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章
    厚重的破天锤被奔雷扛于肩头,双眼扫过四周枯寂的画面,寻找某些异常“难道,他只会躲躲藏藏,在暗处偷袭算什么本事。√菠々萝々小√说”



    一个在暗中窥视的神箭手,让两人实在难以应对。



    敌人的犹豫,换不来伊静半分轻松,初次交手虽略占便宜,但二级灵使如何能与三级灵使相比。即便算计完美也没能取得明显的优势,电炫看似伤势很重,其实也不过是些皮肉之伤而已。



    比起真正的伤痕,恐惧最大的来源还是这两人在自己吓自己。



    相比伊静孤身对敌,雷泽则身处密林之中,神态冷酷,滴滴汗水划过那刚毅的面孔,却不敢抬手擦拭。也许是因为不想愧对伊静的信任,自从离开三人视线后,雷泽便在这该死的地方不停穿梭,因无法预测那两人的攻势,雷泽甚至不敢在一个角度停留超过两秒的时间,任何一点疏忽大意,都会把伊静推上死亡的边缘,雷泽万万不敢冒险。



    每当如鹰隼般的目光扫过电炫奔雷时,雷泽不免阵阵苦笑,自己每次寻找的角度都格外刁钻,可每次都被轻松化解,更可徒手接住飞速的箭矢,其中的差距,不是耍耍小聪明,能弥补的。



    雷泽最害怕的,是这两人不再贪功,放平心态,正常战斗。一人与伊静为战,另一人只需守候着战场,阻止箭矢入场即可。那己方所有的优势都会消失全无,此消彼长之下,落败只是时间问题。



    手中枯枝被轻轻一捏,碎成粉末,雷泽万万不敢先行出击。这残叶枯枝经不住灵力的冲击,更没有箭矢该有的穿透力,开始两箭产生奇效的绝大部分原因,是电炫与奔雷没有防备,不知道其中厉害。



    空有一身本领却无处发挥,有强弓无强箭,所能产生的破坏力近乎被削弱了五成,实在无法放手一搏。



    可是,雷泽的战斗方式虽说强势,但也几乎把自己的弱点告诉了敌人,奔雷两人又怎能看不透呢。



    相互对视一眼,不再犹豫。电炫主动收起攻势,将巨斧收回身后,不再理会到手的猎物,转而环视四周,防止羽箭到来。而奔雷手持破天锤,缓步向伊静走去。



    至此,雷泽自认没有再战的必要,因为自己二人已经输了。再做坚持,也只是强留无意,不如先想办法逃走。急忙调转方位,极速向来时的路退去。顾不得暴露身形,高声呼喊“小伊,走!”



    听闻焦急的呼唤,伊静不敢犹豫,绕过两人的防守,直奔雷泽而去,却是将自己的后背结结实实暴露在敌人面前。



    两人奇怪的反应,反倒让奔雷电炫确信了心中猜想。那个玩弓的人,看似强力实则有着致命的缺陷,只需稍加主意,这些箭矢根本没有任何威胁。开始吃下暗亏,不过是大意使然,如今又怎会放过这到口的猎物。



    耳后的响动有些吵杂,雷泽不禁停下脚步,脸色凝重的望向飞驰而来的三人。手中紧握的不仅仅是张长弓,更有伊静的生死,雷泽怎敢怠慢。



    侧身,从身旁的树干上折下六支枯枝,不再吝啬体内的灵力,尽数抽尽,一弦两箭,连射三次。



    即便如此,雷泽仍觉得不太稳妥。对于最后这两箭,本不想使用,可伊静与另外两人之间的差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减,已经容不得再顾忌太多!



    咬破食指,搭上弓弦,缓缓拉动。



    长弓被拉至满月,流淌的鲜血并未落地,沿划过的轨迹,凝在弓中,化作两支鲜红的血箭。手指放松,长弓发出刺耳的悲鸣,也就在这个瞬间,雷泽体内半数的血液随血箭离开而被尽数带走,原本属于灵使的气势顿时消失全无,唯有拄着长弓,才不会摔倒,脑海中的眩晕感,怎么也甩不掉。



    八支箭应声而去,雷泽自信万分“现在,看我的表演吧!”



    首次射出的箭矢,浑厚沉稳,初始时,速度与力量弱的可怜,但每前进一分,箭上所蕴含的力量开始成倍增长。



    第二波的两支箭,稳健而平淡,好似平常人一般,无波无澜,无大起大落。



    最后的枯枝,相比前几者,显然调皮的有些过分,忽左忽右的动作,忽快忽慢的速度,无不彰显着诡异二字。



    而血箭在脱手的瞬间已不见了踪影,无迹可寻。



    出于对雷泽的信任,伊静自始至终不曾回过头,耳边呼啸的裂空声,也已经给出了最好的回应。



    奇怪的是,最后射出的枯枝竟最先到达奔雷两人面前。看着着实诡异的一箭,两人同时选择用灵力保护全身,即使箭势再猛,也不过是一支枯枝,经受不住灵力的碰撞,被碾成尘埃,但箭上并未附加太多灵力,随枯枝一通被蒸发,没有任何效果。



    箭矢接踵而至。



    这平淡无奇的一箭,相比前者的诡异,实在毫无张力,显得分外苍白。两人都不想在这一箭上浪费灵力,随便支撑起一道防御,挡在箭矢的必经之路上,顺带应付一番。



    可是,足以让雷泽自豪的箭,岂会简单!



    看似平凡的一箭遇到障碍后,突然发难,一股尖锐的冲劲从枯枝上爆发开来。枯枝也在这瞬间被挤压的粉碎,灵力轻而易举突破两人的防御,刺入血肉之中,带起一朵血花。



    电炫与奔雷极速前进的脚步,终是为之一滞。平凡一箭代表的可不是平凡,而是种极为深刻,一击致命的阴险。



    正当两人打算再次加快步伐,追赶伊静时,第三支箭矢才堪堪到来。



    有了前一次吃亏的经验,两人再也不敢大意。甚至为了最后一箭放缓脚步,只为完美挡住箭矢的奇袭。



    可惜,这一箭带来的破坏,远超两人想象。



    毫不起眼的枯枝,没有任何惊喜可言,经不起灵力摧残,化作灰飞。而其中的灵力经时间沉淀,从开始的弱小变得恐怖非凡,奇怪的力量叠加方式,让这力量产生了质的变化。



    不过是刚接触,两人却不得不停下脚步,专心应付这股力道。



    这一箭,比起开始那两支实在太普通了些,除了厚重,还是厚重,只至于仅仅把两人逼退几步后,便悄无声息的消散了,途中没有任何变化可言。



    电炫奔雷对视一眼,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相同的色彩。庆幸,庆幸雷泽没有合适的箭,否则两人早已被钉在地上,哪里只会略显狼狈。



    两人又怎知,还有一箭未至。



    脚步在犹豫之间,不曾迈动,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紧紧压在电炫奔雷心头,目光来回扫视,不见任何意外,两人有些不敢相信这份直觉。



    正因一丝迟疑,再想躲闪,为时已晚。刚侧身,一记看不清模样的箭仿佛摆脱了空间的束缚,刺穿了两人肩膀,连坚硬的骨骼都不能产生一点阻碍。



    再次对视,两人哪儿还有半分庆幸,有的只剩从死亡边缘走上一遭的劫后余生。若刚才再迟疑一分,不做反应,这一箭刺穿的将不再是左肩,而是心脏!



    当最后的枯枝消失时,两人就已萌生了后退的念头,毕竟有位神箭手做掩护,想追人还是挺困难的。最后一箭的出现,无情击碎了最后的幻像,两人再也不敢前进半步。



    看着止住脚步的电炫与奔雷,雷泽脸上荡漾着阵阵自豪。可,弥留的意识,已经是其最后的坚持。



    支撑身体的长弓消失了,雷泽的意识也紧随着没入了无尽的黑暗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