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章
    “动手?为何要动手?现在你的破绽还不够大,不值得我亲自动手,等你什么时候无力挣扎,或者将死之时,我定会让你见我最后一面!”



    癫狂的声音在偌大的空间内久久回荡,暗刺最喜欢享受这种追逐猎物的感觉,亲眼看着猎物走上绝路,垂死挣扎的画面,是如此美妙。灬菠萝小灬说



    不过,这猥琐的小**明显落空了,司马冰可不再暗刺计算之中,连死亡都不曾畏惧的人,岂能那么容易陷入绝望,



    随手擦去脸颊鲜血,司马冰神色挣扎,事到如今难道真要动用道路吗。若如想象那般,道路一经开启后,便再也无法回头,其后果谁都无法估量,这场赌局实在太大,不得不慎重,慎重,再慎重。



    “对了,你的道路呢,为什么到现在依旧不肯使用,现在的你,连个普通人都不如,在这黑暗的世界里,不是应该如鱼得水才对吗,为何弱成这般模样。”



    此时的暗刺隐入黑暗,仿佛褪去了伪装,不再保持沉默,好似变成了一个疯子。



    随话音落下,异变再现。



    在漆黑的景色中,本不该出现其他色彩,可突然之间,一轮淡紫色的圆月冉冉升起。奇怪的是,这轮月亮明明没有任何光芒,却让司马冰睁不开眼睛。



    体内灵力的运转与身体的动作,在圆月的映衬下,变得极为缓慢,与此同时,暗刺紧随其后。



    手中匕首仿佛黑色的一部分,直取要害。此时,司马冰无力躲闪,绝望的等待着厄运将至。可那匕首临近面门的瞬间,竟猛然侧过,避开要害。



    从雪白的脖间随意划过,带起一模鲜红。而后,一只粗糙的手掌借机轻抚伤口,一闪即逝。



    “你的味道真是不错,不如乖乖认输,成为我的奴隶,如何?”



    暗刺兴奋的舔食着手上的鲜血,那令人作呕的模样,即使有黑暗相隔,也能想象的到。只是,司马冰仍停在被暗刺触摸的瞬间,从身躯到眼神,整个人呆滞在原地。



    嘴角不受控制,带起一丝微笑,那颤抖的模样,竟有种身不由己的意味。暗刺所带给司马冰的,是种强烈的屈辱感,以至于,体力道路不受控制,开始变成一种暴乱,企图主导司马冰的意识,



    任如何压抑,司马冰无法完全杜绝这反扑之心,体内道路真正开启后,其中的转变,再也不会停歇。



    暗刺没有过度逼迫司马冰,而是轻声抱怨一句“冥月,你动作太慢了。”



    即使现在,仍没将这两个女人视作对手。



    “你自己都能搞定这一切,我就不出来抢风头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所以,你打算收手,这两个女人都交给我?”

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”冥月一口回绝“还是先解决掉面前的麻烦吧。”



    第一眼看过,冥月便被欧阳月那人畜无害的天真模样吸引,实在不忍心让这种货色落入暗刺那变态之手。



    “放心,我可是很温柔的。”冥月的身影脱离圆月,出现在黑暗之中,向欧阳月缓步走来“只要你乖乖不反抗,我便不会伤害你。”



    费尽心思,才勉强挤出张柔和的笑脸。



    可惜,欧阳月被冥王称之为修罗,岂是表面上那么简单。



    事到如今,暗刺也不愿多加阻拦,毕竟两人处于领域之中,近乎立于不败之地,适时狂妄一番,又如何。只是,总感觉,自己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

    “你,可敢再进一步?!”司马冰的声音褪去冰冷,夹杂着点点笑意。



    在这瞬间,冥月感觉自己仿佛被只嗜血的野兽紧紧盯着,踏出的脚步停于半空,不敢前进,也不敢落下。



    阵势反转,暗刺不动声色帮冥月隐去身影“本以为你会考虑我的建议,不过,这样也好,让我彻底打败你!”



    有人白白送上门来挨打,司马冰可不会客气。在道路的冲击下,整具身体仿佛随时都将爆炸,脑海中只余混乱与疯狂,急需一处发泄点。嘴种仍故作镇定“区区弱者,何需战斗。。。”



    “弱者?你是在形容自己吗?”暗刺讽刺道。只要几人身处领域之中,自己便是不败的存在,何必忌讳那些苟延残喘的挣扎。

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

    司马冰双眼闭合,良久之后,才艰难的睁开,其瞳孔早已一片血红,在漆黑的世界中,荡漾着诡异的色彩。



    轻瞄一眼敌人的变化,暗刺有着太多不屑,仅仅是灵瞳而已,根本不足以扭转局面。没等回味这势在必得的胜利,暗刺终于发现自己遗漏了什么。面前这女人身为暗灵使,其体内的灵力竟没有一丝黑暗的味道,反而是种血色的嫣红!



    芊芊玉手搂住欧阳月,司马冰冲天而起,停于半空,不曾想挣脱这片漆黑“既然如此,让你看看我的领域!”



    “领域,你也有,不可。。”



    这次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左手边,司马冰瞬间锁定了那隐秘的身影,正欲出击,可身体却被灵力所扰,根本不听指挥,动弹不得。



    暗刺也知自己上了当,急忙四处躲闪,那丝气味已与黑暗融为一体。无奈的感叹着,没想到今日竟让这女子屡次打破自己苦修的心境,实则不该。但领域仅是道路的一个变种而已,两者没有本质的区别,不过是道路内敛于身,领域外放于体而已,这女子如何能两者兼得?!



    关于这点,司马冰不过是想诈出暗刺所在而已,连领域的定义都不曾得知,又何来的领域。只能怪身体不争气,白白错过了机会。



    灵力渐为激荡,欲破体而出,司马冰不得不顺从灵力,挥霍着庞大的力量。低吟一声“来,吞噬一切吧!”



    一言过,在黑暗的世界中,竟落下点点血雨。



    如此,暗刺的笑容更为不屑。这?也配称得上领域!心情平复后,再度完美融入了黑暗,不再做无用功,而是在寻找机会,一个一击致命的机会。



    司马冰倒也乐的清净,努力调节着身体的变化,竭力保持清醒,省得做出什么傻事。



    两人谁都没在意,这场滔天大雨在领域之中,悄然落下。



    直到暗刺发现,这片血水并不流淌,而是堆积在众人脚低,近乎没过司马冰脚掌时,一切都已经太迟了。这奇怪的东西虽不能造成破坏,却可积满整片领域,让隐藏在暗处的自己,无处可藏。



    对于那一击必杀的计划,已经刻不容缓。



    司马冰宛如一位君王,俯瞰着脚下那些陌生而熟悉的东西,与体内不知名的灵力。这些明明经暗灵力演变而来,却与暗灵力有着天壤之别。



    终是换来一声苦笑,司马冰根本不清楚,现在的自己还能继续被称之为暗灵使吗?虽说变化后的灵力,比以往的暗灵力强上一倍不止,但结果到底是好是坏,谁又能说的清呢。



    殊不知,这种变化,却是十灵梦寐以求的。正如冥王所说,只有自己悟到的,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。这血色灵力已褪去暗灵力的桎梏,变成属于司马冰一个人的灵力。



    也许冥王都不曾想到,这任十灵中的天才,不仅只有欧阳月一位。当初,冥王帮欧阳月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完成了蜕变,也并未告诉他人。



    毕竟,这种蜕变能否出现,全靠天赋与运气,过度强求只会空度一生,与其留下念想,不如不识不问。



    种种原因,造就了司马冰的迷茫。



    吼中发出声声痛苦的低吟,司马冰的脸色越发苍白,这份痛苦与挣扎远超想象。手掌急忙挥动,企图推开身旁的欧阳。果然,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强大的灵力并不甘愿受司马冰摆布,终究还是干涉了思维。



    司马冰只想用最残忍的方式,撕碎面前的人儿。



    正欲推开的手掌还未有过动作,便将欧阳月紧搂怀中,司马冰不曾有过犹豫,冰冷而细腻的手掌,紧锁上欧阳月的脖颈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