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章
    全力以赴之下,两道攻击碰撞之时,哮风便知道,已经输了,输得一塌糊涂,自己所挥出的青芒被撞击的支离破碎。&菠〾萝〾小&说



    即便深知逃跑无用,哮风依旧慌不择路的后退着,不忘大吼道“还不帮忙!”



    在见到这使用空间道路的韩馨风后,裂地没了半点恋战的**,若非哮风在瞬息之间落于下风,裂地早已遁地而走。



    可哮风却被逼上绝路,裂地不想救,又不得不救。



    手中长棍斜指地面,画出道玄妙的印记,而后竭力上扬,直指韩馨风挥的风刃。而在这过程中,其身后的巨人好似并未得到指令,不曾做出奇怪的动作,只是呆呆傻傻的等待着接下来的宿命。



    脚下土地不再安分,那些还未愈合的裂痕再显狰狞。一招一式尽声势浩大,可不要忘了,另一位地灵使仍待在一旁未曾离去。虽说段晓岩的进攻能力弱的可怜,但想干扰一番裂地的攻势,还是不在话下。



    随盾牌刺入地面,大地的震动渐为平息,裂地用尽全力,连小脸都被憋的通红,所达成的结果仍差强人意。



    看了眼正往此地奔走的哮风,与紧随其后的风刃,裂地脸上挤满绝望。现在,似乎除了拼命外,再无其他选择。略微心疼的望下巨人,手中长棍顿时碎裂开来,融入大地。



    双手合十,高声咆哮道“去吧!阻挡面前的敌人!”



    巨人顿时来了神采,放过长棍后,身子高高跃起,脱离地面,双拳合十,重重砸向那道风刃,来了场最单纯的碰撞。巨人没有意识,更没有思维,有的只是一往无前的气势,单凭这点,依旧无力改变战局。



    没有意外,也不会有任何意外发生!



    不过区区一刹那的僵持,巨人便被破去攻势,只能依靠泥土与灵力组成的血肉来磨合。



    虽是不敌,效果却尤为显著,毕竟这是一位灵使全部的灵力所凝结而成。



    韩馨风有含怒之心,但无破釜沉舟之意,这一击的力量实在有限,在加上巨人不死不休的攻势,两者终是同时在空中消散,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


    无胜无败!



    感受到身后压力消散,哮风不敢回头,脚下速度徒然加快,风灵力被运转到极致,远远遁去。



    途中还不忘抄起那已疲软的裂地。



    看着仓皇逃窜的背影,韩馨风周身裂痕再度蔓延,空间被拉扯的扭曲,只需一步即可跨越这段距离,来到两人身后,



    脚步刚抬起,还未落下,便听一声温柔的呼唤“风儿,别追了。”



    全因这声呼唤,哮风身后的波动才恢复了平静。韩馨风僵硬的扭过身子,裂痕不断收敛,黑发无神的垂下,好似个犯错的孩子,扭捏的低着头,玩弄着衣角“对不起,你给我的礼物没了。。”



    段晓岩却露出开心的笑容。



    短短几分钟,段晓岩已经想明白了太多太多。两人之间,谁不亏欠谁,谁也没有对不起谁,过度的宠溺与偏执,只会构建一座孤城,困住了里面的人儿,也让外面的人儿疲于应对。两人之间需要的,并非苦守,而是放手,不应该拿别人的过失,惩罚这与自己真心相待之人。



    温柔的从韩馨风手中夺回那被斩成两段的头绳,段晓岩亲自将这些早该丢弃的物品与念想,深埋于地下,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。



    收回灵力的瞬间,连段晓岩也遗忘了那些东西的去处。手指挑起韩馨风的秀发,任由缕缕发丝在空中飞舞,无拘无束。



    “风儿,这样的你,真美。下次,别再绑着了。”



    遥远的西方,冥月暗刺相视一望,主动停下脚步。



    扫一眼晴朗的天空,冥月反复咀嚼着神王那句“多余”的提醒,轻声说道“喂,用全力吧,小心有意外。”



    “还要你说!我只想杀人,不想见到意外!”



    暗刺猛然转过身子,猩红的舌头时不时舔过毫无血色的嘴唇,如毒蛇般,死死盯着猎物。



    司马冰则停于安全距离之外,嘲笑道“怎么,舍得停下了。”



    冥月吼道“女人,别高兴的太早。我现在正式告诉你,女人不过是个附庸品而已,你也不会例外,身为附庸品就要有附庸品的觉悟!战场,不是你该来的地方!”



    与司马冰对视的瞬间,冥月总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。不过,若自己与暗刺联手,两人的实力将会得到质的飞跃,连神王一时都奈何不了两人,何况这区区女子。若无万全准备,被一击诛杀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

    “你们,只有嘴上的本领吗!”司马冰冷哼一声,倒要看看两人能玩出什么把戏。



    “希望你过会儿还能如此天真,感受下我的刺客之道吧!”随着暗刺嘶哑的声线响起,一道黑纹自其脚下蔓延而出,将四人瞬间吞噬入内。



    眼前的景色好似跨越了白天,来到黑夜,四周漆黑一片,不见五指。



    司马冰边做好防备,边努力调节着眼睛,企图适应这片黑暗。这突然间的转变,会给人带来极大的不适,即使身为灵使也难逃这种规则。



    就在这瞬间,意外发生了。司马冰的战斗经验虽不多,但心中求生的**却指挥着身体,微微侧过。



    一把锋利的刀刃突然出现,划过司马冰原本喉咙的位置。即便躲过这致命一击,几缕秀发也被那锋芒斩断。



    眼睛微微眯起,刚才那一幕出现的实在太过诡异,也太过危险,在漆黑如墨的环境中,这人的进攻轨迹竟被隐藏的浑然天成。



    “真是可惜了,你为何要做多挣扎呢,若放弃选择,这一切不就结束了吗,连痛苦也不会再出现。”



    暗刺嘶哑的声音夹杂着疯狂,自四面八方飘荡而来,任司马冰如何细心聆听,都无法确认其具体方位,也就更谈不上进攻。



    “这场战斗不是才刚开始吗,我现在认输岂不是遭人笑话!”



    话音降落,便又是一击袭来。有了第一的经验,躲闪变得无比从容,只是,司马冰并不满足单纯的躲避,手掌成爪状早已蓄势待发。



    五指逆袭而上,顺刀锋来时的方向原路返回。果不其然,找到个人体触感的东西。手掌猛然紧握,不肯放松。



    这般,暗刺总要先想办法脱身。可谁知,那手臂好似没有骨头,紧握着刀刃,反方向袭来,在这过程中,手臂弯曲了近乎三百六十度。



    司马冰何时吃过这种暗亏,五指不曾有过松开的迹象,同时,身体也在尽力躲闪。有了其他事物作为干扰,这次的躲闪注定不能完美。血痕随刀锋过后而出现,手掌紧握的事物也发出一声清脆的撕裂声。



    不管从声音还是手感来判断,司马冰几乎敢肯定,自己已将暗刺的肩头撕下,只是其中过程太过顺利,暗刺不曾反抗,不曾哀嚎。若非掌中正握着一具冰冷的**,司马冰一定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仅撕破了暗刺的衣裳。

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因此高兴,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。被紧握着的肩头开始变软,直至完全融化,连破旧的衣衫一同消失不见。



    “怎么,现在才察觉到有问题吗?”暗刺的声音隐于黑暗,洋洋得意“这里是我的领域,你所经历所触摸到的一切都要听我掌控。刚才,不过是个黑暗凝成的人影罢了,闯入这世界的瞬间,你便成了猎物,一个只能狼狈逃窜的猎物。”



    “怎么,不敢动手了吗,怕我找到你的所在?!”司马冰高声质问道。虽不想承认,但事情似乎变得很麻烦。



    当人一直处于黑暗之中,瞳孔会慢慢适应这种黑暗,而熟悉黑暗后,所呈现的模糊影像,对于现在激烈的战斗而言,完全够用。可直至此时,司马冰依旧没能适应,好似周围的一切正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更为深邃,根本无从适应。



    这,对于司马冰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