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5章
    “瞒着。x菠≦萝≦小x说。什么。,我。。”



    萧龙被这突然的强势吓出一身冷汗,可又不敢吐露心声。他私自隐藏了太多的秘密,若真一点不漏的诉说,几人的好日子也算到头了。



    轻咳一声,望着表情越加严酷的司马冰,任东行觉得自己有必要点明正题,可那所谓的正题,真的很难让人接受。无奈,悠悠一叹“萧龙,覆巢之下,岂有完卵。你还是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吧,毕竟圣雾不再这儿。”



    种种说法,让吴炎实在想不通事情起因,白痴般的挠挠头“你们怀疑什么,圣雾有问题?”



    “不会吧,他有什么问题,我们能相互遇见不都是因为圣雾吗?他如果想害我们,当初又何必。。。”一经点醒,韩馨风也对接下来的话题有了大胆的猜测。其中并非没有疑问,只是疑问太深太过可怕,不敢预想罢了!



    众人脸色格外凝重,既然有人率先说出心中猜疑,萧龙自认也没有隐藏的必要。



    “没错,他没有必要。但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。”



    嘴角泛起苦笑,既然大家都不愿被蒙在鼓里,萧龙索性把自己知晓的一切说出了口。但对于那些看似不合理,实则很可靠的猜想只字不提,更是不敢从中掺杂一丝个人情绪。



    而所有人都不是傻子,都有着独立思考的能力。所以,单单残酷的现实就已交织成一道难以解开的死结。



    随着萧龙略微颤抖的诉说,八人的眉头悄然紧皱。直到故事结束,几人随之陷入了深深地思索,没能吐露只言片语。唯欧阳月黏在萧龙身旁,对所谓的难题听而不闻。



    事已至此,沉默不可能作为结局。司马冰下意识看了眼任东行,也许,这冷静的人儿能发现更多有用的信息“东行,你怎么看?”



    “如果萧龙所言非虚,则代表着有人在说谎,比起圣雾,我个人觉得上一任光灵没必要说谎,所以。。”其嘴角的微笑终是散去,任东行做事前喜欢多考虑,正是因为如此,脑海中的猜想才会比其他人更加细腻,更为可怕。



    “可是,这么做对他来说,有什么好处呢?”吴炎还是想不明白。几人现在的实力全拜圣雾所赐,如果圣雾另有图谋,又何必多此一举,让众人先成长呢?



    “问了也是白问,我想不明白。”萧龙叹息道“圣雾毕竟经历过两任灵使,应该很明白自己想做什么,再说冥王并未多加干涉,我相信事情没想象中那么糟糕,但小心一点总没错。”



    “可我还是想不明白,若没有圣雾,我们连灵使都接触不到,谈何现在?”



    “这点,我也想不明白。”任东行紧皱眉头。



    对于众人的困惑,司马冰淡然的说出了自己的解释“因为,我们不够强!”



    “不够强?”



    数道目光齐齐望向司马冰,唯任东行眼中精芒一闪而过,渐渐化作一种恐惧。这点并非想不到,而是不敢想!其中的假设太过让人绝望!



    “不要太看得起自己,如果把自己看做一只被圈养的猪,这一切岂不是很好解释。因为我们不够强,达不到标准,或者完不成某些事情,所以便没有宰杀的必要。”司马冰极短的解说,足以震撼人心“冥王则更容易说通,他不过是把圣雾当做一种考验,然后随手丢给了我们。而他一直认为庸人不配做灵使,要么成为猎人,要么变成猎物乖乖被屠宰。其他的,还需我再解释吗?”



    可怕的结论落入耳中,众人被惊吓的说不出话来,或是在安静等待下文。



    司马冰便如其所愿“实力弱小,也是一种保命方法,圣雾为了防止我们借此躲过一劫,所以宿敌便出现了。同样拥有灵石,同样使用灵力,近乎完美克复了灵使的存在。我们不得不为了生存而努力进步,我们与宿敌定有一人为真,一人为假。但,谁真谁假无从得知。”



    “关于这一点,我比较趋向我们才是真正的灵使,毕竟冥王出现在我们眼前。当然,不能排除最坏的情况,冥王也是圣雾为了这场骗局而捏造。”



    离奇的猜想环绕耳边。任东行缓缓低下头去,双手在颤抖中紧握。不得不说,这种世事难以掌控的感觉实在太糟!“不,你忽略了一点。即使我们死了,灵使也不会消失,正如圣雾所说,谁活下来,谁才是真正的灵使!”



    司马冰美目一横,不曾反驳,而是继续着自己的猜想“当我们成长到某个阶段时,圣雾的目的才会出现。但,给我们遗漏的线索实在太少了,根本无法确定具体事宜,可以肯定的是,圣雾想计算的并非我们,而是十灵,不过是我们不幸成为了十灵。”



    一经脱口而出,并未感到轻松,反而有阵疲惫袭上心头。司马冰在这场关乎生死的阴谋面前,无力再挺直腰背,气势瞬间消失,软软的蜷缩在沙发上,好似位无依无靠的小女孩。嘴中的音调沉闷“东行,你说呢?”



    “这。。”任东行不停搓揉着太阳穴,不得不承认,司马冰的猜想是最可能的可能。



    倘若继续不作为,几人想安稳的去死都是种极大的奢求。但若反抗,众人合力都无法抗衡圣雾,岂不是白白送命!



    想反抗就必须要成长,想成长就终将会达到圣雾的要求,等待屠宰。两者环环相扣,系成死结。不论如何发展,都不是任东行希望看到的结局“我赞同你的猜想,可这是一场没有选择的死局!”



    段晓岩思索良久,给出了相同的答案“没错,无解的死局,”



    天真的想法已不会再出现,严肃的结论轻易击碎了仅剩的幻像。



    暗自观察着六神无主的众人,任东行知道,此时此刻,若有人肯站出来,背负这一切,那么这个人将成为十灵的中心,因为众人需要有人来领导,而非各自为战。



    连司马冰都沉浸其中无法自拔,现在绝对是最好的机会,任东行却没有勇气站起身。那些连自己都骗不过的借口,又如何能劝说别人呢。



    不过,几人中还真有个意外,萧龙正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,近乎神游天外。



    一声张狂的音调在萧龙耳边悄然响彻“喂,因为这点小事而担忧,你可真是个废物!”



    “谁!”

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大变样子,萧龙再次回到那熟悉的地方,见到个熟悉的混蛋。抬手捋起碍事的雪白长发,萧龙感觉自己差点忘了这鬼地方,忘了这个喜欢在暗处作祟的黑发!



    愤恨的握起拳头,白发可没心情在这里寻开心“你又想干嘛,我可没心情跟你胡闹!”

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,见到我这个老朋友,你难道不开心吗?”黑发依旧没有察言观色的觉悟,不管白发做何神态,依然不为所动,一笑而过。



    “我可从来没有你这位朋友,我们注定是敌人,又何必如此假惺惺?”白发高声质问着,始终不肯接纳黑发,虽说暂时察觉不到黑发的恶意,但两人之间似乎早已命中注定要一生一死,合作不过是被逼无奈罢了!



    “不不不,你太看得起我了,你我共存,才真正被称为萧龙,单独任何一方,都是不完整的存在,比如所谓的善恶,正邪。”黑发摇头晃脑,从未放弃过给白发洗脑“好了,老跟你我说这些没用的,都怪你,总对我有偏见。。。”



    白发呵止了黑发,无心再听废话“既然没用,就别说了,送我回去吧,我跟你之间不会有什么误会,也不会对你产生什么偏见,更没有时间陪你瞎闹!”



    黑发可是那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儿,好不容将白发拉过来一次,怎舍得轻松放过“莫急莫急,此次不讨论你我,讨论圣雾如何?”

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圣雾。”

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们是一个整体,我是你,你也是我,无法分割,你能看到的,我也能。。”

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信你一回行不行!赶紧,你想说什么!”白发赶紧打断黑发言论,反正这种话说了他也不会听,更不会信。



    “圣雾那边,倒有一法可破。。”黑发突然闭口不言。



    对于这特地吊别人胃口的家伙,白发恨不得揍他一顿,可现在也只能一忍再忍“说!!”



    黑发似乎很喜欢白发满脸郁闷又无处发泄的模样,不再继续挑逗,坦白道“很简单,只要比他强,所有的阴谋都等于不存在,实力才是一切。”



    这解决之法,让白发羞怒交加,他又怎会不明白这简单的道理“我当然知道,圣雾又如何肯安心让我们成长,最少,他现在想杀了我,我根本不会有反抗的机会!”



    黑发满不在乎的笑着“我说的当然不是你,不要忘了,我可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。圣雾而已,虽说有点麻烦,但不代表我杀不掉他!”



    语不惊人死不休!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