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2章
    当然,一切的疑问通通被神王埋在心底,无从提起。÷菠∫萝∫小÷说



    再说暗刺,伤虽可怕,但不曾危及性命,也算是用这次的教训,试探出一位可怕的敌人,

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强势女人,让本该相谈甚欢的神王与任东行整齐的陷入沉默。单说低头沉思的模样,两人竟有着些许类似,可是,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,也只有各自才知道了。



    良久的沉默过后,吴炎一声惊呼,吸引了众人注意“雷泽,这是怎么了?!”



    急忙扭头望去,见伊静正扶着昏迷的雷泽,一瘸一拐,向几人走来。



    轻轻推了吴炎这榆木疙瘩一把,柳雨迎上前去,搀扶着伊静。刚吸收的水灵力化作柔和的力量,滋润着近乎干涸的身子,连声音都出奇的温柔“小伊,怎么回事?”



    怀中雷泽被吴炎安全的接下,伊静总算松了一口气。本想强撑着精神,可身子如滩烂泥般倒在柳雨怀中,没了力气,紧皱的脸蛋,直到现在,也不曾有舒展的迹象。



    要知道,一个女孩子本就不适合用那重兵,在完成绝地反击后,伊静的力气与灵力已被巨斧完全带走。收斧而立不做追击,不过是无奈之举,那时的伊静早已外强中干,何况还要带上雷泽逃回此地。



    任东行略一犹豫,还是不合时宜的开了口“胜负??”



    瞄过一眼任东行,又很快移开了目光,任谁都没有发现,伊静眼中隐藏着一层极为隐晦的不满“我不知道。”



    在情感方面,女人的确比男人敏感一些,尤其还是个负伤的女人,再加上那对其而言可以依靠的男人正昏迷不醒。任东行这一开口就是胜负,对大局来说无伤大雅,但伊静主观上难以接受。



    无心之言,在几人之间落下一丝间隙,更为日后埋下一颗种子。直到后来,花开叶落结果,又有谁说的清呢。



    “那。。”任东行更为迟疑,紧皱着眉头。

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我们不过是合力打伤一人后,扭头便逃,雷泽说他要断后,我也不知道怎会变成现在这模样。”



    对于追问,伊静实在不厌其烦,本想烦躁的回绝,怎知在开口的瞬间,眼泪竟按耐不住,划出眼眶。其实,在初次见到雷泽惨状时,这些眼泪就该落下,伊静却苦守到现在。并非不想哭,而是不能哭,用生命换取的逃跑时间,经不起眼泪的浪费。



    果然,一个感性的女人,与个只看结果的男人,注定没有共同语言。



    韩馨风也在旁帮雷泽检查起身体。眉头瞬间紧皱,又极速舒展,口中故作轻松“放心吧,他已无大碍,不过是疲劳过度,多休息一会儿就好。”



    听闻这话,在场几人无不松了口气。



    可,真正的结果,被韩馨风偷偷隐瞒。雷泽体内的血液不知被什么东西抽去一半之多,若非有灵石存在,雷泽早已一命呜呼。而导致昏迷的真正原因,并非所谓的疲劳,而是失血过多!



    种种结果,韩馨风的确不敢说,若被伊静听到,怕是会直接昏过去。



    话说回来,这两人真是神奇,雷泽可以为了伊静的信任将自己置身绝地,不顾生死。伊静也因雷泽的一句话,将背后交给两个强大的敌人,绝不迟疑,绝不回头!



    面对低声抽噎的女人,任东行一时哑然,不知该如何再开口。吴炎的哀嚎却打破了这诡异的画面“疼疼疼,怎么回事!!”



    回首望去,见吴炎满脸纠结的站于原地,多灾多难的雷泽被随意丢在一旁。数道询问的目光让吴炎更是委屈,无奈的摊开双手“喂,先说好,这可不怪我。”



    那宽厚的手掌不知何时已一片焦黑,狰狞的伤口还未流出鲜血便被电流碾过,瞬间封住伤势。吴炎擦去额头的冷汗,若非刚才火灵力反应迅速,挡住雷电的侵袭,否则,受伤的可不仅仅只是手掌了“这怎么回事,不是没意识吗,也太危险了!”



    出现这等意外,众人不好去责怪什么。等吴炎苦笑着打算再次扶起雷泽时,真正的意外发生了。



    一道霹雳自晴空落下,不偏不倚正中雷泽,四处逃窜的雷霆经雷泽之身,蹂躏着残破的战场。



    吴炎收回手掌,连退几步,被高压电流袭击的味道,可不好受。



    气氛逐渐压抑,空中凝聚起片片乌云,遮挡了为数不多的阳光。



    神王不过瞄上一眼天空的乌云,便猜出雷泽现状。本想用这几人磨练一番自己的团队,哪知竟成了他人的垫脚石,极光那边,胜负已不再重要,甚至连继续作战的必要都没有。



    但,这只是第一场而已,后面的几局,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!



    痴痴的看着沐浴在雷霆中的雷泽,伊静那无力挣扎的模样,让人心疼“他这是,,怎么了。”



    回应伊静的,是道道震耳欲聋的轰鸣。



    雷霆接连落下,将几人震退。处于最中心的雷泽近乎变成块焦炭,肉眼可见的雷芒经**缓解,侵入地面。



    伊静努力抬起手掌,想把雷泽带离那危险之地,却没有一丝力气,想大声呼喊,可干涩的喉咙,发不出半点声音。



    似乎受霸道的雷霆感染,吴炎几人有种难以言喻的酥麻,连灵力的运动都不再顺畅。空中乌云得势不饶人,所蕴含的雷霆无穷无尽,从不间断。



    吴炎,韩馨风,段晓岩怎敢犹豫,急忙冲向雷霆中心。



    任东行也抬起脚步,可望一眼天空的乌云后,脚步落回原处,悠闲的目光悄悄打量着司马冰的动作。谁也不曾发现,任东行昂首的瞬间,双眼中有种淡漠众生的金芒,一闪即逝。



    司马冰又怎会看不出事情端倪,挥手间,拦下那企图犯傻的几人“不要去,这些事情,我们还是不要干扰的好。”



    “为什么。。”



    “冰儿?!!”



    四人望向司马冰,无人问起这女人的强大,只是不理解为何要见死不救,绝情至此。



    没有多做一句解释,那眼中充斥着仇恨的伊静,让司马冰不免暗叹一声。真是个苦命的人儿,这个昏迷的男人似乎已经占据了伊静的全部,所以两人才敢如此信任对方。温柔的从柳雨怀中抢过伊静,不顾女孩的挣扎,将这柔软的身躯紧搂怀中,抚摸着柔顺的黑发,声音出奇的温柔“小伊儿,我知道你担心他,可现在的他正向三级迈进,我们多做干扰始终不好,我相信他不会丢下你不管的。。”



    无力的挣扎渐为僵硬,伊静缓缓抬起头,目中含泪,楚楚可怜的望向这位明明比自己年幼的大姐头“真的吗?”



    回答伊静的,是声来自乌云深处,狂傲的声音“好久,真是好久没有品尝到雷霆的味道了!!”



    所有人回眸,望向天空。



    乌云被瞬间冲散,取而代之的是具庞大的身躯,遮挡了阳光。



    巨大的双翼仿佛望不到边境,满身羽毛闪烁着凌厉的光芒,冰冷的目光扫过众人,吐出声威严的音调“怎么没见到那臭小子,难不成他在骗我!”



    与此同时,雷泽悠悠转醒,整理着身上的焦黑,不停吐着口水“呸呸呸,老子竟然被雷劈了,真是晦气。”



    空中巨兽顿时不开心了,猛然低下头,一脸狰狞“小子,我再给你次机会,你刚才说了什么!!”



    雷泽这才发现那庞然大物,而从中又感觉不到半点善意,省的啰嗦,右手握弓,左手紧拉弓弦,直指空中巨兽。



    这次,空无一物的弓弦并未像往常一般,反而凝聚起一支雷霆组成的箭矢。



    雷泽的点点不足,正缓缓弥补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