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2章
    有这种疯子作为对手,还真是倒霉,满腔怨气无处发泄,连吐槽的机会都没有。Ψ菠w萝w小Ψ说

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宿敌吗?战斗前不是已经赌上性命了吗?!”

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。我们无杀心,你们无杀意,何必强人所难。”神王回到篝火前,继续欣赏着跳动的火焰。



    这份轻视没让吴炎被愤怒冲昏头脑,不管自身原因还是现场因素,都不适合再战。只好与柳雨候在一旁,默默注视着这古怪的一群人。



    在短短数分钟的等待后,十人中唯一一位长发男子站起身,举手投足之间,带着飘然之感“看来,该我们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他们的动作还真是不慢。”



    一同起身的还有位矮胖男子,不过,其眼中闪烁着嗜血与好战,将原本憨厚的气质破坏的一塌糊涂。



    “哮风,裂地,你们还是小心一点好。”极光忍不住开口提醒,此战虽不为杀敌,但天火铩羽而归的凄惨模样,难免会让人觉得脸上无光。



    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”矮胖男子不厌其烦的挥挥手,明显没将这好意的提醒放在心上。



    一阵狂风不知从何而来,让枝头的积雪漫天飞舞,连树木都被吹弯了腰。



    长发男子将头发捋过身后,眼中精芒乍现,精准的找到了狂风的源头,高声道“既然来都来了,不肯出来一见吗?”



    风势停于柳雨身旁,化作道青色人影“大块头,水姐,没事吧。”



    韩馨风自青色之中脱身,关心的打量起吴炎柳雨,身后当然少不了那永远沉默的段晓岩。



    柳雨早已体力不支,见支援到来,终是露出疲软的一面。顺势倒在吴炎怀中,大口呼吸着冰冷的空气,汲取着身周的温暖。挤出道勉强的笑容“没事,暂时没什么生命危险,就是有些累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怎么又是一个女人?真无趣!”净水瞄过韩馨风一眼,低声嘟囔着“他们难道不知道战场是男人的天下,女人永远是个累赘。”



    这声音被压的很低很低,但又如何能逃出众人的耳朵。



    “嘀咕什么呢!”娇呵响起,韩馨风一甩衣袖,一条编制着奇怪花纹的飘带,夹杂风声袭向净水。



    泥人尚有三分火气。



    净水刚结束自己的战斗,正打算乖乖当位观众,哪知韩馨风竟如此不知礼数,一言不和直接动手。索性不再收敛,拳套再度出现,轻易拦下飘带攻势。方圆十米内的积雪瞬间融化,被压缩成巴掌大小,沿飘带逆袭而上。



    同伴即已出手,长发男子也不会客气,更不想错过这绝佳的时机。从后腰处取出把乌黑透亮的折扇,随手指挑动,一页页展开。而打开扇面化成青芒环绕扇周,只留下黝黑的扇骨。以手带扇,连挥三下,风声渐响,目标正是那呆呆傻傻的韩馨风。



    两道攻击接踵而至,似乎要将那玲珑的身躯框在其中。



    事已至此,那位憨厚之人竟也耐不住寂寞,从中发难。肥胖矮小的身躯灵活的运动起来,从脚边抽出根土黄色的长棍,连点地面三下,举棍上扬。



    一道裂痕在开合之间不断蔓延,好似张贪婪的大口,誓要将目标一口吞下,仔细品尝。



    韩馨风不想自己竟犯了众怒,惹得三人齐齐攻来,急忙松开手中飘带。而飘带也在瞬间化作微风,无迹可寻,三人的攻势却不会因此消失。



    不知是被吓傻了,还是从未见过这种画面,韩馨风如净水三人若愿,一脸呆滞的站在原地,不防不攻,更没有闪开的意图。



    攻击临近眼前,韩馨风竟任性的紧闭双眼,似乎不愿接受残酷的现实。而一道并不雄伟的身躯也在此时出现在韩馨风身前。



    厚重的盾牌从容刺入地面,三道凶猛的攻击如泥牛入海,生不起波澜。



    段晓岩责怪的捏了捏韩馨风紧皱的小鼻子,温柔说道“下次注意点,很容易便能躲开的。”



    韩馨风却无赖的倒在段晓岩怀中,说什么也不肯起来,俏皮一笑“不是还有你吗,我相信你。”



    “相信也不行,这是战斗,我没办法专心保你周全。”



    比起这无视他人的打情骂俏,净水三人更为在意的是,段晓岩的防御能力。三人连手对敌,仍不见任何效果,虽说有盾牌之功,但这个男人绝不容小觑。



    哮风收回折扇,好似忘记了上一刻的偷袭,清笑一声“既然你们来了,又怎能白来一趟,不如,找个清净点的地方,较量一番,如何?!”



    韩馨风歪过头,盯着那不怀好意的两人,张牙舞爪的说道“来啊,谁怕你。”



    “请吧。”



    哮风随机挑选个方向,大步向东方飞驰而去,韩馨风不依不饶紧随其后。段晓岩则对吴炎点点头后,追赶着两人的脚步。没办法,烂摊子总是要收拾的。



    裂地也随之离去。



    几人之间再度陷入沉默,没有人愿意开口,也没有人知道该说些什么。直到,空间被撕裂,某些人即将到来。



    人还未至,冰冷的气息便扑面而来。



    司马冰带着欧阳月一步踏出,目光接连扫过吴炎与神王等人“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神王注视着两人,神色不知不觉中产生了些许变化。



    冥月则慵懒的伸了个懒腰,自从发现对手是两个女人后,怎么也提不起兴趣,连战斗的**都欠缺“总算到我了,走吧,暗刺!”



    另一位侏儒模样的男子一抖身影,堕入冥月的影子中,隐隐成个整体。



    神王目光转而继续盯着篝火,挣扎良久,悠悠一叹,最终还是开了口“冥月,暗刺,小心为上,胜败不重要,别丢了性命。”



    冥月脚步一滞,回头凝望神王,开口笑到“神王,这可不像你,区区一个女人而已。”



    对此,神王只余苦恼的摇摇头。对敌人抱有轻视,已经输了一半,而且这两人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没那么容易应付。



    暗刺却没心情听这无聊的吵闹,脚步落实,从影子中脱离,整个人好似没重量般,悄无声息的袭向司马冰。



    一柄带有血色的匕首出现掌中,近乎与衣服融为一体,整个人不曾有过半点杀意。



    当然,这次奇袭可没所谓的隐蔽性,一切都发生在眼前,司马冰岂能不加理会。气运丹田,呵道“滚!”



    这声音原本并不刺耳,但传入耳中时,有种别样的韵味。瞬息之间,将暗刺那些掩埋在心底深处的情绪通通引诱了出来。



    愤怒,忧伤,悲恨。



    一个合格的刺客,应该学会隐藏自己的情绪,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展露。暗刺自认做的很好,又怎知仅仅一声音调,便让往日的努力付之东流,心底那不应存在的情绪被尽数引导出来。



    在空中强制停下进攻的趋势,暗刺怎敢继续托大,急忙拉开与司马冰之间的距离。那双与毒蛇无异的三角眼在司马冰身上来回徘徊,却迟迟不肯上前一步。



    “老鼠,就要有老鼠的觉悟,苟延残喘才是你活下去的方式。妄想自诩猎人,未免太自大了!”司马冰的气势在片刻之间不断攀升,直到压迫着暗刺难动分毫。



    神王失望的看过冥月与暗刺,直到现在,两人还没能摆正心态。何况,这出手的一人仅仅是个开始,其身后一言不发,一点气息也不曾外漏的女孩才是真正可怕的存在,失败已是定数。



    “带她们走,客人们要来了。”



    听闻神王变相的催促,暗刺急忙从中脱身,喉中挤出嘶哑的音调“女人,可敢与吾一战!”



    司马冰寸步不让“岂会怕你?!”



    也不知谁选择了方位,四人错开东方,向西方追逐而去。



    晴朗的天空突然落下道惊雷,当雷鸣消失时,雷泽与伊静已出现在几人面前。不过,看雷泽跃跃欲试的模样,没有半点紧张,分明是在期待着这场战斗。



    神王身后再度站起两人“怎么,要打一架吗?”



    这二人好似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连面部都找不出细微的差别,就像一个待在镜子里,一个身处镜子外。



    “乐意奉陪。”



    雷泽拉上伊静,向着比较安静的南方跑去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