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章
    “此话怎讲。﹢菠u萝u小﹢说”



    萧龙收起心中烦躁,仍是副事不关己的模样。



    即便认可几人的言行又如何,他来京华不是为了求学,机电工程不过是一个途径罢了,可有可无,他不在乎这个专业,乃至整所学校是否存在。



    当然,唐宇若能拿出让萧龙信服的理由,他的确不介意出手帮忙。



    沉稳的坐于萧龙对前,唐宇的目光不肯离开这古怪的男人,边向另外三人挥挥手“你们先出去吧,我跟他单独谈谈。”



    事到如今,唐宇用尽一切办法,还是没能发现面前这男人身上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。就算亲眼见过,唐宇也还是不相信,孙平口中那段惊世骇俗的言论,出自这小家伙之口!



    “老大。。”孙平焦急之色更重,唐宇可不是什么好脾气,而萧龙这家伙明显也不是个善茬,就怕两人一言不合恼羞成怒,大打出手。



    “出去吧,我相信我的眼光。”



    唐宇收回审视的眼神,再次无力的挥动着手掌。仅靠自己四人,这场本没有多少胜算的战斗,必败无疑。现在,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。



    目光在两人之间不断跳跃,孙平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用,无奈的点点头。带上沙悟与吴能,主动退出这火药味十足的房间,守在门外,却一步不肯远离。

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总算能好好谈谈。”唐宇屏气凝神,两人已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再吵下去只会不了了之,注定没有结果。不如放下各自心中芥蒂“我曾听孙平提起过,你在报道第一天所说出的那些豪情壮语,可半年时间过去了,你依旧碌碌无为,孑然一身,这便是你兑现承诺的方式吗?”



    “承诺?我从不记得自己有过承诺,也许那只是我一时兴起,无心之言呢。”萧龙十分坦然,他在这男人身上看到了太多跟自己类似的东西。同样想改变某些事情,同样不能肆意露出真实的一面,自己幸得灵石帮助,而唐宇身边似乎只剩孙平三人“这些事情又不是我说了算,学校若真想取消这个专业,我一个无权无势的学生又有什么本领改变校方的决定呢?”



    淡漠的目光,让唐宇有种被看穿的感觉,神色不由一惊,狠狠晃了晃脑袋,将某些奇怪的想法甩出脑海“我知道你是新人,对其中的故事不了解,所以今日特地找个僻静的地方,你我好好谈谈。。。”



    看似简单的学校,实则关系错综复杂,创立之初,共有463个专业,从热门到生僻近乎样样齐全,可以说包容万象,但现在却只剩246个专业,仅余一半之数。



    其中最可怕的,并非是学校淘汰专业,而是让学生们自主选出该被淘汰的专业。校方的所作所为更是简单到过分,只单纯维系着丛林法则,弱肉强食而已。再强的老师,再好的资源也挽留不住流逝的人心。



    可谓,树倒猢狲散,鼓破众人锤。此时,机电工程正处于临界点上。



    学校在授课之初,只会教些无伤大雅的公共课程,或者讲一些本专业的基本常识。到第二年初,学生便可根据自己的意愿来选择专业。对此学校不但不反对,反而格外支持。



    一个个闻所未闻的现状,换来萧龙无声的苦笑“这?是不是有点太。。”



    “残忍?”唐宇清笑一声,自己在首次听到这规则时,反应近乎与萧龙无异“在这里,最恐怖的是红口白牙。有人敢说某些事情错了,那它就一定错了!当被别人嘲笑时,所有人都会竭力摆脱嘲笑,最简单的办法,就是加入曾经嘲笑你的一方。”



    不知为何,唐宇越说越是伤感“好了,好了,我说的再多,也无济于事,你若不想看着这个专业白白消失,就帮帮我吧。”



    动情的解说,只会让萧龙昏昏欲睡,伤感的事情他见多了,无力挽回的事情遇见的更多了。唐古的说辞实在让萧龙生不出任何动手的**。悠悠伸出三指“现在,我只有三个问题。”



    随拇指落下,第一个问题脱口而出“第一,你为什么会找上我,我记得我在学校的表现并不出众。”



    “没办法。”唐宇努力保持平静,依靠在木椅上闭目小憩,若再加上一壶泡满好茶的紫砂壶,活像位不问世事的沧桑老人“报道的情况你也见过,先不提寒酸的场面,单说敢来光明正大报道的家伙都没几个,而这其中唯你一位敢妄谈改变,不管有心也好,无心也罢,我只能赌上一把。反正注定必输无疑,尝试一下又何妨?”



    深感无奈的点点头,萧龙也算勉强接受了这奇怪的设定。中指随之落下“第二点,既然关乎所谓的生死存亡,为什么非要我去演不可。还有,这节目真的有那么重要,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?”



    提起这最关键的问题后,唐宇的表情瞬间凝结,变得荒诞不经,也许因为这其中的解释,连唐宇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“他们说,这是种变相的竞争,一定程度的胜利,可以带来人气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觉得这也能算竞争?能算所谓的胜利?”萧龙却是不能理解,两人相处的世界似乎相隔太远。

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太过荒唐,可荒唐的事情就发生在你我眼前,不得不信。新生的元旦晚会不仅是这所学校接受你们的见证,更是你们第一次做出选择的机会。在那“和睦”的晚会上,近乎所有专业都会来,其中的繁荣与衰败,一眼便能看穿,当然,少不了我们这些企图浑水摸鱼的角色。”

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曾出现,你们会如何解决?”萧龙揉着微疼的额头。这一切的一切难以让人理解,能想出这种规矩的人,说不上奇才,也能算是奇葩一位。



    “我们?呵,能做的都做了,不管是相声还是小品,最好的结果都是一笑而过。”唐宇睁开迷茫的眼睛,其中夹杂着太多的悲伤,犹豫,不甘心“常言道,宁**头,不当凤尾。可当了鸡头才明白凤凰的美好,那些高高在上的神鸟,可以肆无忌惮的嘲讽我们这些落地的飞禽。”



    萧龙安慰似得一笑“何必总是追寻别人,只要自己活的开心不就好了?”



    上天对这四人有些太不公平,他们明明已经尽自己所能,却始终得不到相应的回报。不过,老天本就是不公平的存在,唯一公平的事情是所有人,都会死!



    “我正是因为一直未变,才落得如此下场。”



    唐宇失神的笑着,有些想不通,自己为何会在这仅有一面之缘的男人面前展露懦弱。好像,自己已经累了,不想再管却又不舍得放手,更想把这一切托付给他人。



    收起最后一根手指,萧龙低沉自语“第三个问题,你觉得继续苦守,还有意义吗?”



    明明知道唐宇的回答,萧龙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。比起询问,他更像是在自问,问这一切是否值得。



    “你为何会有这一问!难道,你在怀疑我四年的时光!”



    唐宇勃然大怒换来萧龙沉默不语,他站起身子,径直向外走去。



    不管如何自问,萧龙得到的答案永远是否定,何况两人之间没有太多交情,这份请求听起来是那么微不足道。



    不轻不重的敲击着木椅扶手,唐宇勉强压下心头无名邪火,心不甘情不愿的问了声“你,会帮我们吗?”



    “不知道,看心情。”萧龙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。



    只是,当手掌即将触碰到门把手时,萧龙猛然停下动作。扭过半边身子,望向那一脸绝望的唐宇,带起无声的笑容“虽不能给你个肯定的答复,但却可以告诉你个秘密。我不是来上学的,而是来捣乱的!我要整个京华都乱起来,当然也就不介意从这学校开始。”



    “你会帮忙?!”

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一切尽在不言中。。”



    萧龙推门。头也不回的离去。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