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1章
    两人之间,陷入了沉默。№菠☆萝☆小№说



    谁也不知该如何继续这话题,直到神王眉头一挑,遥望东方。那里,正有四道人影飞速赶来“他们来了,是时候揭晓结果了。”



    任东行随之望去。



    直到裂地与哮风出现在眼前。两人身上不见一点伤痕,但哮风似乎受到了某种惊吓,脸色有种过度的苍白,而裂地唯依靠在哮风身上,才勉强没有倒下,可见战况惨烈。



    “怎样。”净水抢在神王前开了口。刚才那场奇怪的赌博,即使不提,净水也气不过,没想到神王竟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。



    “你看我们这凄惨一身,结果还用再说吗?”哮风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浊气,将裂地放于篝火旁“没想到,那个女孩的道路竟是空间,我们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。”



    哮风的模样,实在有些淡然,其中还夹杂着点点庆幸。毕竟,风如何能与空间相比,能从中脱困都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


    紧随二人脚步,韩馨风段晓岩接踵而至。



    失败者这边不过是略有凄惨,胜利者则惨不忍睹。韩馨风全身的衣物都被风旋割破,头发肆意散落着,好似个流窜的难民,段晓岩就更不用提了,在硬抗那几下泥土巨人的攻击后,早已灰头土脸,狼狈不堪。



    可谓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。见到哮风依然无恙,韩馨风按耐不住,正欲张牙舞爪冲上前去“你个混蛋,有本事别再跑了!”

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娇呵声,可把哮风吓得不轻,赶紧躲在一旁,不敢再跟这女人计较什么。最郁闷的是,哮风实在想不通,自己到底是怎么惹上了这个女煞星。



    段晓岩急忙搂住那即将暴走的人儿,事到如今,可不能由着小性子来。附在韩馨风耳边,轻声说“好了,别闹了。”



    哮风也是怕极了这个疯女人,万一再挥出道足以撕裂空间的风刃,自己连躲的地方都没有。



    任东行在旁,带着淡淡的微笑“表现的不错。”



    十人好似个整体,任何人的强弱都关乎生死,谁强都值得为之高兴。



    韩馨风只顾做着鬼脸,不曾留意任东行的问好。段晓岩也只是点点头,不知出于何等原因,竟感觉今天的任东行有些反常。若问具体反常在哪儿,一时,还真说不出来。



    哮风虽败,神王不见有气急败坏的模样,也不因初战失利而说出一句责怪。所谓的一切似乎都在掌握之中,比如,命中注定的落败。眼眸遥望西方“第一场,你我都做出了正确的猜想,第二场的结果马上就要揭晓。”



    一模糊身影自西方而来,一闪而过,最终停于神王面前“神王,我们败了,不仅仅因为大意,那女人很强!”



    这正是冥月与遍体鳞伤的暗刺。



    嗅着这溢出的血腥味,神王眉头紧皱“很强?”



    结果虽猜对,但过程似乎与神王的猜测有着极大的出入。神王开口提醒的真正原因,是那看似人畜无害的女孩,而这血腥味的来源,似乎并不是那女孩,更像出自另一人之手。



    以一敌二,还轻松解决,那女人绝不会如此之强,难道,在看不见的地方,还藏着什么秘密吗?



    “很,,强。。”冥月艰难的吞咽着口水,回想起冲天的杀意,与干扰人情绪的血红色灵力时,忍不住打了个冷颤。



    既然两人已归来,又怎能少的了司马冰。突然,一道声音回荡在众人耳边“东行,你也来了!”



    相比前几人的到来,司马冰与欧阳月的出场实在平淡的可怕,以至于没人发现两人的运动轨迹,好似凭空出现一般。



    任东行默默站起身来,退到吴炎几人身旁。不知有意还是无心,司马冰的气势如地摊般铺天盖地而来,丝毫没有避让那身处其中的任东行。



    不管司马冰的神态,还是刺骨的冰冷,都没能得到任何改善,唯一的变化就是那如瀑布般的黑发已被血色浸染,妖娆而刺眼。



    紧盯着这不好惹的女人,神王不禁怀疑自己难道是看走眼了,真正危险的,是这个女人不成?



    见到罪魁祸首,暗刺竟挣扎着站起身来,想说些什么,可身上的伤实在太重,只是微微抬起手掌,什么话也没能说出口。



    其指间沾染着些许鲜血,而血液的主人到底是司马冰,还是暗刺,谁能说的清呢。



    看似无意识的动作,让司马冰不禁回忆起刚才可恨的一幕,心中怒火一时间难以压抑,眼白处的红芒再度不安分的窜动,紧随着,平稳的状态与心境变得紊乱不堪。嘴角挑起道疯狂的笑意“我们之间的账,似乎还没算完!”



    话音将落,司马冰急袭而去。



    神王目光凝重,此时的司马冰的确是个麻烦,战斗能力不俗,反应速度不慢,着实难缠。与这种人做战,费力不讨好。可暗刺又不得不救。



    思索再三,神王主动迎上司马冰。



    两人自初次交手后,便消失在众人眼中,除欧阳月能勉强看清二人的运动轨迹外,其他人只能望见一红色光点与金色光点在不断交错,然后弹开,耳边只闻阵阵兵器交接的声音。



    直到数次呼吸过后,两人的身影再现。



    “你还是放弃吧,有我在这儿,你伤不到他。”神王揉着紧皱的眉头,开口劝说道。此行,自己根本没有动手的打算,奈何这种状态的司马冰像个清醒的疯子!



    长时间进攻未果,司马冰怒火攻心。某些被压抑许久的东西冲破封印,眼中红芒停下窜动,在颤抖中逐渐替代了瞳孔的颜色。



    口中呵道“那。又。如。何?!”



    见此反应,神王无奈的摇摇头,怎会不知道司马冰正处于蜕变时最后的磨合期。神王也面临着两种截然不同的选择,一是跟司马冰死磕,让那霸道的道路脱离掌控,甚至反噬司马冰,可这道路竟越战越强,渐渐有种不死不休的意味。神王自认,凭借现在的自己,不动用道路,绝对守不下这份疯狂。第二种选择则更加得不偿失。



    司马冰可不会等对手做好权衡。

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司马冰再度动身,神王瞬间做好了决定。虽说用那种方式,来救助自己的敌人,实在不甘心,但,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犹豫了!



    神王手捏法决,整个人变得万分神性,其身后更是出现道高大的金色虚影,对准司马冰缓缓伸出手掌“驱散吧,那深深的迷雾,归来吧!那迷茫的人儿!”



    金芒顿时笼罩了疯狂的司马冰。



    赤红的眼睛重现清明,血色长发恢复了往日的模样。本需经时间沉淀,而且困难重重的磨合期,竟经神王之手,轻松度过。



    看了眼神王,司马冰不再有出手的冲动。遥遥一拱手,退回吴炎身旁“多谢!”



    毫无诚意的道谢与扭头便走的司马冰,换来神王无奈的笑声。白白耗费近半灵力,却换回这种结果,还真是不甘心。



    不过,终于有空闲时间可供思考。神王仔细思索着事情经过。自己开始所看到的,令人惧怕的气息,绝不是这可怕的血色灵力,那味道没有一点疯狂,有的只是令人无法抗拒的压抑。两者略有相同,却,截然不同。



    不禁再看上一眼那天然呆的欧阳月,难道。。

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岂不是太可怕了?!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