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4章
    此言一出,鸦雀无声。



    因冥王的缘故,司马冰柳雨吴炎等人皆经历过一场痛苦的折磨,与任东行站在同一起跑线上。但在如此短的时间里,单依修炼能恢复三级灵使,实属不易,4级却有些遥不可及。几人最强状态也不过三级巅峰,四级那一步,实在太难太难。



    匮乏的词语无法形容心中震撼,毕竟脚下是一条没有捷径的路,每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!



    而最难堪之人,却是圣雾。其本意不过是想根据十人实力来制定应对之法,可除死亡与幻像道路略有了解外,另外八条道路根本闻所未闻。连道路的强弱与作用都不了解,又如何能制定战术?



    终究还是不舍得脸面仔细询问,只能马马虎虎蒙混过关“原来如此,我以为他们出现的时机太早,现在看来正是时候。”



    不得已,急忙岔开话题。圣雾知道,若再继续讨论下去,自己定会答非所问,或者闭口不答。与其那时纠结,不如主动选择个熟悉的话题。



    的确,如此而来,某些问题也就没办法再继续,众人沉默不语,静候下文。



    “他们的出现,代表着你们不再只是单纯的修炼,更需接受一重重考验。作为你们的宿敌,他们个个都是强者,这点毋庸置疑。”圣雾不找边际的晃了晃脑袋,甩出仅剩的尴尬,拿出引导者的格调。



    对于越来越加牵强的话题,众人反应各不相同,但所有的疑虑都不愿展露,所有的疑问都不愿提起。



    唯一人除外,那,便是那萧龙。见他原地盘膝而坐,紧闭双眼,脸上的愁云与凝重怎么也化不开。



    光儿虽未正面回答过关于宿敌的问题,但也透露了太多太多信息。比如,光儿竟知晓灵使在5级后才可修炼第二条道路,却不知道宿敌的存在。也就是说,在上一任十灵中,最少有一人成长到5级,或者光儿生前就是5级灵使!



    若非意外出现,那光儿与圣雾之间必定有一个人在说谎!事到如今,萧龙不得不承认,还是各人因素作祟,比起强行相信圣雾,他还是情愿相信那待在灵石中,苦苦挣扎的光儿。



    心中疑虑越积越深,萧龙没勇气将事情挑明,他猜不出圣雾真正的目的,何况集十人之力,也没有战胜圣雾的把握。



    前不得进,后不得退!



    可惜,在场几人不乏心思缜密之辈,萧龙虽落座于最后方,若真想注意,又怎能错过这种种反常。



    司马冰,任东行,柳雨,段晓岩并未说出某些不该说的话,但也能猜到,萧龙绝对知道些什么。



    看来,有必要好好谈谈了。



    几人内心的挣扎圣雾无从得知,除萧龙略有抵触外,没见太多反常“所以,你们必须要小心。我也无法确定他们具体有多强,但一场生死之战在所难免。你们要做的,便是隐藏实力,从而给他们致命一击。记得做好准备,到时别太过慌张!”



    可惜,各怀鬼胎的众人又有谁会轻信这些模棱两可的说辞,其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萧龙身上。四人悄悄对视,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相同的元素。



    既然大家都有同样的打算,便没了开口的必要。



    “圣雾,先送我们回去了。”司马冰率先起身,冰冷的态度与表情不见任何情绪波动,在回首之间,丢下句不着边际的话“对了,麻烦把雷泽与伊静一起送到我那儿去,有些事情需要商议!”



    圣雾虽觉得奇怪,但也不好再说什么。毕竟引导者做不出指引,想要获取信任更是难上加难,容不得多行犹豫之事。



    一行人回到家,几人眼里尽是疑问,司马冰不过是把几人晾在一旁,率先走进屋去。欧阳月仅仅害羞的盯着脚尖,黏在萧龙身后,周围所发生的一切,似乎都与其无关。



    雷泽急忙追上前去“大姐头,让我们来干嘛?”



    脑海中不断思索着接下来可能面对的问题,对于即将讨论的事宜,司马冰没有半点轻松的心态,本就冷酷的脸蛋覆上一层寒霜,血色弥漫眼眶。解下风衣,随意丢在沙发上,轻瞥一眼那不知所云的几人,嘴中吐出一声不容拒绝的音调“坐!!”



    偌大的客厅内,宛如雷霆作响,寒冰炸裂。不过仅是一个字,再加上那可怕的眼瞳,竟让雷泽无力承受,脚步渐为慌乱。



    司马冰好似做完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头也不回,走入卧室。萧瑟看一眼众人,再看看那格外反常的司马冰与萧龙,端着刚切好的水果,没再多问,乖乖随司马冰一同进入房间。



    悄悄出现在雷泽身后,萧龙正欲挡下那后退的身影,口中不忘安慰道“没事吧,她总这样,习惯就好,也没。。”



    哪知,雷泽强行止住后退趋势,雷灵力荡漾全身,冲散了司马冰的余威。兴奋的舔了舔嘴唇,竟被激起了战意“这才对,这才是我的大姐头!”



    匆忙躲过四散的雷灵力。好嘛,话都白说了,萧龙不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有受虐倾向。拿起桌上的苹果,狠狠咬上一口。不得不说,面对刚才那赤红的眼瞳,即使同样身为四级灵使,萧龙依旧感受到一种致命的危险。



    几人围坐沙发,无所事事,一道粗犷的声音穿过大门的阻拦,闯入耳中“老婆,不是回家吗,干嘛来这鬼地方。”



    柳雨推开大门,揪着吴炎的耳朵进入几人视线,原本常挂于嘴角的微笑,已不翼而飞“几位,我没来晚吧?”



    “什么来晚?怎么。。。”应一声后,伊静陷入沉思,似乎有些不好的猜测。



    两人到来后,大门还没来得及紧闭,便又听到一声呼喊“水姐,你们怎么也来了?”



    “晓岩叫我来这儿,说是有什么大事发生,结果他自己也说不清有什么事儿!”韩馨风追上前去,搂着柳雨的手臂,抱怨连连“有什么事情不能刚才讲吗?”



    “的确不能,否则干嘛要浪费灵力再来一趟。”段晓岩苦着脸,紧随其后。对韩馨风还真是无可奈何,舍不得打舍不得骂,万事都得顺着韩馨风的性子来。不过说了句有事相商,那张小脸便瞬间垮了下来,抱怨的声音从未中断。



    还未寒暄几句,司马冰便换好一身休闲服,回望众人,微微颔首“既然都来了,坐吧。”



    只是脸上的冰霜与寒冷没有融化的迹象,让这份邀请显得那么敷衍。



    任东行终是姗姗来迟,即使众人愁眉不展,其脸上的笑容也不曾消失“几位,看来我又迟到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既然人都到齐了,该不会打算来场紧张刺激的飞行棋吧?”萧龙本想缓解气氛,哪知一句无心之言,把自己推上风口浪尖,瞬间,变成了众人焦点。



    萧龙知趣的闭上嘴,蜷缩在沙发里“好了好了,我什么也不说,可以了吧!”



    任东行来到萧龙身旁,随便找个位置坐下“不不不,萧龙,我们这次来不是为了让你听我们说,而是我们要听你说。”



    众人围坐一团,隐隐成个圆,不知有意还是无心,上位却是留给了那未曾动身的司马冰。而司马冰丝毫不知客气,轻松笑纳了预留的位子,其目光自始至终不曾离开萧龙“没错,我们的确是来听你说,萧龙!”



    “我,我说什么?”萧龙可谓坐立难安,被数道目光锁定,又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

    既然他不想面对,司马冰只好逼他迈出那一步“好,那我们谈谈圣雾,如何?”

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人挺不错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”



    急忙敷衍一声,萧龙不想在这问题上纠结。可谓言多必失,他心中有太多的秘密,又如何敢说!



    “萧龙,事到如今,你还不肯开口!”司马冰步步紧逼,眼中红芒再现“你打算瞒到什么时候!”



    虽不见敌意,但一股来自灵魂的冰冷,袭上众人心头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