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0章
    白雪皑皑的森林中,所必经之路上,伊静一眼便望见那倒在地上,昏迷不醒的人儿。菠#萝#小说急忙扶起这再熟悉不过的身影,不敢有丝毫停留,继续逃离。



    “小雷,你又逞强了,为什么总喜欢在我面前耍威风,不知道我会。。。”



    伊静银牙紧咬,声音中透着深深的不满,不过,雷泽早已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来。



    真不知,信任二字,究竟有多么可怕。自开始逃走,伊静便不曾回头看过一眼敌人,任由身后发出什么声音,出现何等动荡,哪怕与雷泽的箭矢擦肩而过,都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,这一切的一切都与其无关。



    倘若,前面几人的打斗还算像模像样,萧龙的战斗则变成了**裸的闹剧,好似场打地鼠的游戏。极光是把寻找萧龙的锤子,萧龙扮演只四处躲藏的地鼠。



    “喂,我还没动手,跑什么跑,不是说好打一架吗?!”看着四周密密麻麻的幻像,极光除了口中的抱怨,毫无办法。



    “打住,我可不是来跟你打架的,更没兴趣再挨上一刀。”



    周围幻像不曾有散去的征兆,萧龙不用再东躲西藏,乐的悠闲,不得不说,幻像道路果真是逃跑利器。而幻像不过是光灵力最基本的运用,就算不动用道路,单凭肉眼也满分真假。



    “好,不打也罢。”极光顺势止住攻势,早已厌倦了这场无聊的游戏。无数的幻像堆积在眼前,自己可没灵瞳,看不出任何端倪,甚至进行攻击后,都不用考虑手感与后果,因为自己所击中的,永远是幻像,真正的萧龙还不知道躲在哪儿,偷笑呢!“你必须先告诉我,你的手臂是如何恢复的?”



    这场战斗,的确没了继续的必要,其他几个方位早已没了能量波动,而萧龙只会躲躲藏藏,若想快速分出胜负,唯有萧龙率先出手。当然,这想法明显不现实,



    极光不再步步紧逼,萧龙与幻像也停下动作,只是仍没有散去幻像的意图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


    “我答应不再纠缠你,你最少也要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。”极光略有尴尬的搓揉着手指,拘谨的模样甚是奇怪“我不过是想知道你的道路而已,隐藏这么深干嘛。你宁愿白白被我砍断手臂也不愿使用,到底是什么道路,才值得你一藏再藏。”



    “白白说出来多没意思。若能逼我使用道路,就尽管动手吧!”



    萧龙露出倨傲的表情,不过心中更多的还是无奈。若自己的道路真能运用于战斗,上次又怎会心甘情愿吃下暗亏。



    没等再开口,神王的声音便响彻极光耳边“极光,回来吧,就差你一个。”



    “好吧,好吧。不打就不打,不过我想走,你应该不会留我?”极光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,但目光却热切的注视着萧龙,有种口是心非的嫌疑。



    极光心底的小算盘,萧龙怎会猜不到,不就是打一架吗?对于这种毫无把握的战斗,萧龙可没有参与的**。极光只能无奈的摇摇头,为什么自己怎就遇上了这种对手!



    面对这胜券在握的人儿,神王不禁笑出声来。还真是有趣,明明都知道的事情,还要一遍遍问出来,假装自己什么也不曾知晓。



    可惜,神王不愿去揭穿这场闹剧“神王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们要不要先打上一架?”看着神王悠闲的模样,任东行心中已有了关于问题的答案,却偏偏选择明知故问。



    相反,神王嘴角的笑容更为灿烂,任东行所问的,正是神王想回答的“不去,我对打架没兴趣。”

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的道路实在不适合战斗,不拿出来丢人了。”任东行的反应丝毫没有惊喜可言,平淡的坐于神王对面,盯着火红的篝火,一言不发。



    有趣,有趣,真是个有趣的家伙。神王心中暗自叫好,面部的笑容缓缓收敛,饶有兴趣的问上一声“既然你我的道路都不适合战斗,不如,猜上一局如何。你说,他们之间谁会赢?”



    “我又不了解你们,甚至连面都不曾见过,如何猜?”

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如此,才有趣,不是吗?!”神王缓缓站起身来,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,遥望着任东行“我们先来说第一场,裂地与哮风。说实话,这两人的能力的确不错,原本有希望的获胜,只可惜敌人太过强大。那男子脚步沉稳,气度毫不激进,从其出手便可见得,是个防御的好手,而那女子,看似为风,实则夹杂着空间的波动,道路触及空间,就算再平庸,其破坏力也不容小觑。两人联手,一人主攻,一人主防,可谓如虎添翼,难敌,难敌啊。”



    “第二场,冥月与暗刺,连计算的必要都没有,必败无疑!他们因对手是女人,定会一时大意,这只是其一,真正的原因,不可说,不可说!”



    “第三场,奔雷与电炫可不似前面几位,这两人天生一对,配合无比娴熟默契。按常理,想打败两个二级灵使,简直易如反掌。不过,你那边的人,在选择战斗的瞬间,就已赌上性命了吧。与无所畏惧之人交战,最忌讳的便是优柔寡断,而电炫与奔雷深知双方差距,两人输不起。越是如此,越容易犹豫,这些犹豫迟疑,便是祸根。所以,败!”



    “最后一场,是极光。他能把一位灵使逼走,已经算是极限。若那人不想战斗,避而不战,极光注定毫无办法,毕竟他的道路不适合追击,所以,只等落得个空手而归,毫无结果。”



    听闻这段长篇大论,任东行的脸色极为古怪。这人有些太实在了吧,就算不看好同伴,也不能把话说的如此难听,尤其还是在敌人面前,肆意提起己方的弱点。



    相反,见到任东行的表情变化后,神王不禁自信心大增,一个连自己弱点与错误都认不清的人,怎敢妄提进步?!



    来而不往非礼也。任东行不能再保持沉默,努力回忆着自己所了解的一切,缓缓开口“我相信晓岩的防御,所以,这一战没有悬念,我与你意见相同。”



    接下来,关乎司马冰与欧阳月,任东行不禁陷入了苦思。没办法,那女人只让他人记得那份强势,从而淡忘了实力“第二战,我只能说,我对她们不是很了解,不好乱下定论。”



    “第三战,凭心而论,二级灵使与三级的战斗,结果自然不容乐观。”



    “关于最后一场,的确如你所想,萧龙不想战,便没人能逼他出手。我相信,你那边的人,同样做不到。”



    这些所谓的结论与猜测实在太过含糊其辞,但无疑是告诉了神王一个好消息。一个人连自己的团队都不了解,又怎敢说能领导队伍战斗呢?



    要不都说兵怂怂一个,将怂怂一窝。



    先不提其他,单单两人之间的较量,神王赢定了,任东行所缺少的,是性格的不足,无法弥补。



    可惜,神王却猜错了一点,任东行虽不甘平凡,但也仅仅是个出谋划策的角色,真正的话语权,可不在任东行手里。



    而关于这个问题,神王不愿过问,任东行也不会傻傻的去多做解释。如此精明的家伙,怎会不明白,自己被当成十灵中最重要的一位,进行着该有的试探。



    所以,便让这美丽的误会继续下去吧,让一切都超出神王的算计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