,你不是让你盯着吕志吗?怎么?”



    “惹出点小麻烦,没办法,只能先溜了。”



    萧龙随意耸耸肩,不愿说出所谓的麻烦,毕竟对于欺负女人还是有点抵触心理。上台出手也不过一时兴起,并非为挣个高下。



    “不在也罢,那毕竟是唐家二小姐,没几个人敢欺负。”苏如锦面向张悦,不知该如何打个招呼“这位是?”



    “张悦,你们见过。”



    “的确见过,不过那时候,我们却是气不敢喘,话不敢说。”回想起上一次见面时,张悦哭笑不得。那女人毫无疑问抢了众人的风头,再加上可怕的压迫感,实在让人觉得诡异。



    “你好,苏如锦。”苏如锦俊秀的小脸上带着笑意,伸出右手,以示友好。



    哪知张悦并没有和谈的**,随意拍掉那只手掌,低吟一声“可是那苏家,苏如锦?”



    “正是苏家,苏如锦。”



    萧龙的目光不断在二人之间跳跃,怎么回事,这两个家伙难道有些不能见人的私人恩怨不成,还没说上几句正题,倒先打起了哑谜“你两个有必要这样吗?不如先讨论讨论当前,比如,唐家?”



    两人同时选择无视了萧龙,苏如锦并未在意某人的无理,收回手掌,直面张悦,不急不躁“不知。有何贵干?”



    反观张悦表情古怪,不似欣喜不是害怕,让人难以捉摸“没想到,在这里不仅见到了唐家,甚至连千金难买一言字的苏家都不甘寂寞,还真是让人惊喜。”



    “如此,可太高抬我苏家了。我们不过是些不屈于命运,妄图窥视天命的人罢了,谈何千金难买一字!”



    “其实我挺好奇,你们这些深居简出的家伙什么时候也耐不住寂寞,不远万里到来这儿,为了什么?”张悦微微一笑,对苏如锦不曾露出恶意,但也绝无好感。



    “话已至此,不怕你笑话。”苏如锦忧伤一叹,而后不卑不亢,沉声说“我苏家命中注定将有一场大劫,我等不过是劫难中的一枚棋子,只求天命之人庇护!”



    “如此简单,便坦言相待,难道不怕被人从中搅黄了你这关乎性命的大事吗?”



    “顺利乃天命,被人扰乱也是天命,我等不过一介凡人,又如何敢去妄求天命!”



    正当气氛愈演愈烈,两人突然相视一笑。紧紧相拥在一起。



    “如锦,好久不见,近来可好?”



    “臭小子,什么叫好久不见,不是见过一面吗!还有,每次都装作不认识,很好玩吗?还老是不忘占我便宜!”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