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8章
    迎着月光,女孩欣赏了一出好戏。n菠÷萝÷小n说见萧龙临近面前,不管他口中说出什么不堪的话,女孩难免喜上眉梢“萧龙,没想到,能在这里遇见你,真是太好了!”



    停下脚步,眉头紧锁。萧龙的确觉得这张可怜兮兮的小脸有些眼熟,可若要说姓甚名谁,却是记不起来“你谁?”



    女孩本想道声谢,然后离开这危机四伏的地方,但紧绷的神经在危机退去后恢复了放松,堆积的情绪化作疲惫袭上心头,甚至来不及回答萧龙的问题,便笔直的倒下,昏了过去。



    毕竟,这场追逐,对于女孩来说,还是太勉强了。



    看着那昏倒在地,一动不动的小女孩,萧龙表情越加古怪。身份还没问明白,倒先惹上这一出。



    总归应该相识,还真不能丢下不管。



    将外套披在女孩身上,抱起这瘦小的身躯,回身,向那灯红酒绿还未沉睡的世界,大步而去。



    萧龙怎会不知道,自己正抱着个天大的麻烦,但总不能见死不救,只好勉为其难试上一试。



    借着微弱的光芒,萧龙数次打量起女孩的脸庞,想借此确认身份。很不幸,他找不出任何头绪。也许是因为四周昏暗,那张小脸又太过扭曲,找不出半点往日的模样,也许是因为有道崭新的狰狞刀疤从女孩面部左上划至右下,瞬间破坏了美感。



    过了许久许久,天边泛起鱼肚白。



    一座濒临市区,格外冷清的天台上,唐玲儿悠悠转醒。紧抓着那并不能完全抵御寒冷的外套,晃了晃一片空白的大脑。



    萧龙立于天台边缘,问到“唐玲儿?这怎么回事,那些应该是你们唐家的人吧。”



    不过半日不见,他差点认不出唐玲儿的模样,原本清秀的小脸已被血迹与疤痕所掩。



    唐玲儿深吸一口气“谢谢你,萧龙。”



    近处破旧的天台,天边即将褪去的黑夜,与那彻夜未眠的城市,都让唐玲儿仿若隔世。



    那句感谢惹得萧龙悠悠一叹,不曾给出准确的回应,而是抬头望向无云的夜空,安静的出奇。



    看着种种奇怪的作态,唐玲儿怎会不明白,萧龙并不想插手这麻烦事儿。他能在昨晚救下自己都已算仁至义尽,唐玲儿无权再去奢求什么。正欲拖着疲惫的身子,缓缓退去。



    轻浮的脚步声让萧龙痛苦的闭上眼。若让他来选,最好的选择也是逃避,但今天偏偏要当一回坏人,不能让唐玲儿逃“你不准走,在吕志来之前,哪儿都不准去。”



    听到熟悉的名字,唐玲儿面露慌乱,好似只发疯的野猫,不顾身体的疲惫与伤势,一下扑倒在萧龙身上,死死抓住他的衣领,疯癫的摇晃着“萧龙!你让我现在怎么见他,你说啊!!”



    “并非是你想不想见,而是现在不见,以后便没了机会。我虽不才,但不难看出这伤口中含有剧毒,就算来日解了这毒,一道疤痕也在所难免,所以。。”



    轻飘飘的话语,无疑给唐玲儿判了死刑。双手无力的松开,瘫软在地,宛如行尸走肉般的眼神,让人心疼。



    两人之间恢复了沉默,直到数分钟后,天台大门被轰然推开,传来声焦急的呼唤“萧龙,干嘛这么早叫我来,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吕志那气喘吁吁的身影闯入萧龙视线。



    这个瞬间,唐玲儿不知哪来的勇气,一个箭步冲到天台边缘,其意图显而易见。不过萧龙特地守在此地,又怎会让悲剧发生。手掌抓住那略显疯狂的身影,掌心灵力化作轻柔的力道,将唐玲儿送回原处。



    眼前这寻死觅活的一幕不像在演戏或者假装,吕志不禁多看上几眼,越是这样,越是觉得那女孩眼熟。其着装虽显破旧,但吕志再熟悉不过。轻声呼唤着“玲儿,是你吗?”



    温柔的声音,让唐玲儿不禁僵硬的停下挣扎,格外愤恨的看过萧龙一眼,没有勇气回头面对那匆匆到来的人儿。故意嘶哑着喉咙“我可不认识所谓的玲儿,你找错人了。”



    声音即便嘶哑,也难掩其中的稚嫩与颤抖。

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吕志踏大步而来,从身后紧搂着那瘦弱的身躯“我一定不会认错你!”



    这画面,还真没让萧龙失望。他松开挟制,乖乖退到天台门口,倚着铁门缓缓坐下身来。主角已经上台,他这个配角终于能功成身退,接下来的故事,交给主角便好。



    事已至此,唐玲儿不会再有轻生的念头,就算有,也不敢在吕志面前跳下楼,只是事情会如何发展,全看两人造化。



    “玲儿,到底怎么了,你为何不肯看我一眼。”



    不管吕志如何呼唤,唐玲儿依旧如磐石般,不肯移动一分,唯有眼泪忍不住流淌“没什么,每次看到你总会心烦,所以便不想见。我们实在不合适,今日就此别过,再也不见,各自落得一身轻松,如何?”



    晶莹的泪水接连划过伤口,滴落在地。阵阵疼痛刺激着颤抖不已的唐玲儿,外伤终究还是敌不过此时的心痛。



    唐玲儿多希望吕志可以信以为真,然后生气的离去,两人从形同陌路,那自己的完美形象仍能留在吕志记忆深处。但更希望吕志见到这可怕的伤疤后,选择不离不弃。

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!”吕志的动作停在半空,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怒吼,一个箭步绕到唐玲儿面前,不依不饶“玲儿。我不相信,你看着我。。再说。。”



    借着天边微弱的光亮,吕志终于见到那张日思夜想的面孔,当然,也看到了狰狞的伤口,气势顿时软了下来。



    突然间的动作把唐玲儿吓得不轻,小手急忙挡住渗人的伤疤,嘴中尽是哀求“我不想见,你给我滚!!”



    宽厚的手掌轻易捉住胡乱挥舞的小手,吕志温柔的声音,似乎有种神奇的魔力“玲儿乖,不要怕,让我看看。”



    想起以往的温馨,唐玲儿放弃了挣扎,双手无力的下垂着,任由光芒撒在脸上。



    当真正面对那伤口时,吕志还是难以接受,目光呆滞。唐玲儿不免自嘲一笑,果然吗。。。



    脚步悄悄后移,既然不想见,就再也不见,省的各自心中挂念。



    “玲儿,不要走!”



    见到怀中人儿渐渐远去,吕志再也按耐不住,紧搂上唐玲儿的腰肢,低头吻向那鲜艳的红唇。



    至此,莫说萧龙,连唐玲儿都不禁楞在当场。吕志的性格可没想象中那么强硬,在这场恋情中,单单牵下手都会脸红,感觉比女人还要害羞,可如今。。



    良久,唇分。



    吕志将娇羞的唐玲儿拥入怀中,不肯放开一丝,生怕女孩会再度逃掉“玲儿,我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,也不管你怎么想,但我只认你一个!”



    故事渐渐收尾,萧龙苦笑着站起身,仰望着空无一物的天空,不经意的说道“想哭就哭出来吧,女人总需要一个肩膀来依靠,不管那个肩膀是魁梧还是瘦弱。还有,你们当我不存在就好,毕竟这鬼地方就这么大,我可没地方躲。”



    安慰的话语正中心事,唐玲儿感激的看了眼假装无事的萧龙,也不矫情,倒在吕志怀里,嚎啕大哭。



    瘦弱的肩膀,给唐玲儿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。



    万事皆大欢喜,萧龙不免欣慰一笑。



    吕志平常做事总有种优柔寡断的味道,但这次的选择却没让萧龙失望,若吕志选择放弃,萧龙也绝不会再管两人。摸着鼻子,大步而去“如果,我告诉你,我可以医好这疤痕,不留痕迹,你信吗?”



    “什么?”唐玲儿停下抽噎,目中含泪,凝望萧龙,这话在其耳中不亚于天籁“你不是说,这里面有毒,会留下疤?”



    吕志虽说不在乎,但没有一个女孩不爱美,那道伤口,却将这最简单的心愿击个粉碎。



    “区区毒而已,别人也许没办法,但在我眼中,不过如此,简单的很。”



    萧龙自信的挑着手指。



    那毒的确够烈,但在生命道路面前,还不是小菜一碟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