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章
    静静看着司马冰突然发难,令暗刺感到惊讶的是,这疯女人的第一目标竟不是敌人,而是身旁的同伴!



    受到致命威胁,体内的死亡道路开始运转,企图自保,却被欧阳月强行压下。№菠☆萝☆小№说那双通透的大眼睛里,带着点点委屈,一眨不眨的盯着面露凶光的司马冰。



    透过这双眼睛,司马冰仿佛看到了萧龙的身影,手掌若继续紧握,杀死的可不仅仅是欧阳月。



    雪白的手掌,在痛苦中缓缓放松。司马冰不想把事情推上绝路,也不肯再让自己在乎的人受无端之苦。



    默默注视着心魔作祟,近乎失控的司马冰,暗刺终于等到了所谓的完美时机。抛开在旁碍事的欧阳月不说,单单那混乱不堪的挣扎模样,就很让人心动。



    抱着一击必杀的信念,暗刺动了。



    而暗刺绝想不到,此时的司马冰不仅心魔作祟那么简单,其体内的灵力暴躁而充盈,急需个发泄点来释放这些无法掌控的力量。



    暗刺完美满足了这个条件。



    此刻,两人身上的隐秘与凶悍远超往日。暗刺冰冷狰狞的杀意未曾展露一点一滴,佝偻着身子在黑暗中不停穿梭,不曾带起一点风声。任头顶血雨瓢泼,猩红的雨水也没能落在暗刺身上一滴。



    离目标越来越近,手中匕首近乎带起道道残影,暗刺更为冷静,甚至连心跳都降低至零点。



    一人一利刃完美融入黑暗,在圆月的映衬下,毫无踪迹可寻,但司马冰仍感觉到了什么。



    轻易摆脱圆月的干扰,司马冰右手悄然收回身后,一支狰狞的爪刃出现在手背处。虽看不到暗刺所在,两支短兵还是如针尖对麦芒般,精准而优雅的碰撞在一起,在漆黑的世界中,溅起朵明亮的火花。



    借着来之不易的微弱光明,司马冰望了眼那依依不饶的敌人。



    暗刺另一只手上同样握着漆黑的匕首,如蝴蝶般灵巧飞舞,难辨轨迹。司马冰却知道,不管这刀刃如何飘忽,最后的目标永远是自己!



    真正进入战斗状态的暗刺好似变了个人,竟有种不死不休的意味,司马冰早已今非昔比,面对如此明晃晃的致命一击,怎会中招。



    错开锋芒后,身子侧过,一手揽过欧阳月。右腿蜷缩,瞄准暗刺腹部,一脚踢出。刹那之间,刺耳的音爆回荡在黑暗的空间里,司马冰因这一击的反震之势高高飞起,暗刺如炮弹一样,狠狠砸向那积水的地面。



    不过被击中一次,暗刺全身的骨头便被蹂躏个粉碎,不要再说战斗,想主动从血水中脱身都是痴心妄想。



    这一幕说起来格外漫长,不过发生在转瞬之间,等冥月想动用道路,连手对敌时,暗刺已败的一塌糊涂。整个领域随着主人的落败,摇摇欲坠,再也无法容纳滔天的血水。



    没了领域作为铺垫,冥月的道路也只能算是中庸,起不到奇效,更不可能与司马冰有一战之力。



    关于这点,冥月很有自知自明,又怎敢恋战。以圆月为势,破开湍急的血水,寻得暗刺身影。带上那重伤的人儿,极速俯冲,紧随圆月后,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

    两人脱离领域的瞬间,这片黑暗再也无力支撑,司马冰与欧阳月同时也被释放出来。可周围的一切并无任何变化,刚才的战斗宛如一场梦境。



    四人突兀的出现在半空中。



    冥月暗刺狼狈而逃,不敢回头再看上一眼,



    司马冰因这奇怪的过程,产生种难以言喻的不适感,只好主动放弃追击,安心适应身体变化。



    两人既然狼狈依在,其身周的血水也不会做假。在领域消失的瞬间,司马冰将灵力尽数凝于脚底,才勉强漂浮。而那浩大的血水可没这种本领,夹杂着腥臭的气味,面向雪白的大地与银装素裹的树木,轰然砸下。



    下方的一切,都在大浪中瑟瑟发抖,但无论如何摇摆,都逃不出这狰狞的血口。



    气息渐为平和,不再紊乱。司马冰厉声呵道“回来!”



    随这一声呼唤,即将触碰大地的血海硬生生止住下落趋势,以一种极不科学的方式回流天空,缠绕在司马冰发间,让本该秀丽的黑发鲜艳无比。反观司马冰,眼中曾一度出现的红芒终于找到自己的位置,安静的停留在眼白处,环绕着瞳孔,疯狂之色也变得极为内敛。



    果不其然,司马冰终究还是完成了蜕变,至此开始,到底是道路控制人,还是人塑造道路,谁也说不清,



    只是,蜕变其中的痛苦与苦闷也只有司马冰一人知道。



    南方。。



    雷泽与伊静如临大敌的望向面前这神态相貌近乎完全一致的两人,没再说出任何挑衅,或者豪言壮语,二级灵使如何能比得过三级灵使,这场战斗没得打,也没法打!



    “别介意,我们两人只会并肩作战。”“不管是面对一人,还是千军万马!”



    那两人倒是不客气,率先开了口,却让人根本分辨不出到底是谁在说话,不仅外在,连声音都相似到可怕。

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伊静深情的看了眼雷泽“小雷,动手吧,只有那个办法了!”



    “小伊,还是不要吧,那样不安全。”暗含深意的目光,雷泽承受不起,急忙摇头说道“这两个可是三级灵使,你坚持不了多久,我可不想眼睁睁看你受伤。”



    “快去吧,事已至此,你我犹豫不得。”伊静的五指悄然紧握。关于雷泽所说的危险,又怎会不明白,若真有其他选择,有谁愿意把自己送上绝路呢。可如此局面,不赌上一把,只剩必死无疑“如果不肯冒险一战,不如痛快的认输。你,甘心吗?而且,能不能撑下来,并不在我,而在你,你若没有失误,我一定可以活下来。我都选择相信你,你还不肯相信自己吗?”



    那明显强撑的笑容,让雷泽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。手掌探向身后长弓,紧紧握住却没有勇气取下,五指在放松与紧握之间不断挣扎,直到汗水的滑腻替代了长弓的冰冷,雷泽才勉强下定决心。



    “好吧,这次,听你的!”



    取下长弓,雷泽踏着松软的积雪,向战场外围退去,逐渐消失在密林之中。



    两人不忘讽刺道“你的同伴,逃了?”



    伊静警惕的目光不曾放松“放心,他可不会逃!”



    “本以为你们两个多厉害。”“怎想,不过是两个二级灵使而已。”“罢了罢了,二级灵使就二级灵使吧。”



    一人踏出一步,双手高举头顶,一柄比那人还要高上些许的双面斧显出身影。看轻松挥舞的模样,这重兵明显不曾干扰其灵活性。



    面对来势汹汹的大斧,伊静被逼无奈,给予还击。



    但,雷声乍响,另一人不见了踪影。



    伊静侧目,却见那人出现在身后,双手合力,高举一把双头破天锤,誓要狠狠砸下。



    这般不讲理的前后夹击,实在让人难以自保,伊静乖乖放弃反抗,紧握的五指在颤抖中缓缓放松。若单独面对一人,还有挣扎的可能,但两人同时出手,明显是想一击致命,自己这区区二级灵使已被锁定,连躲开的可能都没有。



    此时的伊静心如止水,不愿再多费心神考虑太多。成与败,生与死,全掌握在雷泽一人手中。若能找到完美的地点,两人的攻势定不攻自破,若一时耽搁,香消玉损可就不仅仅是说说而已。



    可惜,雷泽如今身处何处,又在做些什么,无人知,无人晓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