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4章
    战斗瞬息万变,由不得犹豫。〾菠⌒萝⌒小〾说



    神王已迎上第一道幻像,锋利的刀锋轻易划开衣物,冰冷的刀刃在其胸前掠过,却不曾划伤皮肤,只是带来丝丝凉意。



    他竟真的没打算伤人?!还有,自己这运气着实太好了吧,第一个遇见的,便是真身?可若真是真身,那萧龙为何不停下攻势,另外七道幻像的目标可一直未变。



    难道。。



    突然,有种不祥的预感压抑在神王心头,本该停歇的身体不再迟疑,以最快的速度迎向下一道幻像,只留下道梦幻的残影。



    一击命中,第二击仍没有落空,事情果真如神王想象那般,逐渐向最坏的方向发展,第二道幻像并非虚假,再次割破衣服后,不曾伤人。



    神王神色变得无比阴沉,脚步不停,直直撞向第三道,第四道。。。



    在此期间,极光也勇敢的迎上一道幻像,可没等做出反应,便与幻像擦肩而过,身上衣物毫无悬念的被割破。急忙扭过头,正欲寻找下一个目标时,一切已经结束了。



    暗刺的手臂被整齐斩下。



    八道人影同时收刀,七道幻像散去,唯留真身一个,向后退去“这便是我的道路,幻像!”



    神王也出现在暗刺面前。刚才,神王在几个方位之间不停窜动,双腿透支了太多太多,即便如今停下身来,还是忍不住打起摆子,显得摇摇欲坠。胸前的衣物上更多出4道刀痕,每一刀都是那么整齐。神王知道,若萧龙有心伤人,在第一刀落下时,自己已是重伤,不会再有其他机会。反观,长刀每次都点到为止。



    默默注视着萧龙远去,神王只能说,这个男人实在可怕,可怕到让人心寒,自己明明处于高速运动之中,萧龙的每一刀都能整齐到完美,不斜一分,不进一毫。



    萧龙好似做完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悠闲的回到司马冰身旁。



    对那敢于把后背暴露在敌人面前的萧龙,神王不知怎么,突然有种想出手的冲动。放任这种敌人成长,跟慢性死亡没区别,所谓的幻像道路,着实诡异,让人应对不得。



    当然,这种想法只能在脑海中不了了之。



    任东行面带笑意,望向纠结而又难堪的神王,表情说不上倨傲,但也绝对算不上安慰“怎么,还想再打一场吗?”



    “算了吧。”挣扎良久,神王悠悠一叹,不敢相信自己竟会服输。就算现在拿出底牌继续作战,也不过与萧龙或司马冰其中一人战个旗鼓相当,想获胜则需消耗太多时间,另一人足以借此时机横扫战场。所以,此战,打不得“第一场,你们赢了,我们输得无怨无悔,不过,你我马上还会见面的。”



    短暂的迷茫过后,神王昂起头,痴痴的望向天空,似乎,失败早已被预见,又何必自扰呢?睿智的笑容回归嘴角“出来吧,我们都败了,没什么好藏的。”



    奔雷二人各自扶着被洞穿的肩膀,自树林深处,一脸羞愧的走出“我们不过是太大意了!”



    “知道自己因何而输便好,下次别再犯同样的错误。但败了,就是败了,不要为自己找理由!”



    神王两指微曲,划出道玄妙的符文,融入空处,而后并不流畅的撕开空间,形成道勉强够一人通行的裂缝。其他人有序的进入裂缝中,唯神王不忘看上萧龙一眼,才肯进入其中。



    裂缝渐为平息。



    众人悬着的心,终于能放下。进行一场高质量的战斗,可并不轻松。



    疲惫占据身心,几人又不得不强撑着,诉说着各自的战斗与对手,为下一次的较量做好准备。



    不过,从开始,司马冰便一直躲着萧龙。他身上虽没了那奇怪的压迫,但热切的情感,毫不掩饰的关心,还是让司马冰疲于应对。这不,话一说完,就带上欧阳月,一溜烟的不见踪影,把萧龙晾在原地。



    众人相互打过招呼,心照不宣的离去,没有打扰那郁闷的人儿。



    “小龙,怎么,要不要吃顿晚饭再走?”



    面对柳雨“好心”的询问,萧龙心有空有怨气,无处诉说,苦笑着摇摇头“水姐,还是算了吧,我先撤,你们继续。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闯入圣雾撕开的裂缝之中,



    一战过后,总算迎来了难得的清净。



    躺在床上,萧龙无所事事,大脑放空,思索的神王与那奇怪的九人。



    “萧龙,唐宇找你,”



    “唐宇?谁,不认识,不见!”



    萧龙急忙把头缩进被子里,光明正大当起了逃兵,他不想再多生事端,宿敌已来,大敌当前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

    紧盯着这鼓起的被子与那躲在被子下面的逃兵,苏如锦心中充满好奇与无奈。萧龙的背景明明浅显到过分,但所作所为似乎并不单纯,白天睡觉,晚上消失,第二天再莫名其妙的出现,对所谓的上课一点都不放在心上,如同在预谋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。刚来京华不到半年,却闹出数件匪夷所思的大事件,让人不得不怀疑其真正的目的。



    当然,造就这些奇怪想法的主要原因,还是张悦那席话在从中作梗。



    听闻高声的拒绝,门外等候之人再也按耐不住,手忙脚乱的闯入宿舍。孙平一眼便发现了那躲在被子里的家伙“别啊,萧龙,你就当行行好,老大找你。”



    “老大?谁是老大?不认识,不见!”



    朦胧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。萧龙自认不是什么善人,事到如今,他都已自身难保,哪还有心思在乎别人的死活!



    屡次劝说无果,孙平只得求助似得望向另外三人,得到的结果竟都是种爱莫能助的眼神。



    这一程即将无功而返,可当孙平回想起唐宇那笑眯眯的模样时,不禁打了个冷颤。小心翼翼抓起萧龙身上的被角,深吸一口气,心中默念三声。



    三。



    二。



    一。



    双手狠狠向后一拽,被子随之离开了床铺。



    “非礼啊!?”



    顿时,一道属于男人的凄惨哀嚎,响彻整个男生宿舍楼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