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章
    几乎每人都有了对手,只余神王净水极光三人坐于篝火前,无所事事。x菠∮萝∮小x说



    “他今天来的,还真是慢。”



    极光慵懒的伸了个懒腰,初次交手时,若非萧龙藏拙,怎会会被斩断一只手臂,也许,此时的他正在为了那无法修复的断臂而苦恼吧。



    空间再度撕裂“诸位,我没来晚吧。”



    这声音在极光耳中不亚于天籁。每当与神王单独待在一起,总感觉自己没秘密可言,好似一丝不挂的站在神王面前,任其欣赏。这种感觉的确很糟糕,萧龙的出现无疑成为了绝佳的理由。



    迎着面前裂缝,不用他人提醒,极光提刀而去。时机与力道把握的刚刚好,即不把萧龙逼退,也让他尝到苦头。



    身处裂缝之中的萧龙,竟察觉到一股疯狂的战意,是那种毫无杀意只为一战的感觉。这临近面门的一刀,不为杀敌,更像在挑衅!



    来而不往,非礼也。



    对手如此好客,萧龙也不能小气。幻出现掌中,一手握上刀柄。一手紧握刀背,以一种接近防御的姿态挡下了那来势汹汹的一击。



    清脆的武器交接声,与萧龙紊乱的脚步,近乎同时出现在狼藉的战场上。



    仔细瞧上一眼,极光大为惊喜,萧龙的手臂竟恢复如初,可太让人意外了。剑收于背后,顶着张不怀好意的笑容,好似寻得个垂涎已久的猎物“喂,反正无事,再打上一架如何!”



    奇怪的作态,惹得萧龙眉头一皱“没兴趣,自己玩去吧。”



    他所不愿面对的,不是极光那格外麻烦的能力,也不是那渗人的笑容,而是四面八方之内,竟存在着不止一处灵力波动。这场麻烦,似乎谁也别想置身事外。

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。”极光极为隐晦的看了一眼其他三个方位,怎会不明白萧龙在担心什么,何况,那是属于别人的战斗,于自己无关“试探一下而已,没什么值得担心,不如再跟我打上一架,省的白白浪费时间。”



    毫不走心的无聊提议,与故意展露的隐晦目光,让萧龙如何能安心作战。



    也许是看出了萧龙的犹豫,极光嘿嘿一笑“你既然不跟我打,那也没办法,我一时手痒,只好随便挑一个方向去了,到时候你追我,我可不会回头。”



    “你。。”暗含威胁的台词,再加上极光如狐狸般的表情,萧龙没有一点办法。无奈的叹息道“好好好,陪你打一架总行了吧!”



    极光头也不回,向北方而去,途中不忘提醒一声“喂,你可别走丢了,说不定我一时没忍住,就会去其他地方看上一眼。。”



    “知道了,知道了!”对于这种无赖的敌人,还真是无话可说。萧龙扭过头,虽见吴炎两人面带疲惫,身上却无明显的伤痕“水姐,没事吧。”



    “暂时没有,你,还是快去吧。”



    目送萧龙离去,神王悠悠一叹。没想到,事到如今竟还有一人迟迟不肯露面,这份等待,让人实在不可耐烦“为何独缺一人,是不是我们做的不够好,他觉得没有必要出现?”



    疯狂的言论实在让人不敢恭维,这一窝人根本就没个正常货,除了变态就是疯子。



    “谁说缺一人,我,不是来了吗?!”



    任东行自远方踏大步而来,在雪地上留下趟清晰的脚印。其自信满满的模样,惹得神王发笑。并非嘲笑,而是种发自内心的笑意。这做事风格与眼神,神王又怎会认不出,自己终于见到个同类人“收到同伴的求救,竟还敢如此不急不躁,真是沉得住气,真是好脾气啊。”

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,我是来救人的,当然不会随随便便把自己置身险地。你我毕竟是宿敌,此地也明显是场陷阱,我多一分小心无可厚非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任东行来到篝火旁,悠然坐下身子。



    越是接触,神王越是觉得这个男人有趣。有战斗的时候,不见其踪,现在却大摇大摆的出现,想当个好人,收买人心,真是好笑。



    好似察觉不出神王异样,任东行不卑不亢的问道“在下任东行,不知,怎么称呼。”



    的确,神王猜的没错。任东行早就来了,甚至可以说是来的最早的一位。但任东行的落脚点并非是战场,而是远处的树林,想借机确认几人真正的目的。



    这一问要的并非是答案,是为了这几位观众而问。

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

    韩馨风赌气似得停下脚步,对于闷头前进的两人,没了再追的**,口中呵骂道“你们两个,跑够了没有,难道这里还不够偏僻吗?”



    听闻身后的呼唤,哮风才缓缓停下脚步,打量一眼寂静宽敞的四周,深感满意“够了,够了,这里挺不错。”



    脚步刚停,裂地回身将手中长棍刺入地面,双手合十,捏出道奇怪的手印,而后长棍光芒大盛,裂地口中吟出阵阵奇怪的音符。



    出于绝对的自信,段晓岩不过是堪堪停下脚步,双手环抱胸前,没有去打扰裂地的动作,即使大地出现了丝丝龟裂,也没有太多的反应。



    随着最后几声音调落下,裂地停下奇怪的动作,嘴边的笑容分外残忍,这种被敌人**裸无视的感觉,可不好受“多谢你看得起我,没有出手干扰,不过你马上就该后悔了!”



    长棍被抽出地面,裂地连连挥舞,双手也似乎被长棍所感染,亮起阵阵土黄色的光晕。四周之地上细小的裂痕逐渐蔓延,扩张,其中的泥沙也在不停翻滚,聚拢,直到脱离地面的束缚,扶摇而上。



    所有被牵引而出的泥土,聚集在裂地身后,糅成座15米高的巨人。



    “我说过,你会后悔的!”



    裂地残忍的重复着自己的结论,手中长棍舞动一圈后,遥遥砸向段晓岩。其身后的巨人也从地面抽出根巨大的棍子,跟随裂地,做出了同样的动作。



    裂地轻微的挥击,经巨人施展后,力道与威慑力强上十倍不止。段晓岩不曾躲闪,直面提盾防御。



    没有传说当中的势均力敌,看似不过是单方面的实力碾压。段晓岩被这一击命中,双腿瞬间没入地面。



    “怎样,服气了吧。”裂地骄傲的轻哼道。看着狂妄的段晓岩,现已如萝卜般,被一棍子敲进土里,心中的恶气,顿时出了不少。



    抬手间,便又是一棍子落下。



    当那巨大的棍子临近眼前,段晓岩脸上不见一丝慌张,反而将盾牌丢弃在一旁,孤傲的举起一只手掌,企图拦下这次声势浩大的进攻。



    强大的冲击力仅仅是让段晓岩的手臂微微弯曲。

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”



    有了第一击的成效,如今却无功而返,裂地难以接受,手中长棍不肯停歇接连挥出,妄图撼动“弱小”的段晓岩。



    对于巨人的进攻,段晓岩尽是不屑,一边扶稳龟裂的地面,企图拔起身子,一边尽情享受着看似浩大,实则羸弱的进攻。



    随着棍子每次挥动,裂地的心便会沉下一分,不管如何用力,也不管如何催动,身后的巨人始终无法撼动段晓岩一丝一毫。甚至,在每次进攻时,所受伤的也并非是段晓岩,而是那泥土捏成的长棍。



    一个奇怪的猜想突然出现在裂地脑海,挥之不去。难道,刚才段晓岩不作为的原因是其根本不具备进攻能力,否则,又如何解释这惊人的防御力?!



    欣赏了一阵他人的战斗后,哮风扭过头,望向韩馨风,努力收起那本不该存在的轻视之心。

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是不是也该开始了!”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