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4章
    却听韩馨娇嗔一声“看我教训你!”



    哮风也展开手中折扇,露出道道漆黑狰狞的扇骨,其上的青芒好似脱离某种束缚般,在空中胡乱飞舞着。卐菠の萝の小卐说无面的折扇被接连挥动,四周游离的青芒猛然收缩,化成道微小的旋风,缠绕在哮风身周。



    “喂,不是说要打架吗?怎么我还没动手,你倒是先把自己裹了起来。”韩馨风紧皱着鼻尖。



    “我防御时同样可以进攻,难不成,你怕了?”



    嘴上不依不饶,哮风却没有擅自进攻,反而陷入了莫名的深思。倘若这两人为一组,男子善于防御,而且是绝对防御,那女子应该善于进攻才对。也许,女子薄弱的防御力,便是两人唯一的破绽。



    手指向上仰成爪状,身周青芒分裂出极为细小的一丝,化作道微小的风旋。感受着掌中风旋的跳动,哮风不再犹豫,随手丢去。



    韩馨风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,明显不会躲开这道试探,可当那小小的风旋触及身体时,猛然放大,将韩馨风的身躯一口吞了下去。



    韩馨风身处其中,一时挣脱不开,甚是狼狈。



    无心一击竟出奇效,哮风发誓,自己真的很想上前再补一下,但段晓岩立于一旁不为所动,环抱着双臂,虎视眈眈。天知道这家伙有没有救援能力,若一不小心露出破绽,被抓个正着,可就得不偿失了!



    而韩馨风不过一时好玩,怎想被风旋缠身。虽说这风旋过分的缠人,仍造成不了任何实质性的伤害,但一时也冲不破这可恨的牢笼。最让人气愤的是,哮风竟乖乖站在原地,不屑的观望着,丝毫没有上前动手的**,实在太瞧不起人了!



    倘若哮风知道,自己那想动手却忌惮段晓岩的神态,在韩馨风眼中变成了不屑,怕是会大呼冤枉吧。



    碍事的风旋渐渐回归天地之间,韩馨风的衣物也被摧残的不成样子,多亏冬天衣衫够厚,才没能太过尴尬,但心中的羞怒,怎么也掩饰不住。



    这一击达成的效果,实在出人意料,连哮风都一度怀疑,这到底是不是自己随手挥出的力量。那试探性的攻击甚至都不存在所谓的杀伤力,以至于连韩馨风的头发都不曾伤到。



    身无伤痕,却宛如疯婆子般的韩馨风,把段晓岩闹的哭笑不得,不知该关心,还是该呵骂。都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保护韩馨风的时间太长了,以至于韩馨风都忘了该如何面对敌人的进攻。



    其实,段晓岩也已经熟悉了保护者的角色,当哮风攻击脱手而出的瞬间,便有种不顾一切,挡在韩馨风面前的冲动。当察觉到风旋弱小的攻击时,才对这小小的试探不加理会。



    哪知韩馨风对此不加防备,才落的如此凄惨。



    终究还是放心不下,高声提醒道“风儿,小心点,下次那家伙的进攻可就没这么温柔了。”



    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”韩馨风不忘整理一番着装,俏皮的吐了吐小舌头“我可要认真了!”



    还未动身,身后的长发突然散落,韩馨风好似突然失去了某些重要的东西,惊慌失措。急忙转过身子,仔细搜寻着每一寸土地,每一片雪花,生怕会遗漏任何一点。丝毫不管自己正用后背面对着敌人。



    段晓岩见此,眼睛眯成一条细线,锐利的目光绕过裂地,紧紧锁定着哮风。从容捡起盾牌,对身后竭力挥舞长棍的巨人不理不睬。倘若哮风敢趁火打劫,段晓岩便会让两人知道,自己的道路可不仅仅是单纯的防御那么简单。



    对手屡次露出致命的破绽,说不心动,那肯定不可能。不管是不经意展露弱点也好,还是想买个破绽也罢,哮风最擅长的是远程打击,即使出手,也不会被韩馨风抓住机会。



    只是,刚抬起手掌,还没来得及挥动扇骨,哮风感觉自己被一道毫不隐晦的目光锁定了。那种眼神夹杂着讽刺与挑衅,似乎在等待着致命一击的机会。



    如此**裸的目光,让哮风本该流畅的动作逐渐僵硬。心中不禁抱怨连连。裂地那混蛋,也不知道牵制一下对手,自己以一敌二,如何敢放手一搏!



    种种抱怨,实在多余,裂地已经很努力的在进攻,可每一棍落在段晓岩身上,都如泥牛入海,生不起波澜。



    韩馨风从雪地里捡起个奇怪的东西,猛然回过身子,死死盯着哮风,眼中尽是愤怒“你竟然把它割坏了!!你,你。。。”



    面对这奇怪的目光,不禁打了个寒颤,连哮风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儿,竟惹得面前这位如此失态,突然发起疯来!

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?知道吗!那是他送给我唯一的礼物,你竟把那东西毁了!你!你!给我等着!!”韩馨风撕扯着凌乱的长发,本就狼狈的造型略显疯癫,连声音都没了以往的恬静,疯狂而又混乱不堪。



    韩馨风的古怪说辞,落入段晓岩耳中,从而引出段昔日往事,陷入回忆当中。



    那是两人第一次见面,木讷的段晓岩可没什么准备,哪知韩馨风一直讨要礼物,百般无奈之下,段晓岩只好把前任留下的一根破旧头绳给了韩馨风,现在回想起来,还真是傻到天真。本以为那奇怪的礼物不值得留念,怎知。。



    “你,要为此付出代价!”韩馨风停下疯狂的举动,体内道路随心情变化,悄然开启。



    突然认真起来的韩馨风,虽让哮风摸不着头脑,但最少不会再无聊了。不过下一秒,哮风便为自己那可笑的决定感到后悔,相比之下,原本人畜无害的韩馨风真是太可爱了! 



    随手指优雅划过,韩馨风身周出现一丝丝奇妙的波动,四周空间开始变得动荡不安,道道裂痕露出狰狞的獠牙。韩馨风身处正中央,没有受到任何干扰,凌乱的长发随裂痕飞舞,嘴角不知何时布满残忍。



    种种转变,把哮风吓得不轻,不知付出多大的努力,才勉强压下心中的恐惧。韩馨风的道路与风无关,而是空间,所产生的破坏力,岂是风之道路能比拟的?!



    韩馨风对此丝毫不觉,心中意念杂乱不堪,只有一点格外清晰。你敢把我最重要的东西毁了,那我便把你毁了!



    素手微扬,五指成刃,灵力汇聚,挥出一道青色风刃。看似风的气息,却早已超越了风的变化。



    平和的攻击缓慢向前推进,正当哮风怀疑韩馨风是不是手下留情时,风刃突然发难,所经之处,不管土地也好,树木也罢,被尽数撕扯开来,当风刃经过后所有的一切再极速聚合恢复,好似什么也不曾发生。



    哮风感觉这风刃一直不曾动过,只是自己不断往风刃方向靠近,想逃都逃不掉。



    既已无路可走,所有的惧怕化作最后一搏的勇气。手中折扇连连挥动,身周青芒飞速运动,灵力融入青芒之中,不再留作防御,尽数挥出,撞向那平平无奇的风刃。



    “咆哮吧,风!”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