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0章
    时间,回到数分钟前。菠#萝#小说



    吴炎柳雨正坐于篝火前,边欣赏着雪景边调着情,别提多自在,只是两人似乎并不需要火焰来温暖身子。



    这气氛太过暧昧与安详,老天都不忍心再看着闲来无事之人在这儿打趣,麻烦便自己找上门来。



    眼前的空间缓缓撕裂,却不见有什么奇怪的情况发生,吴炎大着胆子前去探查。



    临近跟前,那裂缝才勉强蔓延至一人多高。这鬼东西,除圣雾外,吴炎还真没见过其他人能再撕开,正欲询问一番。



    怎知,一个沙包大的拳头缠绕着火焰与浓厚的火灵力,袭向吴炎。



    “还不受死!”



    人还未现,那怒吼惹得吴炎不得不重视。可惜,单单重视二字还远远不够,吴炎岂会随便占他人便宜。左手收于背后,右手紧握,对准那只拳头狠狠挥出,誓要与之分个高下。



    两拳相交,火焰与灵力狠狠的碰撞着,却难分上下。



    因脚踩大地,吴炎这一击虽仓促,力道略显不足,但也与那人战个旗鼓相当。而那人因身处裂缝之中,没有地方容其卸去力道,但这一拳毕竟蓄力已久,才强撑着没能后退。



    两人交手的余波,将空间裂缝震的摇摇欲坠,而处于裂缝中的人儿明显没有再出手的可能。吴炎的确有机会也有足够的时间发动袭击,就算不能摧毁这裂缝,也能扰的作祟之人不得安宁。



    可,吴炎觉得自己不能如此小气,更不能胜之不武。敌人易得,对手难求。



    裂缝渐为平稳,化作张贪婪的大口,一开一合之间,吐出十位形态各异的男子。一时大意,铸成大错,吴炎也知自己过于托大,却为时已晚。



    走在最前方那男子的目光自始至终锁定着吴炎,不肯移开。单用雄伟二字,不足以形容那人的恐怖之处。接近三米的身高与高耸的肌肉,像极了所谓的战争兵器。连吴炎在其面前,都像个小孩子。



    嘴巴一咧,声音震耳欲聋“你那一拳,勉强够看!”



    仅初次见,两人便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对手。



    吴炎柳雨主动远离篝火,如临大敌的打量着来者不善的一群人。



    极光善意一笑,知趣的退后一步,坐于篝火旁,将战场交给战意盎然的四人“放心吧,我们不会以多欺少,对付你们,天火与净水足以,我们都有着各自的对手。”



    吴炎柳雨对视一望,这种战局并非一己之力可以解决,若单单只有两人,自认还可一战。但毕竟有其他八人在旁虎视眈眈,不得不防。



    柳雨轻松自若的收回目光,轻轻打了个响指“你们来此,到底所为何事!”



    在两指接触的刹那,柳雨所在的国家,不管是寒风凛冽还是银装素裹,丝丝细雨轻易突破挟制,自空中缓缓飘落,那一条条夹杂着希望的求救信息,随之四散而去。



    如此明晃晃的动作,怎能逃出有心人的眼睛,不过,那些人只是静静看着柳雨为所欲为,不愿阻止,甚至还有些小期待。几人来此,不仅单单为了吴炎柳雨,若能借这两人之手,将其他人凑齐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,



    “不为其他,只是打一架,仅此而已。”一位长相阴柔的长发男子大步而来,直面柳雨。若非高大的骨架与粗犷的声音,很容易让人误会这是个女人。却见其满是不情愿,似乎受到了什么侮辱“女人?怎会是个女人?战场是男人的地方,女人来凑什么热闹。而且,女人的身体不适合战斗,只适合珍藏。”



    语中不但有着歧视,更有些奇怪的隐意。吴炎心生怒气,脚下狠狠一踩,急袭而去,拳头带起火灵力,目标正是那男子面门“你说什么!!”



    不愿理会吴炎,也没看一眼那即将到来的拳头。净水知道自己不需动手,也不能动手。否则,那家伙会认为自己的对手被别人抢去,定大闹一场不可,在这关键时刻,还是别闹别扭的好。



    “你的对手是我!”



    果然,一声怒吼从净水身侧响起,另一人迎向吴炎。



    两人之间不曾退缩,不曾避让,再次碰撞着,没有一丝技巧可言。伴随着刺耳的轰鸣,一场战斗拉开帷幕。



    净水不曾看过那扭打在一起的吴炎与天火,只是兴趣欠佳的打着哈欠“他们都开始了,我们是不是也该动手了,白白等着总不是个办法。”



    “既然你想,那就战吧!”柳雨脚步错开,身子微弓,手掌斜提背后,凝出一柄碧蓝色的长枪。



    既然两人都有着各自的战斗,各自的敌人,柳雨不再迟疑,这一战,必须胜!短短一念之间,其气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没了以往似水般的柔和,化作坚冰,冷酷无比。



    “实话说,与现在的你交手,有些太欺负人了。”净水带上一双拳套,仔细打量起手指间的缝隙,悠闲的模样仍是未变,即使打算战斗,依旧难以认真对待“虽说我的道路属于水,却克制大部分水的道路,所以,让你几招也无妨。”



    “多说无益,手上见真章吧!”



    柳雨长枪立地,凌空一挑。地面雪花经枪尖挑动,以净水为目标溅射而去,长枪也在这瞬间变得极为深邃,枪身的柔和与诡异已消失不见,只余刺骨的寒冷。



    当然,雪花也在飞舞途中化作寒冰,如枪身般坚硬。



    来势汹汹的一击,净水难以动容,没做出任何防御,也没有还击的**,任由雪花砸在身上。雪花的确如净水所想,冰冷异常,可没有任何杀伤力,或者说,柳雨本意并非伤敌!



    以雪花落处为起点,一层薄薄的坚冰逐步蔓延,将净水冰封在内。



    结束了?



    柳雨紧皱眉头,小心做着防备。依男子狂妄,绝不会如此羸弱,再加上围观的八人毫无紧张之心,淡然的笑容挂于嘴角。所以,真相绝没那么简单。



    心底出现一丝不安,挥之不去,那奇怪的感觉更是愈演愈烈。



    转瞬之间,冻结净水的冰块极速融化。



    “不错,你的道路应该与冰有关,竟冻的如此结实。可惜,你为什么不继续进攻呢,我在冰块里等了好久。”短暂的称赞过后,净水轻易脱困,曾经的坚冰融成水流,围绕身周“不过,你的道路对水的掌控力太弱,只用这些所谓的冰块,胜不过我的,”



    双手缓缓抬高,以净水为中心,方圆百米内的白雪迅速融化,水滴汇聚成滔天巨浪,紧随身后“告诉你吧,我的道路是净水,可以把所有非水状态的水据为己用,比如你的冰,还有气里的湿度!”



    这听似前后矛盾的一句话,柳雨完全能明白其中含义,感受着四周水汽暴增,而自己所能动用的水越来越少。



    若无环境之便,想单纯依水灵力获胜,简直是天方夜谭!



    手掌捏出道奇怪的符号,净水的表情尽是张狂“所以,享受吧,仔细感受你曾经喜欢的元素!”



    身后的水浪,夹杂着滔天之威,狠狠砸下。



    此时,柳雨已失去了最后逃走的机会,面对近在眼前的水流,能做的似乎只有奋力挥动着长枪,汲取最后的水,创造出一块冰封的安全地带。



    自一开始,两人同时选择打一场持久战。



    柳雨不断用灵力加固着身周冰块,可如此大量的消耗并非万全之策,何况这可恨的水流还时不时夺走一块冰晶,据为己有。柳雨冻结水流的时间,远远比不上净水融化冰块的速度,此消彼长之下,必败无疑。



    若不想在水流中消亡,只能放手一搏。



    长枪停下防御,横至腰间。柳雨的头发冻起一层寒霜,呈淡蓝之色。



    连带长枪,一扭腰身。



    “冻结吧!!”



    深蓝色的波纹随冰块破裂向四周扩散而去,不管是水滴还是白雪,在碰到波纹时,都瞬间冻结。



    身处水流中的净水注定逃难次劫,被冰封在大浪之中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