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章
    放弃反抗的人儿让电炫的大斧猛然加快,心中不愿相信,事到如今,伊静还有还手的机会,更不愿相信,那“逃跑”的雷泽,可以救下这甘愿受死的同伴。』菠﹣萝﹣小』说



    既然被众人都惦记着,雷泽又怎好继续默默无声。



    “嗖。”“嗖。”



    两道奇怪的音调,抢在大斧与破天锤落下前,闯入胶着的战场。



    双耳精准的捕捉到那丝奇怪的声音,雷泽果然在最后一刻选择了出手,伊静开心的像个孩子。放松的右手紧握,一柄半人多高的单刃斧出现手中。



    相比面前凶猛的双刃大斧而言,伊静手中的兵器却是柔和了许多。刃部仿佛一道圆月,圆滑的弧度将本该属于重武器的锋利与强势隐藏在最深处,斧背上,更有四指凹槽,似乎有着不为人知的用途。



    不可言明的声音当然逃不过电炫与奔雷的耳朵,只是不想理会罢了。再需一秒,两人的攻势便会尽数落在伊静那瘦弱的身躯上,脑海中血肉横飞,杀敌获胜的画面,让二人同时放弃了防御,只求这一击完美无瑕。



    不过,美好的愿望很不幸落空了,那两支羽箭比想象中来的更快,声未落,箭已至!



    一支缠绕着雷霆之力的箭矢率先与电炫的大斧来了次亲密接触,其上强大的力道经时间酝酿从而震退了大斧,活生生改变了原本轨迹。甚至,大斧都差点脱手而出。



    伊静的正面之难,被一箭迎刃而解。



    原本,电炫凭借等级的压制,自信以单手持斧对敌,不曾想过,一时大意落得个铩羽而归,不得不双手紧握大斧,尽力保持平衡。



    另一支羽箭紧贴伊静耳边飞过,若此时略微动下手臂,牵动身体,那这支箭最先刺穿的,将会是伊静!庆幸的是,伊静自始至终不曾怀疑过雷泽,也让雷泽这一击达到了完美。



    另一支箭矢落在凶猛的破天锤上。本该呈下落状的锤子,因一箭之势,重新落回奔雷肩头。



    至此,电炫奔雷两位三级灵使皆因一时大意,被雷泽打入下风。即便如此,伊静仍没半点乐观,也不敢有一丝大意,急忙借此机会从中发难。单刃斧轻松一撩,逼退电炫,猛然扭过身子,右手紧握斧柄,左手放在四指凹槽中,面向奔雷狠狠劈下。



    箭消,锤落。



    奔雷不但要承受箭的压力,还要强忍锤上带来的反震,正是旧力已去,新力未生之时。伊静的攻势如约而止,奔雷不得不压下心中那口闷气,挥动着乏力的双手,迎向那雷厉风行的一击。



    斧刃撞向锤柄,所有的力量没能得到缓冲,沿手臂尽数落在奔雷那肩胛骨上。这一击本就仓促挥出,只为阻挡利刃临体,哪知,所要承受的,已远超极限。



    奔雷再也难全力以赴,双手的力道不知不觉减少了些许。可伊静一斧落实,不愿换招,双手再度下压,力量不加收敛,直至压弯了奔雷的手臂。



    奔雷可没有段晓岩那变态的防御能力,落于下风后,最好的应对方式并非是硬抗,应当先逃过一旁,再做打算。



    但,三级灵使的骄傲怎容得逃!脚步微弓,勉强退上半步,努力将弯曲的手臂伸直,希望借此挨过一击。



    即便是最委婉的方法,也在奔雷心中埋下了深深的屈辱感。双膝弯曲的动作,仿佛即将跪俯在这女人面前一般。



    经种种努力,总算接下这一斧的攻势,奔雷没了还手机会,求助的目光瞄过电炫。两人能不能扭转战局,全看接下来这一击!



    此时,电炫正面对伊静不设防的后背,不需奔雷多加提起,怎会白白错过这绝佳的进攻机会。



    双刃斧高举过头顶,重重落下。



    伊静柔弱的身子可受不住这致命的一斧。



    可雷泽怎会让电炫如愿,怎能辜负伊静的信任。其身处丛林,无人干扰,整个人的神经与肌肉紧绷不松,宛如拉成满月的长弓,战斗状态更是处于巅峰,不曾衰落。在射出那两支扭转战局的箭矢后,雷泽一面观察着几人,一面高速移动,寻找角度。好的弓手不能只在一个地方穷追猛打,而是要学会辨识弱点。



    随手取下一物。



    搭弦,紧弓,松指。



    这一箭绕过了无力反抗的奔雷,直奔电炫面门而去。



    看着恰当时机的一箭,电炫知道,自己败了,初次交手,还没来得及用出全力,便已经败给了两个比自己弱小的敌人,败给了大意。



    手中大斧的确可以顺势狠狠劈下,但电炫却必须承受这一箭之威,必须抢在被刺穿头颅前,完成斩杀,或者两人同归于尽。电炫还没活够,怎会接受这以命换命的交易。



    无奈,放弃进攻,所酝酿的灵力凝聚掌心,精准的握上那飞射而来的一箭,不断剥离着箭上的灵力,倒要看看是何等东西在此作祟。



    奔雷见自己辛苦创造的机会已经消失,可不敢再被这女人缠上。脚步一松,狼狈的躲过伊静那不饶人的一斧,滚到一旁。



    箭上附加的灵力毕竟是二级灵使所为,支撑不了多久,其真正的面目缓缓展露在两人眼前。



    至此,电炫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哪里是箭,不过是支经不起摧残的枯枝!那个躲在暗处的男人到底有什么本领,竟用这随处可见的枯枝,将自己两人逼入下风。



    奔雷闪过斧刃划出的弧度,伊静攻势再转。手上力道不减,不过手指松开凹槽,任由斧子下落,当掌心触及斧柄末端时,突然紧握。下落之势到达极限后,伊静柔软的扭过腰身,挥动着手中之物,来了次凶猛的上撩。途中的积雪被斩开,露出一道沟壑。



    这次的目标不再是奔雷,而是那处于身后的电炫。



    手中枯枝,吸引了电炫绝大部分的注意力。不过迟疑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,枯枝便被伊静带起的劲风斩成两段,电炫才得以回过神来。



    战斗,瞬息万变,一丝分神足以致命。电炫正欲躲避,却为时已晚,伊静的攻势临近眼前。



    洁白的手掌控制着锋利的大斧,划过完美的弧度。



    一击落实,单刃斧从容收回背后,右手提着斧柄,左手放松的低垂着,等待接下来的战斗。



    奔雷看了眼正滴落鲜血的斧刃,与电炫身前那细长的伤口,艰难的吞了口口水。万万没想到,自己二人还未伤敌,就已落得一身伤痕。



    感受着伤口处的疼痛,电炫总算明白,原来这两人的目标是自己,开始不过是些假动作。为的,是一击致命的机会。



    电炫与奔雷围绕着一动不动的伊静缓步而行,却不愿挥出蓄谋已久的一击,紧握武器的双手不断放松,又不断紧握。实在琢磨不透雷泽的位置,也猜不出下一支箭矢会从何而来。



    两位二级灵使,竟值得两位三级灵使踌躇犹豫,不敢出手。



    说起来,还真是可笑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