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6章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白发止住脚步,脸上三分质疑,七分不敢相信。≯菠≌萝≌小≯说



    “仅仅是个活得久一点的老家伙而已,怎值得害怕。”黑发无奈的耸耸肩“你也太看不起我了,怎么说,那老家伙拿我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”



    事已至此,白发强制自己冷静下来,主动接纳这看似虚假的消息“你说的可是实话?”



    “白白骗你很好玩吗?然后你乖乖去送死,我再与你一同灰飞烟灭?是你傻了,还是我傻了?”黑发话音一凝,笑容越发诡异“不过。。”



    注视着那张笑脸,白发的心情瞬间跌到低谷,正题终于要来了!

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,直接说!”



    “其实很简单,我要你死,然后让我占据整个身体。”话脱口而出,黑发不由有些紧张。毕竟,自己可摸不准白发在遇到这最原始的利益冲突时,会做出怎样的反应。



    而白发不过坦然一笑“你还说我们是一个整体?怎么,你个混蛋就这么迫不及待让我死?”



    既然两人注定一生一死,何必再假惺惺的招人笑话。旗鼓相当的对手值得尊重,再说什么虚伪之言,实在显得做作。黑发直言道“并非迫不及待。我们也的确是一个整体,不过,你的存在只会拖累我前进的脚步罢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所以呢,你打算现在让我死,还是为了再嘲笑我一回?”



    “我才没你那恶趣味,不过是想做笔交易。”



    “交易?”



    “现在让你死,你肯定不甘心。我说的是以后,你碰到那些无力反抗,无力抗衡的事情时,都可来找我,比如,圣雾!当然,我的报酬很昂贵,我会给你种安逸的方式自裁,然后接手这具身体。”黑发缓缓伸出五指,紧紧握在一起。对于这场交易,早已蓄谋已久,也胜券在握,也许白发一定会答应这场无理的交易“倘若,你在濒死前一秒再来,我也无力回天,不但你会死,我也会死。所以,有些事情还是要尽早决断!”



    奇怪的交易让白发哑然“你既然有实力,为何还要苦苦揪着我不放?”



    “你?我对你可没有半点兴趣。若非你体内存在邪之心,我会苦苦留在这儿?!这就是我说的交易,答应吗?!”



    既然开了口,所有的阴谋也就没了顾忌,黑发的目的很明确,不过是想要这具身体,取而代之!



    “没问题,不过有个条件。等我死后,你要善待我身边的人,不难吧。”白发果真没让黑发失望,很是痛快的答应了。



    留恋的看了一眼身边的黑色世界,白发知道,若将来有一天,走投无路之时,黑发将是他唯一也是最后一张底牌。



    “成交!!”



    随着最后黑发得意的笑声。白发双眼一闭,陷入昏沉。



    麻木的睁开眼,见面前八人低沉依旧,心中莫名一叹。原本觉得这笔买卖有些吃亏,但如今看来,似乎稳赚不陪,以一己之身换九人自由,岂不是天大的美事。就算自己死去,萧龙也不会消失,黑发同样会顶着这具皮囊活下去!



    勉强站起身,磕磕绊绊的路过几人面前,最终停在司马冰身边。缓慢坐下身,将司马冰完全挡在身后。萧龙知道,这是自己唯一能做的事情,也许,自己将会为此付出生命!



    任东行的目光自萧龙动身的那一刻起,就不曾离开。



    萧龙的变化实在让人难以捉摸,那份自信简直出现的没有理由,虽格外颓废,但已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

    “我知道,这个位置不该属于我。”萧龙一开口,其声音竟太过平淡,甚至连他都觉得格外可怕“因为,我从一开始便是个踩了狗屎运的家伙。”



    “自获得灵使的那一刻起,我似乎就不适合这个身份。能成为三级灵使,还要全靠雷电帮忙,4级灵使更是多亏了冥王,我的存在似乎只是为了拖累其他人,没有任何的意义与价值。”话已至此,萧龙难免自嘲一笑,不知在笑自己可怜,还是在嘲讽自己无能,或者说在为自己感到悲哀!



    众人皆静候下文,默默听着这段前言不搭后语的台词,没有一人舍得打断。



    “其实,不但要谢谢灵使,更要谢谢你们,若没有灵使这个身份,没有你们,我早已经死了。”



    痴痴的看着这把自己护在身后的男人的背影,司马冰有种很奇怪的感觉。此时的萧龙似乎只余孤独,圣雾的阴谋,众人的命运,生存的希望,正由这瘦弱的肩膀来承担。自己即使得到他的认可又如何,孤独的人注定孤独!



    躺倒身子,右手温柔的揽上萧龙胸前,身体的重量尽数依靠在萧龙后背上。司马冰附在他耳边,轻轻咬着耳朵“龙,我现在只剩下你了,所以你也别忘了,你还有我。”



    手掌缓缓抬高,细心梳理着司马冰的长发。而司马冰不过是蹭了蹭萧龙脸颊,仿佛只慵懒的小猫,不肯离开。



    回过头,无神的目光一一略过表情各异的众人。萧龙无心再忍受沉默,有些话他必须要说。那场灾难近在眼前,此时不提,也许再也没有机会了“我欠下了太多太多。”



    “萧龙,你。。”柳雨极为隐晦的提醒一声。萧龙的状态实在太过偏执,也太容易做出傻事!



    倔强的摇摇头,萧龙拒绝了柳雨的好意,他也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对劲,但话到了嘴边,又如何能不说。若现在不提,以后可能再也没有勇气“现在,我请求你们相信我,不要问我为什么,更不要问我为何可以做到。请相信我能打败圣雾,所以,你们要大胆的走下去,不要回头不要顾虑,请,相信我!!”



    话音将落,萧龙默默闭上眼睛,只有如此,才勉强阻止眼泪的滑落。再见了,冰儿,再见了,月儿,再见了,红儿,还有那些曾经相信我,在乎我的人。也许我会死,但在此之前,定会为你们寻得一线生机。不要悲伤,不要犹豫,请踏着我的尸体走下去!原谅我的软弱,原谅我的胆怯,原谅我的自私。。。



    “请!相!信!我!”



    萧龙再次重复着自己可笑的决定,泪水随身体的颤抖划出眼眶。



    灯光落在泪水之上,荡起七彩的波澜。



    洁白的手掌接住那未曾滴落的滚烫泪水,司马冰将其放入嘴中,仔细品味着醇香的苦涩,让淡淡的味道刺激着并不麻木的味蕾。这般,对司马冰而言,已经足够,最少两人都还活着,最少,什么也不曾逝去!



    苦尽,不见甘来。但柔弱的女孩已经消失,只留下个甘愿躲在萧龙身后的疯子!



    “萧龙,看着我!”

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环绕耳根,萧龙睁开迷茫的眼睛,回望身后玉人。



    芊芊玉指轻轻挑起萧龙的下巴,司马冰表情万分扭曲,疯狂到不畏生死“记住,我是为了你而活,若你想去地狱,我便陪你走上一遭,你若觉得可以坦然面对死亡,我要与你葬在一起。”



    所有词语都表达不出萧龙的感受,他只能紧咬着嘴唇,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犹豫,那么脆弱。



    欧阳月悄悄来到萧龙身前,乖巧的捉住他的手掌,放在自己头顶。虽一句话也不说,萧龙却很知足,既有人做伴,面对无力反抗的敌人又有何惧!



    一记缠绕着点点红芒的重拳落在几人面前的茶几上,整张桌子实在经不住吴炎暴烈的一拳,化作遍地尘埃,原本桌子所在的空间因这一拳而隐隐发颤。吴炎眼中燃起一抹火红“我们在怕什么,有什么好怕的,不就是一死吗?!反正有人做陪,路上也不会寂寞。就算面前是死路,大不了头破血流,也要撞出一条路来,即使横死当场,也比现在犹犹豫豫来的痛快!”



    一只玉手搭上吴炎肩膀,柳雨依在身侧。吴炎既然想疯,自己只好陪着一起疯狂,省的黄泉路上再多一份寂寞。



    在这略显严肃的问题面前,韩馨风嘟起小嘴,尽显小女孩作态“我不管,你们不能丢下我。要去哪里大家一起走!”

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们便一起走!”段晓岩话中有着些许无奈,不过眼中灼热的感觉丝毫不比吴炎少。



    热血与激情,哪个年轻人没有,不过有些人为了守护某些东西,把它们通通压抑在心底,虽不曾提起,也绝不会淡忘。



    “小伊儿。”雷泽目光深沉,不知怎么,竟问出个正常人都会拒绝的问题“你,愿你陪我一起去死吗?”



    伊静的反应也平淡到极致,仅仅是帮雷泽整理一番衣角“自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,我就已经是你的人了,从心到人都是。所以,你说了算。”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