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章
    长枪斜提,依枪而立,柳雨一脸高傲,唯眼中凝重不减。⊙菠@萝@小⊙说



    此时,净水融化的速度已大不如上一次流畅,动作也因寒气显得僵硬,连笑容都不再从容。甩掉手臂上仅剩的冰块,好奇问道“你为何不趁机进攻呢,我们可是不死不休的敌人,不需要所谓的点到为止,你很让我失望。”



    若柳雨借机从中发难,净水自认凶多吉少,此次的冰冻太过牢固,单说融化都需耗费不少心神,更别说再进行防御。



    关于这些,柳雨怎会想不到,其脸上的高傲只为掩饰心中的苦涩。强行动用这可怕的能力时,连自己都会被瞬间冰封。甚至柳雨解冻的速度远远不如净水,身体直到现在依旧冰冷而僵硬,宛如一具死尸。



    “告诉你个好消息,经过刚才的消耗,我体内灵力所剩无多,你若能再将我以同样的方式冰封,我也只能乖乖认输。”净水控制着少量水流,只做攻击防守之用,不再妄图以势压人“不过,那冰冻的程度几乎达到了我融化的临界点,所以我猜,这一招是你最后一搏的手段。”



    皮肤依旧寒冷,但肌肉终于不再僵硬,柳雨生疏的挥动着长枪“何必再猜,试一试不就知道了!”



    可惜,体内灵力早已挥霍一空,身体的冰冷还未完全褪去,柳雨莫说战斗,连保持站立都需付出极大的努力,只剩下嘴硬。



    战场另一边,吴炎与天火之间没有半点胶着的气氛。在出手时,就已全力以赴,猛烈的攻势被接连挥出。



    奇怪的是,在激烈的战斗中,两人同时选择不动用灵力,也不愿拿出武器,仅仅是肉碰肉,拳碰拳,以一种最单纯的方式较量。



    直到,天火一把抓住吴炎凶猛的拳头,枯燥的战斗才算有了转折。



    “你是唯一一个敢这么跟我打的人,而且,还没使用所谓的灵力。”



    “你也一样。”拳头一扭,吴炎挣脱了天火的挟制。揉着微疼的手掌,扫一眼柳雨的困境,再看看面前难缠的敌人,吴炎怎么也兴奋不起来。



    “凭刚才不痛不痒的进攻,你我可分不出胜负,而且,你似乎挺担心那个女人?”天火没了笑意,脚步连动,退出十米开外,爆发出浓烈的战意“不如,你我一招定胜负可好!省的墨迹!省的牵挂!”



    “正有此意!”



    逆炎出现掌中,吴炎脚步后退,再次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


    一阵张狂的大笑响起,天火身上迸发出炙热的火焰,此火遇水不灭,遇风不止“来吧,让我看看你的真本领!”



    巨剑遥指天火,吴炎不曾回答,但不断攀升的战意已给出了最好的答复。



    天火双臂伸直,双手合十,然后缓缓分离,随着奇怪的动作,一条拇指粗细的火线自双手之间凝聚,不停翻滚燃烧。当双臂伸展到极限时,双手握上火线,一拽一扯一扭。手中之物褪去火光,呈一柄火红色的长戟。



    长戟拍向地面,炙热的火气散发而出,地面的雪花还未融化就已化作蒸汽。一戟落地,天火下压腰身,长戟在其手中弯成道奇妙的弧度。借反弹之力,脚下狠踏一步,整个人凌空向吴炎窜去。



    反观吴炎,有些过于宁静,逆炎上仅剩的火焰随之熄灭,头发深处,泛起淡淡的红晕。不敢顾忌其他,右手紧握剑柄,左手握上剑刃。



    掌心被划破,血色替代了逆炎原本的色彩。



    斜提长锋,吴炎仍有些犹豫。这一剑可是拼命的手段,挥出后,自己的战斗力要大大衰减。即便这一招能胜过天火,吴炎也无力再应对他人。



    可柳雨已强弩之末,再不解决掉面前的麻烦,两人就要变成对亡命鸳鸯了。



    剑上的血滴与花纹重合,所带来的力量远超吴炎想象,若这一剑都对天火无效,那所有的努力终将白费。口中呵道“来吧,你千万别手下留情,害了自己。”



    “当然,如你所愿!”



    长戟在途中刺入地面,天火再次借力,向后一挑长戟,让不慢的速度再快上几分。吴炎提剑而行,灵力尽数化作一招之势。不成功,便成仁!



    刹那之间的交手,又在刹那之间落幕。



    一剑一戟好似针尖对麦芒,一股热浪随刺耳的轰鸣,翻滚而出。以两人交手处为起点,四周雪白瞬间蒸发,炙热的感觉将土地染成一片焦黄。



    长戟所赋予的力道无比庞大,与巨剑交错时,产生的撞击感成倍增长,一时间难以掌握,不禁脱手而出。被击溃的可不仅仅只有长戟,天火周身的火焰也被冲散。



    “怎么,可能?!”



    随逆炎霸道的落下,一道道伤口出在那具身体上。



    天火高高抛飞出去。



    失败已成定数。



    再看吴炎,从出击到收剑,不见一分慌张与意外,除了因过度使用灵力,渐为粗重的呼吸外,一切都显得气定神闲。



    这次,吴炎没再犯同样的错误,不想放过这难缠的敌人,趁他病要他命!挥动着锋利的巨剑,如飞镖般,再手中灵巧的打了个旋儿,而后精准掷出,目标正是不远处,倒地不起的天火。



    逆炎刺穿了天火的身躯,将那可怜的人儿钉在地上。直到此时,天火依旧难以接受失败的结局,口中哀嚎不断“不可能,我怎会!败给你!”



    惊悚的事情发生了。



    天火伤口处燃起耀眼的火光,流出的血液如岩浆般滚烫,整个人呈赤红之色,仿佛随时都将燃烧。



    面对突然出现的意外,莫说吴炎,连无所事事的八人都不免惊心动魄。其中一男子闪身来到天火面前,居高临下,一脸淡然的注视着那狰狞的面孔“好了,既然败了,又有什么好挣扎的,打算起来继续丢人吗?”



    “不,我没有败,只是一时大意,让我起来!我!还能在战!”



    痛苦的嚎叫脱口而出,天火面部出现道道裂痕,透过缝隙,勉强能看到其下隐藏着些许黑红色的东西。全身皮肤开始极速膨胀,似乎即将露出隐藏的一切。



    周围空气中的水汽尽数蒸发,干燥的有些过分,隐隐还可看见因气体碰撞,出现的朵朵火花,将要点燃这一方世界。



    “败了就是败了,没有理由能掩盖失败!”男人表情决然,抬起脚掌,对准天火面部重重踩下。



    震耳的轰鸣过后,天火幸福的昏了过去,脸上不见痛苦,皮肤的裂痕缓缓收敛,奇怪的变化还未开始,就已悄悄结束。



    让吴炎感到惊恐的是,男子落脚时,并无任何灵力的波动,以单纯的力量引得大地震颤,一道道裂痕从其脚下蔓延。



    这种力量,连吴炎都难以匹敌。



    面对如临大敌的两人,那人不过微微一笑,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“恭喜你,你赢了。”



    暂时赢了又如何,吴炎藏不住脸上那一抹苍白,强撑着身子来到柳雨身边。



    看到同伙惨败,净水眉头紧皱,转而满不在乎的问向那站于天火身旁的男子“怎么,神王,还动手吗?”



    “我觉得没有必要,因为你已经做完了该做的一切,而且他们要来了。”



    得到准确的回答后,净水不曾迟疑,扭头便走,自始至终不曾看过吴炎一眼。



    掌心燃起一团火焰,吴炎正欲挥出,却被柳雨当场拦下“让他走,这里的水实在太多,不好应付。”



    连柳雨都如此,吴炎只能点头,作罢。



    神王拔起逆炎,丢还给吴炎后,拖着那昏迷的天火回到篝火前。



    收起武器,吴炎紧皱眉头,这些人实在太过古怪,让人琢磨不透,占据绝对的优势却要白白退走,种种做法如何称得上宿敌二字。心中难免有疑问“你们来此,到底所谓何事!”



    “没什么,试探一下而已。”神王仿佛丢垃圾般,将天火置之一旁“若现在分出胜负,岂不是太无聊了。想进步就必须要有动力,而你们不正是我们的动力吗?”



    注视着疯狂的笑容,吴炎明白了些许。



    这人是个疯子,绝对的疯子!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